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問題我都知道,現在解決不了,未必將來解決不了,說不定哪一天,能夠找到凈化污染的辦法呢。」羅生微笑著說道。

關於凈化北陸的問題,羅生當然早就想過,心中也有成算,只不過現在條件還不成熟,不適合拿出來。畢竟羅生自己的根基都沒有扎穩,也沒有能力守護自己的基業。貿然將凈化北陸的方法拿出來,只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只有等自己強大起來,有能力開發北陸的時候,這些東西才能真正拿出來。

「好吧。如果其他人說這話,我會說他痴人說夢。不過你小子這麼說,我就只能等著看了。」老巴德攤開手,笑著說道。

雖然幾乎是看著羅生長大,但這一年裡,羅生給了老巴德太多『驚喜』,所以現在羅生說什麼,老巴德都不敢輕易說不可能了。

兩人說笑之間,魔力之光七號已經駛進了新芽港。不過這個未來在羅生印象中極為繁華,足以同時供數十條大船停靠的大型港口,此時還只有一條相當簡陋的棧道,最多只能供兩條中型船隻停泊。像魔力之光七號這樣的巨型船隻,根本無法停靠。

「看來我們卸貨會很麻煩啊!」看著低矮的棧道,和港口內的小船,老巴德有些鬱悶的說道。

無法直接停靠在碼頭的情況下,魔力之光七號上的物資就只能通過小船一點一點的轉運。這次從埃爾森國內,羅生準備了大量的物資,如果靠小船一點一點轉運的話,會是一個非常大的工程。

「沒必要那麼麻煩的。」

羅生先和布雷迪溝通一下,然後起身飛向了港口,找到了早已經在這裡等候的卡爾。兩人商議一番后,羅生將一把種子撒在了碼頭一側的土地上,片刻之後,數十根藤蔓飛速成長,然後在羅生的控制下,組成一個長達近百米的藤橋,搭在了魔力之光七號的甲板上。

「直接從這裡往下卸貨。」 「卡爾,這些日子辛苦你了。」用『藤橋』搭建起了一條從魔力之光七號到港口的寬廣通道之後,羅生微笑著對滿臉風霜,成熟了許多的卡爾說道。

雖然羅生的子爵爵位和領地證明剛剛到手不久,但並不意味著羅生之前在這方面沒有做準備。事實上,在雪龍關大戰之後不久,羅生就將卡爾這個當時唯一的家臣派到了北陸,讓他探查領地以及領地周邊的情況,同時為領地建設做最基礎的準備。在船隊出發之前,羅生已經拿到了卡爾通過魔法通訊水晶傳回來的大致情報,否則的話,羅生也不可能在兩眼一抹黑的情況下,直接帶著船隊過來。

而當初派遣卡爾前來北陸的時候,北海大部分區域還在冰封之中,所以卡爾並不是走海路來的北陸,而是冒著嚴寒冰雪,走陸路來的北陸。也就是從雪龍關附近出發,沿著龍脊山脈的東側邊緣,先北上進入北陸,然後再向東,一路走到新芽領這邊。

這條路雖然是流民前往北地的主要途徑,但並不是很好走。尤其是在冬季,更是有著諸多危險。即使卡爾實力不俗,補給充足,一路上風餐露宿,肯定還是吃了不少苦頭。

「我可是大人你的第一個家臣,吃點苦還不是應該的。而且這點苦比起當初轉職,可還差的遠呢。」卡爾微笑著說道。

在羅生的幫助下擊殺了黑白雙刺,解除了心結之後,卡爾的心態陽光了很多,尤其是意識到羅生並不是那種傳統**型的主君之後,卡爾和羅生相處的時候活躍了許多,也親近了許多。

「不錯。卡爾你的心態能保持這麼好,看起來晉陞白銀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等這一段忙完,我就給你進行晉陞白銀階的儀式。」羅生很滿意的說道。

陰影殺戮者這個職業雖然強大,但因為修行時的痛苦,也很容易造成修鍊者心態上的扭曲。而一旦心態一旦扭曲失衡,修鍊者也就會失去對陰影力量的掌控。要麼實力停滯不前,要麼一步步走向極端和瘋狂,變得不可救藥。只有真正能夠以自己強大的意志駕馭痛苦,保持心態平衡的人,才能在這條道路上繼續走下去。

