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小兄弟,我同行不懂事,還望見諒。」他說著,示意兩人將那倒在地上的人扶起來,看著那被扶起來的被叫做「小四」的人依然清醒,才稍稍放了心。

凌軒甩手撤去手中雷光,卻是身邊『御風,衣』仍在保護著自己,瞄了這獸皮男子,輕聲問道:「我倒是不太明白你這話的意思,剛才還想要將這女孩抓去以威脅我,現在卻說是你同行不懂事?」

「這..」獸皮男子臉上顯出凝色:「您如此實力,還請不要跟我們一般見識,我是懼怕動起手來被您所傷,想要自保而已。」

聞此,凌軒回頭看著那姚雲,等待著她的答覆。

「啊?」姚雲頭一次被凌軒這麼看著,有些吃驚:「他們..如果乖乖認錯的話,我就不追究了。」

姚雲這話剛一說出,這獸皮男子當即頷首道歉:「小姐受驚了,還望見諒。」

姚雲心中暗喜,臉上卻並未顯露,平靜地點著頭,又看向凌軒:「我是無所謂了,如果你想動手,我倒是沒意見。」

獸皮男子一聽這話竟是啞巴了,這兩人在幹什麼?莫非是玩弄自己?就在他剛要低頭跟凌軒道歉的時候卻看這男孩已經坐了下來,又拿了一個茶杯,倒起了茶:「走吧。」

這樣就結束了?

看著他剛才的模樣,獸皮男子還以為並不很好解決,誰知道不過是到了一個歉就不再追究這事情?邊納悶著,邊帶著幾人丟下那還沒吃飯的飯菜,匆忙離開,生怕凌軒出爾反爾。

「等等!」

凌軒眯眼看著他們,這一聲著實給幾人嚇到。轉頭看了看他,頭皮頓時麻了。

「不付錢就走?」凌軒問道。

獸皮男子立即掏出錢遞給了酒樓老闆:「夠不夠,夠不夠?」

酒樓老闆已經嚇破了膽,只是一味地點頭應聲。

「那一桌的呢?夠不夠?」獸皮男子問得有些焦急。

「夠了。」老闆再次給出肯定的回答。

聽后,幾人一溜煙地跑開了,姚雲看著凌軒剛要對她剛才的話有所說道,誰知凌軒倒先莫名其妙地低聲說道:「我也沒說讓他把我們的錢付掉啊…」

姚雲「啊」了一聲,白了凌軒一眼:「剛想誇你….」

凌軒抿抿嘴,竟是沒有注意到在他背後已經站了一個人!這人動作輕盈,如今已經是三星大.法師的凌軒在沒有集中精力的現在都沒有感覺到半分!

「這位小先生,不知道你可有興趣參加擂台戰?」說著,他竟然自顧自地坐在了桌子的一邊,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青年:「以你的實力,去參加一下也未嘗不可啊。」

「我倒是沒什麼興趣,不好意思了。」凌軒看都沒有看他一眼,這人雖不一般,可自己與他素不相識,也沒有招惹他,便更是不在意。

「哦?擂台戰的獎勵可是很豐厚的,你問都不問就拒絕了?」男子摸了摸自己手中戴的那枚青光戒指,沒有放棄。

聽到獎勵兩個字,凌軒起初還沒有什麼想法,只是看著一桌飯菜,想到自己現在身無分文,倒也有了些興趣:「你不說,我怎麼可能去問?」

這話一出,男子笑起來,表情也從容許多:「好說好說,進入擂台戰的前三名便能夠到樊涅學院!而且還可以得到不同數量的金錢獎賞。」

「需要我做些什麼?」現在的凌軒自然明白,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不可能是平白無故便宜自己的,一定有著一些內幕的吧。

「哈哈哈哈,不需要你做什麼,只要你能勝出,就可以獲得。」男子看上去也只是四十歲不到的樣子,級別倒是不低,如今在凌軒面前更是一副豁達的模樣,明眼人一看便知他來頭不小,凌軒自然也收起了對待別人的那絲冷漠,語氣好了些:「就這麼便宜勝出的人?」

