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勝邪劍衝天而起,繞了一個弧度,朝某個方向飛去。

「握草?!」安林臉色一變。

足足愣了一秒,他才反應過來。

老子的勝邪劍跑了?!

「大白,快追!」

「放心吧,安哥,我一定幫你追上小邪!汪!」

「安林劍仙,等等我!」

兩人一狗開始朝某個方向飛去。

他們所行的方向,正是雪珊所指的方向。

雪珊一臉委屈地咬著下唇,眼汪汪地開口道:「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又成了尾隨他們的人?」

趙思明嘴角微微一抽,掙扎幾秒后,還是開口道:「事不宜遲,我們快跟上他們!」

六個天劍宗的弟子,再次尾隨在安林的身後。

安林一路追著勝邪劍,狂追數十里,勝邪劍卻像個負氣出逃的少女,頭也不回地扎入深山之中。

轟!

漆黑的劍刃插入一座白牆紅瓦的寺廟大門之前。

「哎喲,我的小邪,你跑來這個地方做什麼?」安林從天邊飛來,一臉不解地問道。

屁股下的大白,動用噴氣式飛狗秘法,此刻累得氣喘吁吁,舌頭都吐出來了:「小邪,你這是要我累成狗嗎?汪!」

小邪沒有說話,似乎在準備著些什麼。

安林有些好奇地望向寺廟,它已經十分破敗,即使是主材料是特殊的木料造成,此刻也有了腐朽的跡象。

「難道這個寺廟有古怪?」安林喃喃開口,走了進去。

「安林劍仙放心,一切邪穢都是浮雲!」 昏愛錯嫁 孫宇洛跟在安林身旁,心顫顫地拔出斷劍,緊張地咽了一口唾沫。

他說那句話不是安慰安林,而是安慰自己。

兩人慢慢走入門中,一股腐爛的氣息傳來。

孫宇洛渾身一顫,一臉緊張地打量著四周。

突然間,兩旁的油燈和蠟燭同時亮起,是詭異的幽綠色!

「啊……!」孫宇洛尖叫一聲,整個人跳了起來。

安林一巴掌按住了孫宇洛,沒好氣道:「別特么大驚小怪的,去這些地方,就是因為多了你這種人,恐怖感才直線上升的!」

「對……對不起……啊……!」

孫宇洛剛道歉,就又突然尖叫起來。

這次尖叫太突然,搞得安林都渾身一顫,頭都大了,惱怒道:「你又特么怎麼了?!」

孫宇洛指著前方顫聲道:「你看看寺廟供奉的那個神靈,有沒有感覺到很熟悉?」

安林順著幽綠色的光芒,抬頭望向前方的神靈,竟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小男孩!果然很熟悉,這特么不就是在城頭大道上嚇唬他們的那個小男孩的雕像嗎?

就在安林有些驚奇的時候,那個小男孩綠光照臉,突然詭異地笑了起來,嘴巴越裂越開……

一條舌頭激射而出,瞬息伸長,如靈蛇一般纏繞住了孫宇洛的脖子。

「啊……!!」

「救命啊!!」

孫宇洛歇斯底里尖叫起來。

歷史是如此驚人的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孫宇洛這次完全沒有心理準備,貌似被嚇得更加的心神俱顫,整個臉又紅又白,嘴角流著口水,竟是差點昏厥過去。

「嘻嘻……嘿嘿嘿……」

清脆幽深的笑聲傳來。

小男孩覺得很好玩,很有趣,嘻嘻嘻地笑了起來。

「這不是像那個小男孩,這就是那個小男孩啊!」安林一臉吃驚道。

怪不得勝邪劍會如此興奮飛來這裡,原來是感知到了小男孩的蹤跡?