本來卡爾為了復仇走上這條道路,羅生還擔心報仇之後,卡爾意志鬆懈,心態會出問題,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卡爾的情況顯然比預期的要好很多。加上羅生現在急需實力強大的幫手,所以很樂意讓卡爾實力再提升一步,增強領地的力量。

「多謝大人栽培。」卡爾精神一震,馬上深深鞠躬,鄭重的說道。

經過這些日子的修行和戰鬥,卡爾藉助陰影殺戮者的特性,實力已經達到了青銅階的巔峰。雖然限於陰影殺戮者這個隱藏職業的特殊性,很難晉陞到白銀階,但單純從戰鬥力上來說,卡爾即使比不上那些白銀巔峰的存在,但一般的白銀階,卡爾已經絲毫不怵。

多次檢驗了自己的實際戰力之後,卡爾深切感受到了陰影殺戮者這個隱藏職業的珍貴。對於幫助自己轉職的羅生,心中充滿了感激和忠誠。現在羅生又願意耗費大量珍惜材料,幫助自己晉陞白銀階,卡爾自然更加心懷感激。

「你都說了,你是我的第一個家臣,我不栽培你,栽培誰啊!」羅生拍著卡爾的肩膀,微笑著說道。

幫助卡爾晉陞白銀,不僅是酬謝卡爾的辛苦和功勞,也是為了給剛剛加入自己麾下的眾人樹立一個榜樣,給他們一些信心。畢竟眼下羅生根基初立,想要迅速聚攏人心,除了給予屬下相對豐厚的待遇之外,必須要給他們一個希望,一個奔頭。而卡爾所獲得的待遇,就是羅生給下屬們的一個激勵:只要忠誠於我,為我服務,為我立功,就能夠獲得晉陞白銀階的機會。這對於以傭兵,軍人為主的部下來說,是最有效的激勵。

「你就是原本新芽鎮的鎮長查爾斯嗎?」激勵完卡爾之後,羅生轉過頭,對站在卡爾身後,恭恭敬敬等候的中年男子問道。

「見過領主大人,我就是查爾斯。」身形健碩,看起來極為彪悍的查爾斯先深鞠一躬,然後才恭敬的回應道。

在新芽領被冊封為羅生領地之前,查爾斯是新芽港這個聚居點的頭領。之前甚至藉助班森家族一位支脈子弟的關係,從埃爾森王國那裡得到了一個鎮長的敕封——雖然現在新芽港還沒有建起真正的鎮子,只是一個比較堅固的村寨。他本人是青銅巔峰的戰士,手底下有十來個職業階,庇護著數百來自埃爾森的底層流民,在周圍的諸多小型勢力中,也算是一個人物。

不過在被卡爾以實力『教育』了一番,弄明白了卡爾的來歷背景,尤其是知道了羅生這位新晉領主的強大背景之後,還算有些見識的查爾斯非常明智的選擇了服從。不僅按照卡爾的要求,積極平整土地,為接應船隊做準備,而且在船隊到來的時候,組織了村寨內幾乎所有的勞動力,過來為羅生服務。在羅生和卡爾閑聊的時候,數百來自新芽領據點的原住民已經開始在碼頭上搬運物資了。

「能夠組織這麼多人來幫忙,乾的不錯。」羅生看了一眼還算有秩序的北陸勞工,微微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

船隊上的人雖然不少,但基本都是傭兵和軍人。這些人剛一靠岸,就在老巴德和庫克家族軍人的頭領安迪的帶領下,下船進行布防,真正負責運輸船隊物資的,主要是船隊的隨從和查爾斯組織起來的這些北陸勞工。

「多謝領主大人誇獎,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查爾斯低下頭,恭敬的回應道。

雖然從本心上來說,能夠自由自在,當一個獨立自主的『山大王』,誰也不願意給別人當下屬,服從別人的指揮。但曾經在埃爾森王國以及周邊國家廝混過的查爾斯很清楚,以自己手中的這點實力,根本不足以和羅生這位新領主對抗。其他的不說,僅僅卡爾這個看起來只有青銅階,但實際上卻比一般白銀階還要恐怖的盜賊,就足以解決自己的村寨。更不用說有九環白塔背景的羅生了。

