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不妙了。」在這股恐怖的氣場壓制下,李元道甚至感覺到自己體內元力運轉都極其緩慢下來。身軀更是無法動彈。這讓他臉色驟變。

唯有切身感受過,才能夠真正明白宗師境高手的真正恐怖之處。

「哈哈,岩雲你身為卧龍學院一大長老,居然親自向一名小輩動手,這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就在這時候,一道爽朗大笑聲驟然從李家府邸內部傳出,旋即一道光芒衝天而起,瞬息而至。降臨到了李元道身邊,幫他擋下了這可怕一擊。

隆隆!浩大的元力滾滾震蕩,猶如一圈圈蔓延開來,瞬間將方圓數十丈地面都給震裂。

「天絕老人,這是我卧龍學院與李家之間的事,你真要摻合進來?」一擊受阻,岩雲長老臉色略微一沉,有些冷漠道。

「年輕小輩之間爭鋒,自有勝負。何須我們這些老傢伙摻合進去,岩雲長老你說呢?」天絕老人顯身,嘴角泛著一絲淡笑。與李元道並肩站在一起。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心頭也鬆了一口氣。眼下天絕老人顯身,暫時將整個局面給控制住了。雖然前者還停留在半步宗師境,與卧龍學院這位長老還存在著一定差距。但李元道卻並不為天絕老人擔憂。


因為天絕老人不僅是一名半步宗師高手,更為重要的是,他還是一名高階戰符師!在他手裡頭不僅掌握有各種高階戰符,甚至還有一部分蘊含有爆陰玄雷的超級爆裂符!

兩者間一旦真正火拚在一起,誰勝誰負還是未知。


「天絕老人,我敬你是一名高階戰符師。今日看在你面子上,金剛門與李家之間的爭鬥,我卧龍學院可以不摻合進去。但惟獨李元道此子不能夠放過。還望你不要與我為難。」岩雲長老緩緩道。同時他身上氣勢驟然攀升,一股無形的氣場瞬間蔓延開來,讓在場絕大多數人都感覺到了一陣壓抑。

