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婦人是暗殿的人,而我曾經欠暗殿副殿主一個人情,因此聽到她是暗殿的人時,我就想把對方救出來,送到暗殿去,雖然不至於抵了暗殿副殿主對我恩情,但是暗殿的人對我有恩,讓我看著暗殿的人,這樣被人拍賣,我做不到……」妖界美男瞪著墨九狸道。

墨九狸這才明白,原來這個妖界美男,曾經命懸一線的時候,被暗殿的一位副殿主所救,因此對方一直想要報答救命之恩!

但是救命之恩大過天,這麼多年他也沒有什麼機會,報答救命之恩,但是從那之後,每次遇到暗殿的人有麻煩,只要他知曉了,都會出手相助!

墨九狸倒是沒有想到因為這個,對方才要來搶人的!

「救你的暗殿副殿主姓什麼?」墨九狸看著妖界美男問道。

「姓白,白未央!」妖界美男如實的說道。

其實對於白未央,他不僅是感激救命之恩,還因為他十分崇拜白未央,也算是跟白未央交情不錯,自然不會看著任何暗殿的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負了!

這麼多年,雖然他和白未央見面的次數不多,卻早就把白未央當成恩人也是朋友,更加是他的偶像!

「既然你認識白未央,今日.你闖入我房間的事情,就不追究了,不過下次你想幫暗殿的時候,拜託你弄清楚狀況,不要跟個白痴一樣,腦子一熱,聽到暗殿就往上沖!」

「今天是我在這裡,否則換了別人的話,被你把這個婦人救回暗殿的話,那你就不是在報恩,而是在恩將仇報了!」 怪不得一木大師很鄭重的叮囑我千萬不要毀了那鬼魂,要不是他想辦法引那四隻鬼魂回來,就算是我,也難以保證能追到凌風和凌雲。

凌風的狀態跟之前的凌雲如出一轍,當鬼魂從他的身體內出來之後,立即倒地昏迷,氣息微弱。

請鬼上身,哪怕是正常狀態,也會在鬼魂離去之後有一段虛弱期。他們兩個強行佈下七煞鎖魂陣,遭受反噬,現在又請鬼上身,就算能在虛弱期之後恢復過來,肯定也會留下後遺症。

四隻鬼魂融合在一起,雖然強大,但我也不怵,咬了咬牙,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一木大師卻是一臉淡定,伸手攔了我一把。

“別衝動,現在凌風和凌雲兄弟已經昏迷,只要放了這個鬼魂,我有辦法讓他們不再跟我們爲敵。”一木大師小聲說道。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我還覺得有些忐忑,單單是這四個鬼魂融合在一起,都有着接近煉神還虛初期的實力。如果再放了另外一隻鬼魂,只怕他們會更強大,我也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

一木大師當然是看出了我的擔憂,附身在我耳邊說了幾句,沒想到一木大師對五鬼顯靈之法還算是有些研究,竟然知道怎麼送鬼。

俗話說的好,請神容易送神難,凌風和凌雲兩兄弟雖然把五鬼請來,卻根本沒有要送他們走的打算。如果這些鬼魂一直逗留在陽間,肯定會肆虐一方。

這兩個混蛋本來就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如果他們能夠憑藉五鬼逃走,茅山高層肯定會想辦法送走五鬼。要是萬一不幸被攔下,這五鬼也會給我們造成麻煩。

事實也確實如他們預料的一般,他們兩個昏迷之後,雖然五鬼不再聽從二人的號令,卻依然是個大麻煩。五鬼生性好戰,已經摩拳擦掌準備出手,或許是因爲其中一隻鬼還在一木大師的手中掌控着,纔沒有貿然衝上來。

一木大師交代了我一番之後,猛然間把鉢盂倒置,鉢盂內那隻鬼猛然衝了出來,跟另外四隻鬼魂融合在一起,一時間陰風陣陣,他們的融合體散發着更爲強大的氣勢,作勢要攻擊我和一木大師。

“羅漢,做好準備!”一木大師暴喝道。

“弟子羅漢拜請中方五鬼姚碧鬆,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張子貴,東方五鬼陳貴先,速收陰兵陰將歸法壇。”我按照一木大師教我的收兵咒,大吼出聲。