而在真正見到羅生所帶來的龐大船隊,以及羅生片刻之間以法術建造的『藤橋』所展現出的法術能力之後,查爾斯更加清楚雙方之間的巨大差距,所以只能徹底放棄了反抗的念頭,恭恭敬敬的當一個『順民』。

「嗯,一會你通知下去,物資搬運完畢之後,每個參與搬運的領民,都可以拿到一個金天枰的賞賜,算是我這個領主,給大家的見面禮。」羅生一邊向前走,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多謝領主大人賞賜!」查爾斯微微一怔,隨即滿臉驚喜的道謝道。

原本在知道自己所在的區域被封為貴族的領地之後,查爾斯是動過帶著村名逃走的念頭的。畢竟來北陸討生活的人,除了犯了大罪,在北地各國待不下去的罪犯之外,絕大部分都是被貴族,官員等統治階層壓迫,沒有多少生路的貧苦人。對於貴族,有著本能的抵制。

不過這個念頭只是稍微閃過腦海,就被查爾斯拋到了一邊。畢竟北陸各個村寨並不富裕,根本沒有多少積蓄,主要的財產,就是歷經艱辛建造起來,有不錯防禦能力的村寨,以及外面辛苦開拓的土地。逃走的話,等於放棄這些最重要的財富。不到萬不得已,誰也不會走這條路。

既然無法逃走,查爾斯和眾多村民其實已經做好了被盤剝的準備。畢竟在這些相當一部分祖輩是從貴族領地中逃出來的村民印象中,貴族領主就是壓榨領民的惡棍。不僅會奪走領民大半的收入,而且會經常無償役使領民,承擔繁重的勞動。而卡爾讓查爾斯組織人手來碼頭準備搬運物資,也印證了查爾斯和村民的猜測。

就在查爾斯在心中哀嘆自己這個村寨未來的命運時,羅生的話卻完全打破了查爾斯心中的疑慮。要知道,即使在王都的碼頭扛活,一天辛苦勞累下來,也不過最多一個銀幣的工錢。羅生給每個幹活的人一個金天枰,根本不是盤剝領民的勞動力,而是真的在賞賜領民。

而對於查爾斯來說,一個金天枰價值並不大,但真正珍貴的,是羅生這個領主的態度。羅生肯給領民勞動報酬和賞賜,至少說明羅生並不是那種只知道榨取領民油水的混蛋貴族。再加上羅生所表現出的強大實力和勢力,查爾斯第一次從心裡覺得,自己頭上多個領主也許是一件不壞的事情。

「嗯,你去指揮他們幹活吧。你放心,我手裡不缺錢,只要你們用心為我幹活,工錢少不了你們的。」羅生淡淡的說道。

雖然從法理上來講,領主對領民有著相當大的處置權,即使讓領民為自己免費勞動,也在規則之內。不過羅生很清楚,依靠暴力強迫領民勞動,不僅效率極低,而且非常不得人心。對於領地未來的發展,也非常不利。想要真正讓領民歸心,不僅要表現出強大的實力,更要給領民以足夠的利益。

「是!領主大人!」 新芽鎮,或者更應該叫新亞村外,不久之前剛剛被平整出來的大片平地上,數十團巨大的篝火被點燃,一場為了慶祝領主到來而舉辦的盛宴正在進行。

大桶大桶的麥酒排成排,擺在廣場兩側。剛剛烤好的白麵包,烤魚,烤肉,香腸,熏肉,各色蔬菜,擺在幾個臨時充當桌子的大塊木板上,供參與宴會的人隨意享用。豐盛程度雖然比不上庫克家族舉辦的慶功宴,但在北陸,這絕對算是奢華的宴會了。

而除了負責警戒的少量軍人和傭兵,以及留守船隊的水手之外,其他人,包括新芽村的男女老幼,隨著船隊來的各方人士,都聚集在篝火旁,吃吃喝喝,聊天跳舞,盡情的享受著這次狂歡。

「看起來這次篝火晚會的效果不錯,至少這裡的村民沒那麼抗拒我們的到來了。」站在新芽村的寨牆上,看著下方笑逐顏開,在狂歡中逐漸熟悉起來的人群,艾麗莎微笑著對不久之前在所有人面前發表了一番演講的羅生說道。

