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是方便」,洛歸明心中暗道,這東西比起手機來,可謂還要方便的多啊。洛歸明從魂石中退了出來,看了看冰靈仙子道:「好了冰靈仙子,有事我會叫你的。」

「行,那我先了,再見」,冰靈仙子道,說完快速的離開了,呼息間身影便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看了看手中的魂石,洛歸明也是撇嘴輕一笑,這一小塊魂石的價值,最少是在一百洪晶以上。這個價格,足讓絕大多數的通神境的武者都望而生嘆,就算是萬劫境的武者,所擁有魂石的怕都不多。而且魂石這東西,有價還無市,市面上基本是難以見的到。

收起了魂石,洛歸明收回了心神,眼睛一瞥看了一眼懷中還呼呼大睡的小白虎,從始至終,小白虎都沒有睜開過眼睛,睡的跟個死豬一樣,好像幾百年都沒有睡過覺一般,又像是個剛出生的嬰兒一般,怎麼睡都睡不夠。 地球有一句話:女人的好奇心害死貓。

這句話,用在夢思思的身上,那是再好不過的詮釋了。

才不過三天的時間,夢思思又輕輕捏捏的來到了洛歸明的修練室,這次卻是沒像第一次的那麼怯弱生生,但也只是好了一點點。

修練中的洛歸明再一次被打斷,看到是夢思思后,洛歸明臉上才露出了幾分笑意,看到洛歸明的笑,夢思思才除去了幾分膽怯,扣著小手,撲閃著兩隻汪汪的大眼睛來到了洛歸明的身傍,甜甜的喊了一聲:「大哥哥,我是不是又打擾到你修練了。」

這幾天的修練,確實讓洛歸明收穫不小,雖然距離觸摸域的門檻還有很遠,不過至少萬里長征也邁出了一步。如果說以前是一片茫然,那麼現在至少還能看到冰山的一小角。

洛歸明撇嘴一笑,手情不自禁的摸向了夢思思的頭,對於洛歸明這一舉動,夢思思似是也習慣了,任由他撫摸。

「沒有,以後你想來就來吧」,洛歸明說道。

夢思思汪汪的眼睛里,閃過了幾抹激動的神色,臉上露出了幾分童真般的笑,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說不出的可愛。

看到夢思思像是個無措的孩子站在這裡,洛歸明說道:「小思思,還想聽故事嗎?」

夢思思眼睛眨了下,然後搖了搖頭,怯聲道:「怕怕。」然後又補了一句道:「小思思就是想和大哥哥一起玩,這裡都沒有人陪小思思玩。」十足一個貪玩的孩子一般。

洛歸明搖頭一笑道:「可是大哥哥這裡也沒有什麼好玩的啊,那你知道哪裡有好玩的嗎?」

夢思思先是點了點頭,然後馬上又搖了搖頭。

洛歸明一陣好笑,道:「有,但是不能帶我去是嗎?難道是你們精靈族的禁地?「

夢思思看了看洛歸明,搖了搖頭道:「不是我們精靈族的禁地,但是那個地方很危險,還有一個好歷害的大怪物,小思思怕怕,不能讓大哥哥去。」

洛歸明目光微挑,到是被夢思思的話勾起了幾分好奇。既然不是精靈族的禁地,那說不定是這宇宙秘境的一處秘地,而且還有一隻很歷害的大怪物守護,是個傻子都想的出來,這個地方絕對不簡單。越是這樣的地方,越是藏著巨大的機遇。

為什麼武者即使都知道宇宙秘境的兇險,但還是有很多人義無反顧的去闖,那就是因為宇宙秘境之中,蘊藏著無數的巨大機遇。

洛歸明念頭一陣流轉,摸了下夢思思的頭道:「小思思,能告訴大哥哥那個地方在哪裡嗎?」

夢思思微微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下頭道:「就在我們精靈族領地的最邊緣交界處,據姥姥說那個地方在我們精靈族進來之前就存在,我就跟姥姥去過一次,怕怕。」

