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那我先過去看看,究竟是什麼人,你盡量將這顆碎星向那個方向靠近。」戰無命深吸了口氣,莫家短時間內出現兩位神主,莫家的底蘊之雄厚超乎他的想象,有這麼雄厚的底蘊,只殺他們一群神將,根本不足以動搖莫天神域的根基,因此,他把獵殺倖存神將的念頭打消了,不如多做點人情,或許能得到更多莫家的消息。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戰無命與莫覺遠一路飛,一路撿了十幾名莫家精銳弟子,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保命手段,身上的寶貝不少,在這場災難下得以倖存,倖存者大多十分凄慘,或重傷垂死,或力盡神衰,根本無力在星空遠遁。

戰無命像撿破爛一樣,一個個撿回自己的星球碎片,坑洞幾乎被人擠滿了,他們連在星空吸收神靈之力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后,心中鬆了口氣,至少他們不孤單,身上還有些神晶和丹藥,彼此有個照應,安心恢復力量。遠處星空的戰局他們已不再關心,莫天神域出現了兩位神主階強者,就算天炎之主無比強大,也只有敗亡一途,天炎之主絕對不是傻瓜,當兩位神主強者出現后,他很快就會離開的。

戰無命現在只希望莫天神城的救援能早日找到他們,他不想暴露血河舟,在星空找到一塊大陸並不容易。

戰無命也不理會那些人,這些日子,十幾人中有些人恢復了一些,專心修行,每日輪流分監察周圍的星空,看是否有星空飛舟出現。

救援星空飛舟在第十日終於找到他們了,他們已經不知道離那片戰場多遠了。星空飛舟接了他們,眾人鬆了口氣,十幾人中大部分家世不俗,莫天神城也不得不重視。

從這艘接到眾人的星空飛舟的操控者口中,戰無命知道,這次莫天神域損失慘重,損失了兩位神皇,一艘神皇飛舟和八位神王,神將精銳百不存一,救下來的不足百人,戰無命這一波算是人員數量最多的一波。

還有其他的星空飛舟在繼續中尋找,他們會將戰無命等人送到莫天聖城。這次進入聖靈海的人數一下子變少了,不知聖城最後會如何操作。偷襲的天炎之主莫天神域也沒能留下。

星空飛舟飛了近半月才抵達莫天聖城,遠遠看去,整個莫天聖城就像籠罩在一團巨大的雲霧中,看不到邊際。雲霧邊際有雷霆閃電劃破蒼穹,感覺那片區域就是一個巨大的雷暴雨雲。

當星空飛舟鑽入那片雨雲后,四周一變,彷彿進入了另一片空間,有湛藍的星空,星空浮動著層層虹,時不時有一隻巨鳥在大星間掠過,這是經過篩選的星辰,或明黃、或天藍、或鮮綠、或黑灰、或雪白……各種色彩的星辰散落在湛藍的星空,形成一個巨大的守護圈,星辰散發出天然的規則之力,各種顏色的規則交織在一起,在遙遠的天幕形成密集的雷雨雲。

在各色的星辰中間,眾星捧月般環繞著一片巨大的大陸,在遙遠的星空望去,那片大陸有一個高高.聳起的古堡般的巨城。

戰無命心中震撼,進入那片雨雲后,離那片大陸不知還有多少萬里,中間僅隔了八顆大星,這麼遙遠的距離,依然能看到那片大陸像是一塊沙盤般在星空鋪開,不是球體,就像一個鋪開的沙盤,那座巨城的形狀清晰可見,可見那座城有多大。

星空飛舟越來越近,經過那片星空的時候,戰無命感覺到一股股能量自他們的飛舟上掃過,像光譜一樣,飛舟里的人絲毫沒有秘密可言。這讓戰無命心中壓抑,這是莫天聖城的外圍防禦,一旦發現敵人,後果可以想象。

主神以下想來搗蛋,連外圍的防禦都闖不過去。這還是莫天聖城外圍的防禦,核心地帶的莫天聖城又會有怎樣的防禦呢?

