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你安排過去……」

秦穆然說著便是給千頌秋敘述了下自己的安排。

千頌秋聽著秦穆然的安排,感到匪夷所思。

因為很多地方安排的都有些雲里霧裡的,讓人在那邊等著,如果真的沒有按照他的安排怎麼辦?那豈不是,去的人都要死?

「這樣會不會不太好?風險太大了!」

千頌秋有些擔心地問道。

「我了解他們,他們肯定會這樣的!其他的你不要問,只要吩咐下去就好,相信我,全美妍我會安全帶回來的!」

秦穆然看著千頌秋,投以肯定的目光道。

「好!」

見秦穆然如此堅定,千頌秋也只能夠點點頭。

雖然她的心裡對於秦穆然的計劃是有些懷疑的,畢竟去摧毀馬德系統,這個想法實在是太瘋狂了,不過現在全美妍身處危機之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要救出她,必須要硬闖星樂高爾夫球場了!

「成軒,通知兄弟們,天黑行動!」

秦穆然看著李成軒說道。

「好!」

李成軒點點頭,便是離開了房間下去通知冥王殿的其他人。 “這是怎麼回事? 三國之舞亂三國 小川,小川他爲什麼要攻擊我們?”

“蠢貨,說了那不是趙小川,是王平!”

蔣舟舟倒在地上,一邊吐着血,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而一旁的黃大師聽到後,立刻大罵道,然後緊緊的盯着眼前的王平。

王平身上黑霧繚繞,雙目赤紅的掃過衆人。

原本囂張被鬼物附身的劉子豪被王平的目光掃到,臉色不由一白,就連手中的死人頭眼中也充滿了一絲驚恐。

但是王平似乎並沒有打算在這裏長期待下去,而是沉吟了半天,好奇的打量了郝大寶和蔣舟舟一眼後,將目光看向天空。

陰沉漆黑的天空中,四道奇異的光芒正在糾纏在一起,不斷地碰撞着,確切的來說,是三道光芒圍着一道綠色的光點不斷地碰撞着。

當王平看到那道綠光時,雙眼中頓時迸發出可怕的紅芒。

“把我的莧兒還給我!”

王平大喝一聲,圍繞在他周圍的黑霧瞬間旋轉起來,帶着他的身體化作一道巨大的旋風向着那道綠光飛去。

“走了?”

黃大師看到王平並沒有糾纏太久,而是飛向天空加入了搶奪鬼璽的隊伍,心中不由長長的舒了口氣。

就在這時,黃大師眼神一凝,看到遠處一個圓柱體的一般的物體拖着長長的尾巴也向着天空中鬼璽的戰局飛去。

“該死的!他們還是發射了麼?”

黃大師看到那圓柱體的物體,臉色瞬間蒼白無比,眼中充滿了恐懼的目光。

郝大寶也注意到了天空中的東西,驚叫道:“那是什麼一顆導彈麼?”

“不,不是導彈,而是一顆核彈!”

黃大師回過神來,滿臉驚恐的看着幾人說道,而除了劉子豪眼中閃過一絲迷茫,郝大寶和蔣舟舟額頭瞬間蒙上了一層冷汗。

“什麼是核彈?”

劉子豪看到三人震驚的神色,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然後轉頭向着天空中望去,發現原本在戰鬥的幾人連忙向着四周逃竄而去。

“到底,到底什麼是核彈?”

劉子豪清楚地看到空中的那幾人狼狽的模樣,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大,急忙向着黃大師問道。

“核彈就是.”

黃大師此刻神情呆滯,聽到劉子豪的問題,機械的說道:“死亡和終結!”

黃大師剛說完,只見天空中一道白光閃過,瞬間將整片黑夜變的好像白晝一般。

時間回到一個小時以前.。。

王平被成浩控制的鬼潮拖住,鄭菲兒被王平吸入口中,黃大師狂熱的衝向鬼璽,鄭老正在地下室中剛剛和李明浩聯繫上。

“狀況?什麼狀況!快點發射核彈!”

鄭老不斷敲打着電腦的操作檯,嚇了歐陽蘭若一大跳,立刻阻止着他說道:“老頭,你瘋了麼?這可是我好不容易纔連上的,要是弄壞你,我要你好看!”

“對不起,鄭老!我們這裏真的出現了一些突發的狀況!”

屏幕上的李明浩無奈的看着憤怒的鄭老,愧疚的說道。

“什麼狀況?你告訴我,他孃的是什麼狀況?”

此刻的鄭老狀若瘋狂,腦中不斷地回想着鄭菲兒消失在王平口中的那一刻,對着屏幕大聲地咆哮道。

超級戰醫 “狀況就是”

李明浩臉上露出了爲難的神色,好不容易開口,但是隻聽一個憤怒的聲音喊了起來。

“滾,你們都滾!不需發射核彈!我是不會讓你們破壞劉莊子的!”

