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當然,虎父無犬子,佛迪森星主一定可以成為諸天宇宙中的傳奇人物。」既然有事情需要佛迪森幫忙,傅翎心也就不介意恭維對方兩句。

只不過,秦朗卻發現這個佛迪森對傅翎心似乎有什麼不良企圖,但是秦朗也不點明,因為他在傅翎心旁邊,足以控制局勢了,相信傅翎心也是這麼認為的。

「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經非常仰慕『女佛盜』的風采,沒想到過去了這麼多年,傅女士風采如昔,好像時光完全對你沒有任何的影響呢,看來你的修為境界又提升了吧?——我為你準備了接風宴,還希望你賞臉。」佛迪森向傅翎心道,語氣竟然有些討好。

秦朗覺得有些奇怪,要知道傅翎心雖然有些獨特的氣質,卻並不算什麼大美女,不知道這個佛迪森為何如此討好她,莫非那什麼泰坦圖星座的人都喜歡傅翎心這樣擁有強悍氣質的女人?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個星座的男人的確是有些與眾不同。第一時間更新

佛迪森的排場果然不小,為傅翎心準備的接風宴,那更是非常地奢華,雖然傅翎心還未告訴秦朗這個佛迪森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在天啟帝國的星域內擁有若此的權勢,但秦朗相信傅翎心可以處理這一切的狀況,因此秦朗一言不發地跟在傅翎心身旁。。

佛迪森的宴會開場,那排場可不是一般的大,但是這傢伙並未邀請別的什麼客人,似乎專門是邀請傅翎心的,當真是給傅翎心接風洗塵了。

既然是為傅翎心接風洗塵的,那麼秦朗出現在宴會廳,就顯得十分突兀了,所以那個佛迪森用狠毒的目光瞪了一下秦朗,隨後向傅翎心道:「傅女士,赴宴的時候,就用不著帶上僕從了吧,難道你還懷疑我會對你不利?」

這個佛迪森,竟然以為秦朗是傅翎心的僕從呢。第一時間更新

聽了這佛迪森這話,秦朗並無反應,而傅翎心卻是呵呵一笑:「我恐怕你弄錯了,佛迪森星主,我給你介紹一下吧,這位是我的主人——華夏世界的秦朗,我是他的僕從。第一時間更新」

「什麼!」佛迪森那一張英俊的臉蛋忽地變得扭曲,就如同被人打了一拳似的,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好比是晴天霹靂一樣。

佛迪森對於傅翎心,的確有一種非常特殊的仰慕之情,因為在很久之前,佛迪森還未繼承其父的位置時,經常聽見其父對傅翎心十分推崇,久而久之,這個佛迪森對傅翎心也就產生了一種愛慕之情,奈何那時候傅翎心卻忽然消失,這讓佛迪森悵然若失了好一陣。。這一次,傅翎心再度出現,讓佛迪森以為機會到了,於是精心準備了一番,哪知道卻被冒出來一個秦朗,而且秦朗居然還是傅翎心的主人,這讓佛迪森根本無法接受。

要知道,佛迪森可是泰坦圖星座的星主,而泰坦圖星座可是天啟帝國的盟友之一,因此佛迪森在天啟帝國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存在,想不到今天卻被秦朗給「羞辱」了。

秦朗也有些不理解,為何傅翎心要刺激這個佛迪森,畢竟如果要利用佛迪森的話,何必刺激得他這樣暴怒呢?

「傅女士,你這是在羞辱我嗎!」佛迪森果然是大怒,「你竟然將一個僕從視為主人,你就算是要拒絕我的追求,也不應該這樣羞辱我!——好,既然你想要給人當僕從,那麼也只能給我佛迪森當僕從!」

說了這話,佛迪森就直接伸手向秦朗抓了過來,雖然兩人相距至少有二十幾米,但是佛迪森的修為境界自然是可以忽視這種距離的差距,這傢伙一出手,直接就將空間法則撕裂,他的手也搭在了秦朗的脖子上,然後用輕蔑的語氣說道:「就憑你這樣的修為,也想要跟我抗衡,也想要打傅翎心的主意,簡直就是在做夢!」

