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等事兒,如今還是少招惹為妙。」韶華淡淡道。

巧喜應道,幾人便安靜地在這處等著。

二夫人大蕭氏焦急地帶著人四處尋人,不知是誰傳了消息,說是見謝蘭悄悄地去了鄭家的帳篷。

大蕭氏當即便惱了,直接帶著人去鄭家興師問罪,要人去了。

鄭嬤嬤只是不斷地稟報著那處的情況。

韶華安靜地坐著,只是等待著。

謝蘭再次地清醒,緩緩地睜開雙眸,便見自個躺在陌生的床榻上,這裡並不是她的帳篷,她狐疑地看著,便見一道黑影閃過,接著帶著她躲在了隱蔽之處。

外頭,聽到有人在說話。

「公子,算來人已經醒了,待會您進去便是。」那人說道。

「我知道了。」那聲音聽起來甚是虛弱無力。

謝蘭皺著眉頭,不知發生了何事。

她不敢出聲,只是等待著。

等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時,她整個人像是墜入了冰窖。

「鄭公子,您放心吧,二夫人已經帶著人過來了,您待會進了帳篷,便與三小姐在一處,只要被外人瞧見了,三小姐到時候不得不嫁給您。」那聲音謝蘭自然是熟悉的,乃是母親跟前的嬤嬤。

謝蘭氣的雙眼通紅,咬著唇,她不解,自個究竟做錯了什麼,母親為何要如此待她?

難道僅僅只是她沒有了利用的價值嗎?

