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抓緊時間。」李寒夜微微點頭。

距離蒼龍武院開學,也只剩下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了。

他來這裡的目標是四百頭蠻獸。

也就意味著,他每天大約要殺15頭左右的怪獸。

因為這中間肯定要回去補給或者先上交一些戰利品。 「哥,你咋來的?」劉二奎在後面急忙追上他。

「走着來的,咋,就你這點路,我還走不到?」

「哪有!」劉二奎急忙反駁道,「你要走,我不攔著,我知道你着急蓋房子,不是,你先聽我說。」

他一把攔住王滿囤,王滿囤跟他撕巴著:「改天我一定來你家喝酒。」

劉二奎一件無奈:「嗐,我的意思是,弟弟我在這行當里還算有些薄面,讓墩子套上騾車,我跟你一起去,要是暫時沒有貨,咱還可以插隊,或者在誰家勻勻!」

王滿囤嘖了一聲,瞧我這個老糊塗,可不就是嗎,哈哈……我咋把這茬給忘了!

「哈哈……」劉二奎吆喝着兒子,扭頭笑着說,「這弟弟可就要說說你了!」

兩個人坐在牛車上,熱火朝天的聊起來,大概就是回憶往昔,又神秘的說着以後的話,他兒子墩子坐在車轅上,聽的津津有味。

河埃子村在李家廟的東南方向,而劉二奎的家卻在李家廟的東北,這要是讓王滿囤走,可得大半天呢。

到了磚瓦窯,果不然訂磚瓦的人不少,靠着劉二奎的面子,張家的主事才勻了他三間磚瓦,再多了就沒了!

王滿囤依惜記得,前幾天下雨,阮湘抱怨著院子裏一踩一腳泥,便又細心的訂了不少青石條,打算從大門開始鋪,各個位置都鋪到位,尤其是井邊,那裏的石塊坑坑窪窪,絆腳。

自家沒有騾車,劉二奎就讓他兒子墩子幫忙拉着,又給窯主添了不少錢,請他找人送。

他熱情的邀請劉二奎去家裏吃飯,劉二奎推辭不過,兩個人就先往家趕了。

阮家廚房裏。

阮湘撈起熟透了了的肉和棒骨,把骨頭湯舀進瓦罐里,放在小泥爐上溫著。

又在院裏喊了一嗓子:「娘,忙完了沒?」

柳氏大概沒聽見,東東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跑了出來,手裏還拿着一根小木棍:「娘,好香!」

阮湘用手抹掉他臉上的髒東西,又點了一下他的額頭:「小饞貓,去幫娘叫你奶奶去!」

「嗯。」小孩不好意思扭頭就跑。

這做牛肉乾的肉,被她小心翼翼的切成拇指粗的長條狀,放在木盆里,她又倒入自己配置好的十三香、鹽、醬油、糖、花椒粉和研磨成粉狀的蝦米皮。蓋上蓋子,放在一邊,等腌好入味以之後,經過熱油一炸,撒上芝麻,風乾就好了。

又拿出一小塊來,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備用,拿出早已備好的紅蘿蔔和土豆倒入鍋中翻炒,炒制八分熟,撈出備用。

