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就來清算吧。」幻見三眼爆耀,卻分別化作獨眼巨人、獨眼魔犬,獨眼怨魂朝青雲劍殺至,這一刻青雲劍分明見到了昔日令整片星空黯然無光的古老殺機。

一聲鏘音,雪恥殺伐!

幻靈軍三大強者皆被阻擋,然而整支幻靈大軍卻毫不為此動搖地洶洶而前,猶如汪洋浩浪,以無窮無盡的幻世累疊將無數為捍衛宇宙而死戰的生靈淹沒,一支支軍勢、一尊尊聖者都在這狂濤中蕩然無存,這一時刻最美的花朵綻放,生靈的狀況卻也最為慘烈!

虛祭妖祖、掌控著虛無神座的羽勝神皇、手握蔑世皇劍的真夜妖皇,乃至宇宙戰場之主、千衍獸尊等聖盡皆征戰在這正面戰場,若非他們鎮壓各方鼓舞諸軍只怕生靈之軍早就在無邊的幻滅中兵敗如山倒!

但即便有這些強者坐鎮,神界邊疆的大軍依舊被生生撕開諸多裂口,並隨著幻靈的猛攻猶如決堤崩潰!

「頂住,我等皆是宇宙生靈,絕不可在此將神界相讓!」一名名戰士發出怒吼,但伴著大浪滔天,虛弱至極的他們皆淹沒其中,不屈吶喊被徹底扼斷。

即便身邊袍澤悉數陷落戰隕,有英雄逆流而戰,浩蕩幻流在萬千銀光中碎斷截流,不知幾萬幾億幻靈在此歸幻?老將已不知,他突然抬頭,鋒芒爆發,流星觸碰,皆湮滅。

「咳!可惜,未能多殺一尊幻聖。」伴隨著悠悠嘆息,銀天神將的身影隨風消散,在大浪中不存半點。

「也是英雄。」顯化人形,半個身軀陰暗深邃,半個身軀光芒璀璨的幻靈嘆息著踏過一名老神將曾經戎守的所在,接著,他見到一支軍勢逆流而來,他們是標誌是那照耀宇宙的星芒璀璨。

「吾命寤寐,很榮幸與諸位相會,送諸位上路。」寤寐笑著,無邊夜幕降臨,將這疲憊不堪的軍勢輕易籠罩。

又是一次歸幻,寤寐欣慰地想著,這些生靈疲憊至此,根本阻擋不了他賦予的安寧之寐。

但出乎意料的這一次夜幕被撕碎了,耀眼的星芒從中閃現,令寤寐感到微微刺眼。

「我們是星神軍,豈會走你幻靈之路!」

那一支軍勢殺出了,甚至沒有玄虛聖者的殘軍也敢向巔峰存在攻伐?寤寐輕笑,他彈指點出一抹璀璨流光,直接將星神軍中最古老的身影貫穿。

他身影被貫穿胸膛,瞪大雙眼,隨即一個踉蹌,手中長槍掉落深淵的他再沒有了前進的力量,他是孟單戈!

「前輩!」

能聽到後輩們嘶聲裂肺的呼喊,孟單戈只是輕輕擺手:「去吧,勿要讓幻靈看輕了我人族星神軍,我等皆是宇宙生靈,戎守宇宙,絕不能比異族慢上半步。」

「至於我,先走一步。」說著,孟單戈便在星神軍戰士悲憤的目光中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身為人將的他最終卻不為守護人族域疆而亡,而為守護這無垠神霄戰歿,這著實出乎他的預料,但孟單戈的神情坦然而欣慰,因為這一死,意味著他有生之年終於拒敵關外,這一死,卻是一族之生,人者頂天立地!

就在這最後一刻孟單戈的目光望著天空的蒼茫,很遺憾,最後的時刻他看不到星空,那麼他就要看這美麗的神界,戰光縱橫,猩紅閃爍,是列族勇士皆為宇宙灑盡熱血,在這場戰場中為各自信念之道戰歿者俱是傳世的英豪。

不知宇宙還能存續?後輩們可還有明日?孟單戈有些憂愁,他的意識愈發模糊了,耳畔唯有星神軍戰士衝殺的那一聲聲吶喊,在最後一刻是對巔峰幻聖衝鋒,這足矣驕傲。

但還不夠啊,這一支軍理應是匹敵噬天皇衛的,即便此時的噬天皇衛也已是殘軍,在幻靈的攻勢面前竭力支撐,這來自異域的強敵實在可怕。

意識朦朧到無法思考,但似乎還有一個念頭在孟單戈的心中縈繞,宇宙生靈的未來,在何方?