「拿開你的爪子。」秦朗的語氣很是平淡,就如同只是在跟佛迪森對話一樣,一點都感覺不到他被佛迪森給威脅了。

佛迪森卻沒有理會秦朗,大概他認為只要一用勁,就可以直接捏死秦朗。當然,也不能完全怪佛迪森的眼光太差,而是因為秦朗達到了造化境大圓滿之後,渾身的氣質就發生了變化——完全歸於平淡了。

平淡就是「真」,這個道理很多人都聽過,但是卻不知道什麼是「真」。 ?「真」這個字,很有意思,在華夏世界古文當中,這是一個會意字,意思是:「人變為仙而升天」。

因此,華夏古代的「真人」,就是得道修仙的人。

只是,天下修士何止億萬,能夠達到「真」之境界的,卻又有多少?

秦朗可是達到了造化境大圓滿,才真正領悟到了「真」的含義,所以這個時候的秦朗,連武道的霸、神道的聖氣都完全蛻化掉了,看起來就跟平平淡淡的一個人似的。

另外,秦朗修行的動靜之術,如今也算是徹底達到了大圓滿的境界,所以只要秦朗不出手,他就一直都處於極靜的狀態之下,不為任何外物所動。

秦朗沒有立即反擊,只是因為他知道佛迪森根本就不值得他動手反擊,這傢伙雖然是什麼泰坦圖星座的星主,但是其實力跟天啟帝國的戰將蒙戈比起來,簡直就差距太遠了。。

而可笑的是,這個蒙戈居然還不將秦朗當一回事,認為他已經吃定秦朗了,反而如同沒有聽見秦朗的話,將注意力放在傅翎心那裡:「傅翎心,莫非你不知道我的心意不成?雖然我閱女無數,但是能夠讓我放在眼中的,不過寥寥無幾,而真正讓我欣賞的,也只有你了!如果你能做我的星主夫人,我們泰坦圖星座的實力,必然還能大幅提升,甚至可以跟天啟帝國比肩!」

原來佛迪森不是貪圖傅翎心的容貌,而是看中了她的能力,關於這一點,秦朗也是絕對認同的,傅翎心的確算是很有本事的一個人。。如果傅翎心幫助這個佛迪森,看來的確是可以干一番大事,畢竟傅翎心莫對於天啟帝國了解很多,而且手段也不少。

雖然泰坦圖星座跟天啟帝國是盟友,但是盟友之間,往往也會存在競爭,所以佛迪森有這樣的野心也不足為奇,無非就是要為他自己爭取更大的權勢而已。第一時間更新

說起來,佛迪森也是人族,當然不是華夏人族,秦朗發現在諸天萬界之中,人族的數量其實也不少,但是這些人族本身不會對其他人族有什麼親近感,就如同以前地球世界的人族彼此之間不僅沒有天然的親近感,反而還搞出什麼種族歧視之類的東西來。

佛迪森擒住秦朗,無非是要看看傅翎心的反應,最好傅翎心答應他的條件,但是傅翎心卻絲毫不為所動,反而笑著勸說佛迪森:「佛迪森,我也算是你父親的老朋友了,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我提醒你一句,千萬不要招惹你惹不起的人!」

言下之意,秦朗就是佛迪森惹不起的這個人了。第一時間更新

「我惹不起的人?哈哈!~」佛迪森大笑起來,「他不過你就是一個下等種族的武道修行者而已,你居然說我惹不起他,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好,傅翎心,既然這樣的話,我就在你面前捏死他,就像捏死一隻蒼蠅似的!」