「邊緣交界」,洛歸明點了點頭,這還算好不算遠,精靈族的領地,也不過才百多萬公里。這點距離飛過去的話,也用不了多少時間。

「小思思你是說那個大怪物比你姥姥還要歷害嗎?」洛歸明問道。

夢思思眨了眨眼睛,然後道:「不知道,姥姥沒跟它動過手,不過我相信姥姥應該能打的過它。夢璃姑姑肯定打不過它,那大怪物很歷害的,怕怕。」

洛歸明心中一懍,夢璃族長可是永生境巔峰的偉大存在,竟然連這樣的存在都打不過那怪物。本來洛歸明心中升騰起的一點心思,也被這股濤天巨浪撲滅了。有那麼歷害怪物守在那時,想打那裡面的心思,那還真是吃了熊心豹膽了。

「那算了」,洛歸明搖了搖頭。

雖然暫時抑制住了這種衝動,但是這個念頭,卻無法消失。洛歸明心中無比的清楚,靠正常的修練,就算是天賦再妖孽的人,想要達到有資格去和天冥宗嵢炎宗抗衡的地步,都是要極長極長的時間,百萬年甚至是千萬年。這麼長的時間,洛歸明等不起。想要走一條捷徑,無疑闖宇宙秘境,尋求機遇是個好路子。

洛歸明這一路走來,能在短短的六年時間中就達到了通神境巔峰境界,而且實力堪比通神境極限,不正是因為有過一些機遇。

「大哥哥,你真的想去嗎?」夢思思忽然說道。

洛歸明收回了心緒,抿了下嘴,不置可否,說不想去那肯定是假的。

「那,那小思思帶你去吧」,夢思思說道。

洛歸明挑了下目光,看了看夢思思那天真無邪的眼神,心中微猶豫了下,道:「小思思,那裡很危險,你不怕嗎?」

夢思思先是點了點頭,馬上又搖了搖頭:「有大哥哥在小思思就不怕。」

「呃」,洛歸明啞笑,自己實力還不如夢思思,怎麼保護的了她。

「去看看情況也行」,洛歸明從來不會優柔寡斷,微思忖了下,馬上做出了決定,先去看看虛實,有機會就試試。

「大哥哥跟著我」,夢思思拉起了洛歸明的手道。

芊芊的小手,猶如一塊白玉一般,很柔很滑也很曖,不過此時洛歸明心中卻沒有升起一絲的邪念。

一路穿過了一條條通道,有夢思思的帶路,果然一路上都沒有碰到一名精靈,一路暢通無阻的行進了約莫有半刻鐘的時間,就看到了前面有個出洞。出了洞口,出現在洛歸明眼前的是奇異大陸的極景。回頭一看,洛歸明這才發現此時已經到了精靈巨樹的最外圍的枝桿了,回頭看著這足有地球四分之一大的精靈巨樹,洛歸明不禁又是一陣感嘆,感嘆宇宙的神奇。

這精靈巨樹的裡面,全部是鏤空的,一條條枝桿裡面都是空的,精靈巨樹的裡面,就蘊藏著一片天地。

整個精靈巨樹的內部,也被精靈稱做為精靈殿。

一出來,夢思思大眼睛向四周打量了一圈,發現沒有被人發現以後,朝著一個方向飛了過去,速度完全爆發了出來。呼息間便到了萬里之外,速度之快,並不亞於洛歸明見過的幾名萬劫境的武者。一路飛行直下,一道道稱為奇觀的景緻從洛歸明的眼中飛逝而過。

不多會,洛歸明的視線之中便出現了一塊巨石。這巨石給洛歸明的視覺衝擊並不亞於精靈巨樹,這塊巨石的長寬都超過了萬里,高聳直接插入了黑洞之中。巨石是個很標準的長方體,表面如是打磨過的一般光滑,渾然天成,並不是由無數石塊堆積而成的,它的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整體。

而且這塊巨石,通體黝黑,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塊巨大的黑布遮蔽了一片天地一般。