接著,他就以最後的意識見到了一抹美不勝收的光。 第三千二百零九章:幻潮,將隕

「終於來了!」

感受到身前身後盡皆爆發出遠勝之前廝殺,能令大宇宙黯淡無光的恐怖力量,第一個發出狂笑的卻正是兩軍之際的魔族,那不斷汲取血氣的血魔,那由森然白骨構成的骨魔,那渾身煞氣森然的修羅戰魔等無數魔族渾然不顧這磅礴力量的碰撞極有可能將夾在中間的自己撕成碎片,他們只在乎接下來這偉力碰撞時會有有不知多少戰士與何等遼闊的天地毀滅殆盡,那將是他們期待已久的最美光華!

事實上已有不少魔族見到了心中期待的光景,被毀天滅地更甚,神界最強者三千道聖隕落,剛剛繼位的真夜妖皇連同天妖殿一起被斬斷戮殺,那通天戰聖怒吼著歸來了,卻被無邊幻光照耀鎮壓,根本無法逼近便含恨而終,甚至神聖宇宙、洪荒宇宙、妖之宇宙一座座大宇宙連混沌皆盪滅無存,他們終究實現了滅世的終極願望。

自然,他們所見同樣是幻中所化,這促使得這些欣喜若狂的魔族一個個奮不顧身地沖向前方的大軍,在絕對鋒芒中被瞬間絞殺,可那隕落與最終狂吼釋放出的邪氣依舊創傷著征戰者之心。

吟誦著毀滅之言自己卻率先灰飛煙滅,這等態勢令魔軍之威傾崩披靡,從現在開始魔族已不是戰場的主角,由他們引來,擁有著更可怕力量的幻靈乃至他們的對手才是。

何等美麗,這傳奇的神界便理應歸於幻世!」發出由衷的讚歎,寂宙王、王亂夢逐者、幻見三大幻靈軍中最為醒目的存在沒有坐鎮三軍的打算,他們身先士卒直接殺向神妖諸軍,任何一個皆澎湃著截然不同而又強大的幻道之力,為眾幻聖之先,宇宙歸幻的災難由此發源。

三大強者的手段亦各不相同,寂宙王灑落無數光幕,卻皆呈現一世,有當初葉天曾經面對的第三次聖戰重現,卻也有第二次聖戰、第一次聖戰的幻世將無數生靈拖入,以那妖皇蓋世的恐怖壓垮各族,並以此瓦解生靈團結之心,更憑那混沌時代的最古老殺意彰顯毀滅決心,以恐懼將太多戰士淹沒,但他分明聽得一聲怒吼,有一柄狼齒刀耀現絕世武道,奧妙絕倫地劈落。

避不開!即便身為幻靈寂宙王也不由產生這種念頭,他見到了一剛毅面龐,他是最強神將蒼元,本身就是玄虛巔峰第三層次的他在這場戰爭中歷經無數死戰不滅,已然令武道進一步蛻變,距離玄虛至強也是更近,但……

「欲要先擒王?」寂宙王笑著發問,一柄呈現著破敗色彩的烏綠長槍直接架住狼齒刀,感受到其中無窮武道勁力流轉的他一聲讚歎,隨即發力,周身澎湃無數神威虛影的寂宙王卻將蒼元神將生生震退,強如神界第一神將的後者竟是因而嘴角溢血,顯得格外凄慘。

寂宙王明白之所以對方顯得如此不堪,皆是因為眼前最強神將經歷無數苦戰已是將道力耗盡,武道無邊錘鍊提升的他實際上戰力已然不及尋常巔峰戰聖,但擊退最強神將的事實仍然令他發出一聲自豪大笑,接著*揮舞,猶如死神之吻悍然斬出。

「鏘!」一聲碰撞中寂宙王竟是略退一步,他看了一眼退上百步的對手:「墨焰大尊?」

後者不語而再次殺上,寂宙王嘴角上揚,*揮舞成一片格外黯淡的光影將宇宙覆滅的凄涼之景呈現,千軍萬馬頓時在他周身騰涌而出,有幻靈有魔有妖亦有神人各族,此時他悍然化作一尊寂宙萬軍之主,統御歷代最強軍陣而臨!

