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主要出手了。」

所有人都是心頭咯噔一下,生出了一絲期待和恐懼,四星高手,非同小可,若是出手,必定引起軒然大波,無人可以阻擋,這便是他們能夠鎮壓一域的威勢。

「左右也是閑著,千萬別讓我失望啊。」洪天王淡淡道,同階之中,他寂寞如需,早已沒有了動手的念頭,這一次也不過只是順手而為,並未有多在意,畢竟在他眼中,只有那高高在上的五星高手才是他的目標,即便同樣四星高手,他也無懼。

……

中央白塔,一間密室內,那個男人終於睜開了雙眼,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神采,他眸光如電,站起身來,此刻大門也緩緩打開。

黑暗中,透進一絲光亮,那裡赫然站著一位身材玲瓏凹凸的女人。

「白水一江,你的獵物終於來了,如今就在洗劍池。」女人的聲音透著一絲魅惑。

「終於來了嗎?獄鏡石,這次終究還是要落在我的手裡了。」白水一江身軀顫抖,那汗水便蒸發殆盡,冷冽的聲音中透出興奮與渴望。 ?炫金林中,寒劍等人全都服下了丹藥,運功療傷,虛空鬥武場內,只要不死,任何傷勢都可以復原,甚至可以花費靈石迅速恢復。

陸離盤坐在遠處,周身有三道劍光繚繞,彷彿三條靈動的小龍般,縱橫騰挪,散發著凌厲的氣息,不過這股氣息與陸離相融,漸漸變得無比溫順,猛地縮小,纏繞在他的指尖,發出令人心悸的轟鳴。

「這件劍符珠的威力果然驚人,這若是在外面,僅憑這三道劍光就可以橫掃九焱府,同代之中怕是無人可抗。」

陸離不禁感嘆,煉化了這三枚劍符珠后他才真正領略到此寶的不凡,內中蘊藏的威能讓人心醉,難怪被成為洗劍池三大至寶之一。

「僅僅這件劍符珠就如此了得?也不知道那劍婆羅該強大到什麼地步。」

3600枚劍符珠組合在一起,也只不過是那至寶劍婆羅的一部分,此寶若是真的有天出世,實在難以想象它的威能,應該可以橫掃此界所有修士吧,就算七星高手都要飲恨。

半日後,寒劍,火錘等人的傷勢盡都恢復,一個個龍精虎猛,眾人繼續趕路,不過隊伍內的氣氛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們看向陸離的眼神有些閃爍,甚至充滿敬畏,也很自覺地收斂起了自己的傲氣,隱隱以陸離為首。

「妖哥,前面就是劍魄湖了,還是讓我們來,以劍符珠開道吧。」火錘很是恭敬道,在虛空鬥武場,陸離的稱號叫做千年老妖,一時聽他這麼叫先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便緩過神來,有些好奇。

「這劍魄湖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劍魄湖在整個虛空鬥武場都頗具盛名,也是這洗劍池最玄妙的寶地之一,幾乎所有劍修都來過此地。」炎如一道。

「哦?這是為什麼?」陸離來了興趣問道。

「劍魄湖雖然其名為湖,實際上卻是一處深谷,谷內終年雲氣繚繞,孕育出了一種寶物,名為劍魄,劍魄自在有靈,虛無變幻,每一道都蘊藏劍意,煌煌難以名狀,對於劍修之人可謂至寶,甚至有許多人來此捕獲劍魄,或練功,或煉器,要知道一柄飛劍,若是融入了一道劍魄,威力能夠大增,對於劍術的感悟也會提升。」林月仙道,這劍魄湖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

當然在虛空鬥武場練出的飛劍只是精神烙印而已,並不能帶進現實,可那種感悟才是最珍貴的。

「劍魄湖雖是修行寶地,可也蘊藏危險,平日里想要尋到一道劍魄都無比艱難,可是這片深谷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劍潮,海量的劍魄匯聚在一起,如湖水潮湧,淹沒深谷,那樣的威力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舞輕揚澀聲道,她曾經遇見過一次劍潮,隔著數百里都能感受到那恐怖的波動,讓人窒息絕望,根本升不起一絲反抗的念頭。

「那些劍魄珍貴無比,每一道都足以賣出天價,而且是貨真價實的靈石,不過劍魄相當恐怖,威力巨大,尋常高手抵擋尚且不能,更不要說捕獲了,而且一旦被數道劍魄圍住,可以說是十死無生。」