「嗯」,洛歸明目光一觸這巨石,竟然有種目光被吸進去了的感覺一般,就像是看黑洞的感覺一般。洛歸明馬上感覺到了一股力量侵入到了自己的靈魂之上,這巨石,對靈魂還有點震懾作用,越是靠近,這股力量就越強。夢思思那拉著洛歸明的小手也漸漸用力的拽緊,而且還微有點抖動,很顯然是有點害怕,身體也不由的貼靠近了洛歸明。

兩人停在了巨石之下的一片空地之上,眼前千米便是巨石,如此近距離的看著這塊巨石,絕對是有著螞蟻看泰山的感覺,甚至還要強烈許多。

光是這股靈魂懾力,都不亞於『迷神霧海』的中心區域。

洛歸明打量起了這巨石,越看眉頭皺的越深,越是感覺這巨塊石絕對不簡單,隱約還觸到了一點危險的感覺。

「姥姥說這是一塊魂石,魂石裡面還有個魂殿,不過姥姥也沒有帶我進去過」,夢思思說道。

「魂石」,洛歸明目光一挑,心中猛然一動,這才發現這巨石和冰靈仙子給自己的那塊魂石不正是一樣的嘛。想到這裡,洛歸明心中猛然大驚。魂石,如此巨大的一顆魂石!!!

冰靈仙子給洛歸明的魂石,也不過才鵝卵石般大小,就是這麼點大小,價值也在一百洪晶以上。眼前這顆魂石,足有地球的四分之一大,如果全都是魂石的話,那價值可以說達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數字,絕對可以令永生境這等偉大存在都要爭搶的頭破血流的。

「裡面還有個魂殿,還有一個大怪物守護,難道說這魂殿也是人為造出來的,那也太大手筆了,難道又是超越永生境的存在?」洛歸是用心中思忖,不由的想起了炎、黃傳承殿,難道這裡與傳承展有什麼聯繫不成?

「嗯姥姥說過,光是這一塊魂石,都足以讓無數永生境武者瘋狂了,甚至超越永生境的武者都會搶的頭破血流。我記得姥姥說過,這個魂殿極有可能是魂族的一位大能者留下的,既然留下了這座魂殿,十有八九那魂族大能也死了,這魂殿也尋找有緣人,姥姥說等我達到了永生境,便讓我試試」,夢思思說道。

「魂族」,洛歸明挑了下眉頭,如此說來,自己的猜想就錯了,這魂殿與炎、黃就沒有什麼關聯了。洛歸明又是一陣啞然,達到永生境來試試,看的出來,這魂殿裡面充滿著很大的兇險。

想想也是,能留下一座這樣的魂殿的大能,肯定不會輕易的讓人得到它,其中,必然有著一番極為兇險的考驗。 魂族和精靈族一樣,都為宇宙一特奇的種族,數量也極其的稀少,藏身隱蔽,很難一見。

魂族是陰屬性的寵兒,魂族最奇物的地方是他們沒有身體,只有靈魂,以靈魂的狀態存在。當然,靈魂可以寄身於一具軀體之中,類似於借屍還魂一般。所以魂族很難殺死,一定要磨滅他們的靈魂,才算是將他們殺死了,只要還有一絲的殘魂,他們就可以活下來。

因為本身就是以靈魂狀態存在,同等級的情況下,魂族的靈魂要比人類強大很多,人類就算是境階比魂族高出一個大境界,也很難將魂族殺死。

對魂族的了解,洛歸明也僅限於玉簡中的那些簡短的介紹。

「小思思,你們精靈族有人進過魂殿嗎?或是說你知道有人進過魂殿嗎?」洛歸明問道。

夢思思搖了搖腦袋道:「幾位姑姑都進去過,不過不出三天都受傷出來了。至於外人,我也不知道哦。」

「都是永生境」,洛歸明心中暗然,精靈族進去的都是永生境,而且還都是受傷出來了,顯然是一無所獲。這魂殿的恐怖,從中洛歸明也能夠感覺的出來一點。

「那就是說那大怪物讓人進去,難道非要達到永生境嗎?」洛歸明道,這魂殿既然在等有緣人,肯定就會讓人進去。

夢思思搖了搖頭道:「這個小思思也不知道。」

「小思思,敢過去看看嗎?」洛歸明摸了摸夢思思的頭說道。

夢思思眨了下眼睛,點了點頭道:「只要跟著大哥哥,小思思就不怕。」

「走」,兩人沿著巨石飛了過去,很快洛歸明便感覺一股陰風測測襲來,靈魂為之悸動。遠遠的,洛歸明就看到了一個直徑約莫百米的小洞出現在魂石之上,遠看過去,就像是一個黑的小點在黑布之上一般,不仔細看的話,根本都不會注意。

