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你不用管,你只管殺人便是。」少女道,「他就住在星雲街南邊,開了一家高升客棧,名叫金高升。」

葉銘點頭:「好,我去殺了。」說完,轉身就走。

等葉銘出了廳,星雲教主道:「薇薇你不是為難他嗎?金高升是長生三境,你此去一定會吃苦頭。」

少女哼了一聲:「誰讓他以前對我凶呢?」

葉銘出來星雲府,直奔高升客棧,片刻就到。這高升客棧生意不錯,往來的人不少。他一店,就問:「誰是金高升老闆?」

一名胖乎乎的中年人走出來,笑道:「我就是,客官可是熟人介紹來的,要住店嗎?」

葉銘冷笑:「我不住店,我是來殺你的。」

金高升一愣:「你殺我?」他上下打量了葉銘一眼,露出奇怪的表情。在他眼中,葉銘只是一個法天級的小人物,居然要殺他這個長生大能,莫非失心瘋了?

他突然笑了起來,冷冷盯著葉銘:「你為什麼殺我?我們有仇?」

「沒仇。」葉銘道。

「有怨?」

「也沒怨。」葉銘淡淡道,「是有人讓我殺你。」

「誰?」

「星雲教主的女兒。」葉銘道。

金高升臉色大變,叫道:「胡說八道,大小姐是我看著長大的,她會殺我?而且就算樣我,又怎會派你這麼個人過來!」

聽這話,葉銘就知道對方和星雲教主女兒的關係了,二人是熟人,關係還很好。再聯繫到此人是長生境大能,他已經可以斷定,對方只是在戲弄他,要讓他過來吃點苦頭。

明白了這些,他嘆了口氣:「所以,我根本沒辦法殺你。大小姐之所以讓我來,只是想讓你教訓我一頓。」

金高升大笑起來:「你得罪了大小姐,活該受罪。」說完,一巴掌就抽過來。葉銘一側身,被打在肩膀上,一下就被抽飛了。落地后,他噴出一口血,受了輕傷。

金高升一愣:「咦?你居然沒重傷,肉身可算堅固。」他正要打第二下,突然感覺打人的手臂一麻,登時動彈不得。

他臉色一變,叫道:「你肩上有毒?」

葉銘淡淡道:「一種可以毒死長生大能的奇毒,半刻鐘內不解毒,你必死無疑。」

金高升怒道:「好膽。」縱身主來抓葉銘,可他才飛到半路,就「啪」得一聲掉在地上,痛苦無比。

「你就快死了,我可以回去交差了。」葉銘冷冷道,轉身要走。

「站住。」不知何時,大小姐已經出現在客棧里,她看了一眼金高升,命令道,「給他解毒。」

葉銘沒問為什麼,爽快地把解藥交出來,然後悶聲不響地站在一旁。大小姐心情很壞,她原本想借金高升之手教訓一下葉銘,哪知道葉銘反倒教訓了金高升一頓,還把她逼得現了身,很是丟面子。

「師姐還有吩咐嗎?」葉銘一副老實相,不急不徐地問她。

大小姐咬牙著銀牙,道:「你好像很得意。」

葉銘一臉茫然:「得意?大小姐在說什麼,師弟不懂啊。」

他這副裝出來的樣子,讓大小姐氣得肚子疼,怒道:「滾!」

葉銘真就躺在地上,滾了出去。不過他滾得很快,用了遁術,一下就不見了。

金高升的毒已解,他突然「哈哈」大笑。大小姐狠狠瞪了他一眼:「老奴才,剛才我該讓你毒發身亡。」

金高升連忙閉上嘴,不敢笑了,說:「小姐,要不要老奴去教訓他一下?」

大小姐擺擺手:「不用你管,我饒不了他。」說完氣呼呼地走了。

離開客棧,葉銘又回到了星雲府。他現在拜了星雲教主為師,想必對方還有話說。果然,等他回來,星雲教主給了他一個巴掌大的金屬環子,道:「這是乾坤環,內中空間很大,可用於儲存東西。此外,它不是一件兵器,威力尚可。」