但緊接著這千軍萬馬中卻出現了不臣的身姿,一抹金輝驟耀甚至令寂宙王作出規避姿態,卻又不知多少兵士在金色流光一閃間灰飛煙滅,金色的箭簇在最後一名幻靈戰士的戰盔激顫者湮滅,遙遙遠方,持弓者滿臉毅然,不顧自己的生命流失再度搭弓,這一箭的金光比先前更加璀璨!

「穹珍妖皇?」寂宙王嘖嘖讚歎,回身抵禦那來自幽冥的一刀又抬頭看向極速俯衝而下,那憑力勢令宇宙震蕩的身影:「還有隱殺彼岸者與蟲帝殿下也來了?」

悍然碰撞中諸道碎退,五族強者不語,然而眸中皆有殺芒驟耀,此時來的豈止是他們?一尊尊巔峰戰聖皆在此刻悍然出手,皆恨不得生啖其肉,斬殺這幻靈之首!

「有趣,有趣!竭盡全力來殺我吧!」寂宙王發出大笑:「還有青雲劍、玥若聖姬、遺逝鬼君,還有那准宇宙境的三千道聖、虛祭妖祖,無需客氣,皆來吧!我也體驗一回獨戰群英的樂趣,也試試看這玄虛至強能助多少宇宙英豪幻滅!」

「狂妄!」怒吼者攜奔雷而至,是如今神將尚存者中最悍勇的雷罰神將,只是他的聖雷審判不得寂宙王便被另一身影阻擋,這是吐著蛇信猶如冰蠶的可怕幻靈,竟以寒氣將神罰雷光生生凍結。

鎮碑人帥同樣領著人族精銳殺至,卻撞入無形之壁再前進不得半步,一名窈窕女子輕笑著顯形,然而人軍所見地轉天移,身心俱疲的他們甚至本就在精神恍惚的邊緣,如今又怎能突破這比迷陣更詭異的幻惑?

「擋我者死!」巨獸咆哮著衝殺,兩層雲天猛然塌陷,化作牢籠將這巨獸死死桎梏。

「死是什麼滋味?能否讓我也嘗上一嘗?」雲團中傳來放肆的笑,巨獸怒吼掙扎,卻始終無法將這桎梏甩脫。

一尊尊巔峰存在殺出,氣勢洶洶地誓殺幻靈之首寂宙王,然而幻靈軍中同樣有強者出手阻擋,令諸聖諸軍難進半步,相對於生靈聖者,幻靈聖者的正面戰力稍遜一籌,但論牽制他們可是最為擅長,如今生靈精疲力盡,本源黯淡,更是無法突破這詭變無窮的阻攔!

在重重阻攔下能殺至寂宙王面前的巔峰存在不到十尊,卻皆是蒼元神將、蟲帝這般即便在巔峰存在中也身份不凡的佼佼者,他們此刻放下宇宙強者的矜持,聯手欲將寂宙王絞殺,然而寂宙王怡然不懼,一柄*將重重頂尖逆天戰技悍然挑破,令旗所指萬軍殺出,縱然最強神將、力量至強也不當如此鋒芒,面對眾巔峰存在的殺招他也多次負傷,可受傷越重這寂宙王反倒顯得愈發驍勇,那反擊更是凌厲無比,一尊巔峰聖獸便被生生格殺!

以一當十,獨戰宇宙巔峰英豪,這便是貨真價實的玄虛至強之威,這即是幻靈軍主帥的可怕!

「若非我等皆是重傷在身,早將這狂妄幻靈鎮殺!」蟲帝見得又一尊巔峰聖獸隕落不禁怒鳴,這寂宙王實在欺人太甚!

「待諸位抵達幻世,再來公平對決一場吧!」寂宙王爽朗笑道,可諸聖皆明白哪有什麼抵達幻世?這些幻靈從來就不是解救眾生的普度者,而是宇宙災劫,毀滅者!