目光一觸那黑洞,洛歸明竟然有猛然一咚的感覺。

夢思思緊緊的抓住洛歸明,大眼睛帶著幾分害怕,幾分緊張,又有幾分擔心的打量起了四周,當看到空蕩的四周后,顰眉微皺,似是覺得有些意外。

洛歸明也不敢大意,打起了百分之兩百的精神,空蕩的四周,除了五彩繽紛的岩石,哪裡有夢思思口中的大怪物。

「大哥哥,我上次來明明看到那大怪物就在這門口的,這回它不見了」,夢思思說道。

思慮之際,洛歸明心中忽然一警。

「大哥哥,快跑」,與此同時,夢思思口中也發出了一聲驚呼,拉著洛歸明化做一道流水退了出去。洛歸明目光之中,只感覺一片烏雲壓迫了下來,遮蔽了天日,同時一股極可怕的氣息充斥著空間,讓洛歸明身上的汗毛根根倒立了起來。

瞬間爆退出了百里,洛歸明這才看清楚剛才的地方出現了一個龐然大物,龐然大物轟然落地,引來一陣地動山搖。

大,比一座大山還要大。身高超過一萬米,體長更是有四五萬米。落在那裡,簡直比地起最高的喜馬拉雅山都還要高大。而這麼高大的,竟只是一隻凶獸。這隻凶獸通體逞黝黑色,形狀很快,至少從它身上,洛歸明找不到一點地球中所有的凶獸甚至是野獸的一點影子,完全是一個全新的種類。

巨獸的身體周圍,流淌著黑色的氣體。遠遠的,洛歸明就能感覺到了一股冰冷,陰森,似是來自九幽的氣息。籠罩在黑色下的巨獸,雖然樣子到不是那麼猙獰可怕,但卻陰森的寒人,如是一尊死神一般。特別是巨獸那雙黑洞洞的巨眼,更是猶如兩個黑洞一般,可以吞噬著人的靈魂,被它一看,連洛歸明靈魂都不由的顫抖了起來。

可怕,太可怕。

夢思思更是身體不停的顫慄著,幾乎都不敢看那巨獸,口中對洛歸明呢喃著:「大哥哥,小思思怕怕。」

洛歸明索性將夢思思摟在了懷裡,目光幽冷的看著巨獸,卻是沒有跑的意思。在這頭最少永生境極限的凶獸面前,想跑,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笑話。既然洛歸明敢來這裡,自然心裡也早就做好了準備。

「轟~~~」

巨獸比一個大湖泊還要大的鼻孔輕輕的一哼,便是猶如驚雷乍響一般,聲音振聾發聵。

「咻!」

忽然,一道黑光從凶獸的眼裡射了出來,洛歸明一驚,但是根本就躲閃不了,黑光竟然直接沒入了他的眉心。瞬間洛歸明靈魂便猛然一動,像是被一柄利劍狠狠的制上了一般,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撞上了靈魂。洛歸明大驚,冷汗瞬間涔涔的冒了出來。

靈魂和識海,乃是人類最神秘而又最脆弱的地方,靈魂一旦遭到攻擊,重則直接魂飛魄消,徹底的消失。輕則造成靈魂重創或是錯亂,都是極危險的。洛歸明凝聚起了所有的靈魂之力,抵擋了上去。同時天魂珠意識到了危險,一股淡淡的光芒射了出去,直接擊上了那股靈魂襲擊力。