葉銘接過乾坤環,謝過了對方。就見裡面放了不少東西,數量極大。星雲教主解釋道:「這乾坤環是為師早年修行是用過的,裡面的東西也是我年輕時收集的,一併送你了。」

想必這就是見面禮了,葉銘再謝。

「葉銘,我雖收你為徒。但在你步入長生境之前,不可對外宣稱是我的弟子。」

葉銘:「是,弟子明白。」

「你回去吧,你在星雲教一切照舊。」對方揮揮手,示意葉銘退下。

再次出來星雲府,葉銘直接回以他住的地方。莫一刀早就等急了,葉銘能進星雲府,他可不敢進。所以一見著葉銘,就問:「星雲教主可有獎賞?」

葉銘知道此事瞞不住他,於是實話實說。莫一刀吃驚地道:「如此說來,葉老弟你是真的有機會成為女婿啊!」

葉銘苦笑:「大小姐似乎對我有看法,你說的事絕無可能。」

莫一刀奸滑一笑,道:「男女之間若是風平浪靜,反而更沒戲。你們要是熱熱鬧鬧,我反而看好。」

葉銘不再談論此事,問:「老莫,我現在進了星雲府,已經完成了兩步,下面是不是該接近大小姐了?」

莫一刀卻搖頭:「不急。你只需穩穩噹噹在星雲教待著,先做到五星弟子再說。那星雲教主近期一定會開始試探人。」

「試探我?」葉銘,「難道他懷疑我是姦細?」

「星雲教是何等大的勢力,身為掌教,他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收徒。等什麼時候,他公開說你是他徒弟的時候,才算是真正相信你。」莫一刀道,「不過沒關係,你出身很乾凈,他查不出什麼來。」

葉銘皺眉:「我怎麼能算乾淨?我與寒夫人之間,也算是有聯繫吧?如果被星雲教主知道此事,我豈非很被動?說不定會被當場格殺。」

「不會。」莫一刀,「我要是星雲教主,不僅不殺你,還會把你收為己用,這才是大人物的手段。」

一番交談之後,葉銘打坐,莫一刀則說去買些吃食,人就匆匆離開了。半個時辰之後,他出現在一個普通的院子里。院子設有禁制,裡面的聲音和影像都不會傳出去。院中的一間屋子,帝雄和寒九陰居然都在。此外,還有另外三個面容模糊的人,瞧不出是誰。

莫一刀一進來,就跪在地上:「堂主,南宮極果然收葉銘為徒,不過應該還在考察他。」

寒九陰點頭:「只要收他為徒,我們就可以開始下一步計劃了。」

莫一刀點頭:「是。」然後沒多說一句話,轉身離開。

他走之後,帝雄道:「此事若做成,我們將改寫人族的歷史。不過一旦失敗,我們也將萬劫不復。」

「一切都值得。」一個面容模糊的人道,聲音中正平和,氣勢還在帝雄之上。

「希望吧。」帝雄道。話落,所有人都無聲無息消失了,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 拜星雲教主為師這件事,並沒有給葉銘帶來多大變化,因為別人並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他現在是二星弟子,戰勝過傳奇學府的天才雲峰,並且加入了傳奇學府。≥CO..

第二天,葉銘開始著手去準備,以便能成為三星弟子。成為三星弟子,需要兩個條件,第一個實力,第二是貢獻。兩者缺一不可,只要都達到條件,就能自動升為三星弟子。相比兩星弟子,三星弟子的待遇和地位都會提升很多。

而要做出貢獻,首先要去任務堂接受任務,然後去完成任務。每完成一個任務,就能拿到相應的貢獻點。當然了,修為越高的人,能拿到的貢獻點就越大。除此之外,若做出了較大的貢獻,個人也是可以申請貢獻點的。

昨天葉銘戰勝了雲峰,替星雲教長了臉,他覺得這應該算是很大的貢獻。是以,他一早就來到專門負責貢獻核查和發放事務的功德堂。功德堂一般都是主動找相關弟子核審,而很少有弟子跑到這裡來申請貢獻點。葉銘可算是數年以來的第一個人,所以他一出現,功德堂的長老們都愣了愣。