但在此時,一切分明隨著他的意圖演變,以蒼元神將為首的巔峰聖者不可擒王,眾多巔峰聖者與精銳也被諸路幻聖阻擋,單論聖者總數神界一方就不及幻靈與魔軍之和,更何況此時幻靈軍狀態全盛,自可勢如破竹!

「疆場再會佳人,倒是一場浪漫。」王亂夢逐者笑容爽朗,令絕代佳人也一聲輕笑。

「是啊,傾世之會。」說著,一道美不勝收的光芒便是破空。

「真是生死之吻。」王亂夢逐者牽起玥若聖姬猶如白玉的手掌,接著便被絕美之下隱藏的殺機撕得四分五裂,他的笑聲還在延續,玥若聖姬面若寒霜,一道道華光灑落卻無法將對手傾覆,反倒如同被看破心事般在這交鋒中極為憋屈。

同為絕世天驕,成就玄虛至強的她理應勝過對手,但此時的她同樣狀態虛弱,又如何壓製得了狀態極盛,一心想要傾覆六大宇宙的幻靈怪才?

重創的千衍獸尊與宇宙戰場之主皆沒有資格令這些幻靈霸主受到損耗,他們是真正全盛而來,而神界諸聖卻在魔族猛攻中皆無法得到喘息之機,即便玄虛至強也不負盛狀!

另一邊,青色劍芒至銳而將異獸身軀斬為兩段,異獸殘軀如煙消散,唯有三隻眼球懸浮而起,跳動著紫雷的妖異緊盯眼前的少年:「我記得你,曾妄圖阻擋幻宙王兵鋒。」

「我也記得你,欠著宇宙生靈的累累血債。」青雲劍冷冷地看著對手,揮劍,劍芒如河,浩蕩不息。

「那麼就來清算吧。」幻見三眼爆耀,卻分別化作獨眼巨人、獨眼魔犬,獨眼怨魂朝青雲劍殺至,這一刻青雲劍分明見到了昔日令整片星空黯然無光的古老殺機。

一聲鏘音,雪恥殺伐!

幻靈軍三大強者皆被阻擋,然而整支幻靈大軍卻毫不為此動搖地洶洶而前,猶如汪洋浩浪,以無窮無盡的幻世累疊將無數為捍衛宇宙而死戰的生靈淹沒,一支支軍勢、一尊尊聖者都在這狂濤中蕩然無存,這一時刻最美的花朵綻放,生靈的狀況卻也最為慘烈!

虛祭妖祖、掌控著虛無神座的羽勝神皇、手握蔑世皇劍的真夜妖皇,乃至宇宙戰場之主、千衍獸尊等聖盡皆征戰在這正面戰場,若非他們鎮壓各方鼓舞諸軍只怕生靈之軍早就在無邊的幻滅中兵敗如山倒!

但即便有這些強者坐鎮,神界邊疆的大軍依舊被生生撕開諸多裂口,並隨著幻靈的猛攻猶如決堤崩潰!

「頂住,我等皆是宇宙生靈,絕不可在此將神界相讓!」一名名戰士發出怒吼,但伴著大浪滔天,虛弱至極的他們皆淹沒其中,不屈吶喊被徹底扼斷。

即便身邊袍澤悉數陷落戰隕,有英雄逆流而戰,浩蕩幻流在萬千銀光中碎斷截流,不知幾萬幾億幻靈在此歸幻?老將已不知,他突然抬頭,鋒芒爆發,流星觸碰,皆湮滅。

「咳!可惜,未能多殺一尊幻聖。」伴隨著悠悠嘆息,銀天神將的身影隨風消散,在大浪中不存半點。

「也是英雄。」顯化人形,半個身軀陰暗深邃,半個身軀光芒璀璨的幻靈嘆息著踏過一名老神將曾經戎守的所在,接著,他見到一支軍勢逆流而來,他們是標誌是那照耀宇宙的星芒璀璨。

「吾命寤寐,很榮幸與諸位相會,送諸位上路。」寤寐笑著,無邊夜幕降臨,將這疲憊不堪的軍勢輕易籠罩。

又是一次歸幻,寤寐欣慰地想著,這些生靈疲憊至此,根本阻擋不了他賦予的安寧之寐。

但出乎意料的這一次夜幕被撕碎了,耀眼的星芒從中閃現,令寤寐感到微微刺眼。

「我們是星神軍,豈會走你幻靈之路!」

那一支軍勢殺出了,甚至沒有玄虛聖者的殘軍也敢向巔峰存在攻伐?寤寐輕笑,他彈指點出一抹璀璨流光,直接將星神軍中最古老的身影貫穿。

他身影被貫穿胸膛,瞪大雙眼,隨即一個踉蹌,手中長槍掉落深淵的他再沒有了前進的力量,他是孟單戈!