那股靈魂之力雖然強大恐怖無比,但是轟然的擊在天魂珠上,卻像是洪水被一座大山擋住了一般,再也進不得分毫,轉瞬之間,便化為了雲煙,消散了開去。

洛歸明心中也是一懍,自己的靈魂吸收過了一千多靈魂晶,在『迷神霧海』中心區域呆了半年,最主要還接受過傳承殿的傳承,洛歸明自信自己的靈魂力不弱於萬劫境的武者。但是剛才從巨獸眼中射出來的靈魂襲擊力的恐怖,讓洛歸明都感到一陣后怕,如果沒有天魂珠的話,自己肯定被一擊直接魂飛魄散。

一擊沒能夠將這個弱小的人類殺死,那巨獸也是微有點意外,巨大冰冷的眸子之中,一抹異色一閃而過,既而又是一道黑光從它的眼中射了出來,比剛才那一道粗壯上數十倍不止。

那股靈魂襲擊力再次被天魂珠擊的潰散,如以卵擊石一般的脆弱。

「人類,你應該有一件靈魂類的秘寶吧,怪不得能夠來到這裡,不過你的實力太弱了,你走吧,魂殿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一道聲音傳入到了洛歸明的耳朵裡面,並不是傳音。洛歸明一陣奇怪,如此龐然大物發出來的聲音,卻像是個普通人一般。

「小精靈,這個人類是你帶過來的吧,我到是有些好奇,你們精靈族怎麼會接納一名人類。看在你的份上,這個人類我就不殺了,你們快點離開,不然我會改變注意的,小精靈,等你達到永生境再來這裡吧」,巨獸道,聲音除了極為冰冷之外,其他都和人類無異。

小精靈緊緊的依偎在洛歸明的懷裡,看了看洛歸明,又看向了巨獸道:「大哥哥是好人,是我們精靈族的貴客。大哥哥想進去,你能不能讓大哥進去看看。」

巨獸幽森的眸子掃了眼洛歸明,從這眼神之中,洛歸明感覺到了有幾分巨龍看向螞蟻的味道。

「通神境巔峰,不過螻蟻而已,這樣的實力就想進魂殿,你是想讓這個人類進去送死嗎?」出奇的巨獸卻是沒有多生氣,而是對夢思思說道。

夢思思身體猛然一震,看了看巨獸,又怯生生的看了看洛歸明,有幾分張口欲言又止的樣子。

看的出來,她很想叫洛歸明回去,但卻不掃讓洛歸明不高興,所以才強忍著沒有說出來。

巨獸的話,不旦沒有打消洛歸明的念頭,反而激起了洛歸明心中的鬥志。向來,洛歸明都是不服輸,別人越是認為他不可能做的到,他卻越是要去做到。越是巨大的挑戰,卻越是吸引洛歸明的嚮往。這不是爭強好勝,而是一顆強者之心,堅定的強者之心。

「前輩,請問有達到怎樣的條件,才能讓我進去,我實力雖然不夠,但想來這魂殿並不是完全考驗一個人的實力吧,如果是這樣,我想這魂殿也沒有存在的必要吧,直接等待著被強者發現,然後發動著大批的強者過來搶奪就是了。既然這是先輩留下來的一道考驗,我想考驗的應該就是更重要的東西」,洛歸明不卑不亢的對巨獸行了一個人類的禮節,說道。

從夢思思的口中洛歸明得知,這魂殿存在的時間非常的久遠,至少是以千萬年以上記的。是魂族的一位大能留下,在等待有緣人。既然如此,那考驗的肯定是有人能接收的下他的傳承,這種考驗,就肯定不是實力。當然,也不是說完全不要實力。

實力,最多就是第一個門檻,也是要求最低的門檻。

「條件很簡單,能接近的到我身前千米範圍之內。弱小的人類,你還想試嗎?以你的實力,就算是你有靈魂類的秘寶,你想接近到我身前萬米都沒有一絲的可能。魂殿考驗的雖然不是實力,但沒有一點實力是沒有資格進入的。有機遇,也要靠點實力去抓,我再說一次,你走吧」,巨獸陰冷的聲音道,言下之意非常的明顯,洛歸明再不起的話,它就要將洛歸明抹殺了。

接近一個實力最少永生境極限的凶曾身前千米,這條件還算是簡單?