「那是當然。我花了那麼大的本錢,又給錢,又辦宴會,總歸是要有些作用的。」羅生微笑著說道。

在北陸,民眾的生活是極為艱辛的,除了擁有武力的職業者外,大部分民眾,平常最多不過勉強填飽肚子,像現在這樣,可以放開享受美食的機會,一年都未必能夠有一次。所以羅生以美酒美食來聚攏人心,效果相當明顯。

「一般的村民現在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了,那些職業者你準備怎麼辦?」艾麗莎繼續問道。

最底層的民眾平日里生活艱辛,追求也並不高。羅生只要肯給他們工錢,又能提供充足的食物,他們自然會迅速接受羅生的統治。事實上,只要肯分出一些利益,貴族收攬底層民眾之心並不困難。

不過相比於底層的民眾,原本那些掌握著村寨中權利,又有武力在身的職業者,就沒那麼容易收買了。而這些人在村民之中擁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不將他們妥善處理好的話,未來很可能成為羅生統治領地的麻煩。

「除了查爾斯之外,其他人我會將他們編入軍中,給他們一個和其他人平等競爭的機會,至於以後發展如何,就看他們自己的了。」羅生神色淡然的回答道。

羅生既然已經成為領主,自然不可能把權利依然交給查爾斯這些原本村寨中的職業者手中,也不可能給予他們高出鐵盾傭兵團和庫克家軍人的待遇。畢竟對於羅生來說,自己帶來的人才是真正的心腹,查爾斯等人,只能算是新近歸附。

不過這樣一來,原本的這些職業者中,肯定會有人有所不滿。畢竟從原本的統治者,變成了被統治者,不僅地位降低,而且會失去了很多特權和利益,這種改變,有些人能夠接受,但對有些人來說,卻是極難接受的。平日里也許這些人不敢有什麼動作,但在關鍵時刻,這些人很可能成為隱患。

所以為了杜絕隱患,羅生乾脆將這些人全部編入領地的私軍中,和民眾隔離開。這些人對於羅生的威脅,主要是他們在民眾之中的關係和影響力。如果他們煽動起大批民眾,羅生投鼠忌器,的確不好處理。但被編入軍中之後,他們不僅時刻受到監控,而且失去了煽動民眾的機會。僅僅靠他們個人的那點實力,在軍隊之中根本翻不起什麼浪花。

「這樣也好。這些人以後我會多加註意的。」艾麗莎點點頭,淡淡的說道。

外來者想要統治被征服者,如何處理原本的權利階層,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是征服異族的領地,面對這種情況的時候,一般是將對方的職業者全部斬殺,或者貶為奴隸,以保證對底層的控制。

不過羅生來新芽領當領主,雖然帶有一部分開拓的性質,但統治的對象畢竟是人族,而且基本是埃爾森王國曾經的民眾,所以並不適合用太過酷烈的手段。羅生這種處理方式,未來雖然可能有一點麻煩,但在艾麗莎看來還是比較合適的。

「走吧。我們去試一下這個查爾斯的成色,然後商議一下接下來的行動計劃吧。」看了一眼下方基本吃飽喝足,開始狂歡的民眾,羅生邁步朝村寨中心的議事廳走去。

「見過領主大人。」羅生和艾麗莎走進議事廳的時候,查爾斯和卡爾兩人早已經再次等候,看到羅生兩人進來,查爾斯兩人急忙起身見禮道。

此時老巴德和安迪兩個軍事頭領都在廣場上,參加狂歡的同時,監控著民眾的情況,保護著宴會的安全。鮑里斯則在負責宴會的食物供應,布雷迪守在魔力之光七號上。所以新芽領的頭面人物,只有卡爾和查爾斯兩人在這裡準備接受問詢。

「今天的事情都完成的不錯。坐下說吧。」羅生和艾麗莎在上首出坐下之後,對兩人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

這一天下來,雖然數百人忙忙碌碌,但基本沒有出什麼亂子,船隊所需要的各種物品,查爾斯也基本都有所準備,晚上的篝火晚宴,進行的也很順利,所以羅生對於查爾斯這個新芽村原本的頭目還算滿意,願意給他一個進入管理層的機會。