「看來你我之間也沒什麼好談的了,手底下見真章吧。」天絕老人搖了搖頭,手掌光芒一閃,一柄銀色長劍浮現,繚繞著一層淡淡的銀色光焰,看上去極為玄秘。

同時,一股渾雄的元力氣息也驟然從天絕老人體內蔓延出來,隱隱間與岩雲長老爭鋒相對。

見此情形,岩雲長老也是冷哼,手掌一握,如潮水般的蔓延出來,隱隱間兩大高手間一場火拚即將展開了。

此時不管是李家陣營,還是金剛門,谷峰等高手一個個都臉色凝重,很自覺向後退去。因為在場眾人都明白,兩大頂級高手間火拚所造成的破壞力絕對無法想象。

「岩雲長老,我來助你一臂之力。」這時候一聲長嘯傳來,谷峰,秦家人群後方,一道身影躍出,身穿一件黑色長衫,氣勢凌厲,整個人猶如一柄出鞘的寶刀,讓人心顫。

「谷峰峰主,燕行雲!」天絕老人瞳孔一縮,一字一頓道。

聽到這個名字,李元道眉頭一皺,他知曉今日這場爭鬥已經逐漸超脫了他原先掌控。一個又一個狠茬子接連出現,這讓他隱隱間感覺自己彷彿也被人算計了一般。

想到這裡,他與天絕老人彼此對視一眼,都能夠從對方眼眸之中看出那一抹憂慮。

「拼了,今日不管如何,這場大戰都必須拿下!」李元道咬牙低聲道。

「天絕老人,你還是速速退開吧。眼下我二人聯手,你絕對沒有一絲勝算。」谷峰峰主冷笑,眸子之中掠過一抹冷色。

他與岩雲老者並肩向前,形成一股更加強橫的氣勢壓迫。

「完了,一切都要完了。依照現在局勢,李家看來頂不住了。」遠處李家陣營內,三大家族以及萬利商會幾大掌權者變色,低聲交流道。

咔擦咔擦!強大的元力波動洶湧,岩雲老者與谷峰峰主大步向前壓進,而在他們身後,秦家,金剛門兩方高手也都緊隨其後。

而反觀另一方李家陣營,一個個臉色蒼白,身軀顫動,在兩大宗師級高手壓迫下,整體氣勢不斷瓦解。

「不行,這樣下去我們必敗無疑。看來也只能夠動率先動用底牌了。」天絕老人臉龐上湧現出一抹沉重,旋即手掌一招,一道淡紫色符文顯現,旋即被他捏碎。

「嘿嘿,到了現在才想起搬救兵,未免太遲了。天絕老人,既然你冥頑不靈。那就休怪我等無情了。」岩雲老者獰笑,渾身元力被催動起來,形成一股猛烈的風暴。

「誰勝誰負,尚未知曉。燕行雲,岩雲今日一戰,你們兩個也好不到哪裡去,怕僅僅是別人手中一枚棋子罷了。」天絕老人冷哼,手中銀劍橫掃,綻放出一道道冷冽光芒,瞬間阻擋了岩雲,瞬間與他大戰一起。

「小子,敢殺我谷峰一脈弟子,今日你必死無疑。」谷峰峰主燕行雲冷笑,眸光瞬間鎖定在了李元道身上。濃烈的殺念洶湧,猶如海浪一般,非常駭人。

「燕峰主,擒殺這小子。也算我一份,我秦家誓要將這小子碎屍萬段。」另一邊,秦家家主趕到,殺氣洶湧,一臉猙獰道。

轟隆!一道犀利的刀芒席捲,橫掃而過,轟殺向了李元道。秦家家主秦天手持一柄黑色長刀,撲殺而過。

「老傢伙。」李元道低罵一聲,面對兩大高手聯合絞殺,他不敢有絲毫大意。手掌黑魔槍瞬間出手,梅花三度接連刺出,化為了三道實質化的槍芒。不僅與秦天交上手,甚至還分化出了一道槍芒刺向了燕行雲。

李元道這般做,也是迫不得已。不管是秦天,還是燕行雲,這兩人都是一等一高手。都達到了半步宗師境。現今在底牌尚未動用情況下,整個李家陣營內,也唯有李元道一人才能夠與他們勉強過招罷了。為了儘可能減小家族人員損傷,李元道只能夠咬牙堅持。暫時將兩大高手擋下,為援軍到來,爭取一定緩衝時間。

犀利的槍芒吞吐,光芒刺目,與秦天長刀撞擊在一起,迸射出一大片熾烈光芒。

「小把戲而已,給我破!」另一側燕行雲冷哼,同時他也動手了。大手一抓,指掌間五道渾雄的元力涌動,化為一道實質化的磨盤,碾壓下來,不僅崩裂了那一道槍芒,甚至還攻擊向了李元道本體。

「該死,我與這老傢伙境界相差太多,以我這等程度的黑魔槍法,根本奈何不了他。不行,我不能夠認輸,哪怕對手再強,我也要奮戰到底!」感受迎面撲來的那一股強橫波動,李元道心頭一沉。在這一刻,他精氣神高度集中,丹田深處,元力劇烈運轉起來,化為了一股洪流在他四肢百骸間狂猛衝擊。

嗤嗤!這時候一直隱匿在他體內深處的武王之心,悟道神魂也彷彿被激活了一般。釋放出了一絲絲血氣精華,一齊融入了李元道體內。

轟隆!在一陣狂暴的血氣轟鳴之下,李元道身體一震,渾身氣勢驟然攀升,一舉衝破了六層境限制,成功邁入了武士七層境。整個人體魄,血氣,以及元力積蓄量都暴漲了數倍。

「咦,突破了?好小子,在本峰主這等絕境壓迫下,居然還能夠突破極限。當真留你不得。」谷峰峰主燕行雲臉色微變,手掌猛然用力,以一種更為狠辣的氣勢,驟然抓向了李元道胸口處。這是一位半步宗師高手全力一擊,強大無匹。

若是正面撞上,即便是李元道現在晉陞到武士七層境也要被轟殺。

唰!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李元道福臨心至,手掌一揮,三道青色戰符顯現,化為了三重防禦光罩,將他牢牢包裹在內。