對於秦朗來說,他純粹就是在看佛迪森表演,既然佛迪森要捏,那就讓他捏吧,反正他也不可能捏碎秦朗的防禦。

果不其然,這佛迪森開始用勁捏秦朗的脖子,奈何秦朗的脖子就跟金剛石一樣堅硬,任憑這傢伙如何捏,反正秦朗就紋絲不動,反而是佛迪森漲得臉紅脖子粗了。

「該死——」

佛迪森現在是騎虎難下,既不能將秦朗給捏死,又不能直接鬆手,否則豈不是顯得他太無能了。

但是佛迪森剛說了這話,秦朗的一隻手也伸了出來,並且剛好也捏住了佛迪森的脖子:「剛才我已經說過了,將你的爪子拿開!既然聽不懂人話,那我就只能給你一點教訓了!」

咯咯!~

佛迪森被秦朗捏住脖子,可就沒那麼輕鬆了,因為秦朗輕鬆地就捏碎了他的護體罡氣,隨後秦朗的一隻手就直接扼住了佛迪森的命門,可以說秦朗只要真的一用勁,直接就可以將他活活捏死,如今的秦朗,就是擁有這樣強大的實力。第一時間更新

不過,秦朗知道傅翎心的計劃肯定不是幹掉佛迪森,所以他向傅翎心問到:「怎麼處理這個傢伙?」

「留著他,大有用處。」傅翎心道,「泰坦圖星座是天啟帝國的盟友,這個佛迪森在天啟帝國附近一帶有一些影響力,如果我以他的夫人身份出現的話,對我們行事很有幫助。第一時間更新」

「那就是把他弄成傀儡了?」秦朗一下子就明白了傅翎心的想法。

「不錯,這傢伙這麼愚蠢,比他父親差太遠了,典型的就是虎父犬子了。當然,我是不介意利用一下他,就當是廢物利用罷了。這傢伙,居然想要跟我結成連理,那就滿足一下他最後的遺願吧。」

「知道了。」秦朗點了點頭,準備將佛迪森變成一個傀儡,秦朗是非常善於這種手段的。

「傅翎心,你們……要做什麼!「這個時候,佛迪森終於開始慌亂起來,「你們要知道,這裡可是天啟帝國的範圍內,我是他們重要的盟友,如果你對我不厲……」

「真是呱噪!」秦朗冷哼一聲,直接一巴掌拍在了佛迪森的頭頂上,頓時這個傢伙就閉嘴了。

秦朗當然不是要殺掉佛迪森,他不過是按照傅翎心的計劃,將這個佛迪森變成一個傀儡而已,其實佛迪森原本也不是這麼不堪,只是他碰到了對手,而且實在太輕敵了,這才直接導致了他淪為秦朗的傀儡。至於傅翎心,當然也就「名正言順」地成了佛迪森的夫人。

佛迪森想要讓傅翎心成為夫人,這是佛迪森的一些心腹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對於晚宴之後佛迪森宣布他迎娶傅翎心的事情,其下屬都並不覺得意外。

秦朗和傅翎心,則繼續按照傅翎心的計劃行事。

「無論是多麼強大的帝國,都有陰暗的一面,有不能見光的地方,就算是天啟帝國也不例外。」傅翎心向秦朗說道,「天啟帝國,也不是鐵板一塊,否則的話,這個龐大而強橫的帝國,的確是諸天宇宙之中很難戰勝的龐然大物。所以,我們可以通過天啟帝國的陰暗面入手。」 ?天啟帝國太龐大了,不僅僅擁有許多的盟國,而且還有諸多的殖民世界和殖民種族,而太大的帝國,往往也就意味著不可能真正做到鐵板一塊,正如傅翎心說的那樣,再龐大的帝國,也有陰暗面,也有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實際上,越是龐大的帝國,越是久遠的帝國,其黑暗基石也就更加地強大,傅翎心就是善於挖掘和利用這些,所以在被恐人天啟者圍攻而死之前,她的日子的確過得算是很不錯的,她十分擅長搶奪天啟帝國的運輸艦,而且又非常善於潛藏,所以在諸天世界很多地方,都打下了名聲,「女佛盜」這個名號,怕是至今在很多地方都還有不小的影響力。第一時間更新

如今,傅翎心再度出現,也算是「女王歸來」,而且她搖身一變成了泰坦圖星座的星主夫人,有了這樣的一個身份,就算是天啟帝國的智慧生物都要給她幾分面子,畢竟天啟帝國也是需要強大的盟友支持,尤其是如今天啟帝國已經跟仙界交上火了。

