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這塊空地挺不錯的,沒有樹擋住,你可要準備好了啊,我讓霸王開始了。」

紅隼有一個獨門絕技,就是可以在空中懸停,所以經常可以看到它雖然在空中不斷扇動著翅膀,但卻一點兒都沒有挪窩,而是固定在了半空中,並低下腦袋看著地面上獵物的活動。

隨著李方用竹子做的哨子聲音響起,飛在它們頭頂的霸王飛在天上朝李方看了過來,隨後突然往前飛去。

一群鳥從樹上飛出,而霸王的目標就是它們。

鏡頭中霸王的身影一閃過兒,飛出去沒多遠以後又折了回來,爪子上隱約可以看見抓著什麼東西。

等到來到李方頭頂上方,一個黑影掉落在了李方的面前。

地上躺著的是一直不在動彈的麻雀,身上沒有血跡,看不出是被霸王抓到以後就死了,還是掉下來以後被摔死的。

。。。。。。

。 「媽咪,你在和爹地說悄悄話嗎?」那邊,正側耳傾聽的厲天昊聽不到聲音卻分明看到媽咪和爹地互咬了耳朵,小傢伙十分警惕的開口了。

畢竟,明明在說話卻偏不讓他聽見,這其中一定有鬼,還是針對他的。

蘇小荷纖軀一抖,心虛的搖搖頭,「沒呀。」

然後,自己給了自己一個評語,她這根本不是再說悄悄話,她這是在向齊墨川告密呀。

幸好幸好兒子及時的叫醒了她,不然,還真的就告訴齊墨川了。

算起來,如果剛剛她真的說了,那就是重老公輕兒子,重色輕情了。

她和兒子可是五六年的感情了呢。

然,當想到自己和兒子五六年的感情時,她猛然驚覺,她和齊墨川可是整整十七年的感情了。

她愛上他,已經很久很久了的感覺。

怪不得剛剛齊墨川一靠近,一個眼神,她就投降了。

這樣算起來,她也不算是對不住兒子。

嗯,這樣一想,終於釋然了些許。

「那你們在說什麼?如果是少兒不宜的話,昊昊就不聽了。」厲天昊眯着眼睛笑眯眯的說到。

呃,齊墨川轉頭看厲天昊,這孩子這根本就是激將法,蘇小荷這要是不告訴他的話那就是在跟他說少兒不宜的話,可要是說了,豈不是顯得他這個當爹地的有點……有點……

嗯,那些難聽的不好的詞語,他可不想扣在自己的頭上。

想到這裏,齊墨川乾脆大大方方的道:「昊昊,你的魚鈎上除了魚餌,還加了什麼?」蘇小荷沒有說完整的話,他這次補齊問完整就好了。

厲天昊聽到齊墨川這個問題,立刻站起了小身板,然後先彎下小腰數了一數自己水桶里的魚,一共八條,再轉身屁顛顛的跑到齊墨川這邊的水桶低頭看下去。

這一看,根本不用數,一眼就知道是兩條。

「嘿嘿嘿,爹地,你可是我親爹地,我這個辦法,只告訴爹地你一個人,再有其它人問我,我都不會告訴的。」反正,齊墨川比他少釣了六條魚,就算他告訴了齊墨川辦法,在約定的兩小時比賽時間只剩下二十幾分鐘的情況下,齊墨川也很難追上他的。

齊墨川臉色更黑,居然被自己兒子給調侃了,偏偏他居然連反駁兒子的條件都沒有。

這絕對是他個人歷史上二十幾年的第一次。

如果面前的小東西不是他兒子,他絕對一掌拍過去。

「說。」一個字,壓抑的全都是……

是生氣嗎?

也不是。

畢竟,他一個當爹地怎麼可能生自己親生兒子的氣。

是怨恨吧?

更不可能,畢竟是當人家爹地的。

嗯,他這是在自己埋怨自己,居然有了這麼一個個人能力上的弱項,還被兒子給逮了一個正著。

小人精厲天昊微仰起小臉,自然是一下子就發現了齊墨川陰沉的一張臉。

小傢伙先是抿了抿薄薄的唇,然後突然間張開雙臂就朝着齊墨川撲過去,「爹地抱抱。」

撒嬌的聲音,在這孩子以前的世界裏,絕對是少見的。

可以說是幾乎就看不到他這樣的表情。

蘇小荷愣住了,從來不知道原來厲天昊小朋友也這麼會撒嬌。

齊墨川也先是愣了一下,畢竟孩子離他這樣近,近的也就一步半的距離,可小傢伙就是張開了手臂朝他奔了過來,還滿滿的熱情,嗯,還很親絡的感覺,那種只有父子間才有的親絡的感覺讓他下意識的也同時張開了雙臂,微一彎身,直接就把厲天昊接了個滿懷。