最後三枚高階防禦戰符!這是交戰前夕,天絕老人親手交給他的。在這關鍵節骨眼上,李元道毫不猶疑全部催動。

嗡嗡!在一道驚天爆響聲之中,李元道身影猶如稻草人一般被轟飛出去,三重防禦氣罩寸寸龜裂,轟隆一聲徹底砸落在了底坑之上。

「竟然以三枚高階防禦戰符做保命手段,不小的手筆啊。不過你本尊實力太差,照樣得死。」望著遠處那濃煙滾動的大坑,燕行雲獰笑一聲,大步朝前走去。

「元道!」驚天暴動聲響徹天際,讓遠處李家眾高層人物都心頭一緊,焦急大喊道。

另一邊正在與岩雲老者激斗的天絕老人,臉皮也微微一抖,不過當他感受到三枚高階防禦的戰符氣息后,一張老臉也微微鬆弛下來。

「想要我李元道的命,哪有這般容易。老小子,你未免高興太早了。」而近乎同時,原先巨大深坑之中,一道大吼聲傳來,李元道渾身衣服破碎,手持一桿黑魔槍衝出。

他居然硬生生挺過來了。

「什麼!你居然還沒死?」谷峰峰主驚呼,在他眼中,方才那全力一擊就足以滅殺掉李元道了。但事情卻往往超乎了他的預計。

「很可惜,你錯過了方才取我性命的絕佳機會。現在你沒有機會了。」李元道面無表情,一把扯下自己那破碎衣袍,冷漠道。 呼呼!冷冽的寒風呼嘯,捲動著刺鼻的血氣味道。李元道手持黑魔槍,一臉冷酷,盯著燕行雲,戰意不斷攀升。

「哈哈,狂妄無知。方才不過是僥倖在本峰主面前,撿了一條小命罷了。現在還敢在這大放厥詞。接下來我倒要看看你手裡頭還有多少防禦戰符?」燕行雲不屑冷哼。言語間充滿了一股蔑視姿態。以他半步宗師的實力,的確有這個自傲的資本。

對此李元道嘴角扯起一抹詭異笑容。他這等自信的樣子,讓燕行雲隱隱間感覺有些不妥。

嗡!就在這一刻,大地徒然顫動起來,楓林城北面,天際隆隆震動,一股鋼鐵洪流席捲而來,捲起滔天的殺氣。

「燕行雲,你好大的狗膽。連我青雀宗的盟友也敢動,我看你是活膩了。」浩大的雷音震動,響徹四方。旋即一道流光猶如閃電般飛掠而來,瞬息間便降臨到了戰場中央。

蹬蹬蹬!燕行雲臉色驟變,望著眼前突兀出現的身影,不由自主倒退,一臉駭然之色。

「青雀宗主虛昊!你你……竟然也來了。」

「哼,跳樑小丑罷了。給本宗滾一邊去!」青雀宗主虛昊冷哼,大手一招,一股剛烈的風浪徒然爆涌,瞬間衝擊而出,在燕行雲還未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將他給轟飛出去,渾身筋骨噼里啪啦作響,這一幕讓人看得無比膽寒。

「咕嚕咕嚕!青雀宗主他本尊親至?」另一邊岩雲老者臉皮一抽,不得不停止與天絕老人拚鬥。青雀宗主親來,連他都感覺到了一股沉重壓力。

「該來的差不多都來了,袁霸天你也該顯身了。」一掌轟飛燕行雲后,虛昊臉色平靜,淡淡開口道。他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充滿了一股特有的威勢,讓人心生敬畏。

正當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之際,楓林城街道盡頭,也傳來了一陣大笑聲。另一批大人馬隆隆而來,氣勢滔天。眨眼間便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之中。

「這個老傢伙果然來了。」李元道眸光閃動,心頭自語道。

慶州府兩大巨頭勢力,金剛門,青雀宗同時現身楓林城,讓在場很多人都感覺到一陣窒息。即便是卧龍學院岩雲,秦家家主等高手都是大吃一驚。人的影樹的名,這兩人在慶州府這一片地域內,威望最高了。