既然傅翎心已經有了個「合法」的身份,那麼接下來她要帶著秦朗侵入天啟帝國的內部世界,也就更加容易了。

如今的佛迪森已經完全成了傀儡,不過秦朗的傀儡術已經相當高明了,使得佛迪森的下屬看不出有什麼異常,反而這些下屬對傅翎心的評價很高,認為傅翎心成為星主夫人之後,一定可以為泰坦圖星座帶來更高的榮耀。

而秦朗,則扮演成傅翎心麾下的一個忠心耿耿的侍衛。

通過佛迪森和泰坦圖星座的一些信息網路,秦朗再度獲取了更多關於天啟帝國的信息,但是關於天氣帝國的內部世界——天啟聖城的信息,依然是一片空白。

這就是天啟帝國的神秘之處,就算是它們的盟友,也不清楚它們的真正實力。。

天啟聖城,目前秦朗對這個地方几乎是完全不了解,雖然秦朗的精神力曾經進入過天啟帝國的精神力網路,但是「天啟聖城」這四個字,似乎就如同是禁制使用的關鍵詞一樣,秦朗並未從中獲取任何相關的信息。

但正如傅翎心所說,任何一個龐大的帝國都有其陰暗面,所以天啟帝國的區域內,依然是有黑暗的事業存在,比如黑市和走私等等。而傅翎心最擅長的業務,自然就是走私了,這其實也是佛迪森希望傅翎心成為他的賢內助的原因之一。

事到如今,既然佛迪森已經成了傀儡,那麼一切的事務都是傅翎心在做主了。通過傅翎心收集來的信息,如今佛迪森盤踞在「天之心」星球的伴星附近,其實就是通過天啟帝國的一位大人物在做走私的生意。這麼看起來,其實天啟帝國也不是真正的鐵板一塊,這龐大的帝國陰暗面也是相當地恐怖。

既然如此,秦朗和傅翎心也就非常樂意挖這個龐大帝國的牆角,雖然未必能夠將這個天啟帝國挖垮,但至少可以從中得到一些顯而易見的好處。第一時間更新

什麼是顯而易見的好處?

當然是走私和黑市上的好處。

傅翎心現在有很多資源,而佛迪森手下有渠道,這樣的走私自然也就容易多了。通過走私,秦朗也可以從中獲取一些想要的東西,並且將這些東西運轉到華夏世界。

根據傅翎心的建議,秦朗並沒有著急進入天啟聖城,其實秦朗也知道,天啟聖城的秘密能夠隱藏這麼久,必然是有一定的道理,如果秦朗以為輕鬆就可以揭開天啟聖城的秘密,那一定就是太天真了。第一時間更新

既然傅翎心才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秦朗雖然很想立即弄清楚天啟聖城的秘密,但是他也只能暫時忍耐著,而且現在按照傅翎心的計劃,還能為華夏世界撈取一些好處,秦朗認為這樣的安排其實也不錯。第一時間更新

走私和黑市上的事情,對於傅翎心來說簡直就是輕車熟路,而且傅翎心的介入,使得泰坦圖星座的走私生意提升了很多,這讓佛迪森的那些手下都十分佩服,權力中心也開始從佛迪森向傅翎心這邊發生轉移了,很多泰坦圖的上層人物都開始重視傅翎心的意見了。