「擂台戰的時候我們收益也不少,況且你們進入了樊涅學院,將來若是真的聲名遠揚,我們不也是能夠沾光?」男子拍了拍凌軒肩膀:「明天,擂台戰上希望能看到你身影。」

凌軒沒有回答,那人也並未等待著他的回答,彷彿已經確定了這青年一定會來一般。

「樊涅學院?」凌軒聽著有些耳熟。

「樊涅學院你沒聽說過?當初我想要進入,卻是他們沒允許!」姚雲雙眼放光。

凌軒皺了皺眉,這個名字的確是以前聽過,可是到底怎樣他卻也還不知道,只是在一些書籍中和紫夢魔法學院,應天學府一同提到過。聽著姚雲的話,凌軒也只是無奈地笑笑:「你想要進入,的確還是有些太勉強了,不要你也是正常…」

「你..」姚雲紅著臉,氣得不知該說些什麼,雖然從小到大都沒有人這麼瞧不起自己,卻是這青年的實力在自己心中留下了揮之不去的烙印,若是他說自己,不知為何,總有種無力辯駁的感覺。

「放心吧,如果真去,到時候我也不會把你扔下的,只是有件事情你必須要幫我做到。」凌軒又有了打算。

「什麼條件都行,你說吧!」姚雲很是期待。

凌軒見她這幅模樣,倒還真有些可憐這個曾經被樊涅學院拒絕的女孩:「你幫我弄清楚從這裡到醴川國要怎麼走才最為快捷。」

「醴川國?」姚雲被凌軒這話嚇到:「你要去醴川國?」

凌軒沒有解釋,丟下一句「快去查」,便不再理她…. ?凌軒丟下那麼一句話之後就上樓休息,這姚雲身體剛恢復一些就被凌軒使喚出去,心裡不甘之餘也只能是心中暗罵,更令她氣憤的是,這個

男孩似乎根本就可以自己去查,而且還會省不少事,偏偏要自己去,為什麼?

拖著疲憊的嬌軀,早上這姚雲又毫無頭緒地出去走了出去,半晌才回來,剛要休息的時候卻被看著那凌軒要出門。

「你終於良心發現,準備自己去打聽?」姚雲沒好氣地問道。剛要坐下喝了口茶水,卻是被凌軒一句話刺激地連水都噴了出來。

「趕緊去打聽,我要去擂台戰了,若是我已經勝出了你還沒有打聽好,我就把你一個人扔在這。」

「什麼?!」姚雲干瞪著眼,這凌軒簡直太不負責了吧!竟然要在這個時候將自己扔下?她都還來不及抓住凌軒罵一通,就看著凌軒闊步走

出了房間,心裡更是怒罵不休。

雖然生氣,可是擂台戰究竟是什麼樣的?姚雲未曾聽說過,也是有著一些好奇,跟在凌軒身後,不去打聽凌軒安排給自己的「任務」可以,

可是擂台戰不看倒是不行啊。

少頃,兩人隨著人流來到了擂台戰的場地…..

「你果真是來了。」剛站穩腳,凌軒正想著接下來應該怎麼辦之時便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昨天手戴青光戒的男子出現在眼前。

露出笑意,凌軒很是禮貌:「既然有請,怎麼有不來的道理。」

「來了就好,進來看看吧,這種比試的模式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他說著,領著心中裝滿問號的凌軒和姚雲朝著提供擂台戰比賽場所的那

個巨大的「饅頭」型建築走去。

「饅頭」周圍有著不少人,看上去便是把守在那裡的侍衛,入口處更是有著幾人看管,似乎並不允許人隨意進入,卻是這些人看到了青光戒

男子都極為禮貌地頷首行禮,這也更加堅定了凌軒心中的想法。進入「饅頭」之中,一陣沸騰傳來,凌軒感覺到不小的能量波動,仔細一看,這碩大的

「饅頭」之中自己根本不起眼,人山人海的觀眾更是看得凌軒有些發獃,這一個如此偏遠的小城竟然能夠有著這麼多的觀眾?

