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叫魄力。」雷岳搖頭。

「好吧,我就好好看你等下怎麼圓場。」樊超峰滿臉無奈,攤手說道。

雷岳點點頭,「那你就瞧好了。」

聽了他的話,說實在的,樊超峰心裡略微有些不爽,他和雷岳幾乎是同齡人,對於後者突飛猛進的實力本來就有點不平衡,此刻見對方又這樣的「驕狂」,自然而然地將其劃歸在山炮的行列之中。

不過既然對方那麼自信滿滿,他也懶得多說。

兩人帶隊回到地下避難室。

雷震東、雷源蛇等人立刻一擁而上,連問,「少公子(峰族長),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雷岳故意買了個關子后,洋溢出燦爛的笑容,「暫時解決。」

「暫時解決?啥意思。」

雷池憋了好久終於是忍不住問道。

「就是說沒有完全解決。」一旁的樊超峰沒好氣地回答了他的問題。

「啊?為什麼?」雷震東大惑不解。


「你自己問他。」樊超峰朝雷岳努了努嘴。

後者大笑著擺了擺手,「不值一提,東叔,請給我準備一間靜室,我需要制定方案。」

「好。」

雖然地下避難室中擠了那麼多人,房間相當緊張,但雷震東還是沒有過多的猶豫,就拍板分給了雷岳一間。

「那就謝謝東叔了。」

雷岳道了聲謝后便在專人的帶領下走向了深處。

待得他的身影完全消失,遠處,幾人才齊齊看向樊超峰,「峰族長,究竟現在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後者聞言想了想,還是整理了下語言,**不離十地告知給了所有人。

「什麼?!少公子竟然敢那麼干?!」

雷震東當即便被嚇了一大跳,「他光想著成功,一旦失敗了,對方的怒火可是更加難以平息啊。」

「哼。」雷池則是冷哼斥責,「我就知道他干不出什麼好事。」

「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當他還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卻不料被樊超峰不滿地打斷。

「你這話可過分了,雷池。」後者的眼裡滿含譏諷,「雖然我也承認他這個行為有些冒失,不過他目前所取得的成就還有擁有的實力可遠遠不是你能比的。」

「不談其他,光是幹掉敵軍首將,威懾上萬大軍就不是你能望其項背的。」

「所以,還是收斂點吧,知難而退才是你明智的選擇。」

樊超峰說起話來絲毫沒有給雷池留任何情面,後者被奚落得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一時間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找回顏面。


「池兒,你退下。」

就在此時,雷震東嚴厲地呵斥聲響起。

這一聲讓雷池下意識地回過頭去,咬了咬牙,面有不甘地回到了其父親背後的人群中,他只感覺似乎所有人看著自己的目光都變了,至於變成什麼樣的則說不上,總之讓他很不舒服。

強忍著想要發火的慾望,雷池低下頭默然不語。

「峰族長,讓你見笑了。」雷震東呵退自討苦吃的兒子后,臉上堆滿了笑容。

「罷了。」樊超峰看起來絲毫沒有因為剛剛的事情在意,而是問道:「現在食物是不是需要補充?」

「的確,吃食確實已經告急。」

雷源蛇重重地點著腦袋。

樊超峰聽后微微頷首,而後高聲命令:「剛才參加行動的那支五十人小隊出列,跟著我去林子里打點肉貨!」————

安靜的房間內,雷岳一個人席地而坐,這在擁擠的地下室中,著實算的上寧靜空曠的樂土。

「這的確是個問題,應該怎麼解決呢?老陸,快點兒出來幫我想想辦法。」

他琢磨了片刻,還是選擇求教那個見多識廣的殘魂,興許對方能貢獻什麼妙計也說不定。

「什麼辦法。」

聽到他的呼喚,陸聿明適時地出現在腦域空間之中,不過聽他的話好像是並沒有聽明白之前雷岳的意思。


「別裝蒜,快幫我想想。」

後者白了他一眼,很明白這個脾氣古怪的幽魂又在裝瘋賣傻了。

不料陸聿明卻嗤之以鼻地笑了笑,「小子,你鼓搗出來的事就想我幫你解決啊,我告訴你,沒這麼好的事,自己拉的屎哪有老子來給你擦屁股的道理,自己想!」

說完,他便直接消失無蹤。

見狀,雷岳錯愕之餘也懶得多喊,他太了解這個不死老妖的脾氣,喊也沒用。

「不說就不說吧,我自己也能想得出。」

求助陸聿明這條路既然行不通,雷岳索性決定自己來設計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反正無論如何,必須要在第二天給對方一個答覆。

「唯我之境,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默念功訣,很快沉浸在只有主觀意識的世界之中。

在這裡,能完全排除外界干擾靜心沉氣,思考能力將產生幾何狀的躍遷。

「那麼多人,要救出那麼多人的父母,這個難度的確不小,應該怎樣做才好呢?」

剛剛進入思考狀態產生的第一個念頭,就讓雷岳琢磨出了個破題線索,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廖輝,興許對方能在這方面動一動手腳。