洛歸明心中一懍,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夢思思,對這個情況,夢思思應該知道。

「大哥哥,是這樣的」,夢思思點了點頭道。

洛歸明瞭然,看來巨獸並不是在刻意的刁難自己。這樣的門檻,直接就能把永生境以下的人全部堵在了門外了。 「接近千米內」,洛歸明心中思忖,這個接近,是以怎樣的形式。洛歸明道:「前輩,斗膽問一句,怎樣個接近法,前輩這是要考驗晚輩的實力嗎?」

如果是和巨獸動手來接近它千米,那洛歸明就可以死心了,洛歸明感覺應該不是這樣的。

「人類,你到是有點膽色,我給你一次機會,你能在我的氣息威壓之下接近到我千米範圍之內,我讓你進去」,巨獸冰冷的說道。

「氣息威壓」,洛歸明目光冷凝的看著巨獸,心中升騰起了挑戰之意。

洛歸明輕輕的放開了夢思思,正想把懷裡還在呼呼大睡的小白虎給夢思思,小白虎似是感應到了,惺忪的睜開了眼睛,一臉無辜的樣子看向了洛歸明,又扭頭看向了巨獸。

「小白虎,你跟小思思先呆在這裡」,洛歸明說道。

小白虎搖了搖頭,轉頭看向了巨獸,一陣吡牙咧嘴之後,發出了一聲虎嘯。

聲音雖然沒有什麼威懾力,但巨獸似還是有點畏懼的樣子目光緊緊的盯在小白虎的身上。

「大怪物,快點讓我大哥哥進去」,小白虎小眼睛瞪了瞪巨獸說道。

「大哥哥」,巨獸眼裡閃過了一抹異色,目光掃了掃洛歸明,說道:「不行,沒有通過我的考驗,誰也別想進去。小白虎別吼,你現在還不是我的對手。我已經給他機會了,如果連我的考驗也通不過,那又有什麼資格進去。」

小白虎正想發怒,洛歸明拍了拍它道:「算了小白虎,前輩說的對,不管通不通的過,我都要試一試。好了,你跟著夢思思退到一邊。」小白虎這次到是很聽話,他們安頓妥了之後,洛歸明再次對巨獸行了個禮,一臉的凝重,道:「前輩,我想試一試。」

話音剛落,頓時一股滔天的氣息威壓如一片天坍陷了下來一般,轟然的壓迫到了洛歸明的身上。身體的威壓,意志的威力,心神的威壓同時壓迫了下來,磅礴無比,如星球爆炸一般的洶湧。洛歸明身體猛然一沉,感覺到了億萬均的力量壓在了身上,比一座大山還要可怕。瞬間,冰雪神蠶甲就顯現了出來,迎上了這股無窮的力量。

冰雪神蠶甲的防禦能力雖然很強,但也無法將這股威壓完全的抵消掉,既然是很少一部分落到洛歸明的身上,也足夠洛歸明喝的,差點沒把洛歸明直接壓趴下。身體也被力量繃緊,似是隨時都有綳裂的危險。

身體上的威壓有冰雪神蠶甲的保護,到是還能承受的住,不過意志和心神的威壓,直接就讓洛歸明陷入了崩潰的邊緣。洛歸明只感覺自己的意志和心神被困入了一個封閉的牢籠之中,洛歸明大駭,意守心神,艱難的抵抗著,但都有些岌岌可危,搖搖欲墜。

此時的洛歸明,就像是一道余堤,被滔天的洪水一次次的衝擊著,已經到了垮堤的邊緣了。

只要洛歸明意志稍微一松,那絕對瞬間被打進萬劫不復之地。

「哼,休想擊跨我」,洛歸明意志無比的堅定,爆發出了無窮盡的堅守力。

洛歸明的身體,直接陷入了獃滯的狀態。

「大哥哥」,夢思思發出了一聲驚呼,汪汪的大眼睛,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