果不其然,雕像慢慢變幻,重新變成了暗黃色麻衣的小男孩形象。

一條靈活順滑的舌頭,仍死死地纏繞著孫宇洛。

孫宇洛都快要斷氣了,不停地蹬腿,因為脖子被束縛得太緊,連「救命」都喊不出來。

這一點,對於安林來說倒是好事。

「你這隻鬼怪,快放了我小弟!」安林怒喝一聲,抽出了古海仙劍。

沒辦法,勝邪劍還在外面,只能用這中階仙器將就著用了。

古海仙劍纏繞破滅虛空的金虛雷霆,金色光芒照亮了寺廟。

「德瑪西亞!」安林提劍便斬,整個巨劍雷威赫赫,帶著破滅一切邪穢之力,朝小男孩的舌頭斬去。

「噗嗤!」

小男孩的舌頭再次被斬成了兩半。

男孩疼得嗷嗷直叫,知道不是安林的對手,立即朝寺廟之外逃遁,整個人快若鬼魅,如驚雷稍縱即逝。

是的,他再次用出了最為擅長的逃跑身法!

在這種速度下,就連安林都無法追得上。

但也在這時,天地傳來一聲轟鳴。

勝邪劍的劍芒衝天而起,漆黑的劍氣構成了密密麻麻的劍網大陣,包裹了整座寺廟虛空,阻斷了小男孩的所有退路!

小邪一身黑衣,腳踏虛空而來,圓圓的臉上有著純凈的笑容,聲音清冷而愉悅:「現在,你可跑不了了……」

她霸氣道:「你,必須是我的!」

追出寺廟的安林,看到這一幕,頓時倒吸了一大口涼氣:「天啊!我家的小邪,竟然要收後宮了?!」 小邪聽到安林的話,情緒都不連貫了。

差點就想放下小男孩的事,直接跑去找安林揍一頓。

小男孩身子衝撞在劍氣大陣之上,被彈了回來。

他看到小邪向他走來后,大怒著撲向小邪,雙手變成陰藍之色,出招間蘊含極為恐怖的鋒芒。

小邪臉色沒有一絲的變化,側轉她嬌小的身軀,以極為精湛的角度躲過小男孩雙手的攻擊,同時玉手如電,快速鎖住了小男孩的手腕,精巧的玉足狠狠踹在小男孩的肚子上!

轟隆!

恐怖的力量撞擊形成氣浪,席捲上千米。

小男孩被踹得雙眼圓瞪,吐出了一口藍色的血液,身子墜落寺廟,將寺廟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凹坑。

「只有這點程度嗎?真的只有這點程度,那我還不屑於收了你。」小邪居高臨下地望著小男孩,雖然面容稚嫩,但那種高高在上,霸道不已的女王氣息,卻展露無遺。

小男孩面露猙獰之色,雙手的血肉脫落,露出了森森白骨。

孫宇洛看到這一幕,嚇得差點吐了。

小男孩大叫著撲向小邪,白骨的雙手攜帶極致的鋒芒,斬向小邪,鋒芒所過之處,就連虛空都被斬得錯位開來!

小邪見此卻輕哼一聲,直接用白嫩如藕的雙手拍向小男孩的骨手。

「她竟然要以肉身擋住這一擊?!」孫宇洛瞪大了雙眼。

安林撇了撇嘴:「小邪可是巔峰仙器,用肉身擋有問題嗎?」

果然,白骨鋒芒和白嫩的手掌碰撞,爆發出的鋼鐵碰撞的嘶鳴聲!火花四濺間,小男孩那堅硬鋒利的手骨,竟被小邪的手掌拍得開裂!

小邪翩然轉身,對著前的小男孩又是一腳。

轟!

巨力碰撞間,小男孩被一腳踹到了大陣之上,一口藍色血液再次噴了出來。

他還未緩過氣,小邪便閃動到了他的面前,在他驚恐的目光下,一個巴掌毫不留情地將他拍落在地。

轟隆!地面又是一陣顫動。

小男孩躺在地面上,還未起來,小邪便又衝到他的面前,無數雨點般的小粉拳落下,拳拳致命……

轟轟轟……

安林,大白,孫宇洛,目瞪口呆地望著眼前的這一幕。

之前囂張不已的小男孩,此刻絲毫沒有還手之力,被小邪錘得懷疑鬼生!