根據一木大師的計劃,只要唸了這段收兵咒,五鬼就會各自散去。這段咒語出自茅山,一木大師是佛門弟子,念起來肯定是沒用的。

我雖然不是茅山弟子,但好歹也算跟道門淵源頗深,學習的都是純正的道法,而且實力也並不比凌風和凌雲兄弟弱,念出來也頗有成效。

凌風和凌雲千算計萬算計,也想不到一木大師竟然會茅山道法。我也不得不承認,往日我還是小看了一木大師這個老傢伙,當年他能跟一言老和尚爭奪金頂寺的首席之位,也是有真本事的。

在念完了那段咒語之後,五鬼怒吼連連,隨後又從融合狀態,變成了五隻分散的鬼魂,向四面八方飄去,瞬間就消散在我們的視線中。

“嘿,可以啊,多虧我帶的是你,要是蘇陽也鄭飛那兩個混蛋,這次肯定讓凌風和凌雲跑了。”我欣喜的拍了拍一木大師的肩膀。

有個老油條在,還是很有用處的。這次要是沒有他,估計凌風凌雲兩兄弟會一直蜷縮在山洞中,我還真拿他們沒辦法。而且他們要請來五鬼,更是個大麻煩。

“行了,先不說這個,這兩人怎麼處置?”一木大師淡然一笑,並沒有倨傲之色。

看着地上躺着的凌風和凌雲兄弟倆,我氣不打一處來,這兩個傢伙損人不利己,連七煞鎖魂陣這種惡毒的陣法都使出來,不僅害苦了蘇陽和鄭飛,還傷了自己的根基。

我承認,蘇陽和鄭飛的做法,也有些過分。可如果不是他們兩個苦苦相逼,把那兩個活祖宗惹毛,他倆能這麼折騰?

凌風和凌雲在道門內深受器重,養成了驕橫的習氣。可鄭飛也不是善茬,我估計在暗警年青一代中,除了之前見過的那個妖孽美女龍蘭,別人也拿他沒辦法。

蘇陽更不用說了,他是天生大大咧咧的性格,天不怕地不怕。對他來說,兄弟大於天,凌風和凌雲拿秦嵐威脅我,逼我下跪,那就等於是打他的連,就算闖再大的禍,他也不會饒了這二人。

“直接殺了吧!”我狠了狠心。

一木大師深吸了一口氣,搖搖頭道:“出家人慈悲爲懷,還是少造殺孽的好。依我看,不如廢去二人的修爲,讓他們日後不能再作惡!”

我的嘴角微微抽搐,廢掉他們倆的修爲,比殺了他們都殘忍。兩人之所以如此驕縱,還不是仗着自己天賦驚人,實力出衆?

我估計,他們倆要是被廢了修爲,以後肯定會有不少仇家尋仇上門。以前他們可以仗着自己深受器重,肆無忌憚,但被廢之後,誰還會在意他們?

不過跟一言老和尚比起來,一木大師真的更像是“出家人”。一句慈悲爲懷,少造殺孽,就讓兩人的境界高下立判。

一言老和尚私下不知道造了多少殺孽,結果也沒能把寂寞給培養出來。如果當初勝利的是一木大師,在他的調教下,寂寞肯定會變的更爲棘手。

我也不想見血,猶豫了片刻之後,接受了一木大師的建議。他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直接把凌風和凌雲兩兄弟的修爲完全廢去,而且毀了他們的根基,以後再也沒有修道的可能。

我一手拎着一個,跟着一木大師往七煞鎖魂陣附近趕。也不知道現在那邊情況怎麼樣了,孟老跳進陣內,真的能破陣?

等我把如同死狗般的凌風凌雲兄弟扔在七煞鎖魂陣外的時候,天空中傳來了怒吼聲:“混賬,你竟然敢廢了我徒兒?”

我也不跟那聲音爭辯,冷笑道:“沒錯,老子廢了他們,怎麼?你還想對我出手?”

有暗警首領和王家老祖攔着,凌風和凌雲的師傅根本無法對我出手。而且我也不怕他,只要我能進階煉神還虛境界,我看誰還敢對我指手畫腳!

王家老祖大笑不已:“羅漢,幹得好!怎麼,你這老狗,難道不要臉皮,想對小輩出手?先問問我答不答應!”