剛一出現,便讓整個楓林城街道上徹底沉寂下來。一道道敬畏的目光都鎖定在了這兩大巨頭人物身上。

「袁霸天,本宗既然已經親來了,你也別再耍什麼鬼心眼了。今日你我兩大宗門也該見個分曉了。」虛昊上前,沖著李元道點了點頭,旋即轉身望向了對面袁霸天,沉聲道。

「呵呵,說的好。諸位,青雀宗主的話,你們也都聽見了。青雀宗擺明是要維護李家,你們都還在等什麼,今日我金剛門誓必要掃平李家。」袁霸天大喝,煞氣濃烈。

兩大宗門勢力爭鋒相對,剛一見面,氣氛便無比火爆。


「如你所願。」青雀宗主虛昊眼眸中寒光涌動,大手一揮,頓時青雀宗高手整齊站出,一個個殺氣騰騰。

「元道小友,袁霸天以及諸多長老級高手就交給我們青雀宗了。其餘的一切,看你自己的了。」說完后,虛昊身影一動,化為一道狂風驟然出擊。與袁霸天猛烈交手了。

這兩位霸主級人物,棋逢對手,平日里都在相互算計,忌憚,都在小心翼翼克制。今日一朝大爆發,兩大宗師級剛一交手,便撞擊出了最熾烈的光芒。


隆隆隆隆!整個楓林城內雷音震動,響徹十方,宗師級的元力波動席捲,瞬間將楓林城小半街區都給掃平了。這等破壞力實在太可怕了。

而且這還是兩大巨頭人物小心克制的情況下,不然整個楓林城在他們這場驚世大戰下,都會被抹平了。

同時,金剛門,青雀宗,李家勢力等多方勢力再次混戰在了一起,整個楓林城都陷入了一片更加混亂拚鬥中。

激烈大戰中,李元道衝殺在最前方,有了青雀宗諸多高手牽制后,他身上壓力驟然大減。整個人戰力全面爆發,武士七層境的實力展露出來,極其可怕。但凡他槍芒所到之處,必將有一人被他斃掉。

鮮紅色的血水與碎骨飛濺,此時李元道整個人都化為了一尊絕世殺神。黑魔槍法,擒龍手,魔龍掌,虎豹拳……每一套戰技都被他一一施展出來,生猛無比。

僅僅片刻時間內,金剛門中最起碼已經有二十多名高手被他斬殺,而且每一尊實力都是武師級別。實力最高的甚至達到了武師四層境。

「小友,金剛門,谷峰等敵對勢力已經齊聚了。眼下是該動用最強底牌了。」瘋狂的殺戮依舊在持續。這時候另一邊天絕老人的聲音也隱蔽的傳入到了李元道耳中。

噗噗!淡黑色的元力翻滾,李元道魔龍掌出手,一掌將一名武師三層境高手打成肉餅。此時他神識力量全部催動出來,將整個楓林城都給籠罩在內。片刻后,他豁然睜開雙眼,自語道:「看來天絕前輩所說不假,那幫傢伙都已經現身了。這一刻,我等得實在太久了。」

說完后,李元道手掌一揮,將一枚戰符甩上天際,轟然炸裂開來。

吼!近乎同時,李家府邸深處傳來了一聲吼嘯,旋即一道彪悍身影驟然飛掠而起,散發著可怕波動。

「所有獵物都已落網,還請前輩出手,強勢鎮殺。」李元道大吼聲回蕩開來,讓金剛門等大勢力紛紛震驚,尤其是天際正在激烈大戰的袁霸天,臉色更是陰沉到了極點。

此時他一雙眸子也死死盯在了李家府邸那道魁梧身影之上,失聲道:「又一名宗師級高手!這李家究竟從哪找來這樣一尊神秘強者?」

啊啊啊啊!紫金猿王顯身了!在得到李元道求救訊號后,這尊妖獸之王終於出手了。他仰天怒吼,一股滔天的元力瞬間爆涌開來。以他為中心,十丈之內,金剛門所有高手,都身影劇震,大口咳血,被撞飛出去。

