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弩是誰在保管,為何流失了出去,朕不殺他,不足以泄憤!!」

秦雲的嘶吼,可謂是通天徹地。

趙恆臉色蒼白,冷汗直冒,直接是爬著出來。

顫抖道:「陛……陛下。」

「重弩是兵部在保管。」

秦雲怒了。

龍袍一揮:「斬,拖出去斬了,為兩萬多烈士贖罪!」

趙恆屎尿都快嚇出來了,不斷磕頭,哭訴道:「不,不要啊陛下!」

「重弩,不是兵部流出去的。」

「不信,可以打開倉庫,您去檢查啊,一共四千二百把,一件不會少。」

郭子云見狀,立刻道:「是啊,陛下,重弩屬於重器,鑰匙微臣也有一把。」

「微臣可以擔保,重弩絕對不是帝都流落出去的。」

顧春棠精芒閃爍,也隱晦的拱手:「陛下,稍安勿躁,那可是……重弩!」

頓時,秦雲一愣。

盛怒之下,立刻被點醒。

重弩?

淮州的黑市,不就出現過弩機嗎?只不過不算重弩而已。

條件反射。

秦雲吃人的眼神瞬間掃向了李密。

李密頭皮一炸,可謂是心驚膽戰到了極致。

砰砰砰……

規律的指關節作響聲發出。

秦雲氣的頭頂快冒煙,一步一步走下龍梯,最後站到了李密的面前,如老虎一般!

文武百官,紛紛看著,膽戰心驚!

盤城一戰出現這樣的事,最有嫌疑的必定是世家門閥,而跟陛下打賭的李密,首當其衝,爭脫不了干係。

感覺到滔天的殺意,李密如墜冰窟。

他堅持不住,砰然一聲跪下。

「陛,陛下!」

「跟微臣沒關係啊……!」

「還請明察。」

秦雲雙眼如刀,如餓狼一般盯著他。

死死道:「申國公,朕說你了嗎?」

「你這麼害怕,幹什麼?」

李密額頭的冷汗唰唰的滴落。

他知道,此事不能沾上,一旦沾上,整個世家門閥都得遭遇浩劫!

抬起頭,無比真誠的喊道。

「微臣雖然跟陛下有君子之約,而且輸了,但微臣不是言而無信之人,微臣也願意承擔賭約。」

「可這種叛國賣君,豬狗不如的事!老臣怎麼可能做的出來?」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但…

除了丁一以外。

他,依然是擎天門內,最強的存在。

「罷了。」

孫長老輕嘆一聲,「我這把老骨頭,就再幫你一把了…」

聞言。

魯春秋,不由得大喜過望。

「有孫長老出手,區區秦蒼穹,不是手到擒來?」

「到時候,吾兒魯冰,也會一道前往!」

他有些擔心,等孫勇發乾掉秦蒼穹,會直接找陸事務長索要功勞。

因此…

才會將魯冰,一起派了過去。

……

而,此刻。

城主府。

陸乘風一身黑色西裝,背負雙手,站在落地窗前,俯瞰下方。

一道風姿綽約的倩影,正坐在沙發上。

看起來,姿態慵懶。

赫然…

正是紫檀!!

「你找的人,靠譜嗎?」

紫檀雪白柔膩的指尖,摩挲著情報紙張,聲音輕輕響起。

聞言。

陸乘風淡淡道:「大約,也是送死罷了。」

以他的謹慎。

擎天門,不過是苟延殘喘的門派。

有何本事,能對付秦蒼穹?

紫檀美眸微眯,忽然淡淡道:「你,想要龍行山的地?」

「被你看出來了。」

陸乘風嗤笑一聲,「等擎天門滅了,這塊地自然……會落入我的手中。」

這龍行山,可以開發成景區。

到時候。

就是一顆新的搖錢樹。

以往,牽扯到炎夏規定,門派的地面,不得收購,遷移。

而,現在。

終於,能拿到手了。

紫檀沉思片刻,「若是他們敗了,把你供出來呢?」

聞言。

陸乘風,不由一怔。

他的眼中,掠過了一絲狠色!

「那我只好,先下手為強了……!!」

……

蒼星集團。

花木蘭俏臉微凝,拿着一封書信,走了進來。

「先生…」

「有人,向您下挑戰書?」

她,還沒有拆開來,看具體內容。

但,對方的姿態…

極為囂張。

聞言。

秦蒼穹,淡淡掃視一眼。

「念。」

他僅有一字,語氣淡漠。

根本,就沒將所謂挑戰書,放在眼中。

嗤啦…

花木蘭美眸微凝,「擎天門,孫勇發,以及魯冰……挑戰?」

「時間,就在明天早上。」

……

翌日,上午。

擎天武術館內。

這裏,正是擎天門的地盤。

而,同樣。

也是孫長老,挑戰秦蒼穹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