“沒錯,你徒弟學藝不精,敗在了羅漢手中,有能耐你讓他們自己還回來!”暗警首領也怪笑道。

凌風和凌雲的師傅氣的不輕,他的寶貝徒弟現在都已經被廢了,還怎麼可能會找我還回來?

正在這個時候,七煞鎖魂陣內傳來了異響,孟老大喝了一聲,一道流光從遠處向陣內飛去。那流光的氣息我十分熟悉,是孟老的本體!

片刻之後,陣內傳來陣陣哀嚎之聲,格外刺耳。這不是孟老和蘇陽他們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什麼怪物在哀嚎。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千年第一人!”暗警首領大笑出聲。

王家老祖的語氣中也滿是欣喜:“我這老友的實力,我再清楚不過,七煞鎖魂陣要破了!”

他們兩個都從天空中飄了出來,身後還跟着幾個中年人,也都不是弱手。茅山一脈的高手,眼看着凌風和凌雲已經被廢,孟老本體前來,再也沒了心思戰鬥,同時退走,把茅山曾經最得意的兩個弟子扔在這裏不管不問。

他們的行爲不免讓人齒冷,但誰也無法指責,凌風和凌雲品行不端,也就仗着天賦出衆,才倍受青睞。如今兩人都已經被廢,茅山一脈沒理由再護着兩個只會給他們帶去無盡禍端的廢物。

要知道,凌風和凌雲同時得罪了王家和暗警,而且千年第一人孟老也已經全力出手。如果他們這個時候還執迷不悟,只會讓茅山幾千年的根基毀於一旦。

王家老祖和道門首領衝我笑了笑,之後便目不轉睛的盯着七煞鎖魂陣。孟老全力出手,他們已經無需再爲蘇陽和鄭飛提心吊膽,只等着孟老破陣而出。

“轟!”

一聲巨響過後,七個身形詭異的怪物向四面八方逃遁,聚集在那片山坡上的煞氣,也幾乎同時消散,孟老等人的身形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

王家老祖和道門首領相視一眼,彼此臉上都掛着欣喜的笑容,齊聲道:“多謝孟兄出手相助!”

孟老微微點頭:“魔剎鬼域之亂事了,速速趕往陰陽陣,天地大亂即將開始!”

說完這句話之後,孟老又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我們的面前。我心中不免擔心,孟老這麼急着離開,想必陰陽陣那邊情況一定十分緊急。

“哎呀臥槽,我竟然活下來了?”蘇陽突然大吼了一聲,之後放聲大笑。

鄭飛則是一臉後怕之色,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真的從那鬼地方出來了?” 第4074章

墨九狸看著妖界美男再次嫌棄的說道。

「什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妖界美男不解的皺眉問道。

「這個婦人已經不再是暗殿的人了,她已經被神殿的人用藥控制了神智,讀取了記憶,正是因為發現她還有價值,才會被神殿的人,拿出來放在諸神拍賣行拍賣……」墨九狸簡單的解釋道。

「什麼?怎麼會這樣?」妖界美男震驚的問道。

但是他發現墨九狸並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心裡有些慶幸,慶幸自己沒有鑄成大錯,也慶幸自己沒有把人救走,同時也暗暗自責自己竟然大意了!

差一點就中了神殿的全套,把這樣危險的一個人,給送到了暗殿去了!

「謝謝你!」妖界美男想明白之後,語氣緩和了下來,對著墨九狸說道。

他確實應該謝謝對方,如果不是這個禿……小和尚,可能當時自己就把這個婦人拍下來,現在已經送到暗殿去了!

如果不是這個小和尚,換做別人,就算當時自己沒有拍到,但是這會兒也早就把人救走,送回暗殿了!

如果不是這個小和尚,自己怕是真的給暗殿送去一個大麻煩,真的是恩將仇報了啊!

所以,這聲謝謝他說的心甘情願!