「從今天起,新芽領的建設和發展就要開始了。我剛成為領主,對北陸的情況還不太了解。查爾斯你算是地頭蛇了,在這方面,你有什麼建議嗎?」等兩人坐下之後,羅生對查爾斯問道。

「領主大人過謙了。不過既然領主大人問了,我就斗膽說一下我的想法。」查爾斯也明白這次問話的意義,客氣了一下之後,很自信的說道:「我覺得,在北陸,領地想要發展,最重要的是三個問題:糧食,安全和航路。只要這三個方面能夠做好,領地的發展不成問題。」

「哦,你詳細說說看。」羅生和艾麗莎對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第一點,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糧食。」查爾斯神色凝重的說道:「北陸邊緣的土地相當貧瘠,糧食產量很低。出產的糧食,勉強能夠養活民眾。外來人口一多,糧食就會出現巨大的缺口。而領地要發展建設,必須供應軍隊,工匠,勞力等大量額外的人口,所以無論是從北地購買,還是擴大耕地面積,糧食的供應都必須要保證。」

北陸邊緣當初雖然受那場災變的影響較小,但土壤中同樣有部分魔毒。只不過經過上千年的雨水沖刷,土壤中魔毒含量大幅度降低,勉強可以生長各種植物,之後在植物的凈化下,環境才慢慢好轉。

不過雨水在沖刷走土壤中魔毒的同時,也沖走了土壤的大部分肥力,所以眼下北陸邊緣的土地都相當貧瘠,加上種植技術比較落後,所以產量遠遠無法和北地各國相比,更不用說更加富庶的中部大陸和南陸了。

「繼續說下去。」羅生給了查爾斯一個贊同的眼神,微笑著鼓勵道。

民以食為天的道理羅生心裡最清楚,所以在建立新芽商會的時候,就把糧食貿易作為新芽商會最主要的業務,並且通過米盧和哈切爾,籌集到了大批糧食。

在購買糧食的同時,羅生還購買了大量良種,還通過哈切爾的關係,請了兩位專精於農業的德魯伊。未來北陸的開荒,種植,都會由德魯伊做出指導,力爭明年能夠做到糧食自給。

「第二個問題,是領地的安全問題。沒有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領地很難發展。而在北陸,安全威脅主要來自三個方面,海中的魚人,四處劫掠的海盜,以及出沒在山中的各種魔獸。領地要發展,必須對這三種威脅有所防範。」查爾斯繼續說道。

這麼多年,北陸的人類之所以一直發展速度快不起來,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於安全形勢很差。沒有足夠強大的武力護持,大部分北陸民眾都只能像新亞村這樣,靠辛苦建造的村寨來保證自身的安全,很難向外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間,自然也就無法獲得更多的資源來供應發展。

總裁大人復婚無效 「說的不錯,還有呢?」羅生繼續問道。

對於北陸的安全形勢,羅生早有預料。不過除了魚人的問題稍微嚴重一些,需要羅生慎重處理之外,魔獸和海盜都不算大問題。即使羅生不出手,艾麗莎也能靠現在手頭的力量解決。

「第三個問題,就是航路。」查爾斯精神振奮的說道:「北陸雖然比較窮,但實際各種物產並不算少。以前只不過是因為海路不通,陸路難行,所以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航路或者商路。領主大人你有九環白塔的背景,船隊在北海可以暢行無阻。只要能夠打通通往各地的航路,以新芽港為中轉站,建立起一個貿易網路的話,我們就可以從中獲得巨大的利潤,支持領地飛速發展。」

「說的不錯。以後你就是艾麗莎的副手了。」 在羅生抵達新芽領的第二天,整個新芽港都變成了一個大工地。

雖然昨天查爾斯談了很多關於領地發展的長遠規劃,但對於羅生來說,現階段最為重要的任務,卻是給自己帶來的人建造一批能夠遮風擋雨的房子。畢竟眼下整個新芽港附近區域,只有一個面積狹小,只能勉強供村民居住的村寨,無法給羅生帶來這些人提供足夠的住房。昨晚篝火晚會之後,有相當一部分人是回船上睡的覺。