「前輩!」

能聽到後輩們嘶聲裂肺的呼喊,孟單戈只是輕輕擺手:「去吧,勿要讓幻靈看輕了我人族星神軍,我等皆是宇宙生靈,戎守宇宙,絕不能比異族慢上半步。」

「至於我,先走一步。」說著,孟單戈便在星神軍戰士悲憤的目光中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身為人將的他最終卻不為守護人族域疆而亡,而為守護這無垠神霄戰歿,這著實出乎他的預料,但孟單戈的神情坦然而欣慰,因為這一死,意味著他有生之年終於拒敵關外,這一死,卻是一族之生,人者頂天立地!

就在這最後一刻孟單戈的目光望著天空的蒼茫,很遺憾,最後的時刻他看不到星空,那麼他就要看這美麗的神界,戰光縱橫,猩紅閃爍,是列族勇士皆為宇宙灑盡熱血,在這場戰場中為各自信念之道戰歿者俱是傳世的英豪。

不知宇宙還能存續?後輩們可還有明日?孟單戈有些憂愁,他的意識愈發模糊了,耳畔唯有星神軍戰士衝殺的那一聲聲吶喊,在最後一刻是對巔峰幻聖衝鋒,這足矣驕傲。

但還不夠啊,這一支軍理應是匹敵噬天皇衛的,即便此時的噬天皇衛也已是殘軍,在幻靈的攻勢面前竭力支撐,這來自異域的強敵實在可怕。

意識朦朧到無法思考,但似乎還有一個念頭在孟單戈的心中縈繞,宇宙生靈的未來,在何方?

接著,他就以最後的意識見到了一抹美不勝收的光。 第三千二百一十章:神陣,神罰!

衝鋒,抵擋,廝殺,掙扎,不知多少血濺的疆場上處處是感人肺腑與撕心裂肺,神聖氣息澎湃的神族在獄火中化為灰燼,高呼以血拭妖芒的妖軍在詭秘的空境中徹底失去蹤跡,馳援神界的人族、鬼族與獸族更已是式微的殘軍,而那閃耀著盛盛幻光的浪濤絕不會有半分憐憫遲疑,每一次潮起皆是數不勝數的宇宙生靈淹沒其中,這般屠戮令各族皆痛徹心扉。

本不至於如此,幻靈固然強大,但這還不是幻宙的所有力量,六宇尊聖犧牲而顯的宇宙宏威阻擋了最大的威脅,宇宙生靈怎會弱於幻宙孤軍?然而,這裡的宇宙生靈皆在血戰中耗盡了力量,縱然實力不弱卻被趁虛而入,唯有於極度憋屈中被異族屠戮,看著虛幻與魔邪的潮流洗禮一切,將神界不破的神話傾塌。

伴隨著最恐怖的幻毋猶如黑雲壓城般進入神界,已沒有被拒於鴻蒙的幻靈與魔邪,這些入侵者的進攻只能以勢如破竹來形容,或許諸聖能抵擋住寂宙王等強大個體,可那傾覆一切的幻靈軍勢卻在一直前進,此潮澎湃,不可受任何阻擋!

比幻靈更加積極興奮的是魔,他們身為宇宙生靈而將陣型拋棄,趁著幻靈軍勢衝垮神界防線之時從多處缺口長驅直入,將他們充滿罪惡的魔爪伸向了那即便之前妖軍也難以染指的九十九天!

「終於進來了,神界為吾屠場!」第一尊殺入神界的魔聖張開雙臂發出無比自豪的狂笑,魔音盪動間一團團黑色火焰在他周身凝聚成形,接著就猶如流星雨般境界隕落,穿過一重又一重神天,焚燒一座又一座樓宇神殿,望著眾生凄慘哀嚎這狂魔發出最愉悅的笑容!