「所以需要藉助劍符珠,一旦催動,便能夠感知到方圓十里之內的劍魄,可以輕易避開,省去許多麻煩。」

火錘笑道。

雖然陸離也得了三枚劍符珠,可他們手中的這枚本就是靠其保住的,此時這等小事不可能再讓陸離親自出手。

「那就走吧。」

眾人繼續前行,不多時便來到了劍魄湖,遠遠望去,果然是座深谷,表面雲氣盤繞,似如大龍卧地,隱隱間有劍氣衝天,鳴響不絕。

「真是寶地。」

陸離感嘆,剛剛踏入,他手中的三枚劍符珠似乎就有所感應,一抹璀璨的光澤,閃爍隱藏。

「此地劍意盎然,衝天不絕,如神靈縹緲,無所不在,的確是劍修聖地。」

寒劍在眾人注視下,方才取出了劍符珠,運功催動,化為一道七尺劍芒,盤旋在眾人頭頂,散發著凌厲的氣息。

以他的實力駕馭此寶自然不能如陸離那般隨心所欲,變化由心,不過想要通過這劍魄湖也算夠了。

「那些是什麼?」陸離指著不遠處岩壁問道,那上面密密麻麻刻了許多文字,還有圖錄,符文。

一路走來,陸離發現好多岩壁上都有這樣的圖文刻印。

「那是先人修行的感悟,許多強者會將自己對於劍道的心得留在此處,不過此地雲氣繚繞,藏有劍意,哪怕刻印在岩壁之上,長年累月也會被磨盡,唯有那種絕世妖孽,留下的感悟融合了自身的精氣神,難以磨盡,那時候記載這篇感悟的岩壁就會化為劍碑。」

林仙兒指向遠處,在那裡彷彿有一座座山丘聳立,上面立著許多碑文。

大約半日的路程,陸離等人便來到了劍碑前,這裡密密麻麻大約有上千尊,周圍也有許多修士在此膜拜,尋匿,又或者乾脆盤腿靜坐,修行感悟。

「劍碑只有這麼多,時間長了依舊會風化碎裂,不過能夠留下劍碑,必為妖孽之資,很多人都是名動一方的大人物,其中不乏仙道宗門的高層,年少時曾在此揚名。」林月仙不由感嘆道,這數千尊劍碑堪稱寶藏,不過能否參透碑上的精義,全看個人機緣。

陸離在一尊劍碑前停了下來,這尊碑文很奇怪,猶如一隻手掌,上面也只是簡簡單單畫了幾個符籙和陣法圖形,只有文字,半個都沒有。

不過想想也對,道不可輕傳,既然是前人感悟,自然是有緣得之,他對於劍道本來就沒有多少涉獵,略略掃過,便繼續前行。

「五鬼煉劍,有點意思,居然能夠以屍煉劍。」

「劍骨術?人體也能聚煉劍骨?不可思議。」

陸離隨意看著,眼睛越來越亮,雖然他不通劍術,不過有些碑文上的修行思路卻能夠讓他豁然開朗,觸類旁通。

「嗯?」

突然,陸離目光微顫,這座山丘的最上方立著一尊劍碑,而在他旁邊居然沒有任何碑文與之相鄰,就這樣孤零零地立在那裡,宛若一位古老的劍客,俯仰眾生,淡看流雲。 ?那劍碑之上只寫著七個大字,字體蒼勁古樸,韻味盎然。

「一劍橫天萬古空。」

「好氣魄。」陸離眼睛一亮,不禁贊道。

這幾個字,陸離看不出其中藏有何種劍道精義,但是咀嚼之下,只覺得霸道凜然,彷彿天地之間一片蒼茫,唯有一人仗劍橫立,便能立足絕巔,俯仰萬古滄桑,看透世間紅塵。

「也不知道留下這字的前輩是何來歷,端的稱得上是人間風流,笑傲無雙。」陸離不禁折服,目光悠悠落在了那劍碑最下方的落款處,只見那裡以古篆寫著四個小字。

「千……年……老……妖!」

陸離如遭電擊,整個人呆立在原地,愣愣出神,眸子里閃爍著難以言盡的驚疑。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無怪他震驚,虛空鬥武場內雖然使用假名的不在少數,但是絕對不會重名,這是潛在的規則,可原來這裡居然就出現過一個叫做千年老妖的人物。