巨大的工作大廳里,一群長老正埋頭苦幹,他們的工作量可是非常大的,少有清閑的時候。

「弟子葉銘,想要申請一份功勞。」葉銘的聲音響起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過去。

申請貢獻點?這樣的事,似乎很多年沒發生了吧?一名長老揉了揉因為翻閱材料而發乾的眼睛,問:「小子,你申請貢獻?那你說說,你立下了何等功勞?」

葉銘道:「昨日傳奇學府弟子云峰,在星雲府前擺擂求敗,星雲教同境界的弟子無一人能勝。是弟子登擂打敗了他,為咱們星雲教掙下面子。是以弟子覺得,這應該算功勞一件。」

長老們吃了一驚,居然有這等事人。他們相視一眼,湊在一起低聲商量了一陣,一位長老道:「這確實可算功勞一件,只是這功勞該算多大,我們還要商量一下。這樣吧,一個月後你再來,我們給你答案。」

葉銘差點想罵人,屁大的一點事要商量一個月?不過這些長老修為可不低,而且罵長老在星雲教是重罪,所以他只能黑著臉出來。

「等便等吧。一個月時間,倒也不必待在星雲教。我現在也是傳奇學府的弟子,不如就去那邊先報到了。那之後,再把唐元聖、蘇元真和白元仙帶過去,讓他們在傳奇學府中修鍊。」

想到就做,他也沒和莫一刀招呼,就讓時空童子帶他去了傳奇學府。

傳奇學府所在的地方,名叫傳奇大陸,同樣是一個大世界。傳奇大陸的面積甚至比天元大陸還要小很多,然而當年屬於祖源大陸的核心地帶,所以靈氣等級很高,資源更是豐富,遠非天元大陸能比。

與其他大陸不同的是,傳奇大陸上除了傳奇學府之外,並無普通人生活,因此管制十分嚴格。他一出現,就被一個強大的意志給鎖定了。他立刻收起時空童子,站在原地不動。

數個呼吸之後,地面冒起一道白煙,一個黑頭黑臉,白須白眉的古怪老頭兒出現了,他打量著葉銘,問:「小子,你是什麼人?為何來傳奇大陸?」

葉銘:「我是新招募的傳奇學府的學生,名叫葉銘。」

「新招募的學生?胡說!現在不是學府招人的時節,你又怎麼可能加入傳奇學府?」對方眼一瞪,濃濃的殺機就流露出來。

葉銘一驚,知道不趕緊說清楚這老怪只怕就要殺人了,連忙道:「前輩有所不知,雲峰前往星雲教設擂挑戰,言稱只要是同境界的人打敗他,就可以加入傳奇學府。而晚輩不才,僥倖取勝。」