「告訴二夫人,聘禮之外,我定當再會送一份大禮。」鄭公子低聲道。

「是。」嬤嬤應道,便離開了。

謝蘭覺得胸口堵得慌,渾身氣的發抖。

過了一會,便見外頭當真傳來了吵嚷聲,黑影已經帶著她離開。

鄭公子進了帳篷,瞧著床榻上錦被是鼓著的,他以為謝蘭在,便緩緩地上前,躺在了一側。

大蕭氏當真帶著人過來,不管不顧地帶著人沖了進來。

「我家蘭兒呢?」大蕭氏朝著床榻衝過去。

鄭公子半依靠著床榻,抬眸看著大蕭氏,身後還跟著鄭家,以及蕭家的人,他顯示露出驚訝,而後便將身後的錦被拉了拉,作勢要將謝蘭掩藏住,接著便強撐著下了床榻。

「我與謝三小姐乃是真心相待,還望夫人成全。」鄭公子說著已經朝著二夫人作揖了。

「你……她……」二夫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夫人……」鄭公子抬眸看向二夫人。

二夫人以為謝蘭真的在,當即便向後退了一步,像是受不了這般打擊。

蕭大夫人與鄭家夫人也在,鄭夫人當即便上前,看向鄭公子,「你這孽子,即便與謝三小姐如何傾心,也不能做出這等苟且之事。」

「母親,兒子與謝三小姐乃是情不自禁。」鄭公子低著頭,「一切都是兒子的錯,兒子非謝三小姐不娶。」

「你……」鄭夫人轉眸為難地看向二夫人,「這……謝二夫人,您看……」

「蘭兒的名聲……日後還如何見人?」謝二夫人痛心疾首道,「讓我該如何?」

「還望夫人成全。」鄭公子再次地作揖道。

「哎,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蕭大夫人看著大蕭氏,「家醜不可外揚啊。」

「我……」大蕭氏一臉為難,卻又不甘心。

鄭公子知曉,做戲要做足,故而便再三地懇求起來。

自然是將所有的過錯都攬在了自個的身上,全程護著謝蘭,不讓她露面。

大蕭氏瞧著床榻上沒有任何的動靜,以為謝蘭還未清醒,她在等著謝蘭清醒,這樣才更有說服力。

此時,謝蘭渾身顫抖的癱坐在韶華的面前。

謝歡與謝芝二人站在一旁,看向謝蘭,不知如何勸慰。

韶華看向鄭嬤嬤,「去給三小姐準備衣裳,梳妝。」

「是。」鄭嬤嬤應道。

鈴兒跟趙嬤嬤也跪在一旁。

「待會我說什麼,你們只管照做。」稍微低聲道。

「是。」鈴兒與趙嬤嬤知曉,如今只有大小姐能夠救她家小姐。

謝蘭抬眸看著她,「大姐,我……」

「三妹妹,難道你真的要嫁過去?」韶華看著她。

「那我寧可一頭撞死。」謝蘭已經對自個的母親心灰意冷了。

「既然如此,那便打起精神來。」韶華看著謝蘭道。

「我……事到如今,我該如何?」在大蕭氏闖入鄭家的時候,她的名聲便毀了。

「去看熱鬧啊。」韶華看著謝蘭道。

「我哪裡還有顏面?」謝蘭因為太過於生氣,無法置信,反倒有些反應遲鈍了。

謝歡與謝芝卻反應過來了,連忙說道,「對啊,這等熱鬧我們可是要去瞧瞧的。」

「二位妹妹到了這個時候還打趣我?」謝蘭抬眸看著二人。

「三小姐,請。」巧鳳已經上前。

謝蘭看了一眼韶華,不知為何,莫名地生出了一股信任來。

等簡單地梳妝一番之後,她臉上沾染了一抹霞色,韶華接著說道,「三妹妹、四妹妹、八妹妹,我們的行酒令可是要繼續的。」

「嗯。」幾人當即便明白了。

「走吧,去鄭家那處瞧瞧。」幾人都吃了幾杯酒,這下子身上都沾染著酒氣。

大蕭氏等了許久,都不見謝蘭清醒。

鄭公子也有些著急了,正要轉身去掀開瞧瞧,卻又擔心效果不夠,故而便也忍著。

鄭夫人看著,「二夫人,事已至此,不如我們談談三小姐入門的事兒吧?」

鄭公子命不久矣,最多能撐一年,鄭夫人巴不得謝蘭早些嫁進來,這樣鄭家也能留下個香火。

如此想著,便看向二夫人提議道。

「這……」大蕭氏還是想等只謝蘭清醒,擔心她到時候反悔了。

蕭大夫人也未料到會碰到這樣的事兒,原先還打算將謝蘭嫁進蕭家的,雖然謝蘭破相了,卻也總歸是謝家的人。

未料到,竟然跟鄭家有了這等見不得光的事兒。

她看向大蕭氏,接著說道,「事不宜遲,再耽擱下去,此事兒若是傳出去,不止謝家,連蕭家也顏面無光。」

「哎。」大蕭氏猜測,謝蘭還未清醒,索性便先定下來吧。

如此她便點頭應道,便與鄭夫人、蕭大夫人一同出了帳篷。

外頭,便見有人前來稟報。

「夫人,明安公主與謝大小姐過來了。」

「還不快迎。」謝韶華便罷了,可是明安公主,那可是不能得罪的。

故而,鄭夫人連忙帶著人前去了。

大蕭氏與蕭大夫人自然也要跟過去的。

謝蘭只是跟在身後,並未顯眼,而如今眾人的目光都落在慕容清月的身上,加之她們深信不疑,謝蘭躺在帳篷內,自然不會懷疑謝蘭會在其中。

「參見公主殿下。」眾人恭敬地行禮。

「都起身吧。」慕容清月雙頰泛紅,顯然是剛吃過酒。

她看了一眼韶華,接著又看向鄭夫人,「適才聽到響動,便過來瞧瞧熱鬧。」

「哎。」鄭夫人不知該如何回,不過想著既然明安公主在,何不做個見證呢?

故而轉眸看向大蕭氏,見大蕭氏也有此意,便說道,「回公主殿下,的確出了事兒,不過還好,是喜事兒。」

「哦?」慕容清月挑眉,接著說道,「說來聽聽。」

「是犬子與謝三小姐的婚事。」正反如實回稟道。

「婚事?」慕容清月笑了笑,「本宮怎不知謝三小姐定了親事? 軍長老公別亂來 三小姐,你竟然瞞著本宮?」

「臣女也不知。」謝蘭卻從謝芝的身後出來,也是一臉酒氣,緩緩地上前,不解地看向慕容清月說道。

她話音剛落,對面迎來數道驚訝的目光。

「蘭……;蘭兒……你……你不是……」大蕭氏不可置信地看著出現在她面前的謝蘭。 「母親,我怎麼了?」謝蘭心中有氣,不過如今卻表現的十分地淡定,不解地看向大蕭氏。

「謝二夫人說,你在這處呢。」慕容清月斜睨著不遠處立著的鄭公子,雙眸閃過一抹輕蔑。

「臣女一直在大姐的帳中,與公主殿下,並姐妹們行酒令,何時出現在這處了?」謝蘭輕聲細語地回道。

鄭公子是見過謝蘭的,謝家的女子,倘若不是謝蘭出了那檔子事兒,像鄭家旁支是如何也不可能高攀的,他當時便對謝蘭一見傾心,故而才央求母親求了鄭家的正統夫人,才撮合成此事兒。