墨九狸聞言沒有說什麼,而是問道:「你叫什麼?」

「我叫舞楓!」妖界美男說道。

「你來諸神城就是為了之前那顆假龍蛋?」墨九狸看著舞楓問道。

「我也不清楚那是假的啊!我們妖界的龍族,確實在多年前丟失了一顆龍蛋,這麼多年來都沒有線索,這次我也是偶然間聽聞諸神拍賣行的拍賣會,在壓軸的時候,會拍賣一顆龍蛋,所以我才趕到諸神城的,誰知道最後竟然是假的……」

「還好我沒有通知龍族,不然又讓他們失望一次了,這些年為了尋找當年丟失的龍蛋,龍族花了不少的人力物力,每次都是希望而去,失望而回的……」舞楓心情低落的說道。

「我聽聞龍族的後代可不多,龍蛋的保護更加是嚴密不已,竟然還能夠丟了?」墨九狸詫異的問道。

「百密也有一梳啊!再說龍族也不像你們想的那麼太平,不管在妖界,還是在外面,獸族和你們人族其實也差不多,都是強者為尊,每個獸族雖然面對外敵的時候,團結一致,但是內部也是爭鬥不斷的……」舞楓看著墨九狸說道。

這一點墨九狸倒是知道的,看了眼舞楓道:「白未央我認識,這個人我會交給他處理,你沒事就可以走了,至於你中的毒,找個房間休息兩天,自動就解了……」

「你沒騙我?」舞楓聞言看著墨九狸懷疑的問道。

「你有什麼可騙的?不過你想要解藥也可以,用神石買就是了,據說你們妖界還是很富有的,你應該不缺神石吧!」墨九狸想到什麼看著舞楓挑眉問道。

「別做夢了,我沒錢!」舞楓聞言立即說道。

然後艱難的起身,發現自己雖然走路都有些吃力,但是確實是能走了! 整個山坡之上,如今只有蘇陽和鄭飛還能夠站起來。就算是躺着的,還能喘氣的,也僅僅兩三個而已。

剩下的道門弟子二十餘人,都已經死在了七煞鎖魂陣內。這也不能怪別人,七煞鎖魂陣就是道門弟子佈下的,這不過是自食惡果罷了。道門也來了一些人,專門處理後事,死掉的那些,已經夠他們忙活一陣。

鄭飛和蘇陽都有些癲狂,這次可是名副其實的死裏逃生,難免會大呼小叫的發泄發泄自己的情緒。

等他們倆都冷靜下來之後,先是給各自的長輩行禮,然後氣沖沖的跑到我身邊來。凌風和凌雲兄弟倆,還在我的腳下躺着沒醒。

“罷了罷了,他們二人已經成了廢人,就不要再計較了。”王家老祖嘆息道。

道門首領也點了點頭:“跟這種廢物置氣,沒必要。”

隨後不知道王家老祖扔出了兩張什麼符籙,凌風和凌雲兩兄弟同時醒了過來。看到周圍的情況,臉上都露出了驚恐之色。

凌風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蘇陽和鄭飛:“難道這裏就是陰間?”

“哼,睜大你們的狗眼看看,老子還活着!”蘇陽上去踢了凌風一腳。

凌風現在跟個普通人差不多,身體羸弱,蘇陽一腳就把他踢翻。他也發現了自己的狀況,臉色大變,驚叫道:“這……這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老子還真是小看了你們兄弟倆,竟然那麼心狠手辣,連自己的朋友都不放過。”鄭飛不屑的說道。

凌風像是瘋了一般,掙扎着站起來,撲向鄭飛和蘇陽,大吼道:“我可是道門的希望,那羣峯廢物又算什麼。都是你們這兩個混蛋,竟然讓我受那種屈辱,我師父來了,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開玩笑,你師父早就走了。你現在不過是個廢物而已,誰還會管你們?指着道門那羣自私的傢伙?”鄭飛冷笑了一聲。

鄭飛不屑出手,靈巧的一躲,凌風自己就撲倒在地上。跟凌風相比,他的弟弟凌雲淡定的多,或者說早已經被打擊的失魂落魄,從始至終都沒說一句話。

他們倆的行爲令人不齒,在蘇陽和鄭飛手裏吃了虧,要是光明正大的討回來,誰也不會說什麼。可是他們倆竟然佈下了滅絕人性的七煞鎖魂陣,而且爲了報復蘇陽和鄭飛,連他倆在道門的那些朋友也不放過。

不過蘇陽和鄭飛都不是那種心狠手辣的人,看到淩氏兄弟的慘狀,氣都消了大半。他倆現在完全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直接無視他們,就是最殘忍的報復手段。