軟濡濡的小身子落入懷裏的剎那,齊墨川原本陰沉的臉色瞬間陰轉多雲,而且還稍稍稍的再轉了點陽光,因為,他彎起的唇角告訴蘇小荷,此時的齊墨川心情似乎還不錯。

不得不說,厲天昊這嬌撒的,很聰明。

瞬間就消解了齊墨川剛剛的彆扭勁。

小傢伙一到了齊墨川的懷裏,小嘴巴就貼上了齊墨川的耳朵,也學起了齊墨川之前與蘇小荷咬耳朵的樣子,「爹地,我悄悄告訴你,你可不要告訴別人喲。」

「嗯。」齊墨川的臉色這一下可以說是從多雲而轉為艷陽天了,俊顏上都是燦爛的笑容。

他的兒子這麼的優秀,他還有什麼不滿足可抱怨的,嗯,輸給兒子他認了。

不過,別人可不行,誰都不行。

同時,目光瞟了一眼身側的蘇小荷,如果不是五年前蘇小荷那一晚的強上,他也就不會有厲天昊這麼優秀的兒子了。

而兒子的聰明,也是因為他這個做父親的基因的強大吧,這小東西長的象他多一些,那聰明勁也象他多一些吧。

當然,蘇小荷也不傻,他的小妻子也有着獨屬於她的優點。

「爹地,我要是說實話了,你可不能收回你之前的承諾。」厲天昊繼續套路齊墨川,小傢伙滿腦子的都是今晚要與蘇小荷和齊墨川一起睡。

「不會。」齊墨川微微一笑,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他那時說出的一家三口一起睡,說的時候還認定自己不會輸,想想那一刻的自信,齊墨川此時卻是對於釣魚這件事,以後再也不會輕易承諾了。

居然要輸給自己親生兒子厲天昊了。

不過,這也說明他這個做爹地的對兒子還是不夠了解,還是不夠親絡呢。

否則,身為孩子的親生父母,孩子的優缺點自然是都要了解和知道的。

但是在今天以前,他從來不知道兒子居然是個釣魚高手。

「爹地,昊昊好愛你。」耳聽着齊墨川說不反悔了,厲天昊便扭頭在齊墨川的臉上親了一下。

還是真正的親親呢。

濕濕的,可齊墨川不止是不反感,相反的居然唇角又勾起了弧度,微微笑的樣子根本就是在告訴蘇小荷他很享受與兒子這樣的親近。

甚至於,齊墨川也回親了一下,「嗯,爹地也好愛你。」

也好愛你,這話聽起來多少有點孩子的語氣,可被齊墨川這個男人說出來,居然一點也不違和的感覺。

蘇小荷看傻了,一個兩個的,一大一小兩個男人都刷新了她對他們的了解和認知……

。 受傷的人都被送到了徐氏家族,畢竟這裏易守難攻,鎮守的弟子實力不俗,保護那些受傷的士兵將領是最好的地方。

很快,皇子也都被黑衛護送了過來,國主倒是沒有過來,現在是騰龍國存亡危機之刻,他不會拋棄自己的臣子自己去躲避,戰鬥,還需要他的指揮。

「這麼長時間沒見,你就沒有什麼想和我聊的嗎?」

「現在我們正在和玄龜國發生戰爭衝突,不是我們敘舊的時候,你要是沒什麼事情做,就去其他地方,多救一些人回來吧。」

「你變了,你變得不是我的好兄弟了。」

「說什麼鬼話呢,現在很忙,你我實力都不夠上前線,不如多在後勤貢獻一些。」

徐石無奈的笑着,他清楚徐錦是看出他現在十分疲憊,希望自己能夠放鬆一點,但,現在不是放鬆的時候,父母在出征之前,把自己引薦給了族長,族長又同意自己,全權處理徐家當前事務,他怎麼會輕鬆。

徐錦有些失落的離開了,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他就沒做什麼事情,除了把皇女護送進來后,他就沒有任何貢獻了,甚至家族中的其他人還不願意他做什麼事情。

說什麼,拔出劍神之劍的子嗣,不應有什麼閃失。

「怎麼,現在感覺到自己和同齡人的差距了?」

藏鋒飄在徐錦的身邊,這是一個讓徐錦升華的好機會,他怎麼可能不教導幾句。

「我只是不知道該去做什麼,現在有點羨慕徐石了,他總是能夠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不如就聽他的,到外面去多拯救一些傷員,騰龍國這麼大,肯定還有很多地方被戰爭波及,有傷員需要拯救。」