噗噗!紫金猿王出手,驚天動地,此時他雖然化形為人類模樣,但力量依舊狂暴到極致。每一拳轟出,剛猛霸烈,哪怕是武師級修士,在他一雙無敵殺拳下,都被一拳打爆,血霧爆涌。

「啊!宗師級高手,快逃!」金剛門陣營內大亂,紫金猿王強勢無匹,剛一出現,就一路掃殺。以他為中心,瞬間被開闢出一個數丈大小的真空地帶。到處都是血液,碎骨,粘稠的血液流淌,將大地都給浸染了。

「哈哈哈哈!痛快,元道小友好本事。居然能夠請到如此高手相助,真是讓我等大吃一驚。來人,全面封鎖楓林城,務必要將金剛門眾勢力一舉全殲。」高空上青雀宗主大笑,暢快無比。即便是他事先早已經得到密報,此時已經被紫金猿王那彪悍的戰力,給深深震撼了一把。難道這就是那小子背後的神秘人?青雀宗主心頭劃過這樣一道念頭。

另一邊袁霸天臉色鐵青一片,原本一切都在他算計之中,包括秦家,卧龍學院,青雀宗幾大勢力都巨細無遺。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李元道背後還隱藏著這樣一尊恐怖高手。

噗噗噗!楓林城內,無情殺戮還在繼續。以紫金猿王為核心,掀起了一場狂猛的殺戮腥風。

「惡魔!」金剛門眾高手驚懼,身軀發顫。

現在在他們眼中紫金猿王徹徹底底化為了一尊地獄惡魔,只要是他出現在某一處,必然出現大規模傷亡。

「嘿嘿,想要剿滅我李家,今日我便讓將你們金剛門連根拔起。」李元道冷笑,魔龍掌連連拍出,渾雄的元力咆哮,不斷爆涌。在這等高強度拼殺狀態下,李元道精氣神高度集中,體內武王之心連連震動,釋放出一股無敵的武道意志。

在這等玄而又玄的武道意境之下,李元道戰力不斷提升,觸摸到了另一種高深的武境之中。

「啊,你李元道你不得好死,老夫即便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金剛門一名護法長老嘶吼,血液噴涌,被李元道一槍釘死虛空,肉身崩裂,死於非命。

整個楓林城內近乎化為了一場修羅地獄,滔天的血腥氣洶湧,讓人作嘔。但李元道卻絲毫不受影響。這般慘厲的拼殺,雖然有傷天理,但他也迫不得已。這本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一切以實力為尊。強者生存,弱者淘汰。為了活命下去,庇護身邊之人,他必須要揮動屠刀,劈殺一切。

隆隆!今日楓林城劇變,意義深遠,這慘烈一戰將整個慶州府勢力都來了一次大洗牌。金剛門,秦家,谷峰八成以上勢力被斬滅,損失慘重。而李家則仰仗青雀宗,紫金猿王相助,成功破敵,大殺四方。

最終整整兩個時辰生死搏殺后,金剛門諸多長老盡數被斬,門下弟子更是被滅殺大半,殘餘部分倖存者也都被降服。唯獨宗主袁霸天,以及個別高手還在拚死抵抗。

「袁霸天,今日你金剛門已名存實亡,你死定了!」高空上青雀宗主冷笑,死死纏住袁霸天,望著不斷被滅殺的金剛門眾高手,他臉龐上興奮之色越發濃郁。

「卑鄙!居然以這等陰謀詭計坑殺我等。虛昊你這個卑鄙小人,我就是死也要讓你陪葬。」

袁霸天怒吼,此時連番慘戰,他跟虛昊兩大高手都已經是強弩之末。此時他他眸光留意到不遠處逐漸逼迫而來的紫金猿王之際,他知道自己完了!


下方李元道冷笑,對於袁霸天瘋狂言語,他不屑一顧。今日倘若沒有紫金猿王坐鎮,恐怕今日被屠戳一空的,便是他李家上下了。

袁霸天由此惡果完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

「前輩,請你出手,一定要將那傢伙給斬殺掉,以絕後患。」李念及此處,李元道大吼,同時手掌一揮,儲玉中數以百計的中品墨玉飛出,化為了一股洪流盡數飛向了紫金猿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