越是靠近莫天聖城,越能看出這座巨城的雄偉壯闊。整片大陸足有數千萬里,地形自四面八方向中間逐漸增厚,這座城順著地形建得越來越複雜。最中心的城堡如同建在大陸的脊樑上,無論是向哪個方向,都能俯覽整個大陸。

戰無命的星空飛舟落在大陸中間,那是一片巨大的平原,從高空看更像是一塊平台,就像整座莫天聖城的台階。降落時,才感覺到這個台階巨大。

「你們隨我來。」一名神將階的莫家弟子引導戰無命等人走下船艙。

戰無命等人對視一眼,這些天,他們身上的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彼此間倒是默契了不少,這些人顯然以戰無命為首,他們的小命都是戰無命救回來的,聽說戰無命是暗刺一脈,更是心生交好之意。

很快,眾人被帶到了一處宮殿,那人把他們帶到一處偏殿,讓戰無命等人等在這,徑直離開了。

「哎,這位師兄,你就這麼走了,我們該做什麼?」莫超然急忙趕上去,問道。

那人白了莫超然一眼,冷冷地道:「我的任務就是帶你們到這,等會兒會有人過來告訴你們該怎麼做。」說著甩開莫超然的手,頭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莫超然沒好氣地罵了一聲:「靠……」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 手機閱讀

莫覺遠見莫超然吃癟,不由笑了起來,其他人也一臉笑意。品書網

「有什麼好笑的?」莫超然有些惱,無奈地找了個地方坐了,莫天聖城他從沒來過,原本好好地來聖靈海洗禮,結果數萬同伴,只剩下他們十幾。

「嗡……」就在莫超然坐下的瞬間,一股暴烈的氣勢猛然自門外湧進來,潮水般瞬間填滿了這個偏殿的每一個角落。莫超然一驚,站了起來,其他幾人也站起了身來。

「一群菜鳥,歡迎來到莫天聖城。」幾人剛站定,一個粗獷的聲音自外面傳進來,一個小巨人般的身形從門口擠了進來,閃了幾下,就立定在眾人面前,那股潮水般的氣勢化成濃郁殺意,如同一座大山壓在眾人心頭,站起身抵抗這股侵入氣勢的眾人眼裡透著駭然,望著眼前這名大漢,心中震驚。

這壯漢並非神王,只是神將巔峰,半步神王,一個巔峰神將竟有如此強大的氣勢,彷彿在屍山血海中沐浴了無數次般,不動時都能生出巨大的壓力,一旦氣勢激發,眾人更受不了了。

壯漢的目光掃過莫覺遠等人,最後落在眾人身後,正剔指甲的戰無命身上,戰無命像是沒感覺到那股壓力般,在那裡修理著自己的指甲,那把藍金小刀上閃過道道流轉的秘紋,看上去十分華美。

壯漢眼裡閃過訝異之色,莫覺遠等人也隨著他的目光轉頭看了一眼,全都怔住了,失聲叫道:「老大……」

戰無命這才抬頭看了莫覺遠一眼,又掃了一眼眾人,一臉錯愕地問道:「幹嗎,你們都站著幹什麼?」

「在下莫雄,是聖玄戰團第七分隊隊長,現在,你們由我統領,你們將會參與幽浮空間的清理行動。」那壯漢看了戰無命一眼,怎麼會聽不出戰無命的輕視,他心中沒有太在意,一個剛晉階神將的小輩,神將初階與神將巔峰是一個巨大的鴻溝,對於許多人來說,那幾乎是不可逾越的。

僅僅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便足以將這幫人激發得全力對抗,就算戰無命安穩地坐著,他也不放在心上,直接將來意說了出來。

「莫雄師兄搞錯了吧,我們是來參加聖靈海洗禮的。」莫覺遠一怔,臉色有些難看。

聖玄戰團他自然知道,是在神魔戰場為莫天神域殺出了很大名聲的戰團,幽浮空間他也聽說過,之前從各分支徵調了不少神將和金神,就是為了清理那片空間,最近數月,家族收到消息,清理幽浮空間的弟子隕落,那裡對神王之下就是一個血肉磨盤,九死一生。

那片空間盛產精品神礦,還有混沌赤銅這種可以煉出道器的神材,因此,莫家對幽浮空間非常重視,為此不惜從神魔戰場抽調精銳戰團前去清理。

他沒想到,自己剛到莫天聖城,連聖靈海都沒看到,聖玄戰團居然要徵調他前去清理幽浮空間,自然不樂意。

立刻有人附和莫覺遠的話:「莫雄師兄,我想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們剛剛到聖城,是來參加聖靈海洗禮的。」