就在凌軒愣神的時候,青光戒男子開了口:「這陵南城雖然不算太大,不過因為每年都會有著擂台戰而吸引了不少人,況且樊涅學院的名聲

在外,很多從紫夢魔法學院畢業之後的天賦過人的法師都要到樊涅學院繼續學習的,也是引來了這麼多人的原因之一。」

凌軒這才想了起來,當時看到的書籍上面記載的順序是,紫夢魔法學院,樊涅學院,應天學府,原來是遞增的關係,遞增的關係便是從一處

畢業了,再去另一處?如此算來,現在自己也還真是應該到樊涅學院去看上一看了。

「現在比試的兩人,都是二星大.法師級別的青年,這裡匯聚了來自靈動大陸各處的天賦極佳的人。」青光戒男子滿意地看著場中的比試,微

彎著嘴角。

「這麼多人來到此處,你有把握管理過來?」凌軒看了看他,雖然這人有著不菲的實力,可是憑他自己就能夠將這裡治理妥當?凌軒還是不

相信這裡不會發生什麼事情,畢竟爭執是在所難免的吧。

「哈哈,托樊涅學院的福,還沒人敢在這裡鬧事,能在這裡鬧事的最多也就是些不懂事的小娃娃,我自己就能處理了。」他說著,看著場中

的比試,下出了判斷:「那控制水系元素的大.法師要敗了,下一個你可想上去試試?」

凌軒點頭答應道,看了那個控制水系元素的大.法師跟那控制雷系元素的大.法師戰鬥,凌軒對於其中任何一個都沒有半點懼怕的意思,且不

說自己的等級比他們高了一星,雷系元素本身就剋制水系元素,而自己的體質又跟那雷系元素有著妙不可言的聯繫,這種戰鬥應該不成問題,只是現在

他不明白的就是,這種戰鬥到底怎樣來算最後勝出?

「對了,我該跟你說道說道,在這裡,比試沒有時間規定,除非一方認輸,否則就是被殺了也沒有關係,當然,要想在陵南城鬧事是絕對不

會被允許的。最後的勝出,就是看這些參賽者之中誰連續獲勝的場次最多,如此一來,倒是跟運氣有了些關係的。」青光戒男子說著,指著場上那控制

水系元素的大.法師:「他認輸了。」

凌軒朝著場中看去,圓形的「饅頭」之中,被一圈人圍著的最底端的擂台中,控制水系元素的大.法師單膝跪在地上,破破爛爛的衣服之上,

臉色凝重地開口認了輸。

「這一場比試的結果是蔡妍獲勝!如今蔡妍已經連續勝出了十場!是本次擂台戰之中獲勝次數最多的!」「饅頭」之中傳來那不知誰的聲音

為大家講解著。

聽到這裡,凌軒身形一動便朝著擂台飛去,恰是在他剛飛出了不足半丈的時候,被那青光戒男子抓了住。

「嗯?」凌軒疑惑地看著他:「你這是做什麼?」

青光戒男子笑著回道:「他才比試過一場,難不成你要跟他車輪戰?著急也不在一時了,明日再來吧,今天你可是來晚了啊,不然就能夠和

他較量一番了。」

凌軒皺起眉:「竟然還有這樣的說道?若是明日我還來晚了要怎麼辦?」

「放心吧,之前雖然胸有成竹,卻還是不能確定你今日一定來,卻是現在知道了明日你會參加,這個名額我給你留下,不會變動了,除非你

到時候不敢來,便算作是自動棄權。」青光戒男子又拍了拍凌軒肩膀,他手掌落在自己肩頭之時,凌軒突然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感覺,並不是對自己身體

有著什麼傷害,也不是什麼令他不舒服的感覺,只是不知緣由地有種與之前不同的感覺。

看著那青光戒,凌軒猶豫著點了點頭,當即又反問道:「我想問問,你是什麼人?這陵南城之中是不是一切事情都由你掌管?」

「我?」青光戒男子看看凌軒,眼中劃過一抹驚異,卻對於他的問題回答沒有什麼隱晦:「這個城嘛,的確是我說了算,在這裡有什麼事情

就找我,我說話還是有分量的。」

「呵呵,那麼我要如何稱呼你?」凌軒微微躬了躬身,以示禮貌,這人身份不同,也有著不一樣的意義。

「叫我玄凝吧。」他回答地很隨意:「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凌軒頓了頓:「凝軒。」

兩人不由地都愣了一下,接著便是對視著笑了起來…..