只可惜,最終還是功虧一簣了。

鄭公子鬱結不發,知曉大勢已去,當即便一口血噴了出來。

鄭夫人嚇了一大跳,連忙讓人扶著鄭公子,抬眸看向鄭夫人,「公主殿下,失禮了。」

「既然鄭公子身子不成,這熱鬧也瞧不成了。」這話處處透著諷刺,鄭夫人當然聽得清楚,面色一陣青一陣白,朝著慕容清月行了禮,便轉身帶著鄭公子離去了。

慕容清月轉眸看向韶華,「這行酒令才進行了一半,便被打斷了,走,繼續吧。」

「是。」韶華垂眸應道。

大蕭氏自然不敢再提起適才的事情,否則,丟的那可是謝家的人,到時候謝二老爺發了火,她不就背上了一個賣女求財的惡名。

她一臉擔憂地朝著謝蘭走去。

不過謝蘭卻裝作沒瞧見,直接站在了慕容清月的身旁。

慕容清月見謝蘭還有幾分地機靈,便帶著人離去了。

大蕭氏尷尬地立在不遠處,蕭大夫人看了一眼她,接著說道,「你不是說蘭兒在鄭家嗎?這鄭公子口口聲聲說帳篷裡頭乃是蘭兒,可是蘭兒怎會與明安公主在一塊?幸好此事公主殿下並未追究,否則,蕭家的顏面可就丟光了。」

蕭大夫人這下子算是反應過來了,她這是被大蕭氏拿著做了筏子,她冷哼了一聲,便也帶著人走了。

直等到回了韶華的帳內,謝蘭渾身還在發抖。

慕容清月看著她,「一醉解千愁,來,今兒個本宮高興,便陪著你們鬧一鬧。」

韶華瞧著慕容清月這架勢,便笑道,「正巧大哥、二哥、袁大哥、蕭大哥也在,不若請在一處聚一聚吧。」

「也好。,」在秋獵時,難得男女之間並無大防,也是聚在一處的。

只要尊禮法便是。

韶華讓巧鳳去請了,不到一刻鐘,那幾人便陸續來了。

不過韶華卻愣了愣,未料到沈煜也在。

謝歡看了一眼,接著說道,「琴妹妹也來了。」

「嗯。」韶華輕輕地點頭。

大蕭氏一臉陰鬱地回去了。

鄭夫人也傳來了消息,此事兒日後莫要再提了。

大蕭氏只覺得好事兒被攪和了,她冷這一張臉,「不是說人已經帶過去了?」

「老奴是親眼瞧著被帶進去的。」一旁的嬤嬤低聲道。

「那怎會?」大蕭氏覺得此事兒本就是板上釘釘的,怎會出了這樣的意外呢?

她沉默了半晌,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今日之事一鬧,她得罪了鄭家不要緊,連帶著蕭家也給得罪了,日後還如何去蕭家?

她只暗罵謝蘭是掃把星,過了許久之後,才開口,「還是早些將蘭姐兒嫁出去為妙。」

「鄭家怕是不成了。」嬤嬤繼續道。

「那便尋旁的親事。」大蕭氏不死心道。

「是。」嬤嬤低聲應道。

韶華讓風影前去盯著大蕭氏了,不一會,等風影回來時,自然如實稟報了。

謝蘭聽了個明白,臉色越發地不好了,只是勾唇冷笑。

好在這是避開那些人的,也只有謝蘭與韶華聽見。

謝蘭抬眸看著韶華,接著向後退了一步,朝著她跪下,「今日之事,多謝大姐。」

「三妹妹,四妹妹與八妹妹也幫了忙,此事兒並非我一人便成的,公主殿下可是關鍵。」韶華看著謝蘭說道。

「妹妹知道。」謝蘭抬眸看著她,「大姐救了妹妹兩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