原本失去理智的鄭老聽到這個聲音,臉色一變,怒道:“李明浩,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基地中有其他的人存在?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鄭老,你聽我解釋,這是因爲.。茲茲~”

李明浩神色焦急的剛說了半句,屏幕上忽然一閃,出現了一大片雪花,斷開了聯繫!

“該死的!這李明浩到底在什麼鬼?”

鄭老看到好不容易聯繫上的畫面又斷了,愣了一下,但隨即憤怒的砸着操作檯。

“老頭,別砸了!你看鬼璽,鬼璽被黃大師,不,被忽然一個陌生的男子搶到了,而且黃大師居然死了?”

就在鄭老發火時,房間中歐陽蘭若驚叫一聲,鄭老的目光瞬間轉移到了屏幕上。

另一邊,李明浩看着已經一片雪花的屏幕,狠狠地捶了一拳操作檯,然後將氣憤的看向身旁僵持的雙方。

“冷靜!胡魅兒,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趙琳看着眼前憤怒的胡魅兒,而她的旁邊則是讓他們膽戰心驚的核彈。

“不是真的?不,這一切都是真的!”

胡魅兒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我看到了,我全都看到了!小樂,他死了!他被你們殺死了!”

“不,小樂,不是我們殺死的!他是爲了救李若曦才死掉的!”

趙琳連忙解釋道。

“不,他們就是你們殺死的!這地下就是養屍地,養屍地中就是你們的口中所謂的核彈!小樂就是被你們殺死的!”

胡魅兒想起之前看到小樂全身腐爛,渾身血肉模糊的情景,眼中蓄滿了淚水。

“趙小川,你快點勸勸她,她現在的神經極其的不穩定,萬一它引爆了核彈,那麼我們就完蛋了!”

李明浩看到趙琳和胡魅兒對持着,連忙勸說着趙小川,希望他可以讓胡魅兒冷靜下來。

趙小川抱着眼中含淚的李若曦,轉頭看向李明浩,赤紅的眼睛中充滿了一片冰冷。

“勸勸她?你讓我怎麼勸她?告訴她核彈其實一點污染都沒有,不會傷害劉莊子的一草一木?告訴她之前她看到小樂因爲核污染死去的情景只是幻覺?還是告訴她,你們爲了鬼璽任何豬狗不如的事情都可以做出來?”

李明浩聽到趙小川的一聲聲質問,臉色漲的通紅,因爲憤怒,因爲羞愧,更因爲無從反駁。

“小川哥哥,小樂,小樂死的好慘啊!之前他還在和我玩耍,可是現在,現在卻連輪迴都沒有!”

李若曦在趙小川懷中想起了小樂剛纔化爲光點的情景,不停的嗚咽着,而趙小川也回憶起和小樂短暫而又快樂的時光,一時間沉默不語!

“胡魅兒,鬼璽的力量有多強大,我想你也應該清楚!如果真的讓外面的那些人得到鬼璽,那這個世界就毀了!到時候犧牲的就不只是一個劉莊子了!”

趙琳指着屏幕中正在戰鬥的畫面,努力的勸說着胡魅兒,希望她可以交出核彈。

胡魅兒轉頭看向屏幕,那裏面不少的鬼物在天空中化爲灰燼,其中很多狐狸屍橫片野。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夜幕便是降臨。

秦穆然等人都已經整裝待發,報仇不隔夜,恐怕就算是波塞冬都不會想到,秦穆然的報仇會來的這麼快,上午剛剛襲殺了李成軒,晚上他們便會來到星樂高爾夫球場!

「霍爾頓,你那邊準備好了嗎?」

秦穆然拿起電話,問道。

「老大,都已經弄好了!爾城的衛星和鷹眼都已經在我的掌控之下,時刻監視著,只要有異動,我會告訴你們的!」

霍爾頓一邊敲擊著鍵盤,一邊說道。

「好!那我就讓他們打開冥王殿的頻道了!」

秦穆然說著便是讓所有人打開了冥王殿的專屬頻道。

這個頻道是霍爾頓這個世界級的計算機天才特地開闢出來的,除了冥王殿的人,其他任何人都沒有辦法攻入。

「喂,大家都能夠聽到我的說話嗎?」

霍爾頓的聲音出現在了耳機之中。

「可以!」

秦穆然,曲天馳和李成軒等人紛紛回應道。

「好!老大,接下來你們開始吧,有我在,沒意外!」

霍爾頓說完,便是不說話了。

秦穆然看著曲天馳和李成軒,淡淡說道:「出發!」

「是!」

曲天馳和李成軒神色一稟,齊齊踏出了房間的大門。

等到他們都走出大門以後,眾人便是迅速地上了車,朝著星樂高爾夫球場駛去。

晚上的星樂高爾夫球場亮如白晝。

自從這裡被寒國官方徵用了以後,徹底結束了對外開放。

馬德系統在這裡部署,這是寒國當局萬分重視的,要是還對外開放,被閑雜人等發現了,這裡的布局豈不是都功虧一簣?

