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外道!」唐風因怒火臉『色』已經『陰』沉的更加難看,他二話不說朝小鬼殺來。再出手時已經不敢大意,直接使出了全力。

頓時空氣中的靈氣被唐風全開的狀態引動的一陣『混』『亂』,他周身散發的真氣與空氣中的靈氣『混』淆,霎那間炸裂開無比洶湧的威壓。

嗖~~~

唐風腳踏虛空,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他人未到,漫天繚『亂』的劍芒已經貼近了小鬼兒。

小鬼兒聞所未動,冷漠的神情似乎在告訴別人她全無一絲怯意。待到鋪天蓋地的劍芒幾近貼近身邊的時候,她突然動了。

養鬼專家 遠遠注視著的左千,在小鬼兒出手后驚愕住了。而唐風也頓在半空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只見唐風快若急電揮出的數之不清的劍芒,在距離小鬼兒不到一丈的時候戛然停止住。

一張孤圓的光幕將小鬼緊緊包裹在內,前者那猛烈的劍芒全數被阻隔在外。而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逐漸的消失掉,當唐風回過神來的時候,所有劍芒已盡數化為烏有。

「你…」唐風說不出話來,自己的修為是何境界他比誰都清楚。在同代修者中不說最強,但也尋及九州很難遇到年輕一代的對手。然而此刻卻…

「殺!!!」

他兩眼血紅,被心中的憤怒浸滿。也許唐風自己不知道,他這是一種不服的心態。他怎甘心能敗於一個『女』子手中。

嗤———嗤———

唐風周身暴虐的真氣與空氣摩擦出刺耳的聲音,強烈的威壓將狂風都震散了。

轟!虛空一陣扭曲,他全身綻放著耀眼的強光朝小鬼兒殺來。

小鬼兒『玉』手一揮,抹去身前半透的光幕。她嘴角突然閃過一個笑容,微不可查,沒人知道下一刻她會作出何種舉動。 ?「鬼姑娘———快閃開!」左千急促吶喊,唐風暴發起來實力大增,根本不是他們修為被局限以後能對付的了。

然而小鬼兒卻視若無睹,在左千急切而望的眼神中,她緩緩抬起了右手。

小鬼兒纖『玉』右手變換成了掌,仰天對上了唐風。

接著,一隻同形的掌印擴展而現,無聲無息,看似很平淡的一掌以極快速度不停的增長,直到變幻成如閣樓大小。

而這個時候,唐風也衝到近前來,他目中無人毫不避諱,直接對上了這無比龐大的掌印。

然而,他太自大了…

———轟——————!!!

在這一刻,陡然炸裂的爆音震動的虛空一陣動『盪』,狂風不止厲嘯不斷!地面上積澱的白雪紛飛繚『亂』,鋪滿了整片天空。

半空上煙霧瀰漫,『混』『亂』不堪,接著便看到唐風被震飛的一幕。

左千傻眼了,他完全被小鬼所展現的實力震住了,難道…她的修為不被大陣所局限?

「噗…」唐風連連口吐鮮血,他已然沒了戰力,小鬼這一擊將他傷的不輕,眼下已經站立不穩了。「你…你…你已經是玄元巔峰的修為…」

在唐風斷續的話還未說完之際,左千心中已經翻起了驚濤巨『浪』,震驚的無以言論。

小鬼兒這一擊還未使出全力,若她施展全力後會強到何種地步?左千不敢再想下去,以小鬼兒現在如此的年輕芳齡都這般強悍,待『日』后…太恐怖了…

雲落到底去過哪裡,他身邊竟然跟隨著這樣恐怖的人,而且還是個傾城容顏的『女』子!

在左千驚異的目光下,小鬼兒緩緩朝唐風步去。

「你…你若殺我必遭大羅宗無盡的報復!」

唐風艱難的站立著,搖曳不定,眼中已經顯『露』出強烈的膽怯之意,他怕了,驚恐,徹底被小鬼的實力折服了,現在他開始後悔惹上對方了。

此人絕不能留!這是左千此刻的想法,若留得唐風一命,他『日』后回了宗『門』必不會放過自己二人。

若小鬼兒下不去殺手,他便會出手待勞!絕不會手軟。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左千又是一震。

小鬼兒看著唐風,眼神中冰冷無情,她緩緩抬起纖『玉』的手掌,碩~~~疾光一閃,她一指點爆了後者的頭顱。

唐風緩緩倒了下去,雪白的地面鋪映著成片的血『花』。

大羅宗年輕一代天才弟子,就此隕滅!