「不錯,這個方法可以試一試。」

雷岳說干就干,退出唯我意識,拿出傳訊玉牌將之撥通,對其中說道,「廖輝,我是雷岳,現在有點事情想要尋求幫助,有空嗎?」

「什麼事,直接說,我現在有點忙。」

不過很快,廖輝就傳來迴音。

「哦,是這樣的,我收服了北蒼千影的軍隊……」 「什麼,你收服了北蒼千影的軍隊,你不是說,你還真把那傢伙招安了?」

廖輝簡直是嚇了一跳。

雷岳搖搖頭,淡淡地回應了一句,「沒,我直接把那傢伙殺了。」

「副官也順便給我宰了,其他人被我威懾成功,表示暫時臣服。」

「暫時臣服?臣服不就臣服唄,為啥還要暫時?」

「所以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雷岳想了想說道,「我目前和那幫人達成了一筆可以說是交易的條件。」

「什麼條件?」廖輝不解地問道。

「就是幫助他們救出在北蒼氏族中的親人,你也知道,上萬人的親屬是一個相當大的數目,要弄出來動靜不會小,所以你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避人耳目。」

雷岳深吸了口氣,還是告訴了他自己的想法,雖然明知道這個要求難度很大,可廖輝作為內部人員應該有一些便利可乘。

果不其然,傳訊玉牌那邊沉默了良久,才傳來了回應,「這個事情牽扯太大,每個人在戶籍處都是有著詳細的記載,北蒼千影那個部隊少數也有一萬二三之數,即便因為戰鬥折損到萬人有餘,也是相當大的一個數字,他們牽扯的親屬人口更是逼近五萬。」

「這數字加上他們本身就是足足六七萬號人,要把這麼多人弄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更別提掩人耳目了。」

廖輝轉而問道:「雷岳,你已經答應那幫兵了?」

後者點點頭,「不錯,我答應了明天給他們答覆,因為我覺得辦成了這件事,肯定能換取他們絕對的忠心。」

「是個立威的好機會。」

廖輝聽完愣了愣,重重地嘆了口氣,「哎,我怎麼說你好呢?你確實是太衝動了,這的確是個建立威信的機會,可你也要先掂量掂量啊,悄無聲息地挪動這麼多人,太難了,幾乎是不可能!」

「要知道,你如果讓這上萬人的行跡敗露了,到時候,不光是這幫兵的性命……」

說到這,他深吸口氣,「牽扯如此之大,恐怕會直接驚動北蒼大太上,他的厲害,我只能用四個字形容,那就是神通廣大。」

「傳言距離傳說中的神通秘境也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翻雲覆雨間,便可以將你滅殺千百次!」

「太衝動了,真是太衝動了,我勸你現在直接撒手不管,帶著人直接撤了吧,那支上萬人的部隊,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就行了。」

說到最後,完全能聽出廖輝帶著濃濃的無奈。

「不可能,這上萬人,我志在必得。」雷岳斬釘截鐵地搖著頭,「現在本來就是戰亂之際,三族聯軍節節敗退,有這麼一股新鮮血液注入,必將對戰局產生積極的影響,況且,我們復仇會,也需要自己的軍隊。」

聽了他的話,廖輝沉吟了少頃,「話是說的沒錯,不過我們復仇會要的是精英,可不是北蒼千影帶的那幫軟蛋兵,反正這事我確實幫不了你,我不可能為了一支上萬人的雜牌軍去丟掉我現在好不容易才取得的位置。」

「除非是蒼龍軍那種級別的還差不多。」

雷岳忽然面帶微笑,「要是蒼龍軍那種級別的,恐怕就不是我收服他們了,而是要看他們願不願意滅掉我了。」

「不是所有軍隊都有紅蓮軍那樣的實力,這種級別的精銳,也不可能為現在的你我效力。」

「所以還是著眼當下吧,不放過任何一支可以納為己用的勢力。」

他的話音剛落,那邊廖輝便為難地說道,「那行,你自己看著辦吧,這種情況,我的確幫不了你。」

「好吧,那我再想想。」


雷岳也是坦然地收起了傳訊玉牌,結束了這次的談話。


他本來就沒有指望其他人,徵詢廖輝也只是在他考量之中的一個解題思路,然而這條路既然行不通,自然就只能改道而行之。

「怎麼辦呢,這麼多人的確是個大問題啊。」

「要不,讓他們親自返程,分批將自己的親人帶過來?如果化整為零的話,或許會容易得多。」

「只不過廖輝說的也對,這麼大的事情,恐怕會驚動北蒼老祖,那等強者的追殺,可不是我能承受得起的。」

雷岳絞盡腦汁地這思考著對策,「管他的,到時候辦成了事,我直接領人去百里部落,我想仍憑北蒼氏族大太上手眼通天,在貨真價實的神通境強者百里老祖面前也不敢隨意造次!」

「就這麼幹了。」

「先讓一部分人去,等他們帶著親屬回來之後,再讓另一部分人前往……也不對啊,這全程的路費誰來出啊。」

「必須要使用傳送陣才能做到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才能在北蒼氏族高層反應過來之前撤回百里部族,可是這麼多人,要使用傳送陣……那等程度的開銷,恐怕把我賣了都不夠啊。」

雷岳琢磨了下自身全部的家當,雖然在四族大比中繳獲了不少寶貝,但這隻能讓他本身躋身富裕層面,而不能普濟這麼多人奢侈的使用傳送陣來回傳送。」

「恐怕普天之下都沒有這種大土豪吧。」

「真是犯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