魔力之光七號這艘武裝商船雖然暫時調撥給羅生使用,但卻並不屬於羅生。不久之後,布雷迪就會開船離開,不可能成為新芽領的海上宿舍。而在進入夏季之後,新芽港這邊臨近北海,降雨量相當充沛。如果不能提前建造好一批房子,到時候麻煩就大了。

除了房子之外,新芽港另外一個急需要建設的,就是一個新的碼頭。作為一個港口,僅僅兩個小的木質棧道根部無法滿足新芽港發展的需要,而且米盧和約克老爹組織的船隊已經快要到來。如果再像魔力之光七號那樣,需要羅生現場製作『藤橋』來卸載貨物,那就比較尷尬了。

無論是建房,還是修碼頭,都是需要大量人力的事情,所以羅生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對所有的村民發布了召集令。只要願意幹活的,都可以得到食物和工錢。

因為昨天羅生兌現了承諾,每個參與了物資搬運的村民都拿到了一枚金天枰,所以除了極少數幾乎沒有勞動能力的老人小孩外,其他只要能夠幹活的村民,都積極響應了羅生的召集令,熱火朝天的加入到了工地的勞動中。畢竟對於大多數村民來說,掙錢的機會實在太少。雖然羅生不可能再給出昨天那種高價,但給領主幹活,有飯吃,還有相對豐厚的工錢可以拿,對新芽村的村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好事了。

不過這麼多熱情高漲的村民,羅生並沒有讓他們亂呼呼的一起做事。而是讓查爾斯這個原『鎮長』輔助艾麗莎,將村民分成二十個不同類型的小組,交給艾麗莎從庫克家帶來的二十名管事。由這些管事,配合兩三名職業者,管理這些數十人的小隊,分別承擔不同的工作。而根據工作的強度不同,效率不同,大家拿到的工錢也不同。

這樣一來,不僅提高了工作效率,避免了混亂,而且初步建立了新的管理秩序,完成了管理權的交接。有了這一步,村民們會逐漸習慣被這些管事領導,適應新的權利體系。逐步從自治狀態,過度到真正的領民狀態。

完成了隊伍的分配之後,這些來自庫克家族的管事也沒有讓羅生失望,基本都只是用半天時間,就在自己領導的隊伍中建立了權威,掌控了自己的隊伍。在辛苦的勞動之中,讓羅生對於新芽領的統治,初步紮下了根。

看到這些管事的表現,羅生心中默默感激著將這些人調撥過來的庫克侯爵。在依米爾大陸,擁有武力的職業者好找,但有經驗,有能力,又足夠可靠的管事卻相對比較稀缺。

尤其是對於現在的庫克侯爵來說,想要找精於戰鬥的軍中精銳並不困難。庫克家從雪龍關逐步退出之後,大批的軍中精銳回到了庫克城堡。但庫克家手裡能夠獨當一面的管事,其實並不富裕。一下子調撥給羅生二十個,庫克侯爵顯然也是下了血本了。

普通村民在這些管事的指揮下加入勞動,那些職業者也沒有閑著。除了查爾斯輔助艾麗莎掌控領地局面之外,其他的那些職業者都被羅生以嚮導的身份編入不同的軍中小隊。這些小隊一部分去羅生領地範圍內的其他村寨,宣告羅生這個新領主的存在,召集各個村寨的頭領過來覲見新領主。另一部分,則配合軍中的斥候,前往北邊的山地和森林,獵殺新芽領附近的魔獸。畢竟現在領地在大搞建設,很多人都在森林裡伐木。提前清理附近的魔獸,消除安全隱患,才能保證建設的順利進行。

初步理順了新芽港的各項事務,各項工作走上正軌之後,羅生並沒有繼續留在新芽港,而是將事情交給艾麗莎,自己帶著卡爾和少量精銳,登上了魔力之光七號。

在卡爾的指引下,魔力之光七號航行了兩三百里后,趁著夜色來到了一座附近礁石密布,水情極為複雜的島嶼面前。

「卡爾,這裡就是獨眼鯊的基地嗎?」遠遠望著遠方島嶼上的點點火光,羅生對卡爾問道。

「是的,羅生大人。這就是獨眼鯊這股海盜的基地『魚鰓島』,這裡算是埃爾森王國和泰羅王國在北陸領地的交界區域,基本屬於無人管轄的地方。獨眼鯊以此為基地,肆虐周邊方圓數百里的廣大區域,甚至有前往北地劫掠的記錄。之前我們新芽港,也在獨眼鯊的影響範圍內,經常要接受他們的勒索。」卡爾詳細的解釋道。