一時間,陸離想到了很多,只覺得腦袋嗡地一聲,許多記憶的片段都浮現了出來。

曾幾何時,雄岳鎮地,穹霄高聳,萬丈斷崖邊,那個男人俊朗不凡,眉宇卻張狂凌厲,嘴角處帶著淡淡的笑意,彷彿斜睨世間,笑傲王侯的狂生。

「你,你是什麼人?」當初的少年驚疑地問道。

那人寬袍鼓動,如同上古先賢,眼中透出一絲輕狂笑意:「吾乃千年老妖。」

「大叔!」陸離雙拳緊握,眼中竟然隱隱有晶瑩閃爍,那裡藏著無盡的恨意與殺戮。

「總有一天,我會回去的。」

陸離深深吸了口氣,盡量平復著情緒,他已經許久沒有像今日這般不能自控了,每每想到「那個地方」,他就抑制不住那被他深藏的殺戮與熱血。

最終,他看了那劍碑一眼,拜了拜便轉身離去,雖然有些疑惑,不過他更相信這僅僅只是個巧合,一個意外。

「這似乎是我們陰月宗的前輩所留,蘊藏了一套失傳的劍陣。」

林月仙站在一尊石碑前,妙目流轉,她並非第一次來這裡,可直到今日才發現了這尊石碑,由此可見,法不外傳,唯有緣人得之,這是冥冥之中,虛空神殿制定的規則。

「仙兒姐姐,這套劍陣很強嗎?」舞輕揚湊了過來,好奇問道。

林月仙面色凝重,點了點頭:「很強,不過我也只能勉強看懂兩三成而已,這是一套組合型的攻擊劍陣,看手法的確是我們陰月宗的,只可惜並沒有傳下來。」

說著林月仙便開始參悟這碑文上記載的劍陣,事實上這尊劍碑早已開始風化,許多關鍵性的地方都已斷裂磨滅,即便她悟透了,恐怕最多也只能還原出這劍陣的三成。

「只可惜我不修劍術,否則收穫會更多。」陸離暗嘆可惜。

「雷魄劍元術?」就在此時,一尊劍碑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這劍碑上記載得乃是一門名為雷魄劍元術的法門,這並非真武學,而是一種煉體術,亦能用來祭煉飛劍。

這劍碑上幾乎全都是人體各部的圖畫,穴位,筋脈,還有各種各樣的符文等等,只有少數文字作為註解,卻也十分晦澀難懂,所以這尊劍碑幾乎很少有人觀看。

「這法門真是另闢蹊徑,堪稱妖奇,居然要捕獲劍魄,將其化盡,與真氣相融合,從而轉化為雷源劍氣,在滋養肉身,從而化為劍體。」

陸離眼睛放光,這門劍術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如天書般難懂,可是對他來說卻彷彿打開了一扇大門。

「這雷魄劍元術的核心奧義與九重印訣的第二式幾乎如出一轍啊。」

九重印訣乃是一門極為古老的真武學,相傳共有九式,而陸家只有五式,陸離得傳了三式,如今也只練成了第一式,不動印。

至於第二式,雷光印卻始終難以入門,說到底這第二式難度太大,需要以雷液煉體,貫通諸脈,不斷激活血氣,從而練就雷光之速。

據傳此印一旦大成,方寸之地,無影幻化,可以逃脫一切束縛攻擊,靈脈之下,可稱極速,不過正因為如此,那樣的速度尋常肉身根本承受不了,即便練成,也難施展,強行施展,肉身必定崩壞。

「果真有異曲同工之妙,或許我可以藉助這雷魄劍元術幫我練成第二式。」陸離心頭大動,旋即盤坐下來,認真參悟起著碑文上的法門。

他並非修鍊此術,而是汲取其中的理論核心,與九重印訣相互印證。

「原來劍魄也有這麼多分類,雷屬性的劍魄還能夠滋養神魂?」

「太霸道了,不過將血氣散於諸脈或許可行。」

「這道穴竅也能夠隨意衝擊嗎?但若是以丹竅祭神術控制應該沒有問題。」

陸離大腦極速運轉,許多心中的疑問豁然而解,一個個大膽的想法在他腦中漸漸成型。

「仙兒姐姐,妖大哥都已經在那劍碑前坐了整整一天了。」舞輕揚立在遠處,看著說道。

「那劍碑我看過,簡直比天書還複雜,根本看不懂,妖哥真的能夠領悟?」火錘也是奇道,事實上,劍碑上記載的東西大多只是理論,很少有具體的修行法門,所謂差之毫厘謬以千里,所以一般修士也只是遇到瓶頸的時候過來看看,並不會花費太多時間沉迷其中。

「那上面記載得是一門叫做雷魄劍元術的法門,我聽師傅說過,乃是天靈宗一位前輩所創,這上面只有理論和設想,真正的修行之法唯有天靈宗才有,他還想練出來不成?」寒劍不咸不淡地說道,他家學淵源,底子也厚,對於這等掌故見識甚至超過了林月仙。

眾人恍惚,對於陸離的行為越發感到奇怪。

就在此時,陸離站了起來,他眸光如電,有異彩閃爍,看著一個方向,嘴角微微揚起,透著無盡的自信。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居然是一道雷屬性的劍魄。那就來驗證一番,看看我定下的修行之法是否可行。」

陸離身形一動,迅速離開。 ?「你去哪裡?」林月仙叫道。

「無需跟來。」陸離頭也不回,很快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他結合雷魄劍元術和九重印訣兩大功法,終於在第二印的修鍊上有了新的思路和想法,不過這個想法太過大膽,需要以肉身融納劍魄,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自然不希望別人見到,否則還不知道會引起怎樣的風波。