在佛迪森的私人領地呆了一陣子之後,傅翎心得到了一個重量級的邀請——

一直跟佛迪森有聯繫的那位天啟帝國的重量級人物,終於再度向佛迪森和傅翎心發出了邀請,似乎有重要的生意要商談。

這就是傅翎心要等的機會了,當然也是秦朗要等待的機會。

既然跟佛迪森勾結的這位算是天啟帝國的重量級人物,那麼對於天啟帝國的很多事情自然也就比較了解,如果能夠控制住這傢伙的話,秦朗就可以得到一些關鍵性的信息了。

或許,可以弄清楚天啟帝國的那些智慧生物的本來面目。

傅翎心和佛迪森如約前往。

秦朗則作為護衛跟隨。

這一次雙方碰面的地方,並不在天之心星球上,而是在秦朗和傅翎心所在的這一顆伴星上面,顯然是那位重量級的人物想要避開一些人的耳目,但這就給了秦朗和傅翎心更多的機會。

終於,在一個富麗堂皇的古典莊園種,秦朗和傅翎心見到了佛迪森口中的那位大人物。

不過,當秦朗看到這位天啟帝國的大人物的時候,就知道它依然穿著一具臭皮囊,它的真身並不在這裡。

當然,作為一個大人物,自然是非常注重自己的安全,所以如果不需要動用真身的話,它自然不會將真身輕易示人。

既然這傢伙不是動用的真身,那麼也就意味著秦朗和傅翎心想要擒拿它的計劃不太容易實現,畢竟如果秦朗強行動手的話,可能只是得到對方的一具臭皮囊而已。

更何況,在這個華麗的莊園當中,還有不少強大的天啟戰士,就算是以秦朗如今的修為,面對如此數量的天啟戰士,恐怕也很難全身而退的。

所以,秦朗和傅翎心商議了一下,決定靜觀其變,走一步看一步再說。 ?根據佛迪森提供的信息,秦朗知道這位天啟帝國的大人物名為鐵恆,此人是天啟帝國的黑市教父,其它種族如果想要得到天啟帝國的科技和武器的話,基本上就只能找鐵恆幫忙了。

當然,鐵恆明面上還有一個身份,黑市教父這個頭銜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佛迪森就是其中之一。

簡而言之,佛迪森其實就是鐵恆的代言人而已,幫助鐵恆進行各種走私和黑市的生意,雙方都可以從中獲利。

對於佛迪森的業績,鐵恆基本上表示滿意,而最近卻是相當滿意,因為佛迪森娶了傅翎心的緣故,所以泰坦圖星座的走私生意相當不錯,而且被打劫的次數也少了很多,這讓鐵恆十分滿意,所以也就有了這一次的邀請。

「這位一定就是傅翎心女士了吧?哦,現在是星主夫人了。」鐵恆向傅翎心道,「不過,我曾經聽說有一位『女佛盜』,可是赫赫有名的太空海盜,不知道星主夫人可否聽過?」

「女佛盜?」傅翎心呵呵一笑,「議員大人所說的女佛盜,我曾經也聽說的,而且聽說跟我長得很像,有機會的話,希望可以見識見識。怎麼,議員大人莫非對這女佛盜有興趣不成?」

「只是好奇而已,誰讓那女佛盜跟星主夫人很像呢。第一時間更新,那女佛盜早就已經被天啟帝國剿滅了,想必星主夫人也跟她沒什麼瓜葛。何況,就算是真有什麼瓜葛又如何,星主夫人和我合作愉快,這些都是小事情,不在話下。對了,如今星主夫人加盟之後,我們的生意提升兩成,這可是相當不容易啊。」這個鐵恆的話可謂是軟硬兼施,顯然是在警告傅翎心,要好好地為它做事情,否則就可能將傅翎心的老底給抖出來。

而實際上,傅翎心不過是跟這個鐵恆虛與委蛇罷了,如果不是為了打探天啟帝國的一些秘密,傅翎心和秦朗根本不會在這個鐵恆身上浪費時間,因為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

「議員大人放心,我們夫妻兩人,一向跟議員大人合作愉快,生意上的事情,我們自當是盡心儘力。。不過,最近天啟帝國正在跟仙界開戰,局勢相當不穩定,我們的生意也受到了一些影響,不知道議員大人對這局勢怎麼看待呢?」傅翎心這就開始套對方的話了。

「仙界?」這位議員大人不屑地哼了一聲,「仙界,雖然也算是超越了黃金種族的存在,但是想要跟我們天啟帝國作戰,還是力有未逮!如今我們天啟帝國的科技實力,已經遠遠超越了過去,那是因為我們得到——總之,天啟帝國的實力比以前強大了很多,跟仙界戰鬥事情,你們不用擔心,現在仙界根本奈何不了我們。第一時間更新」