「我們兩個當真是有緣啊,你這名字似乎就是我名字反過來讀!」玄凝臉上那微笑轉而變成了大笑,這一直保持著的笑臉看得凌軒有些麻木

,不知道心中的那種感覺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既然如此,以後若是有什麼事情你可要照顧我些,不然這名字上的相像可就是白費了啊。」凌軒眯眼看著他。

玄凝怔了怔,旋即又是一陣笑聲傳來:「自然是,自然是,今天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可不要讓我等得太久啊!」

「一定!」凌軒微點了下頭,拉著身後那如同跟屁蟲一般的姚雲,朝著「饅頭」外面走去…

【今天是七夕,沒有加更,有些對不住大家,不過想到大家可能是跟自己心愛的另一半在度過美好的時光,我心裡也稍微放寬了一些。祝願天下所有有情人,終成眷屬~】 ?「今天那兩人都是二星大.法師級別?」一回到酒樓里,姚雲就一臉羨慕地神情說道:「二星大.法師級別…」說著,又突然有些憤憤不平地嘟囔一句:「人家還是一星大.法師呢..」

在她心裡,二星大.法師尚且都能連續贏十場稱為獲勝場次最多的人,為什麼自己一個一星大.法師當初就會被那樊涅學院拒之門外?

「姚雲,你的一星大.法師級別根本就不算是真實實力,到時候我會開出將你帶進去的條件,你進去了就能明白到底為什麼自己會被拒之門外了!」凌軒總是聽到這喋喋不休的抱怨,也難免有些煩躁。

「你就這麼有信心能贏?」姚雲質疑道,可是語氣卻很是欣喜。

凌軒微微點點頭,話語有著一瞬的停頓:「或許..是吧,勝出應該沒問題,可若是想要將你也帶進去,恐怕不取第一是不可能了。」

姚雲一撇頭:「哼,我也沒說要跟隨你去,一直都是你自己下的定論。」

凌軒一眼就能看出這個女孩口是心非,也不與她爭論,目光從她身上掃了一圈,探了探她的精神力:「你沒有過老師。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修鍊的?那麼你又是如何進階到大.法師的呢?」

姚雲蔥指點在嘴邊,想了想:「之前..爹爹他從聽風閣得到了一本書給我看,是修鍊火系魔法的,之後又從聽風閣得到一枚什麼丹藥,吃下去了沒多久就達到了現在的級別。」

「什麼書?」凌軒問道。

「呀!」姚雲一愣:「我…我給放在家裡了!都怪你當時說也不說就把我給搶了出來!」

凌軒白了她一眼:「那又是什麼丹藥?」

「呃…我也不知道啊…」姚雲一問三不知的樣子更令凌軒不願意再與她多說上一句話。似是姚雲還要跟凌軒說點什麼,可凌軒已經不再與其談論,直勾勾地瞅著窗外,冷冷地「吩咐」道:「去打探回醴川國的事情,不然不帶你去樊涅學院。」

「我又沒說….」姚雲臉色沉下去:「好,好!我去!!!」說著,狠狠一甩門便出了房間。

凌軒透過窗戶看著她離開,將之前那董霆交給自己的「紫夢令」打開,這個東西就是凌家被人背叛的原因之一?其中到底是什麼?記載著什麼秘密,還是有著什麼令人汗顏的魔法?

掀開了那遮著「紫夢令」的布,凌軒眼中滿是暗黑色幽光,這光芒四溢,神秘而高貴,誘人又驚心!四四方方的盒子之內便是那連自己都沒有見到過,都不知道幹什麼用的「紫夢令」?凌軒探出了手,深吸口氣,此刻指尖的顫抖自己都難以抑制住,在醴川國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敢打開的東西,卻是在異國他鄉將要破曉….

「嗡….嗡….」

餘音裊裊,迴旋跌宕,凌軒頓覺腦子一片迷亂。

*********************

*********************

不知何處,不知何人…

「被打開了?!」

「在那個位置…..紫夢令!」

凌軒不知,在這盒子被凌軒打開的剎那,似乎除了他自己的一切事物都震了一震,這一震,有多少人能夠有所感知,又有多少人能夠明白其中的蘊意?盒子被打開,沒有凌軒想象中的什麼能量的暴動,更沒有什麼驚天泣地的事情發生在自己面前,只是有著那麼如同被切成一半的「半月」!這「半月」與天上那「月亮」的區別便是它竟然和那盒子一個顏色,都是發著暗黑的幽光,一股令人難以抗拒的想要摸上一摸的衝動用上凌軒心頭,光芒流動著,彷彿有種吸引力….

「撲通!」

門突然被推開,凌軒急忙將那盒子收到了之前慕雪晗送給自己的戒指之中,手中雷光頓時外露,朝著門口的方向便刺去!

「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