天空飄零著無盡的雪『花』,不知是來自於雲層之上,還是剛才那猛烈震『盪』的余雪。

左千置身在小鬼兒十幾丈外,他靜靜望著後者沒有說話,心中有著複雜難言的感觸……

……

九幽密境的另一處,一片叢木茂密的山林中。

此刻蠻虎正拼盡全力的獨戰著三個絲毫不弱於他的修者,這三人年過中旬,都是處於破塵後期修為的散修,每個人手中都揣有品階看似不低的法寶。

蠻虎鬱悶透頂極了,本來是打算好好尋上幾件寶物,卻不想在這碰上了攔路打劫的匪修,此刻與他們纏鬥已經大半個時辰了,再好的『性』子他也按捺不住了。

就在三人合力攻來之際,蠻虎冷哼了一聲,體內蟄伏的強大力量猛然躁動了起來,一股強大的氣息自他體內瞬間爆發而出。濃郁的黑氣充盈在他的體表,詭異的籠罩著他的身體。

那三個修者臉『色』一變,十幾道『交』織在一起的光芒向他惡狠狠地擊砸而來。他猛然一步上前,右拳猛揮而出,整個地面都位置動『盪』,以力抗力。

四周一道道熾烈的光芒,如金蛇一般在舞動,強大的力量使空間發生了扭曲,似乎要將附近的虛空撕裂。莫大的壓力浩『盪』四方,恐怖的『波』動令對方感到陣陣心悸。

蠻虎的右拳徑直轟入三人的正中心,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一股至強至大的力量爆發而出。在這一刻他的身影給人一股高不可攀的偉岸感覺,他的四周彷彿浩『盪』著一股邪魔的力量,對方三人臉『色』皆是『陰』沉無比。

肆虐的力量漸漸逸散,狂風也已停了下來,在蠻虎的身前出現一個深一丈的巨大溝壑,地面被毀得不成樣子。

這種力量,也只有身為武者又擁有如此強悍**的蠻虎才能發揮出來。

「哈哈…哈哈哈…」蠻虎黑髮『亂』舞狂笑著,此刻的他根本不懼對方三人,口中不斷大笑道:「你等惹怒大爺,今『日』就死於此地吧!」

「口出狂言,看你如何戰我三人合力出手!」他們儘管都發現了蠻虎的強大,但是口中卻不斷的打擊,想要在氣勢上先佔據上風,從中可以看出他們不敢小覷蠻虎。

「死吧!」蠻虎身隨心動,他的身體周圍黑氣繚繞,一股磅礴的力量,頓時如怒海狂嘯一般,噴發而出!

三人雖然距離蠻虎很遠,但是都感應到了這股強大的力量『波』動,他們頓時一愣。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戰意,那種極其『陰』邪的力量。

三人手中的法寶綻發著金光,快速沖向蠻虎,但是,衝到近前後,他們發現預料錯誤,蠻虎周身濃郁的黑氣竟然一瞬間伸展而開,由外向內的擴散延伸,將他們全部包圍在裡面。

玄氣瀰漫,猶若濃霧。

頓時間蠻虎身動如風,留下一道道殘影,他體內散發出來的黑氣越發濃厚,將三人修者緊緊包裹其中。

「啊~~~~」

繚繞的玄氣內傳出凄慘的嚎叫聲,蠻虎在黑霧中穿行自如,他每留下一道殘影便迎來對方的一聲慘叫!

