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有了軟肋了嗎?」

暗室里,有迴音,原本冰冷的聲音,隨著陣陣迴音,越發冰涼滲骨了。 穿著夜行衣的男人變了臉色,「主子,五爺那邊會不會……」

「怕什麼?他什麼都不知道,何況傅家是我們洛家的宿敵。」

「知道了,主子。」

「去吧,該做什麼我會給傳消息。」

……

南港市

這裡的冬天不是太冷,就算是一月份,最低也有十幾度。

宋伊一穿了一件大衣,快要到腳踝的那種,一點都不覺得冷,跟著他們沿著河邊走,無心欣賞小清河的自然風光。

不過這裡空氣很新鮮,和墅園那邊一樣。

明天就是周一了,醫院那邊,又要請假了,想到聶師兄的話,心情複雜。

現在,她需要忙的事情太多了。

遲疑一陣,拿著手機給聶奕發了一條微信,【對不起,聶主任,我明天沒法去醫院了】

聶奕,【嗯,猜到了,節哀】

宋伊一,【謝謝聶主任】

她和宋仁義夫婦的事,太複雜了,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得清楚的,何況他只是一個學校的師兄,實在也沒有必要說。

至於聶師兄怎麼看,隨他。

聶奕,【那科研項目那邊你可能暫時顧不上了,我換一個人】

宋伊一,【好的,聶師兄,實在對不起,辜負了你和項目】

聶奕,【沒什麼辜負不辜負的】

宋伊一看了一眼,不知道說什麼,回了一句,【聶師兄,那你早點休息】

聶奕,【嗯,晚安】

宋伊一退出聊天界面,找到了佳佳,【笑笑這幾天怎麼樣?】

佳佳,【孩子還小,爸爸和媽媽又不在,還要做那麼多檢查,挺可憐的】

宋伊一嘆了一口氣。

佳佳遲疑了一陣,發過來一條微信,【宋醫生,笑笑的住院費快沒有了】

宋伊一,【好,我知道了,我想辦法】

窘迫!

今天去給傅爸爸和傅媽媽買禮物,給她家小睫毛精買禮物,還刷的是信用卡,負債狀態了,真的沒有錢了。

看向前面的傅瑾,不知道怎麼開口。

雖然他是她老公,可是她還從來沒有張口和他要過錢。

傅瑾,「有話說?」

宋伊一紅了臉,「醫院的那個笑笑,你還記得嗎?」

看了一眼傅小宋,被親生父母遺棄這話話沒敢出口,免得他想到自己,又要和她生氣好幾天。

和她生氣沒關係,但是怕他不開心,怕他氣到了自己。

傅瑾「嗯」了一聲,「記得,我名下有一個兒童大病救助基金,周一應該有人會去那邊接洽,負責笑笑所有的治療費用,還會找專門的人照顧她。」

宋伊一怔住,看著他許久。

她還沒有來得及張口借錢,他就說費用他全包了!

他說的基金是才成立的,還是早就有了?

傅瑾看著她,「和聶奕請過假了?」

宋伊一點了點頭,「嗯,請過了。」

第一次體會到了家庭和事業難兩全的困頓。

這段時間,她只怕真的顧不上工作了,去山城,還不知道順利不順利,多久能回來。

傅小宋走過去,牽了她的手,萌噠噠地出聲,「你走那麼慢,踩螞蟻嗎?」

宋伊一恍然,看到他,心情治癒了很多,「是呀,我找呀找呀,就是找不到一隻螞蟻。」

傅小宋輕哼了一聲,「眼睛白長那麼大了。」

他蹲下,捉了一隻螞蟻,放在宋伊一手心裡,「給你,送你一隻小螞蟻。」

宋伊一,「……」

還有送螞蟻的!天平小說網

「謝謝。」

她看了一眼手裡的螞蟻,大腦袋,居然還蠻可愛的。

傅小宋,「黑乎乎,挺像你的。」

宋伊一忍不住問,「我黑嗎?」

傅小宋,「你不是大烏鴉嗎?」

宋伊一忍不住出聲,「我怎麼是大烏鴉了,如果真的有大烏鴉,應該也是你的爹地。」

說完,悄悄地看了一眼傅瑾。

傅家睡鳳眸微眯,看向她。

宋伊一,「……」

這麼看著她幹什麼!

傅小宋是小烏鴉的話,他可不就是大烏鴉。

傅瑾盯著她看了許久,「你的意思是自己是母烏鴉。」

母烏鴉?

好難聽!