羅生讓卡爾提前幾個月出發來北陸,可不僅僅是為了降服一個小小的新芽村。事實上,卡爾的主要任務,是通過在北陸四方遊走,探查北陸真實情況,收集各種情報,為新芽港未來可能遭遇的各種威脅做準備。降服查爾斯,說服新芽村的民眾接受羅生這個新領主,只是卡爾的附帶任務而已。

而羅生現在問起的這個『獨眼鯊』,是新芽領周邊,也是北陸西部最強大的海盜勢力。之前查爾斯所說的安全威脅中的海盜,主要指的就是『獨眼鯊』這股勢力。

女神的無賴高手 「敢去北地劫掠,看起來這股海盜實力不弱啊!有他們的具體情報嗎?」羅生繼續問道。

羅生既然將新芽領當成自己的根基經營,自然不會允許自己領地周邊有獨眼鯊這樣的勢力存在。所以在初步理順領地那邊的頭緒之後,羅生就馬上帶著魔力之光七號這艘強大的武裝商船,過來找獨眼鯊的麻煩。

「獨眼鯊總體數量超過一千,不過真正核心的戰鬥力只有三百左右,其中大部分都是黑鐵階。真正白銀階以上的戰力,只有四到五個。他們的首領獨眼鯊雖然只是白銀階巔峰,但傳說覺醒了罕見的『海鯊人』血脈,不僅精通水下作戰,而且力大無窮,擁有比肩黃金階的戰鬥力。」卡爾胸有成竹的回應道。

在北陸遊歷了一陣之後,卡爾就意識到獨眼鯊會是新芽領發展的重大威脅,所以在這方面提前做了很多工作。不僅從其他渠道收集了不少相關的信息,而且親自以黑暗界殺手的身份,親自混入過魚鰓島。

這次成功的潛入不僅讓卡爾摸清了獨眼鯊的真實實力,而且藉助從庫克家學習的斥候技巧,繪製了相對準確的海圖。否則的話,羅生就算知道有這樣一股威脅存在,也需要花費大量功夫,才能找到這個位置隱蔽,周邊水文情況極為複雜的島嶼。根本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在對方還沒有做出反應的時候,就已經摸到了對方的門口。

「比擬黃金階的戰力嗎?島上施法者的情況呢?」羅生又問道。

對於現在的羅生來說,一個單純天賦異稟的白銀階巔峰戰職者已經不需要太過注意,只要機會合適,羅生有把握短時間內解決對方。羅生真正擔心的,是對方有同階的施法者配合。一個強悍的『肉盾型』戰士,配合一個強大的施法者的話,就算羅生也不敢太過大意。

「獨眼鯊里最強的施法者是一個被稱為『喚靈者』的法師,聽說精通幻術和召喚類法術,實力相當強大。 白妖旅途 不過他一般都只呆在自己實驗室內,我並沒有真正見過他。」卡爾有些慚愧的回答道:「其他還有幾個施法者,不過都是一般的流浪施法者,實力和等級都不高,應該沒有什麼威脅。」

「喚靈者?精通幻術和召喚?布雷迪船長,你聽說過這個人嗎?」羅生對另一旁的布雷迪問道。

「有所耳聞。獨眼鯊能夠躲過泰勒王國的幾次追剿,主要就是靠這個喚靈者的幻術,在北海算是一號人物。」布雷迪神色凝重的回答道:「而且傳說他和魚人之間關係密切,雙方有不少合作。獨眼鯊能夠縱橫北海,不被魚人騷擾,和他也有很大關係。

作為常年來往於北海的老船長,布雷迪對於北海上的各種勢力,各色人物都有相當多的了解,有時候他所掌握的情報,比卡爾這個親自探查過魚鰓島的人都豐富。

「這麼看來,這個喚靈者才是獨眼鯊真正的靈魂人物了。」聽到布雷迪的描述,羅生眼睛微微一咪,冷冷的說道。

想要在北海當海盜,最大依仗並不是本身的實力,而是和魚人的關係。沒有北海魚人的默許,任何海盜勢力都不可能長久生存。所以看起來獨眼鯊這股海盜以頭領『獨眼鯊』的名字命名,但真正的核心,應該是這個神神秘秘的喚靈者。