「一群菜鳥,你們聖靈海洗禮的資格已經取消了,三萬神將,只剩下你們幾十人,為了你們幾十人開啟聖靈海,你們還不值這個價錢,如果這次你們能活著從幽浮空間回來,你們自然可以用自己的功績兌換聖靈海開啟的機會,在幽浮空間還死不了,聖靈海對於你們來說也不重要了。」莫雄冷笑著回應道。

莫覺遠等人的臉色越發難看,聽到莫雄的話,他們才意識到,聖靈海每次開啟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神晶,甚至神聖源液,那片聖靈海如果放入萬人,相對來說每個人消耗不多開啟能量就行了,如果為了幾十個人開啟,平均每個人消耗的資源增加了近百倍。聖靈海開啟的條件是恆定的,哪怕只有一個人也需要消耗這麼多神晶。

天炎之主在星空截殺眾人後,雖然讓莫天神域損失了大量神將,同時也讓莫天聖城節省了一筆消耗。至於這幾十名倖存的神將,正好省得莫天聖城向各大家族徵召,各大家族送到莫天聖城的都是精銳,能從那場災難中活下來的人有幾個是弱者?這樣的人正適合去清理幽浮空間。

「我們家族已經接受過幽浮空間清理的調令,也出了不少人,想要徵調我們去幽浮空間,只怕你說了不算,要與我岳恆一脈的長老溝通。與我而言,只有長老會的命令或者聖城金令才有效。請問莫雄師兄,這兩樣東西你手中可有?」莫雄的話讓眼前這群一開始被他氣勢所驚的世家子弟冷靜下來,莫永清不卑不亢地道。

他們可不想去幽浮空間冒險,那裡死亡率太高了,許多未知情況不是目前莫天神域所能控制的,不只莫天神域,其他的神域也有大量精銳進入其中,在那片空間要面對的不只是幽浮空間的原生生命,還要面對其他神域精銳的襲殺,甚至有魔土、冥土以及血界的精銳。

「你叫什麼名字?」莫雄眼裡閃過凌厲的寒芒,掃過莫永清。一股強大的壓力讓莫永清的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岳恆莫永清。」莫永清的臉色脹紅,依然艱難地道。

「很好,岳恆莫永清,你可不可以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莫雄向前踏了一步,來到莫永清面前,眼神玩味地望著莫永清,身上強大的殺意瞬間將莫永清籠罩,巨大的壓力讓莫永清禁不住後退了一步。

「他說,如果你沒有岳恆長老會的調令或者聖城金令的話,那麼你可以滾了。」就在莫永清感覺自己必須出手時,手突然被人握住,身形後退幾步,渾身的壓力頓時一輕,在他與莫雄之間多了一個人,正是剛才還在修指甲的戰無命。

戰無命一臉輕蔑地望著莫雄,將莫永清的話用囂張的語氣說了出來。

戰無命站起倆的瞬間,他們身上的壓力頓時一輕,心頭一動,全都匯聚在戰無命身後。他們沒想到戰無命的語氣如此強硬霸道,對方是神將巔峰,可是他們不能退縮。

他們的小命是戰無命撿回來的,戰無命為了讓他們不被送入幽浮空間而得罪對方,他們必須站在戰無命這邊。聖靈海洗禮被取消了,他們早已滿心怨氣,聖玄戰團第七戰隊隊長莫雄一進來就以氣勢強壓他們,讓他們這些頗有身份的傢伙十分惱怒。

就算要打上一架又如何?莫天聖城他們雖然沒來過,可是家裡的老祖不見得沒有影響力,一個神將巔峰的隊長而已,就算殺了又如何?老祖出面還擺不平嗎?他們就不相信,一個聖玄戰團的小隊長敢對他們痛下殺手。

「你是誰?」莫雄的眼裡透出冰冷的殺機,冷冷地盯著戰無命,一個神將初階的小子居然敢叫他滾,就算對方身後有家族撐腰,他聖玄戰團又怕過誰?