她看向傅瑾,「你過分了!」

傅瑾低頭看向傅小宋,「大烏鴉和母烏鴉,生了小烏鴉,有錯么?」

傅小宋惹笑了,爹地居然也會開這種玩笑。

笑得眼角彎彎,看了一眼宋伊一,大眼睛顧盼神飛,「嗯,完全沒錯。」

宋伊一憋了一口氣,半天都沒有呼出來。

這父子,一定是故意的,合著伙欺負她!

可是有小睫毛精,她的小九,算了,不就是難聽點吧,認了,「好了,一家子烏鴉行了吧?墅園以後改名叫烏鴉窩。」

傅瑾,「……」

他眸色沁黑地看著宋伊一,想到築巢,鳥類築巢求偶,人其實也差不多,買房結婚。

當初看中墅園那片地方,就是覺得她會喜歡。

傅小宋,「……」

墅園多好聽的,烏鴉窩好難聽!

媽咪的品位呀,岌岌可危。

黑著臉,看了一眼宋伊一,「不要,不好聽,難聽死了。」

宋伊一,「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傅小宋牽了她的手,「媽咪,要不你再和我說一遍對不起吧。」

宋伊一,「對不起。」

傅小宋看著她,「好了,我現在徹底原諒你了,不過你可不要再丟下我,要是再有一次,你就永遠失去本寶寶了。」

宋伊一抱起他,「不敢,媽咪絕對不敢了。」

傅小宋,「知道就好。」

他兩隻小手摟住她的脖子,「那你和爹地去山城,帶著我一起吧,我還能幫你們呢。」

這……

宋伊一看向傅瑾。

傅瑾低聲道,「你就住在爺爺奶奶家,等我們回來就接你回墅園。」

傅小宋不願意地撅嘴巴,「爹地,為什麼我不能去?」

傅瑾,「會有危險。」

傅小宋,「可是爹地你在呀,你還能保護我。」

傅瑾側眸看他,「洛家龍潭虎穴,我怕保護不了你們兩個人。」

傅小宋抿嘴,「可是在爺爺和奶奶這裡,有沒有人保護我,要是上次襲擊墅園的壞人來了怎麼辦?」

傅瑾看著他,「我會讓人保護這裡。」

傅小宋,「那些人不是壞人的對手怎麼辦?」

傅家低聲道,「只要我好好地活著,沒人敢,除非想遭遇滅頂之災。」

傅小宋想到什麼,「我能去找聶奕哥嗎?他是不是壞人?」 傅瑾眸色沁寒,沉默了一陣,低聲道,「沒有絕對的好人和壞人,不過你可以去找他,他不會傷害你。」

傅小宋,「知道了!」

趁著這段時間,好好地試探試探聶奕哥。

看向傅瑾,「那我想去他那裡住幾天。」

住幾天!

宋伊一眸色微恙,看向傅瑾,「不太方便吧?」

聶師兄好像最近不太喜歡她,而且聶師兄怪怪的,說不清什麼感覺。

他和傅瑾之前是不是有什麼糾葛?她不知道的!

傅瑾說他們以前是朋友,聶師兄卻說不是。

傅瑾,「沒事,他一個人住,一個大男人,沒什麼不方便的。」

傅小宋點了點頭,「嗯,我想也是。」

宋伊一,「……」

他們父子都這麼說,她還能怎麼辦?

看向傅瑾,輕聲問,「你和聶奕是不是有什麼不愉快的事發生過?」

傅瑾看向她。

如果說是因為她,她信么?

終究,他什麼都沒有說。

宋伊一輕聲吐槽,「兩個男人之間,還能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傅瑾低聲道,「沒有,他對我有什麼意見我不太清楚。」

宋伊一,「這話說的一點毛病都沒有。」

傅瑾牽著傅小宋的手,眸色黢黑地看著宋伊一。

宋伊一低頭看向傅小宋,「去可以,不過不要住太久,會打擾人家,而且他白天要上班。」

傅小宋,「嗯,知道了。」

想到明天周一了,他抬頭看向傅瑾,「爹地,我明天可以去幼兒園了吧?」

許久在家裡,都快憋死了。

幼兒園的小可愛們還等著他去欺負呢。

他不在,他們一定都很想他。

傅瑾,「在幼兒園別太過分,乖乖聽話。」

傅小宋乖寶寶模樣地出聲,「嗯,爹地,我知道了,你也知道,我沒有做過太過分的事。」

傅瑾低頭看他,「你是說把自己不喜歡吃的菜偷偷地放到別人盤子里不過分,還是將別的小朋友盤子里的肉偷偷扒拉到自己盤子里不過分?」

傅小宋,「……」

呃!

這種事爹地怎麼知道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