「小邪不是說要收了他嗎?現在怎麼看起來,像是要往死里打啊?」安林一臉震驚地望著小邪。

「太……太慘了!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怎麼會如此暴力?」孫宇洛被小邪表現出來的強烈反差所震驚,喃喃開口道。

現在看來,他之前作死所挨的那一劍不冤。

至少,小男孩的遭遇比他慘多了。

姍姍來遲的趙思明等六人,站在劍斬之外,也被這一幕嚇了一跳。

「安林的劍靈恐怖如斯!」

「此女,我們絕不能招惹。」

「不能被外表所迷惑了啊……」

眾人紛紛吐槽起來。

這時,小男孩已經被小邪的小拳拳錘得身體沒個人樣,凝實的身軀竟漸漸變得虛幻起來。

「饒命……饒命……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小男孩哭喊著大聲求饒。

「小邪,差不多行了,再打下去,這鬼就真的要死了!」安林見狀也勸說道。

「鬼?」小邪歪了歪腦袋,清冷道,「誰告訴他是鬼了?」

「呃?」安林不懂小邪話中之意。

這時,小邪對著小男孩的臉,毫不留情又是一拳!

嘭!

一聲炸響間。

小男孩炸了!

眾人一臉懵逼,就以為小男孩要這樣被活活砸死,卻見小邪的面前,出現了一柄幽藍色的長劍。

恐怖的劍氣能量不停擴散。

陰寒的劍意,彷彿能夠凍結虛空。

這一次,幾乎所有的人,都瞪大了雙眼,心中浮現了一個猜測。

為何小邪會對他感興趣,為何小邪能夠感知到他,並且說他不是鬼……這個喜歡裝神弄鬼的男孩……

其實就是劍靈啊!!

「是藍夢古劍,它就是出逃宗門的誕靈古劍!」趙思明失聲叫道。

「怪不得小男孩跑得這麼快,原來他就是宗門遺失的古劍啊!能夠逃出天劍宗的古劍,逃跑水平能不高嗎?」雪珊也是恍然大悟。

幾乎同時,所有的天劍宗弟子,目光都變得熾熱起來。

小邪卻在這時,一把抓住了那個古劍,冷冷道:「你是我的了。」

嘶……

天劍宗的弟子看到這一幕,嚇了一大跳。

安林也嚇了一大跳,同時在心中怒贊,幹得漂亮!

小邪這是打算把這個劍靈打服,然後收入後宮。

果然,小邪開始在虛空勾勒一個神符,開口道:「這是主僕契約,你以後就當我小弟。」

安林面露感興趣之色,想不到劍靈也可以進行主僕契約……

「萬萬不可啊,這是我們天劍宗的古劍!你們沒有權利這麼做!」劍陣之外的趙思明,急聲開口道。

「這是我們宗門之物,你要是真的收了它,將招惹到我們宗門,還望安林道友三思。」雪珊也開口勸說道。

「快住手,你們這樣做,將承受我們天劍宗的怒火!」又有一名弟子開口道。

聽到這句話,安林頓時就笑了。

「你們天劍宗的怒火,很可怕嗎? 先婚後戀:邪魅首席的小新娘 柳明軒都被我趕出四九仙宗了,你們的怒火值幾個錢?」

安林將目光望向劍陣之外的天劍宗眾弟子,笑道:「再說了,藍夢古劍誕靈逃出了天劍宗,就證明古劍恢復了自由,不再是你們宗門的所有物。我家小邪憑本事征服了他,他就該是我家小邪的小弟才對。」

「嗯,的確有這種說法。擁有自主思維的生靈,它們的本質就是獨立的個體,就跟獸寵出逃宗門一樣,不應該強迫其歸屬……這是九州界宗門,普遍達成共識的觀點。」孫宇洛點頭附和道。

趙思明勃然大怒道:「孫宇洛,你到底是天劍宗的人,還是四九仙宗的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