「我是誰你沒有資格問,跟你沒有半毛錢關係,既然聖靈海不為我們開放,我們還想去看看聖城的風采,請不要耽誤了我們逛街的時間。」戰無命囂張地回應。

雖然他這暗刺一脈的天才是假的,可是他身後這群傢伙的身份可不是假的,代表著一方家族,莫覺遠、莫永清都是莫家老祖的嫡系,家族都有神皇巔峰,是聖祖血脈。

戰無命的囂張差點把莫雄氣得逆血上涌,一個剛剛進莫天聖城的小神將,還是初期菜鳥,連神魔戰場都沒進過,在他們這些經歷了無數次生死劫殺生存下來的神將面前竟然敢這麼說話。

戰無命的話立刻引起了莫覺遠等人的共鳴,雖然剛才被莫雄的氣勢所懾,但是一旦調整過來,也就是那麼回事,十幾人全都聚在戰無命身後,挑釁地望著莫雄,對方的修為是比自己高,那又怎麼樣?這裡是莫天聖城,一個小小的神將巔峰小隊長能對自己動手嗎?至少也得考慮一下自己身後的老祖吧。

「很好,菜鳥,不過很不幸的是,這是莫天聖城,不是在你的家族,我會讓你知道我有沒有資格問你是誰。」莫雄眼裡閃過凶厲殘忍的笑容。

「好,我隨時等你。現在我可沒時間陪你玩。」戰無命不屑地道,而後對身後眾人道:「我們走……」

「誰讓你們走了?」莫雄眼裡閃過凌厲的殺機,望著戰無命,彷彿是一頭噬血的狼。

「想走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們能戰勝我。」莫雄的聲音里透著殘忍。

「這有何難?兄弟們,一起出手吧。」莫覺遠一聲冷笑,頓時戰意衝天。就算莫雄是神將巔峰,他們有十幾個人,十幾個神將初階,單一戰力可能比不上莫雄,但是大家聯手,他不相信打不贏一個人。

莫雄臉色一變,沒想到莫覺遠居然這般無恥,竟然讓大家聯手。

「欺負人少嗎?」就在莫覺遠的聲音落下時,幾道身影擠入偏殿,匯聚在莫雄身後,一股股衝天的血氣頓時將莫覺遠等人的氣勢再度壓下去。這次進來的幾人中,有兩位神將後期,其他幾人是神將中階,連一個神將初階都沒有。

本書來自品&書#網 手機閱讀

莫覺遠的心頭一冷,他自然看得出眼前這幾人全都是經歷了許多生死,戰場上的精銳。品書網加上莫雄,雖然比己方的人數少,但也有十人,這十人的境界都比他們高一個層次,這要是真打起來,他們肯定討不到好處。一時不敢再多話了。

「一群菜鳥,想打架嗎?我們很樂意奉陪,正想讓你們看看,你們這些溫室里的嬌花與真正的戰士之間的差距。」一個看上去陰鬱的年輕人眼裡閃過輕蔑之色,掃過莫覺遠,最後落在戰無命身上。

莫覺遠等人大怒,可惜形勢不如人,好漢不吃眼前虧,這裡是莫天聖城,就算是老祖來了也要守規矩,他們也不想惹事。

「你是說打倒你我們就可以走了?」就在眾人沉默時,戰無命問道。

「不錯,只要打倒我,你們就可以自由……嘭……」莫雄的話音未落,一聲悶響就傳了出來,莫雄慘哼一聲,身體蹭蹭跌出數步,將身後幾人撞得東倒西歪。

「你卑鄙!」莫雄身後的神將後期大怒。

莫覺遠等人都呆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戰無命會突然出手,毫無聲息,快到如此地步,搶先出手,一擊而中。

「怎麼?你們不是自稱戰場上的老鳥嗎?就這樣也算卑鄙?」戰無命不屑地笑了笑,拳頭轉了幾下,像是活動筋骨一樣。莫雄等人的臉色難看之極。這是赤.裸裸的打臉。

「很好,看來是我低估你了。」莫雄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的境界比戰無命要高上一截,自覺自己是一個老兵,根本就沒把戰無命放在眼裡,可是眼前這個年輕人比他們想象的要恐怖。

「沒倒啊?看來剛才那一拳還不夠重。」戰無命聳聳肩,不置可否地道。

「老大好樣兒的……」莫覺遠等人哄然道,他們沒想到戰無命會如此狠,但是這卻確實讓他們十分解氣,堂堂神將,在家族被稱為天才,到了這裡居然被稱為菜鳥。這口氣,他們咽不下去,戰無命以最直接方式回應對方的輕蔑,讓他們心頭大快,唯恐天下不亂地叫了起來。

就算是真的和這群人打又怎麼樣,對方境界比自己高,打輸了也不丟人,對方真敢在聖城之將他們倖存的十幾個人全部斬殺嗎?他們承受得了家族老祖的怒火?就算是聖玄戰團的團長也沒有這個勇氣吧?