當他停下來的時候四周變得安靜下來,瀰漫的黑氣漸漸消散,『露』出三具已經面目全非的屍體,靜靜沐浴在血水中。

蠻虎冷笑一聲:「打劫也要看對手,尋上虎爺算你們命背。」他說完開始麻利的回收著死人身上的無主之物,原本是被打劫的對象,現在全然反了過來。

在天玄大陸打家劫舍,殺人越貨,已經不算什麼奇怪的事情,在修鍊者中這已經習以為常。

弱『肉』強食的世界就是這樣,耗費時間與『精』力去漫無目的的尋寶,倒不如直接去搶弱者要來的實在,本事不夠的人只會成為被劫的對象。

……

; ?雲落慢悠悠的行走在一條林蔭小道上,他的身邊同肩并行著個面目清秀的青年。

此人易水寒,乃遠於東荒的八荒教弟子,是雲落在半道上所遇,幾句閑談下來算得上投機,於是兩人便就結伴同行了。

易水寒背著一把寬刃大劍,這劍身通體烏黑,足有一人之寬,長十尺,近乎貼上了地面。

雲落好奇的問過,此劍名『斬月』,品階非凡,外形看著霸氣,對決中也足有著壓倒『性』的力量優勢,可稱得上是百兵之王。

前者竟然身懷如此神兵,料想他在八荒教的地位也不會低到哪裡去。

突然一聲咆哮從兩人身後衝天而起。

二人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這密境內獸類竟如此多,他們先前已經斬滅了不下十隻的凶獸。

震天攝地一般的吼聲越來越接近這裡,但見叢林后黑影遮天蔽日,一隻巨大的軀體現身而出。發出如此聲音的主人,乃是一隻形樣蜈蚣的飛獸,身軀龐大渾身『花』白,八雙巨翼遮擋的天空都為之一暗。

「———飛天蜈蚣!」

兩人大驚,眼前出現的乃是極為少見的妖獸,非普通的凶獸,一般都很少出沒,孰不知這因為最近大量的修者湧來這裡驚擾了這一區域許多多眠的凶獸,其中不乏高等級的妖獸。

飛天蜈蚣正是被修者們驚擾后才自此出現。早已經發現了二人,拖著龐大的身軀筆直衝了過來,八翼煽動的呼呼作響,卷飛起了周圍大片的落葉。

飛天蜈蚣慄慄咆叫,嗖的一聲俯衝了下來,它一眼難數清的利爪揮了揮毫不猶豫的抓向了過來。

易水寒大叫道:「小心,這妖獸的攻擊兇猛無比!」

不等翼虎獸攻到兩人已然動身唰的一聲閃了開。只聽轟隆大響,飛天蜈蚣抓了個空,地面上被它兇猛的拋出個大坑!

「這隻妖獸好生厲害,只怕是已經生有靈智快要修鍊成妖了!」易水寒不想在此上耗費時間於真元:「我看還是走為上策!」

他的擔心不無道理,天地間不止人才能修鍊得道,無數的妖獸草木方有得道之途,無甲子的歲月妖獸也能修鍊得道,而大有所成的便成了妖,就像是烏妖,便是已經道行『精』深的大妖。

跟修鍊者相比最弱的妖修也幾近堪比破塵的修者,再厲害的更有睥睨太虛或是大能的力量,而現在這隻飛天蜈蚣看似已經生有靈智,只怕也不比那太虛強者弱。

雲落有些難以置信,普通的妖獸哪有這麼厲害。

飛天蜈蚣哪裡會給他們離開的機會,巨首調轉狂涌襲來。

唰唰唰,光芒劃過,易水寒竭盡全力劈出了三劍。

這三記劍芒全都準確無誤的打到了飛天蜈蚣的身上,不過讓兩人人詫異的是那三記劍芒竟沒有對其造成一絲的傷害。

這妖獸身體的強硬程度,堪比一件上等法寶。

嗷~

飛天蜈蚣中了易水寒幾記吃痛的咆哮,凶吼著朝這邊攻來,幾隻鋒利的尖爪展『露』了出來,好似要將他撕碎一般。

易水寒沒有顯出焦急之『色』,因為剛才的出手不過只是試探而已,接下來才是他真正出手的時候。

雲落遠離到戰圈之外,他也想看看前者的實力。

就在飛天蜈蚣即將接近之際,易水寒大喝一聲,已經飛身而出攻了過去。

斬月沒有想象的那般光芒耀眼,但就看似平淡,斬出的幾道劍芒卻直接削去了飛天蜈蚣的三隻利爪。

轟~轟~轟~

雲落只感覺腳下大地都在震動,再看易水寒,他整個周身的玄氣都充盈起來,衣袍煽動呼呼作響,風起葉舞。

方圓十幾丈內的落葉凌『亂』飛舞,他全身的玄氣還在不停的增漲,仍沒有停止的意思。

「什麼!」雲落大為吃驚,片刻的時間易水寒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玄元中期的境界,可是後者仍未停下來,真元依然在繼續上漲著。