怪老者登時收斂了殺機,笑道:「原來你就是小峰峰的那位義兄,很好很好,我傳奇學府又多一天才。」

葉銘抹了把冷汗,長鬆口氣,作揖請教:「前輩是什麼人?為何在此?」

怪老者笑道:「我是此間祭神。從傳奇學府創立之日,我便在此了。」

葉銘吃了一驚:「前輩居然活了這麼久,難道不是人嗎?」

怪老者:「當然不是,你小子眼又不瞎。」

葉銘乾笑一聲:「還請前輩指點一下,我要到哪裡去報到。」

「我已經通知小峰峰了,他應該馬上到。」怪老者道。

果然,不片刻葉銘就聽到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大哥!」

他扭頭一瞧,雲峰正從遠方飛來,身邊還跟著其他的兩個人。雲峰落下,大笑著把住葉銘雙臂:「大哥,沒想到你來的這麼快。」

葉銘:「我也沒事,就趕過來了。」

雲峰指著身後兩人道:「這是不死院的兩位師兄,寧遠和衛保保。」

葉銘抱拳道:「見過二位師兄,我是葉銘。」

一個瘦高個子的青年笑道:「小兄寧遠,以後大家就是同門兄弟,不必客氣。」

另一個微胖的青年道:「衛保保,師弟你能戰勝小峰,當真厲害。」

葉銘:「僥倖罷了,峰弟絲毫不比我差。」

雲峰道:「大哥就別安慰我了,我是來給你接風的,走,去醉仙樓。」

醉仙樓真是一個爛大街的名字,不過傳奇學府的醉仙樓絕不一般,因為就連那怪老者也瞪大了眼睛:「一群敗家子,你們不過日子了?不過能不能帶上我老人家?」

葉銘奇道:「醉仙樓的菜很貴嗎?」

雲峰一咧嘴:「何止貴,簡直貴得離譜,我已經十年不敢進去吃飯了。」

葉銘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道:「那這頓我請好了。」

雲峰急了:「大哥說什麼,我是為你接見,怎能讓你掏錢,自然要我請。」

葉銘想了想:「峰弟言之有理。上次你走的匆忙,我這個當哥哥的也沒給見面禮,這回補上吧。」說著,他就把那套誅神劍拿了出來。

雲峰嚇了一跳:「好劍!大哥哪裡得來?這不太珍貴,小弟不能收。」

葉銘:「不值錢的玩意,你不收就是不認我這個哥哥。」

雲峰咧嘴一笑:「那小弟就厚顏收下了。」

葉銘接著又把一個指環遞過去,指環里存了一萬億長生幣,是他剛划進去的。

雲峰一開始沒在意,可他搭眼一瞧,差點跳起來:「哥誒,你給我這麼多錢做什麼?」

葉銘咧嘴一笑:「我身上的錢,比這多十倍,沒處花,你幫著我花。你是我兄弟,咱們應該有福同享,你不要推辭。」

一萬億對雲峰這等人物來說,不算什麼大數目,可也不是小數目。但他亦是爽快的人,笑了笑便收下來。葉銘正喜歡他這樣的性情,不然二人也不會結拜。

寧遠兩個不知道指環里是一萬億,笑著都沒說什麼。倒是那怪老者笑得很開心,大約是覺得這回可以大吃一場了。

葉銘也不報到了,跟著雲峰幾個,直接來到傳奇學府唯一的一座酒樓,醉仙樓。所謂的醉仙樓,根本就是一間破破爛爛的平房,就連桌子椅子都很陳舊了。而且,面積不大的客廳里,居然連一個小二都沒有,只有一個大黃狗趴在那打盹。

「老黃,開門幹活了!」怪老者一進廳就叫了一聲。

後面的門帘一挑,鑽進來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這漢子像個屠戶,穿著破皮衣,上面到處是油污血跡。走近了,還有臭哄哄的氣味,熏得葉銘直捏鼻了。這漢子一瞪眼,道:「媽的,又來吃東西,你們餓死鬼托生的嗎?」

葉銘這下奇了怪了,別人都是巴巴希望生意上門,這人怎麼還罵上了?更奇怪的是,雲峰等人都陪著笑,連說:「老黃別惱,我們可是許久沒來吃了。」

怪老者道:「老黃,這回我們不差錢,有種你把拿手的菜都做一遍。」

老黃狠狠瞪了怪老者一眼:「去你媽的,你錢再多,我也不做。」

怪老者也不生氣:「你不做,就是言而無信。」

這話立刻就有了效果,老黃罵了一句,問:「你們要吃什麼?」

怪老者笑道:「把你的十八道菜都做一遍,再加兩壇酒。」

「撐死你們這群王八蛋!」老黃罵罵咧咧地走了。

葉銘忍不住問:「這個老黃好大脾氣啊。」

「這還算是好的,以前他還打過人呢。」雲峰撇撇嘴,然後低聲道,「大哥,這老黃當年可是一尊殺神,若不是被天皇算計住了,哪會留在這裡。」

葉銘大感興趣,連忙問:「你快說說,他是什麼人,又是怎麼被天皇算計的?」

雲峰於是娓娓道來,原來這老黃乃是古凶獸之一的饕餮修成人身。雖為人身,可貪吃的性子不改,吃盡三界美味。饕餮的實力超強,當年天皇都不能拿這怎樣。有一次,他闖入天皇居所,偷走了天後的靈獸八珍獸,而且烤了吃。

天皇大怒,設下計謀,將之留在傳奇學府。至於用的什麼方法,雲峰不知道,而怪老者也不說,讓葉銘心中痒痒。

「他是饕餮,那為什麼叫他老黃?」葉銘問。

雲峰聳聳肩:「不知道,反正別人一直叫他老黃,我們也跟著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