不過,偌大的星樂高爾夫球場倒是便宜了駐紮在這裡的寒國軍方以及海皇殿的眾人。

尤其是現在馬德系統的部署基本上算是完成了,他們的事情很少,每天夜晚都是吃喝玩樂,好不快活。

這裡鶯歌燕舞,卻是不知道危險已經悄然降臨了。

冥王殿的人馬來到了星樂高爾夫球場外后,便是停了下來。

不得不說,星樂高爾夫球場的防禦措施很好,巡視燈不斷地掃視,幾乎五步一個崗位,秦穆然看著他們這個部署,若是換成一般的人來,或許還就真的沒有辦法,幾乎是如同鐵打的一般,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但是,寒國軍方這次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身為夏國特種兵王的秦穆然以及他手下的冥王殿的精銳們!

秦穆然站在圍牆的外面,一群人的後背緊緊地貼著圍牆,當巡視燈掃過的時候,卻是剛好避開了他們。

「成軒,你先上!」

秦穆然小聲地說道。

李成軒點點頭。

雖然今天受了傷,但是在秦穆然的針灸之下,傷口已經復原了,甚至體質更強。

「轟!」

李成軒將槍別再了身後,腳底猛踏地面,身體便是如同猿猴一般,輕鬆地便是翻過了圍牆。

「咚!咚!」

李成軒翻越過去以後,便是用手敲擊了下牆壁,秦穆然等人聽到了聲音,便是知道這是安全的信號,隨後打了個手勢,眾人齊齊將槍別在了身後,然後跟著秦穆然,一起翻越了過去。

原本守衛重重的星樂高爾夫球場就這樣被輕而易舉地竄進去了。

特種作戰,就是找尋敵人的弱點,這個地方很明顯存在視線漏洞,就被秦穆然他們找到了!

眾人落地,齊齊帶上了冥王殿的專屬面具。

千頌秋不明白這個面具代表著什麼,但是曲天馳畢竟負責她的安危,便也是給她帶上了一個面具。

「探雷!」

曲天馳一聲令下,便是有一小隊的冥王軍觸動,從他們背後的包里拿出去了一個黑色的小遙控器,按鈕一摁,對著前方探去,卻是傳來了紅燈閃爍。

「護法,前方有雷!」

冥王殿的一名精銳對著曲天馳說道。

「排雷!」

「是!」

沒有任何的猶豫,只見那人從背後的包里取出了一個小鏟子,隨後在儀器的指示下緩緩走到了地雷的旁邊,用鏟子微微一挑,便是感覺到了地雷的存在。

「鏗….鏗….」

那人用鏟子小心翼翼地刮開了上面的土,隨後地雷也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咔嚓!」

那人將地雷的引線拆除后,便是將其扔在了一旁。

比了一個「ok」的手勢,眾人知道,這個地雷被排除了。

「所有人跟著他後面走,不要亂走!」

曲天馳一聲令下,眾人迅速收整對隊形,原本一排,現在成為了一列。

「走!」

曲天馳手掌揮下,眾人便是跟著那個掃雷的精英開始掃除地上的地雷,避免觸發其他的地雷,引起寒國軍方和海皇殿的反應。

有了手中的儀器,即便是周圍布滿了地雷,可是依舊阻擋不住他們的步伐。

他們的手中擁有的都是世界上最為先進的科技,面對這些地雷,幾乎可以說是如履平地。

很快,他們便是通過了地雷陣。

「一隊,跟我來!」

李成軒看著秦穆然的手勢,知道這個時候該輪到他出手了。

白天的時候,自己的兄弟們被這群人給殘忍的殺害了,今天晚上,他就要將這筆血債給討回來。

「轟!」

李成軒將心中的怒火全部都發泄在守護在這邊的寒國軍人身上。

他一步踏出,率先沖了出去,躥到了一個人的面前,那名手持槍的人還沒有發現發生了什麼事情,便是感覺眼前一黑,隨後便是去見撒旦了。

解決了一個人,冥王軍一隊的人也是齊齊出動,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將最前方的一群寒國軍人給解決掉了。

雖然他們是職業的軍人,但是相比這群雇傭兵之中的兵王來說,就太小兒科了。

「控制!」

李成軒控制住了哨塔以後,便是對著秦穆然說道。

「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