「劫火魔王?」九十九天中飛起的聖者見到這模樣在黑色火焰中的魔族盡皆色變了。

便如妖族等等皆將鎮守宇宙的最後力量譴出,負責鎮守九十九天的神聖同樣被調往陣線與幻靈決戰,能夠留下守護九十九天的只是極少數而已,而這尊劫火魔王卻是屹立於玄虛巔峰的恐怖魔族,即便此時的他並非巔峰狀態卻也非諸聖所能抵擋,這意味著延續了萬世安寧的神界終要為這巔峰魔聖肆意屠戮!

「錯了!」而聽得諸聖所言,劫火魔王享受著無盡的毀滅與恐懼流露出狂傲之色:「是劫火魔帝!」

這魔頭瘋了!聽得劫火魔王竟然自居魔帝,諸聖震動悸驚,此時一尊連血閻魔帝權威都已不懼的瘋狂魔聖無疑最為可怕,最肆意無當!

而更可怕的是伴隨著一道道裂天之痕生出與那無數魔族狂笑響起,更多的魔族衝過了諸族軍勢,殺入九十九天內開始他們期盼已久的屠戮肆虐!

眾神在震撼與悲呼重奮起抵抗,神魔之血將青天染紅,而這一刻羽勝神皇、蒼元神將、一尊尊神界守護者卻皆在鋒線與最可怕的敵人廝殺,連維持陣線不被衝垮都是極難,又如何能騰出手終至這魔邪肆虐?

神界,九十九天,此時終究褪去了不可侵犯的神聖超然,在群魔亂舞中震顫悲鴻,被撕開最為慘痛的傷疤。

「神界的神話,就要在此終結么?」有古神仰望著天空不禁落淚,他要問天,為何要如此不公,令這最為美麗輝煌的一界受此大難,淪陷魔爪!

「正是如此!」回答他的不是天,而是獰笑的魔,身為屹立於天之上的存在本就不可向天祈求憐憫庇護,唯有手中的力量方可將命運掌握!

血濺,魔爪殘忍地剖開了又一胸膛,但古神死死地抓握魔神的臂膀,他不信,他不信神界會就此落幕,這神話不朽,怎能被毀滅終結!

便像是聆聽到他,與無數生靈皆發於心的祈禱期盼,一道雷鳴響起,接著天變了。

「下雨了?」感受到面龐的潮濕,魔神用力捏碎獵物心臟,臉上卻露出疑惑之色,在這魔軍降臨,毀滅神界之際還有什麼法則,還有誰敢將雨降下?在傾宙的大勢面前,這種雨又有何意義?

這種疑惑卻立即被震撼與慘呼取代,一種難以想象的灼熱還有令邪惡煞氣悉數消融的不可思議力量在魔神的全身上下湧現,化作明媚如陽的光火,此刻燃燒不絕!

「神,是神!」這魔神慘嚎狂叫,身軀卻在光火的燃燒中不斷熔化蒸發,騰為滾滾魔氣亦逃不過光火灼燒,被焚得灰飛煙滅。

「神族自身難保,怎會有如此力量!」望著身邊魔神一個個灰飛煙滅的魔族瞠目結舌,緊接著便被一柄紫色的神劍貫穿胸膛,隨即億萬劍光縱橫,魔身魔魂皆不復!

「這一股力量難道是……怎會如此,難道神界與世界就當不滅,我等滅世之願只可空幻?我不甘!」渾身為神焰灼燒的蒼老魔聖猙獰地將天穹撕裂,目眥盡裂直視九十九天之上要將審判之源看透,於是一道天雷降臨,魔聖怒吼,卻蕩然無存!

「神罰,終於降臨了?」那被撕碎心臟的古神目中猛地耀起神芒,他抬頭看向至高的神天,沐浴著澎湃於天地的大雨,面龐被雨水與淚水混雜盈滿。

「神罰天降,盪盡魔邪!」手持著戰戟的天驕沐於那蘊含無邊神力的雨中刺透渾身燃燒的魔頭胸膛併發出怒吼,其聲如雷,卻如天地間的本音,宣讀著對邪惡入侵者的最終審判!

