「這一次黑暗者入侵,恐怕葉家就不復存在了。」

「而我所能做的,就是保護我的孩子,只要他們安安穩穩的活著,比什麼都強。」

「這麼看來,你的的確確配當我的爺爺。」

葉宇笑著道:「不過,在我帶我爸過來相認之前,我還想請你幫我做一件事情。」

「你說。」

「廢掉葉家這種狗屁不通的規矩。」

葉宇堅定的說:「只要把這個規矩廢掉,我就會把我爸帶過來,咱們爺孫三人相認。」

「嘶!」

三個老頭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暗道這個晚生後輩也太猖狂了吧,才剛剛來到葉家,就要廢掉葉家的規矩,太目中無人了。

難道他就不知道葉塵的厲害嗎?

在葉家,像葉塵那種練氣第八層的高手有好多個,甚至家主還是練氣第九層的高手,這尼瑪,要怎麼廢掉葉家的規矩呢?

完全就是在以卵擊石啊。

「好,我答應你。」

讓他們意外的是,葉承志竟然答應了下來,「不過我這裡也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葉宇愣了一下,反問道:「這應該是我在跟你談條件,怎麼變成你在跟我談條件了呢?」

「哈哈,小宇,你就當是爺爺對你的補償吧。」

葉承志大笑著說:「你要聽從我的安排,進入隕石塔進行修鍊。」

「恩?」

葉雲跟葉無心同時一愣,皺著眉頭問道:「大哥,他還不算是葉家的弟子,而且精英弟子令已經被激發了,根本無法進入到隕石塔啊?」

「就是啊,爺爺,我還要留下來廢掉葉家的規矩呢,又怎麼能躲到塔裡面去修鍊呢?」葉宇也跟著說道。

「這個你們放心,他可以用我的長老令去隕石塔修鍊。」

葉承志堅定的說:「至於廢掉葉家的規矩,有你這幾位爺爺已經夠了,再說,你還有兩個姑姑呢,我們在葉家佔據了兩個派系,家主也要忌憚我們幾分。」

「更何況,我的經脈雖然受損了,但實力卻變強了。」

「現在已經算是練氣第九層的人了,能跟家主對抗一二。」

「大哥,家主可不單單是練氣第九層啊,他還是淬體第二層呢。」葉雲提醒道。

「別忘了,我們還有一個陣法宗師,讓他給我刻畫一些陣法出來,抵消掉家主淬體第二層的攻擊,也不是不可能。」

「不行,我不同意。」

葉宇站出來道:「咱們才剛剛認親,我怎麼可能會讓你去冒這麼大的風險呢?」

「而且葉家的規矩,必須我親自來廢除。」

「好樣的。」

聽到這話,葉承志讚許道:「你有這個氣魄,可比你這兩位爺爺強多了。」

「只是你現在的實力還太弱,對付葉塵都有些困難,面對家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所以你當下要做的事情,就是進入隕石塔,抓緊提升自己的實力。」

「等你的修鍊有成之後,再幫我們報仇也不遲。」

這話讓葉雲和葉無心老臉一紅,但也沒有反駁。

畢竟葉承志說的都是實話,他們在葉家待的久了,對葉行已經產生了忌憚,根本不可能生出反叛之心。

「這個……」

葉宇猶豫起來,但爺爺說的都是實話。

若是沒有一定的實力,想要廢掉葉家的規矩根本不可能。

而他已經被葉塵識破,再想呆在葉家老老實實的修鍊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必須要出奇招,就是按照葉承志所說,進入隕石塔修鍊。

想罷之後,葉宇便點點頭道:「好,我答應你。」 「家主,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葉家,家主別院,葉塵凄慘的說道:「葉承志仗著自己進入練氣第九層,目中無人,根本不把我們其他人放在眼中,你看看,他把我打成什麼樣子?」

「你說葉承志進入到練氣第九層了?」

葉家家主葉行驚喜道:「此話當真?」

「恩。」

葉塵點點頭,「若非進入到練氣第九層,又怎麼可能會把打成重傷。」

「太好了,簡直是太好了。」

聽到這話,葉塵差點沒有背過氣去。

嗎的,老子被打成重傷跟你告狀呢,你竟然說太好了,還有沒有一點做家主的憐憫之心啊。

「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我們葉家終於又有人踏入到練氣第九層了。」

「可是,家主,他無視家規,對我們動手,你不能看著他進入到練氣第九層,就任由他胡作非為吧?」

葉塵仍舊不死心的說。

「哎,葉塵,你就忍忍吧,可能是葉承志剛剛進入練氣第九層,想要拿人練練手,並不是故意傷你。」

噗!

葉塵差點噴血。

這個家主,也太勢利眼了吧。

聽說人家進入到練氣第九層,就如此袒護,還有家主的威嚴嗎?

不過他可不敢這樣跟葉行直言,而是繼續道:「家主,若是真的拿我練手,我也就忍了,甚至還會覺得是我的榮耀。可他明顯不是啊。」

「哦?」

葉行反問道:「難道他還做了其他藐視葉家家規的事情?」

「他有一個孫子,叫葉宇,是黑暗者,被葉無心發現,帶回到我們葉家,我的人在山門把守,不讓他進去,那葉宇特別的囂張跋扈,直接就把我的人給打傷了。」

「沒辦法,我才出手教訓葉宇,可誰知道葉承志竟然出關了,而且不容分說就對我出手,還把我打成了重傷。」

「你說什麼?葉承志還有一個孫子叫葉宇?也來到我們葉家了?」

葉行直接就把他那些廢話給忽略了,避重就輕的問道:「他的年齡應該不大吧?竟然能把你的守衛給打傷,這至少也是練氣第三層了,不錯不錯,小夥子很有天賦嘛。」

「他不是練氣第三層,而是練氣第六層。」

「什麼?竟然是練氣第六層?」

葉行再次驚呼道:「太好了,沒想到我們葉承志那一脈又出來一個天才啊。」

「額,家主,你就不能關心一下我嗎?」

葉塵委屈都快要哭了,「他再天才又有什麼用呢,那可是黑暗者啊。」

「是我們的敵對勢力,我們一定要把他給剷除。」

「你怎麼知道對方是黑暗者?」

葉行瞪著眼睛喝問道。

「家主,你想想看啊,他才二十來歲的年齡,而且還生活在凡塵俗世,根據我對他的調查,他也就這半年來才接觸修鍊,又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有這麼高的修為呢?」