「生死『門』,他竟然開啟了生死『門』。」在雲落驚異的目光中,後者的修為一直達後期的巔峰才停了下來。

砰!易水寒一不留神被飛天蜈蚣拍飛,如一片落葉般飄飛幾丈。但當他再站起來的時候已經變了個人。兩眼通紅閃現過兩道凶唳的『精』光,他整個人如同一個殺神般,手中緊握斬月,威勢震天。

「咻!」易水寒衝天而起,身上五『色』光芒閃爍。

「———十絕斬!」

十絕,霸烈的殺招。刀身嗡鳴光芒大懾,天地間形成一股威壓。

咻的一聲,一具超大的劍芒呼嘯著沖向飛天蜈蚣。

巨大的劍芒威力驚人,當頭劈下,只在一轉眼,兇猛的妖獸已經鮮血橫飛,頓時桀桀大吼,慘叫聲震耳『欲』聾。

「———十絕斬!」

易水寒不給它喘息的機會,緊跟著又斬出一劍。這一記更勝一籌,劍芒巨大、青光閃耀,捲動著空氣中的靈子如一道閃電直劈飛天蜈蚣的首腦。

在雲落驚異的目光中,妖獸的頭顱直接被斬掉。鮮血立刻狂噴而出濺灑的滿地都是,妖血的腥味濃重,瀰漫著四周極其刺鼻。

呼~

易水寒收劍緩緩吁了口氣,原本玄元巔峰的境界,陡然退降。

雲落回過神,緩緩步來道:「易兄,可有大礙?」

易水寒一口連吞下幾粒丹『葯』,含笑道:「無礙,你我還是儘早離開此地,我看這畜生出現的有些異常!」

雲落點都應允,暗暗驚讚易水寒的實力,不知他有何秘法,竟然在一瞬間提升修為!

從這裡去往翠煙幽谷的途中應該還會有更多的妖獸,隨之而來的危機也會一次比一次更加兇險。

「易兄出手了得,讓小弟大開了眼界!」兩人起身離開之際,雲落恭維了一番說道。

易水寒聽聞雲落的美言並沒有擺出一副得意的模樣,而是一本正經嚴肅道:「雲兄弟嚴重了,如今同輩中高手倍出,現今已是個實力為尊的天下,我這點本事算不上什麼!」

雲落沉思,易水寒說的不無道理,他所言正是當今修者世界的形勢。

兩人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密境的最深處馭劍飛行而去,這一路雲落沉默不語,說實話,與易水寒結識才不過剛剛一日,他還不清楚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

但後者的實力毋庸置疑,應該與左千不相上下。 ?現在行走於天地的修者,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是沒有幾個人將自己的真正實力顯『露』出來的,這無疑是給自己多添了一份危險。

雲落與易水寒不間歇的馭行了整整半日,期間吞服了兩顆回元丹才保持著絕佳的狀態,此刻他們已到了九幽密境的深處。

此地出奇的詭異,暗淡無天日,瘴氣瀰漫,是一片一眼望不到邊際的黑樹林,所有的參天古木全然是黑『色』,包括地面上生長著的一些奇怪植被。

這便是九幽密境危機多伏的黑木林,雲落二人還未深入進去已經看到了不少的死屍,這些死屍都是那些來到密境的各路修鍊者,屍體已經腐爛不堪,散發著強烈的惡臭。

「他們生前都是一方高手!」易水寒看著幾具已經不成形的屍體,濃眉緊皺:「這些屍體上並無傷口,四周也無打鬥過的痕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