「噢,議員大人的信心竟然如此強?」傅翎心道,「但是根據我們最近得到的一些戰報,似乎在雙方的交戰過程中,天啟帝國雖然稍佔上風,但是卻沒有形成壓倒性的優勢啊。」

「大膽!」這鐵恆故意不滿地哼了一聲,「你從哪裡得到的消息?竟然膽敢懷疑我們天啟帝國的實力,你難道不知道這樣是在造謠么?」

「哈哈!」這個時候,佛迪森笑了起來,「議員大人,你就不用嚇唬我這個新夫人了,我這夫人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嚇唬到的。第一時間更新,如今仙界和天啟帝國開戰,諸天世界的形勢變得更加地緊張,我認為這倒是給了我們機會。」

「什麼機會?」鐵恆問到。

「當然是發財的機會。」佛迪森道,「局勢越是緊張,各個世界對於武器和資源的渴望就越是強烈,所以我們的生意當然就更好了。不過,容我冒昧地說一句,如今我們並不缺少錢財,甚至連晶石也不缺少,已經沒必要跟這些下位世界進行交易了。第一時間更新」

「佛迪森,你雖然成了這泰坦圖星座的星主,但是你顯然還未真正明白什麼才是資源。我跟這些下位世界進行交易,你以為真的只是稀罕它們的破爛晶石和類似的錢財?」這個鐵恆賣了一關子,但是卻並不打算告訴佛迪森答案。

佛迪森這話,其實是秦朗問的,如今他成了秦朗的傀儡,自然一切都是秦朗在掌控,秦朗本想從鐵恆口中掏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奈何這傢伙也是一個老滑頭,總是將一些關鍵性的信息隱藏極好。

「議員大人難道對我也要保密不成?」佛迪森又道。

「嘿……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反而是好事情。」鐵恆道,「佛迪森,你只要記住一點,只要你好好地為我辦事情,那麼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你星主的位置不僅可以穩如泰山,而且你也可以擁有就近乎永恆的壽命。權力和長生,你都得到了,還有什麼不滿意?」

「我怎麼會不滿意,只是希望可以追隨議員大人的步伐而已。」佛迪森用謙卑的語氣說道,「另外,如今這局勢如此混亂,我也是有些擔心,萬一仙界的人殺入進來,我的人如果擋不住,也是相當麻煩呢。」

「這些小事情,根本不用你擔心,我自然會派遣天啟戰士給你們提供安全保護。」鐵恆道,「還有一件事情,明天我要你將一批貨物送去銀河星系的核心位置,這件事情對你來說不算是難度,不過我希望你辦的妥當一點。」

說這件事情的時候,鐵恆顯得很隨意,就如同它平常吩咐佛迪森辦其他事情一樣,但是秦朗卻敏銳地察覺到這一件任務一定是非同尋常的。

而且,傅翎心也有這樣的感覺。

宴會結束之後,傅翎心就跟秦朗談到了這事:「先生,我認為鐵恆真正的重頭戲應該就在明天那一批貨物了,你覺得呢?」

「不錯!」秦朗點頭說,「你跟我想的一樣,這個鐵恆雖然也是一個老狐狸,但是狐狸也有露出尾巴的時候。今天晚上它幾乎一晚上都在說廢話,但是這件事情才是真正的重點!何況,既然是銀河系的事情,我也很好奇。」 ?既然秦朗和傅翎心都覺得這一趟任務有些門道,那麼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準備一探究竟。

當然,也虧得鐵恆這老狐狸拋出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任務來,否則如果秦朗和傅翎心得不到消息的話,指不定就會兵行險著,直接將鐵恆這老狐狸給擒住進行逼問了。

不過,秦朗和傅翎心都知道直接對鐵恆下手,那就是典型的下下策了,這地方雖然不是天啟帝國的天之心星球,但同樣是天啟帝國的勢力範圍,在這樣的地方對鐵恆這樣的一個議員下手,的確不是明智之舉,而且鐵恆這傢伙的真身並不在這裡,那就更加不值得對其進行冒險下手了。第一時間更新