第七分隊的隊員臉色十分難看,戰無命剛才明顯是偷襲,但他們卻不能說戰無命偷襲有錯,戰場上偷襲的不少,誰也沒說彼此之間不可以偷襲,莫雄大意了。

「你值得我認真出手。」莫雄推開身後的同伴,眼裡閃過濃烈的殺意。戰無命讓他丟了面子,他真的動了殺意。

「我會讓你知道……」

「嘭……知道你個頭,就知道羅嗦。」

莫雄的聲音還未落,戰無命的拳頭再次重重地落在他臉上。直接將他的話給轟了回去,這次,他幾乎是看著戰無命的拳頭劃破虛空,在莫雄以及眾人的眼皮底下,一拳轟中。

除了戰無命的罵聲外,整個偏殿一片死寂。如果說剛才戰無命那一拳還是偷襲的話,第二拳是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打出來的,他們清清楚楚地看到拳頭是如何落在莫雄的臉上的,他們明明看清了軌跡,可是莫雄就是避不開。

戰無命這一拳並沒用上全力,只將莫雄的半邊臉轟腫了,雖然戰無命沒用全力,手下留情了,可是這種真實的打臉讓莫雄臉上無光。

一群人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戰無命,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些什麼,莫覺遠等人看著戰無命的目光已經完全不同了,這個救了他們小命的老大,生猛得不行。

莫雄可是貨真價實的神將巔峰,一進屋子,身上自然散發出來的氣勢和威壓便讓他們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就這麼一個人,居然被戰無命簡單的一拳轟得滿臉浮腫。

「你找死……」莫雄終於爆發了,強大的氣勢瞬間湧起,如同潮水一般撲向戰無命,虛空之中彷彿有一道道裂縫生成,這些都是幻像。

「不見得……」戰無命的身形一閃,莫雄的一擊落空,莫雄感覺到一股渾雄之力自後方襲來,他頭都不回一下,身形迅速反轉,一面盾牌出現在手中。

「轟……」戰無命的拳頭轟在那面盾牌上,莫雄手中的那面小盾轟然變形。巨大的反震之力,使得莫雄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轟……轟……」戰無命的攻勢如連綿秋雨一般重重砸在莫雄身前,莫雄竟然連連後退,而且是在戰無命的連續攻擊之中節節敗退,對於相差的兩個境界,這一輪攻勢下幾無還手之力。

這才是戰無命真正的力量,一拳之下,神盾變形,而後再一拳,那面小盾已出現了一道道裂紋,莫雄彷彿一下子忘掉了所有的大道規則和神通,成了蠻力角鬥士,在戰無命暴風驟雨的攻擊下,就算是莫雄高出兩個境界,也狼狽不甚。

「轟……」戰無命完全憑藉肉身的力量與莫雄硬拼,讓所有人意外的是,莫雄並未真的受傷,只是氣息有些濁。

戰無命與莫雄打得看得一群人莫名其妙,戰無命與莫雄完全拋開的了神通,變成了純力量的肉搏。

莫雄的戰友知道,這不是莫雄的風格,可是莫雄的節奏完全被戰無命影響,他就算想調集天地規則,使用神通也做不到,每當他的天地之力凝到一半,戰無命的拳頭便到了,無比準確地砸在他力量的拐點上,頓時將莫雄的神通打斷。如果說這只是偶然情況,眾人還可以理解,但是每次都這樣,眾人心頭升起古怪的感覺,戰無命看似無賴的純力量戰法,總給人一種十分怪異的感覺。