處理了這邊的事情之後,蘇陽被王家老祖帶走,我則和一木大師跟着鄭飛回了暗警分部。鄭飛這次真的是被折騰了個半死,回到屬於自己的房間,就倒頭大睡,暗警首領吩咐了一番之後,也離開了。

我和一木大師只能無奈的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守在鄭飛的身邊,怕他出了什麼事。一直到天亮,都相安無事,可是太陽剛剛露頭,龍蘭竟然來了。

一木大師坐在沙發上裝睡,根本不敢睜眼。我知道他肯定是已經發現了龍蘭,但我已經跟龍蘭照面,這個時候裝睡有些假,只能老老實實的蜷縮在沙發上,不吭聲。

聽過一木大師對龍蘭的介紹之後,我哪還敢有什麼歪主意,連看都不敢多看她幾眼。等龍蘭走了之後,我一定得跟一木大師好好算算賬,這老小子竟然忽悠我把小嵐送到龍蘭的身邊,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用餘光看到龍蘭緩緩走到了鄭飛的身邊,毫不顧忌的擰着他的耳朵,把他從被窩裏拖了出來。鄭飛的慘叫,讓我想起鄉下殺豬的情景,真後悔沒有戴上耳機把自己的耳朵給堵住。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不趕緊起來?還有一大堆事等着你做,上面讓你來海城市,是爲了鍛鍊你,可不是讓你來睡懶覺的!”龍蘭冷聲道。

鄭飛幾乎是帶着哭腔的迴應道:“我昨天差點就死了,而且消耗過度,你讓我多睡會怎麼了?再說了,這分部的事情,不都是你在管麼?叫我起來又有什麼用?”

看到鄭飛的慘狀,我心有慼慼焉,某種程度上來說,秦晴跟龍蘭還有些相似的地方。不知道以後我跟她在一塊,是不是每天早晨也要被這麼“溫柔”的叫醒。

龍蘭冷笑不已:“可以啊你,膽子越來越大了,是不是很久沒有跟我較量,所以想來挑戰我?”

鄭飛連忙看向我,應該是要向我求救。我才懶得管這些事,趕緊閉上了眼,學着一木大師裝睡。

“我的姑奶奶,好歹我兄弟也在這裏,你給我留點面子行不行?”鄭飛小聲的哀求道。

可是龍蘭比秦晴難纏多了,根本不給他說下句話的機會,直接拉着他就走出了房間。我在猜想,這次鄭飛時累垮了,所以睡覺的時候還在穿着衣服,難道平時她也是這麼扯着不穿衣服的鄭飛就往外跑?

“羅漢,快救我啊!一木,你個老混蛋,別裝睡了!”鄭飛都已經走了很遠,不屈的哀嚎聲還能傳入耳中。

等他的聲音完全消失之後,一木大師才睜開了眼,鬆了口氣:“太可怕了!”

我不好意思嘲笑他剛纔裝睡的事情,五十步笑百步,沒什麼意思。不過我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來,問道:“他們倆平時也是這樣?每天龍蘭都來叫鄭飛起牀?”

一木大師面容嚴肅的點點頭:“沒錯,我都習慣了,要是什麼時候早晨醒來聽不到鄭飛的慘叫聲,我可能還會有些不習慣。”

我自動腦補了一下平時的情況,一大早的,鄭飛赤條條的躺在牀上,哪個正常的單身男人每天早晨還沒有陳伯光臨?恐怕鄭飛還沒從自己的春夢中醒過來,就被彪悍的龍蘭給嚇萎了。

我對鄭飛深感同情,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能從龍蘭的陰影中走出來,堅定的對女人感興趣,真不容易。真懷疑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龍蘭影響,改變性取向。

想到這,我拉長了臉,直勾勾的瞪着一木大師:“咱們也是時候算算賬了!”

本來昨天下午我就想跟他好好說道說道,但卻趕着去支援鄭飛和蘇陽。後來我們回來,也一直都強打精神守着鄭飛,怕他出什麼事。

一木大師被我瞪的心虛,訕訕一笑:“咱們之間能有什麼賬算啊!咱倆可是忘年交,兄弟!”