葉塵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而且我跟他戰鬥過,他還是個邪修,能夠吞噬別人的靈力來提升自己的修為。」

「這樣的人若還不是黑暗者的話,我真的想不出來,什麼樣的人才算是黑暗者。」

娛樂圈最強替補 「還有這種事情?」

直到這個時候,葉行才認真起來,「你把這些都告訴葉承志了嗎?他什麼反應?」

「他當然是袒護自己的孫子了,壓根就不聽我解釋,上來就揍我。」

「走,我們去找葉承志,我要親自檢測那個叫葉宇的究竟是不是黑暗者。」葉行沉聲說道。

兩個人去了葉承志的家,卻撲了個空。

屬下的人告訴他們,葉承志去了隕石塔。

「他去隕石塔幹什麼?」葉行反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去了隕石塔的方向。」

「那我們就去隕石塔,看看他究竟要幹什麼。」葉行道。

葉塵癟癟嘴,很是氣憤的說:「還能幹什麼,肯定是把葉宇那個黑暗者扔到隕石塔裡面修鍊。」

「以他的資質,真要修鍊起來的話,我們恐怕很難再是他的對手。」

「哼!」

葉行冷哼一聲,表示自己的不滿,但也沒有再去責怪葉塵。

葉塵這才意識到他說錯話了,竟然把葉宇吹噓的如此厲害,那不是落了家主的臉面嗎。

也不敢再言語,跟著葉行一起去了隕石塔。

剛到隕石塔,他們就看到站在外面的葉承志等人。

「家主,你怎麼來了?」

葉承志也看到了對方,急忙上前打招呼。

「葉承志,恭喜啊,不但進入了練氣第九層,還找到了自己的孫子,真的是可喜可賀。」

葉行笑呵呵的說道:「聽說你孫子資質驚人,年紀輕輕就已經進入到了練氣第六層,他人呢?能否帶出來讓我見一面啊?」

「這樣有天賦的年輕人,應該被我們葉家重點培養起來,可千萬不能讓他走入歧途啊。」

「我孫子去隕石塔裡面修鍊了。」

葉承志道。

「什麼?你竟然讓一個黑暗者到隕石塔裡面修鍊,你的腦袋難道被驢踢了嗎?」

葉塵急忙呵斥道:「你知不知道,隕石塔可是我們葉家的根基,萬一讓黑暗者給毀了的話,我們葉家還憑什麼去招攬那麼多的修鍊者啊?還憑什麼能夠成為整個世界上修鍊者的匯聚之地啊?」

「我說過,葉宇是我的孫子,他根本不是什麼黑暗者。」

葉承志冷笑道:「倒是你,無緣無故的話,把人派到世俗界,想要在世俗界稱霸,你這安的是什麼心啊?」

「哦?」

葉行一愣,回頭望著葉塵道:「還有這種事情?」

葉塵的臉色憋的通紅,急中生智道:「家主,我得到消息,乾坤戒流落到世俗界了,所以才會派人去尋找,並沒有干擾世俗界的生活。」

「乾坤戒流落到世俗界?」

葉行轉向葉承志問道:「葉承志,可有這回事?」

「他簡直是在放屁!」

葉承志反駁道:「乾坤戒是你送給我的獎勵,讓我來看管,怎麼可能會流落到世俗界呢。」

「那你拿出來啊。」葉塵道。

「葉承志,既然你確定乾坤戒還在你那裡,那就拿出來,也好讓葉塵死心。」

葉行也跟著說道。

「我不知道放在什麼地方了。」

葉承志一滯,略顯狡辯的說:「那個東西雖然是我們葉家的至寶,可我們葉家研究了那麼多年,也沒有發現它的功效,甚至都不知道應該如何使用,所以我就給放起來了。」

「時間過去那麼久,我暫時也想不起來具體放在了哪裡。」

「不過我可以跟你保證,乾坤戒就在我手中,根本不可能流落到世俗界。」

「葉承志,我看是你心虛了吧。」

葉塵冷笑起來,「竟然找這麼蹩腳的理由來搪塞家主,你真以為家主就這麼好糊弄嗎?」

「而且我把葉唐派到沈家的時候,葉宇親口承認,乾坤戒就在他的手中。你之所以能夠把葉宇接到葉家來,恐怕也正是因為這乾坤戒的緣故,要不然,又怎麼可能這麼快的認親呢?」

「還有,那葉宇如此年輕就進入到了練氣第六層,試問一下,咱們葉家已經存在這麼久了,你見過有進度如此神速的人嗎?」

「肯定是他破開了乾坤戒的秘密,從裡面獲得了好處。」

「我說了,乾坤戒就在我的手中,你愛信不信。」

葉承志無話可說,畢竟這種事情他也不知道真假。

而且葉雲還跟他說過,乾坤戒就在葉宇的手中,所以葉承志只能裝不知情。

「家主,你看到了吧,他在耍無賴。」

「葉承志,我給你三個小時的時間來尋找乾坤戒,如果找不到的話,那就證明葉塵說的是實話,而你也要把葉宇叫出來,我們當面對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