看莫雄形勢不好,後來那群人神色不善起來,他們幾經生死,莫雄是他們的隊長,如果莫雄敗了,他們也會顏面盡失。

「打,老大狠狠地打……」

「讓這小子囂張,讓他知道誰才是菜鳥……」

「看他那個熊樣,就是一幅欠揍的模樣……把他揍成孫子……」

「老大威武,乾死他娘的……」

見戰無命大發神威,居然將神將巔峰強者打得全無還手之力,莫覺遠等人全都興奮了,這還真是個意外,原本他們不覺得戰無命能佔到便宜,沒想到這麼厲害。

當初,戰無命一個個救下他們時,他們對戰無命只有感激。後來聽說戰無命來自暗刺一脈,大家心中都生出了交好之意。此刻看到戰無命展現出實力,眾人才開始真心擁戴這個老大。

「你們都給我閉嘴,一群菜鳥。」見莫覺遠等人在一旁大聲叫囂,莫雄的情況並不好,莫雄的戰友們臉色越來越難看,對那幾名叫得最凶的莫家子弟暴喝道。

「誰是菜鳥,囂張個什麼勁,你們的隊長都快被打成孫子了,你有什麼資格吼我們?」那幾名莫家子弟哪裡有懼意,戰無命給他們帶了個好頭,莫雄看上去很強大,看來也不過如此。老大這麼給力,他們怎麼能丟老大的臉。因此,當那幾人喝斥時,他們立刻反唇相譏,哪裡有半點畏懼。

「你們找死!」那幾人大怒,這些公子哥讓他們看得不爽,可是莫雄的情況確實不好,越發趁得那幾個在邊上跳腳大叫的傢伙面目可憎。

「靠,你當恆爺怕你們這幫孫子啊,老子好好地來這裡參加聖靈池洗禮,誰知道差點在路上死在虛空,好不容易到了這裡,不僅不對老子開放聖靈池,還想老子去幽浮空間送死,就你們這幫孫子,也想對咱們這幫兄弟呼來喝去,你們當自己是誰啊?」莫恆橫眉立目,幾乎咆哮地吼道。

「就是,就你們這幫孫子,以為是誰啊?連個神王都不是,還想當老祖嗎?」

「別以為自己的境界高老子一頭就有什麼了不起,看到沒有,看看你們的鳥隊長,比我老大高兩截還不是被打得像孫子一樣,一幫中看不中用的傢伙!」

莫恆的話頓時引起一群人囂張的回應,雙方二十餘人頓時全都氣勢洶洶地對吼了起來……

「啊……誰打老子的眼睛……」

「我靠,你還敢出手……」

「兄弟們給我打,往死里整……」

「可惡,你們這群該死的菜鳥,你踢老子哪兒……」

不知道誰先動手,頓時一片混亂,大家再也不顧形象,連神通都懶得用,全都像戰無命和莫雄一樣跟無賴打架一樣,各種陰招,各種偷襲全都使了出來,這裡是莫天聖城,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真動用神通和天地規則的話,只怕能把這片宮殿給拆了,要是不小心弄死幾個,後果難以估計。

在交手的過程中,莫雄絕望地發現,戰無命的防禦之力驚人,力量又大得駭人,一時只剩挨打的份兒,幸好他神將巔峰的修為沒有損失,肉身依然強大。

偏殿沒有多大,幾十個人就像街頭流氓地痞,打得鬼哭狼嚎的,一邊罵一邊打……

戰無命看不下去了,一個個怎麼也是神將,這架打得,就像街頭混混一樣,兵器也不用,操起桌子、椅子就砸,那東西砸在神將身上屁傷都沒有,不過是多了一地碎屑,還好意思叫得「哇哇」的。他這個老大都覺得和這群傢伙在一起丟人。

本書來自品&書#網 手機閱讀

「轟……」莫雄一直被戰無命壓制的神通終於爆發,一股沛然的能量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如同一道巨大的衝擊波,直接將那群混戰的傢伙掀飛了出去,壓抑太久的莫雄那股積蓄的能量太龐大,將偏殿炸開幾個大洞,牆面上閃爍的秘紋都沒阻止這股力量。品書網.vodt.com

戰無命退到角落,壞笑著看著發懵的莫雄和那群滾得滿地都是的神將。

莫雄沒想到神通爆發得這麼厲害,沒傷到戰無命分毫不說,反而將那群打得滿地滾的傢伙給震飛了。愣愣地看著滾了一地的傢伙,他很清楚,他之所以能爆發不是因為他擺脫了戰無命的壓制,而是戰無命懊惱那些傢伙打得難看,借他的手教訓一下那群傢伙。

「嗡……」就在莫雄將偏殿炸毀的瞬間,一股強大的神識掃了過來,而後一股浩然的意念傳過來:「是誰在莫天聖城搗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