伴隨著無邊雨幕灑落,被魔族屠戮而沾滿鮮血的地面漸漸褪去血色,被燃燒的焦土重新肥沃靈韻,草木萌芽,孕育出新生的希望。

而伴隨著周天雷火的降臨,卻是萬魔焚滅,為他們的殺戮與罪孽付出應有的代價!

「什麼神罰,我今日就要將神界毀滅,誰能擋我,誰能收我!」劫火魔王卻望著這群魔伏誅的景象發出怒吼,凶狂的魔炎阻擋了所有事神焰的焚燒,眸中的怒意擊斷神劍,魔爪撕天,連同那灌注著神罰之威的聖雷一齊撕滅,蘊含著無邊道力的鎖鏈在他臂膀之側震得粉碎,沒有什麼傷得了他,他不可阻,非要頂著這天之神罰結束神界傳說!

「孽障!你以為這神界秩序審判不了你?」就在這時,卻有一聲不可挑戰的威嚴怒喝傳下,這比聖雷更威嚴震撼的怒喝令劫火魔王的心都劇顫,他抬起頭不可思議地看向比九十九天更高的神界頂峰,在那裡有一座牽引大宇宙中所有秩序的古老殿堂散發著不容觸犯的威光,有無邊雷炎乃至無量天威在這秩序神殿周圍盈滿宙霄,三千道聖此時以最鐵面無私的神情怒視劫火魔王,那韻盡三千大道的道杖化作萬彩寶劍,重重斬下!

「我以三千道聖之名,予以劫火魔王審判,為道滅神罰!」

「爾敢!」劫火魔王的怒吼未能傳遍世界便戛然而止,那是隨著三千道聖手中聖劍,更隨著秩序神殿所引將一等無窮偉力鎮落,便如先前驚世的宇宙宏威,神界的所有大道光芒盡皆蘊於這一劍內,一劍斬落即為宇宙之怒,秩序已定,又有誰人可擋!

劫火魔王保持著那朝天怒吼的姿態,欲要傾覆神界的劫火卻無可覆天,更無法接觸到那執掌萬法的秩序之源,宏光之後這尊巔峰魔聖已然隨著所有殺入九十九天的魔族同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即審判,道滅神罰!

「這便是神界的力量?」正將以無量聖威將眼前星神軍徹底覆滅的寤寐同樣見到那朝自己降下的輝光,他一聲怒斥,將運盡全力的道力向天阻攔,但這玄虛巔峰的全力竟是被直接轟得支離破碎,寤寐的身軀頓時四分五裂,幻世傾覆!

一重重輝光在此刻爆耀,將那幾欲傾覆所有宇宙生靈的幻流阻擋,這些輝光是雷是炎,是星是劍,是那秩序的偉力,更是蘊含神界全威的終極力量——神界大陣之威!

神、人、鬼、獸、妖……各族生靈都揚起了臉,包括真夜妖皇、宇宙戰場之主這等梟雄也在這輝煌神輝籠罩下難以抑制心中的激動而發出怒喝伐前,天佑宇宙生靈,壯哉神界大陣!

沐浴在傾天的雨幕之內,寂宙王仰望雨幕與無窮雷光不由流露出痴色。

這是一場傾天大雨,要洗凈宇宙間的邪惡災厄,要澆滅令萬靈皆哀的無邊戰火,將這聖戰終結,還世界太平!

「了不起,了不起,了不起!」寂宙王連聲讚歎,並抬起手掌擋住一重浩然雷劫,儘管他為此一聲悶哼,身形也是矮了半截,但那雙眸中的異彩愈發耀眼:「這就是六大宇宙之首的底蘊?真不愧是幻宙王留給此世的幻滅,如此,這對弈方才有趣!」

說著這寂宙王不住大笑,也不顧自己的身軀被無邊神罰撕開道道缺口,不顧甚至上至巔峰的幻聖隕落,就連幻靈大軍的進軍之勢同樣被這神威阻截!

在這大笑中,寂宙王握住來自蒼元神將的狼齒刀又看向了宙外鴻蒙中那一道愈發清晰的身影:「怎麼,歲虛夢聖未能阻止神界大陣回歸,打算賠罪彌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