況且虛空鬥武場內,一切皆為虛幻,無論成功失敗,都只是積累經驗而已,倒是非常適合試驗他心中所想,且不會浪費太多時間。

嗡。

陸離心念一動,手中的那枚符珠便化為一道三寸長的劍光,縈繞在他的指尖,劍氣瀰漫,給他指明了方向。

未過多時,陸離停住了腳步,只覺得前方不遠處有一道強大的氣息鋪天蓋地,充滿著狂暴凌厲。

陸離收起劍符珠,縱目望去,只見那數十丈之外一尊大青石上,盤桓著一頭紫黑色的獅子,大約只有拳頭大小,那頭獅子周身泛著淡淡的光澤,皮毛猶如緞子般,他的一雙前爪碩大無比,指甲好似利劍般鋒銳,額頭出有著一道閃電般的結晶,爍爍生芒。

「這就是劍魄?」陸離眼中透著驚疑,下意識向前踏出一步,腳下碎石發出嗤嗤聲響。

吼。

突然,那紫黑獅子耳朵微動,全身毛髮豎起,宛若倒刺般,渾身雷光縱橫,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凌厲的氣息衝天而起,覆蓋了方圓數十丈。

「不愧是劍魄,神識靈敏到了這個地步。」陸離眉頭微皺,這小東西看上去人畜無害,沒想到爆發起來居然有如此威勢,不過他知道,所謂劍魄只是一種劍意匯聚了天地諸般能量方才誕生出來的存在,並沒有自主意識,只有本能,顯然它已經察覺到了陸離的存在,並且將他當成了威脅。

那紫黑獅子突然暴起,只看到一道殘影,混著雷光奔襲,轉眼間便已經到了陸離的身前,它一聲厲吼震動八方,尋常高手在此,耳膜都要被擊穿,就連陸離都一陣恍惚,周圍石屑紛紛碎裂落下。

這個空檔,那紫黑獅子利爪拍擊而下,寒光凌厲,裹挾著狂暴的電芒,那一爪之威霸道剛烈,居然含著一絲劍道奧義。

「這就是劍魄的力量嗎?足以抵得上三星高手了。」

陸離不敢大意,雙手結印,體內血氣涌動,每一道都隱隱有金色光澤瀰漫,沉重如海,與他血肉相融合,漸漸,陸離的身軀變得偉岸挺拔,一層淡金色的光澤護佑在他的身體表面,眸子深處精芒閃爍,如金剛護佑,萬邪不侵。

第一次對上這種東西,他自然不會輕敵,動用全部手段,施展不動印,催動鬼蟲甲。

砰。

那紫黑獅子的利爪拍擊而下,落在陸離的肩頭,頓時火光濺射,如星雲破空,激得周圍岩壁碎裂,而陸離身子微微一顫,卻沒有絲毫損傷。

「看來我高估了這小東西的威力。」陸離輕語,不過想想又搖了搖頭,並非這劍魄威能不夠,而是他的防禦實在太變態了,本就是無雙肉身,不動印也堪稱防禦大術,最後還有鬼蟲甲護佑,試問誰能破開。

失憶后我成了大佬的心上人 這道劍魄能夠微微撼動他的身形,可以說這樣的攻擊已經十分恐怖了。

吼。

那紫黑獅子發出一聲驚吼,一擊不中,居然抽身就走,沒有絲毫的停留。

「意識真可怕,知道沒有取勝的把握,便再也沒有任何僥倖,這樣的本能甚至超過了妖獸。」陸離感嘆,不愧是這片寶地孕育出來的生靈,或者說是寶物,想要捕獲一頭劍魄,的確沒有那麼容易。

「走得了嗎?」陸離大手探出,五指錯開,併攏,血氣轟鳴,宛若驚濤駭浪,鋪天蓋地卷向了那紫黑色的獅子。

砰砰砰。

紫黑獅子全身毛髮乍起,發出噼里啪啦的電光,每個呼吸足有數百道電光如劍般激射出來,想要破開陸離的血氣,然而俱都無用,他血氣如海,沉重似山,兩兩消磨,根本可以忽略不計。

嗡。

就在快要抓到這頭劍魄的時候,那紫黑獅子的眉心突然綻放光澤,他的身軀猛地分解,化為數十道流光向著不同方向逃去。

「這還怎麼玩?」陸離傻了眼,沒想到這道劍魄居然還有如此難纏的逃命方式。

「媽的。」

轟隆隆……

突然,鬼蟲甲微微震蕩,那核心處秘紋交織,一股無形的力量散發出來,宛若漩渦般不斷吞吸,那數十道如雷電般的光澤微微一滯,彷彿撞到了牆上般,居然開始迴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