如今,鐵恆既然給了佛迪森和傅翎心這個任務,雖然沒有特別交代,但是秦朗和傅翎心何等人物,已經從這一趟任務中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意味。

這一趟將東西送往銀河系的核心地帶,秦朗也想隨之見識見識,看看究竟鐵恆這老傢伙在耍什麼手段,另外秦朗也還是有些好奇心,想要知道在銀河系的核心位置,究竟隱藏著什麼東西。第一時間更新

曾經,地球世界也算是銀河系的一份子,雖然在銀河系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砂子,但是對於秦朗而言,也是有特殊感情的,不過現在地球世界已經毀滅了,當真化為塵埃了。,秦朗還是希望去銀河系的核心處探尋一下,畢竟曾經他也有過這樣的想法,那還是小時候,對這個世界和宇宙諸天總是充滿了諸多的美好想象,但如今才知道這個宇宙諸天雖然充滿了各種神奇和玄妙,但更多的是無法預知的危險,諸天世界的種族雖多,也都不是那麼友好的。

為了不讓鐵恆起疑心,傅翎心和佛迪森自然是要留在這裡,秦朗則可以名正言順地去執行這一趟任務。。不過到目前為止,秦朗都不知道這一次的任務究竟是什麼,因為這裡還是天啟帝國的境內,秦朗不會輕舉妄動的。

何況,放長線才能釣大魚,秦朗也想知道鐵恆這個天啟帝國的議員大人,究竟想要做什麼。

不老秦朗吩咐,傅翎心自然是有能力勝任,主持大局,所以秦朗一個人跟隨著佛迪森的艦隊,專程押送這一批貨物前往銀河系的核心區域。第一時間更新

在離開天啟帝國區域的時候,仙界跟天啟帝國的戰鬥依然還在持續,不過規模卻並未擴大,依然只是小打小鬧地試探性戰爭而已。秦朗並不插手雙方的戰鬥,但是一艘仙界的仙船竟然發現了秦朗所在的艦隊,想要掠奪艦隊的貨物,結果秦朗出手,直接將這一艘仙船上的仙人全部抹殺,倒是贏得了佛迪森那些手下的敬重。第一時間更新

大概對於佛迪森的那些手下來說,秦朗原本只是傅翎心的侍衛,這些人對其並不重視,但是秦朗展現出了強橫的實力之後,這些人頓時就對秦朗另眼相看了。

摧毀了這一艘礙事的仙船之後,秦朗所在的艦隊開始了空間跳躍,進入了銀河系的星空領域中。

雖然泰坦圖星座的科技水平也相當發達了,但跟天啟帝國依然有不小的差距,不過同樣是科技型的文明,所以雙方結成了盟友,共同對抗諸天宇宙中的修真文明。

空間跳躍開始之後,飛船進入亞空間,時間流逝也就相對緩慢,這讓秦朗稍感放心,抓緊這有限的時間對自身的諸神國度進行一些打磨。,領悟了科學和玄學文明結合之後,秦朗吸收元氣就相當容易了,這也就意味著秦朗結成諸神國度變成了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不過,這些諸神國度結成之後,秦朗一直沒有時間進行好好地淬鍊和打磨,這一趟接了這麼一個任務,秦朗反而可以藉助旅行的時候,好好地淬鍊鞏固一番。

現如今,仙界和天地帝國終於開始進行戰爭了,雖然戰爭的規模還沒有擴大化,但是一山難容二虎,雙方之間必然會有一場大戰,這也意味著連仙界都開始捲入這一場諸天劫難當中了。

而仙界被捲入其中,也就意味著諸天劫難現在已經開始走向末期了,就算是仙界這樣的巨頭也無法避免。

諸天劫難走向末期,聽起來似乎即將結束了,但秦朗知道這才是真正恐怖降臨的時候。都知道黎明前的黑暗才是真正的黑暗,而現在整個諸天宇宙,算是進入了最黑暗的時候。

秦朗開始鞏固自身修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地他所在的艦船一種劇烈地抖動,似乎出了故障,亦或者遭遇了某些攻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