「我先潛入島上一趟,看能不能解決這個喚靈者。」弄清了島上的大致情況后,羅生平靜的吩咐道:「如果我那邊得手,你們就按照計劃,給我封死魚鰓島的港口,轟殺這批海盜!」 藉助變身海豚的能力,羅生輕輕鬆鬆的潛入水下二十幾米,然後以不比魔法戰艦慢多少的速度,從從距離魚鰓島十里開外的魔力之光七號,游到了魚鰓島附近。

事實上,在本身進階白銀,各個屬性都達到黃金階之後,羅生變身之後的能力也都大幅度提升。像眼下變身海豚,如果羅生願意的話,完全可以獨自游過北海,全程速度就算比不上冰山破碎者那樣的魔法戰艦,但絕對不會比魔力之光七號這種武裝商船慢。

不過就在羅生快要接近魚鰓島,準備上浮登陸的時候,眼睛卻微微一咪,速度慢了下來。與此同時,在羅生前面數十米外的水面下,一顆慘綠色,眼球狀的物體從東向西緩緩飄過。

「這是?幽浮之眼嗎?看起來這位喚靈者不僅小心,而且比想象中的更有背景啊!」小心避過了眼球巡查的同時,羅生心中升起了一絲警惕。

魚鰓島附近出現偵查,監測類的法術,羅生並不奇怪。畢竟作為一個在北海相當有名的海盜勢力,在自己老巢周圍做一些布置,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幽浮之眼這種法術,不僅持續時間長,監控範圍廣,而且可以按照施法者的意志,在不同環境中,按照固定路線進行巡邏,也很適合魚鰓島的情況。在這裡遇到幽浮之眼的監控,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羅生心中很清楚,幽浮之眼這個法術雖然等級不算高,只是一個五環法術,但卻不是一般的施法者能夠釋放出來的。維繫這個法術的力量,除了一般的法力之外,還有一部分是來自於下層位面,也就是深淵火之地獄的邪能。所以除了一些大型施法者組織中特意研究邪能的施法者外,其他能夠施展這種法術的施法者,基本都和下層位面有些聯繫。

繞過了幽浮之眼后,羅生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海邊,隨即變身獵豹,根據卡爾提供的地圖,向海盜的營地潛去。

一路上避過兩次巡查的海盜之後,羅生順利潛入到了海盜的營地之內。對於曾經做過多年刺客,甚至潛入過幾個國家王宮的羅生來說,獨眼鯊營地的防備程度雖然在海盜中算是不錯的,但卻還遠不足對自己造成什麼阻礙。

感知了一下營地內的情況之後,羅生並沒有理會那些已經陷入沉睡的海盜精銳,而是直接走向了喚靈者的實驗室。從各個方面收集到的情報來看,相比於獨眼鯊,喚靈者才是這股海盜的核心。

相比於外圍的海盜營地,喚靈者的試驗區無疑戒備森嚴了許多,不僅有精銳海盜巡邏守衛,而且整個區域還被一層警戒結界籠罩。這種結界雖然沒有多少防護能力,但一旦有外人闖入,卻會馬上向結界的主人發出警報,是防備偷襲潛入的絕佳選擇。

不過喚靈者的這種布置對付一般潛入者還行,但對於羅生這種甚至曾經潛入過傳奇法師的法師塔的存在來說,卻還差得遠。沒有動用其他手段,僅僅靠著獵豹形態對於陰影之力的高超運用,羅生就悄無聲息的穿過警戒結界,完成了潛入。然後繞過幾個隱秘的魔法陷阱,出現在了喚靈者的實驗室外。

「邪能灌注的防禦結界?這個喚靈者果然和下層位面有勾結啊!」感受著實驗室外充斥著邪能的防護結界,羅生神情變得凝重。

如果喚靈者只是一個白銀階的施法者,就算實力達到白銀巔峰,羅生也不會在意。在晉陞白銀階之前,羅生就已經不在意這種層次的敵人,更不用晉陞白銀階之後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