在鍋里放入糖塊炒化,再放入切好的牛肉塊,翻炒均勻,牛肉這時也就變成紅褐色,加入各式調味品,再倒入炒好的蔬菜,加水悶着。

至於牛棒骨,還是同樣的方法。

柳氏這時也擀好了麵條。

這時候,東東一臉興奮的跑了進來:「奶奶,娘,爺爺帶了一個爺爺來家裏,說是一會送磚瓦的就來了。」

婆媳倆對視一眼,沒想到還來了客人,忙加快手裏的動作。

「娘,有客人來了,我再炒兩個菜吧!」

「行,你看着弄!」

劉二奎上次也是來吃酒席的,只是人多吵雜,沒仔細打量。

他看着手裏的茶杯,不似一般的粗陶,茶杯手感細膩光滑:「哥,你這杯子看着怪順眼的。」

王滿囤白了他一眼:「這可是打南邊來的瓷器,也就你了,誰來我也不捨得給他用!」

「嘿嘿,還是哥哥心疼我!」

「開飯啦!」倆人說話間,柳氏笑眯眯端著托盤走了進來。

劉二奎忙站起身來,躬腰作揖道:「有勞嫂子了!」又樂呵呵的感嘆著,「有些年頭沒嘗過嫂子的手藝了!」

柳氏也和他熟捻,以前劉二奎這幫小子常去她家蹭飯:「嘿,那還是改天吧,除了這麵條是我擀的,這菜都是我兒媳婦做的,你這當叔叔的可別挑嘴!」 廣陽市,紫林閣。

這是廣陽市一家比較有名的餐廳,也比較僻靜,是很多有錢人比較青睞的地方。

大廳一角,許建功和方慧坐在一個桌邊。

許建功道:「怎麼樣?半夏什麼時候過來?」

「這次趁著林漠出門,咱們好不容易把王總一家人都約出來,讓他們見見半夏。」

「半夏可千萬不能遲到了,不能給王總一家人不好的印象啊!」

方慧一臉得意:「放心吧!」

「半夏正在過來,馬上就會到了。」

「再說了,我女兒這麼漂亮,又是許氏葯業的總裁,他們怎麼可能會不喜歡?」

許建功:「不管怎麼樣,就要趁著這次的機會,把這件事辦好。」

「不然,等那林漠回來了,整天纏著半夏,咱們根本沒機會做這種事。」

「王總的兒子,聽說長得也很帥,而且能力很強,和咱們家半夏很般配。」

方慧連連點頭:「不管怎麼樣,都比那個林漠要強得多。」

「而且,王總家世也很好啊。」

「十大家族中王家的分支,自己事業有成,連王家主都得對他客客氣氣的。」

「住在望江園,這本身就是身份的象徵。」

「嘖嘖,要是半夏和他兒子結婚了,咱們也能隨意進出望江園了。」

「回頭等有錢了,咱們也在望江園買套房子,和半夏住這麼近,多好啊!」

許建功也是一臉憧憬。

望江園,是他們的終極目標。

如果能住進望江園,就等於是徹底跨入了廣陽市的上流社會,那可真的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不管怎麼樣,至少不用住在林漠的房子里,整天被他說三道四了!」

許建功咬牙道。

方慧也是一臉憤然,在他們看來,那別墅是林漠的,簡直是他們最大的恥辱!

不過,恥辱歸恥辱,他們現在還是很願意住在那套別墅里的。

畢竟比他以前那小房子要好太多了。

而在此時,紫林閣外面,也有一對夫婦,帶著一個長相有點小帥的青年走了過來。

這對夫婦,就是許建功在雲頂酒會認識的王總夫婦。

王總名下有幾家上市企業,身價數十億,在廣陽市也是拿得出手的大人物。

他兒子王一鳴也管理著幾家企業,又是劍橋大學畢業的高材生,身份顯赫。

當時許建功知道他們的情況,就有心撮合女兒和王總兒子的婚事。

只不過,之前接連發生的事情,讓他沒時間處理這件事。

這次趁著林漠外出,他們就立馬行動,將王總一家人邀請了出來。

王一鳴不耐煩:「爸媽,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搞相親這一套,你們土不土啊?」

「我說了,我現在還不想結婚!」

「我還年輕,沒玩夠呢,現在結婚多虧啊。」

「再說了,這女的長什麼樣子我都不知道。」

「一旦是個醜八怪,回頭再纏上我了,那你們不是坑我嘛!」

「算了,我不去了,你們去幫我看看就行了。」

王一鳴說著,轉身要走,但被王總一把拉住。

「來都來了,就進去看看吧。」

「再說,你都三十一了,還往哪兒年輕啊?」

「人家那姑娘也挺有本事的,名下有一個十幾億的大公司,跟你很配。」

王一鳴嗤之以鼻:「呵,又是什麼女強人?」

「我最討厭這種女強人了,那都是長得丑沒人要的,醉心於工作,才能走到現在這一步。」

「但凡有點姿色的,誰會去當女強人啊?」 「相反,我在的時候,他們還嫌我礙事呢。」

「怎麼,你該不會也嫌我礙事了吧?」

「還是怕你老婆知道你跟我的事?」

「是的話,我立刻就走。」

面對這嬌嗔的容顏,秦天像個「渣男」一樣,無言以對,灰溜溜的逃走了。

好不容易到了第六天,秦天接到一個電話。看到是國外打進來的,他的心咯噔一下,急忙接通。

裡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看郵箱。」

「好!」秦天掛了電話,幾乎是用衝刺的速度,回到了房間。

雖然他對呂純的設計有信心,這幾天,表面看上去也是一派輕鬆,但是,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

這個設計,關乎能不能拿下如意湖一號地。

而這塊地,關乎他能不能強勢在錦湖市立足。

能不能在錦湖市立足,又直接決定了南七省這盤棋的勝負。

其重要性,可想而知。

打開郵箱,點開呂純發來的電子郵件。

頓時,一個畫面在面前徐徐展開。秦天看完之後,楞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漂亮!

實在是太漂亮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