“給我滾犢子,你這混蛋明知道龍蘭是那個啥,還敢讓我把小嵐交給她。你是不是找死?”我撲上去,掐住了一木大師的脖子。

一木大師連連辯解:“冤枉啊,在暗警分部,龍蘭是最可靠的人,不把人交給她交給誰?”

正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鄭飛的喊叫聲:“你們兩個見死不救的混蛋,趕緊出來,出大事了!韓羅出現了!”

一聽是這事,我趕緊住了手。我本來也就是跟一木大師鬧着玩,最多讓他吃點虧,逼着他趕緊把小嵐的事給解決了。

等我們都趕到鄭飛身邊的時候,他還是一臉的憤恨,覺得我倆不夠義氣。但義氣這回事吧,也得分場合,我反倒覺得鄭飛跟龍蘭之間,更像是情侶打情罵俏,用不着插手。

剛剛纔得到情報,韓羅出現了。確切的說,是秦晴出現了,又有人在海鵬大廈見到了她,而且她的身邊跟着一個身材高大的黑衣人,線報並沒有看到那黑衣人的真實面貌。

根據案件的情報分析,那個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很可能就是韓羅。他們兩個到底是爲什麼出現在海鵬大廈,還無從得知,只知道他們是在太陽出來之前,從海鵬大廈走了出去。

那線報本來也想跟上去,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秦晴和那個黑衣人同時消失,任憑暗警的人怎麼努力,也找不到蹤跡。

“你說,他們會不會是在海鵬企業內部藏着,白天才出來活動?有句老話不是說過,最危險的地方,纔是最安全的地方。或許,他們就一直隱藏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鄭飛皺眉道。

海鵬大廈現在可是暗警的重點監視區域,不管有個什麼風吹草動,都會第一時間被暗警知道。魔剎鬼王都曾經想從那裏衝到陽間,不得不重視起來。

龍蘭毫不留情的反駁道:“他們兩個如果真的想避人耳目,爲什麼要在白天出來活動?我倒是覺得他們很可能是白天隱藏在什麼地方,到了夜晚,纔敢出來,夜探海鵬企業。”

龍蘭的想法跟我不謀而合,如果是普通人,想要隱藏自己的蹤跡,或許大白天人多,還能有點作用。但對韓羅和秦晴來說,他們倆實力不凡,暗警想要在大羣的普通人中找到他們,易如反掌。

只有在夜晚,陰氣旺盛,他們反而會更加如魚得水。一個修煉的是邪法,另一個狀態特殊,跟鬼魂一樣,反而在夜間比較活躍。

“那這麼說的話,海鵬企業內到底隱藏着什麼樣的祕密,竟然能讓他們鋌而走險?”我皺眉道。 第4075章

他一點也不想繼續看到這個和尚,所以舞楓直接離開,但是他現在的情況也走不遠,只能在墨九狸所在的客棧,開了個房間,直接住了下來!

心裡想的是,只要等到兩天後自己好起來,就馬上離墨九狸遠一點,越遠越好,難怪連神殿的人,都不願意招惹佛宗呢,那些禿驢簡直沒有一個好東西,舞楓在心裡暗暗想著……

察覺到舞楓離開后,墨九狸這才在屋內撤下一道幻陣,直接身形一閃,回到空間裡面,來到從拍賣會帶出的黑色小獸眼前!

黑色小獸看到墨九狸終於出現了,有些害羞的看了眼墨九狸,然後說道:「謝謝你救了我!」

「恩!」墨九狸淡淡的恩了一聲。

黑色小獸好奇的看著墨九狸,也不清楚應該說什麼好!

墨九狸盯著黑色小獸看了半天,最後直接問道:「你應該就是從妖界龍族跑出來的那顆龍蛋吧?」

雖然墨九狸是問句,但卻是肯定的語氣!

單單從外形上,眼前這隻毛茸茸的黑色小獸確實和龍族扯不上邊際,但是墨九狸卻覺得這個小傢伙並不簡單,如果對方不是龍族又是什麼獸呢?

如今對於墨九狸來說,記憶全部恢復,前世今生,幾世的記憶融合后,讓墨九狸的知識量,到了恐怖的地步了,但是卻依舊看不出眼前的黑色小獸是什麼獸,這讓墨九狸覺得十分不科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