「也好。」

徐錦悄悄離開了,他沒有讓任何人知道,因為在家族中,他現在總顯得很像多餘的。

先到了皇城之中,這裏已經被破壞的十分嚴重,不過,現在倒是平靜了下來,玄龜國士兵和刺客聯盟的刺客都被清理乾淨了,皇城現在是比較安全的地方。

士兵也都在街道上,救出那些被壓在房屋下的居民,玄龜國的士兵有些慘無人道,他們根本不管平民的死活,四處破壞,目的就是為了動搖騰龍國的根基。

「小兄弟,過來幫幫忙!這房梁下壓了一個人,搭把手,我們把房梁抬走!」

士兵叫住了徐錦,徐錦快步跑了過去,看了看房梁,趁著士兵說兩人怎麼合力的時候,他一隻手就把房梁給抬了起來。士兵一驚,倒也沒有懈怠,把裏面的中年男子給拉了出來。

男子被帶走了,他會被送到徐家。

「謝謝你小兄弟,看你的打扮,是徐家的人吧,怪不得力氣這麼大。」

「那個……還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我都可以幫忙的。」

徐錦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後腦勺,就算是他,在這種時候也想不到什麼玩笑可以開了。

士兵很是欣慰,帶着徐錦開始四處救人,戰爭是殘酷的,大國之間的戰爭更是讓平民備受波及。

說玄龜國是突然興起才攻打騰龍國是沒人相信的,他們肯定準備了很久,不然不會以這麼快的速度達到了騰龍國的皇城之中。

不過,玄龜國終究是小看了騰龍國,他們是研究出了先進的武器,但可惜,騰龍國的武道造詣相當高,有的將領甚至可以不懼怕他們的炮火,衝到前方和玄龜國士兵血拚。

「辛苦了,你幫了我們一天,晚上有沒有興趣,和我們一起去喝一杯。」

「啊,我還沒有喝酒的年紀呢。」

「沒關係沒關係,你可以只吃東西不喝酒,和我們聊聊天也行啊。」

「對了,光讓你幫忙了,還不知道小兄弟你怎麼稱呼,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叫我高毅就行。」

「好的高毅,小爺……不是,我叫徐錦。「

徐錦頓時冒了一身汗,差點暴露出自己放蕩不羈的性格了。

好在高毅並沒有在意徐錦對自己的稱呼,反正是徐家的人,稍微狂妄一點也是沒有問題的。

很多士兵圍在一個小火堆旁,他們拷著各種動物的肉,這些都是家畜,因為玄龜國的入侵,他們也受到了波及,不能浪費糧食,所以這些家畜的肉都被這裏的士兵收集起來了。

在這裏救人的士兵,都是實力不夠,上不了前線的,畢竟現在的前線比地獄還要恐怖。

士兵們在講述著自己今天救了多少人,一個個表情十分興奮,他們不能殺敵,但是可以救人,每救一個人,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榮譽。

「你們都不行,我和徐錦小兄弟今天救了得有近一百個人呢,還都是壓在廢墟下的。」

「嚯,你吹牛吧,你倆體力怎麼可能夠。」

其他士兵當然不信,他們也有兩兩一起行動的,搬廢墟那種艱難程度,他們也是知道的。

「兄弟,給他們露一手。」

「這不好吧。」

「來嘛,讓他們見識一下你的神力。」

「好吧。」

徐錦四處看了看,找了一塊比較巨大的石頭,伸出一隻手,體內真氣運轉,十分輕鬆的就將這石頭給舉起來了。

「嚯,行啊,小高你這不行,你這是請了外援。」

高毅哈哈一笑,就算是請了外援,那也是跟着他救人的,四捨五入還是他救的人啊。

到了很晚的時候,士兵們才因為醉酒睡去,徐錦決定離開了,現在的皇城,算是比較平穩的了。

「你想去哪?」

藏鋒跟在徐錦的背後,現在的徐錦好像有了目的。

「我想一路南下,到前線戰場,在路途中,幫助更多的人。」

「很好,當然,不要忘記挑戰其他的劍士。」

「不是吧,這個時候還要挑戰其他的劍士?成為劍神,是要將他們都殺死嗎?」

徐錦有些生氣,都什麼時候了,藏鋒這傢伙還想着要自己挑戰其他劍士,成為劍神。

「你誤會了,成為劍神,不一定要殺死其他劍士,這個感覺很難和你解釋,當你真正挑戰一位真正的劍士的時候,你就會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前提是,你有實力戰勝對方。」

藏鋒默默的跟着徐錦,有的時候,需要徐錦自己親身經歷他才能成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