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以上我說的這些,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幫派,可能你們來到學院之前也聽說過了,學院內流行著幫派的制度,想要自己建立一個幫派,也是需要積分的,有幫派賺取積分可能會更快一點兒,當然這個是自由的,學院內也不是所有人都會加入幫派的, 鬼谷子低着頭沉思了一會,然後用着極其嚴肅的口吻看着我們說,“如果能有九格宮,應該就能說清楚這一切,也能弄明白,陰長生現在到底在哪裏。”

九格宮,我不免又想起了老家一開始的出現的那些事情,不都是因爲九格宮嗎,後來我和江離還去把九格宮給炸掉了,但是就因爲這麼一炸,反而把我們整個村子的格局,變成了九格宮的陣法了。

不過因爲事情太多,後來我們也就沒有過多的去理會這個事情。這九格宮的事情,當時也就不了了之了,這次鬼谷子忽然說起這個事情,反倒是讓我想起來了,當年我爺爺建造九格宮的這個事情,可是真的一直沒有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鬼谷子又赫然開口,“還有一種辦法,除非是找到鴻鈞老祖,鴻鈞老祖是這世間最厲害的人,沒有他所不知道的事情,準確的說,他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不過要想找到鴻鈞老祖似乎也並沒有那麼容易。”

我心裏一沉,可不是嘛,鴻鈞老祖的親閨女陸心都找不到他去了哪裏,我們難道還能找到不成。

想到這裏,心裏不免失落的很,畢竟是事情眼看着,就要接近答案了,卻發現,好像往往要接近目的的時候,又有些手足無措。

江離的臉色更爲陰沉,看到出來,江離現在的心情是很沉重的,明明知道陰長生離自己很近,卻一直找不到好的辦法,這纔是讓人真的很着急。

鬼谷子也是個聰明的人,知道這個事情對於江離而言有多麼重要,所以也不敢馬虎,鬼谷立即開口說,“九格宮肯定是要一開始完好無損的才行,聽你們說的情況,已經被炸燬的九格宮是完全沒有用的,就算村子裏也形成了九格宮陣型,但是對於要找到陰長生的位置,是根本不行的,眼下除非是能找到鴻鈞老祖,讓他老人家指點一二,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我心裏一沉,兩個路線,已經是排除了一個,剩下的這一個,便也成了最爲困難的了。

鴻鈞老祖簡直是個神一樣的存在,怎麼可能找得到他人呢,加上這些日子我們也能感覺到,陰長生都找不到,更別提說什麼鴻鈞老祖,簡直就是癡心妄想,一想到這裏,我還真的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看着江離的臉色也知道,這件事情有多麼的難。

我赫然一想,我不是還有小猴子嘛,也許它會知道呢,我趕緊將小猴子從揹包裏提了出來,它睡眼惺忪的看着我,心情似乎略有些不大開心的樣子。

我連忙問小猴子,有沒有鴻鈞老祖的下落,小猴子一臉懵逼的看着我,什麼話也沒有說,像是根本就無視了我的話一樣。

我忍不住的看着小猴子說,“你肯定是知道鴻鈞老祖在哪裏吧,從一開始,你就很聰明,什麼事情都清楚,你又是鴻鈞老祖坐下的靈猴,怎麼可能會不清楚鴻鈞老祖在哪裏呢,現在我們有十萬火急的事情,是需要找

到鴻鈞老祖的,這事情,你可一定要幫我們啊。”

我基本上全然是靠着打感情牌,在跟小猴子溝通了,我知道,鴻鈞老祖在哪裏,這個小猴子自然也有需要保密的地方,畢竟鴻鈞老祖也有他的一些想法,可能並希望跟別人多相處什麼。

小猴子定眼看着我說,“這個事情,我真的沒辦法幫你,鴻鈞老祖在哪裏,我也根本就不清楚,他只是讓我在白然洞穴待着,也沒說他去哪裏。”

我愣了愣,這倒是,小猴子也很久沒見過鴻鈞老祖了,自然而然不清楚鴻鈞老祖在哪裏,這件事情,也太過於麻煩了。

江離一語不發,我看在眼裏,心裏也不禁有些擔心起江離了,這件事情,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卻突然沒了頭緒,這讓江離的心裏怎麼好受,江離等了這麼久,努力了這麼久,他所執着的這一切,眼看着就要來臨了,卻突然又遇到了瓶頸,就像是從天堂,一下子跌進地獄的那種失落感,落差度太大,讓人很是難受。

此時此刻,小猴子赫然開口對着我說,“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只不過我也不清楚這個辦法能不能找到。”

我立即追問,“什麼辦法,現在是死馬當活馬醫,但凡是有任何機會,都不能輕易放過,就算成功率極其低下,我們也可以試試的。”

小猴子立即說,“找陸心。”

我愣了愣,小猴子果然是什麼都知道,它也清楚陸心到底是什麼人。

我忍不住的問了一句,“可是……陸心也不知道鴻鈞老祖在哪裏啊?”

小猴子搖搖頭,“人世間,但凡是有血緣關係,就會有一種隱形看不到的紐帶,將親人與親人之間緊緊相連,如果陸心真的遇到了什麼威脅,鴻鈞老祖也是有感應的,這個時候必然就會出來保護陸心。”

我心裏一沉,這不是要陷陸心於不孝不義之地,爲了自己的私心,這麼做也太不公平了,我搖搖頭,立即問小猴子,“除了這個辦法,還有沒有其他的。”

小猴子一臉嚴肅的看着我,皺了皺眉頭對着我說,“這個事情,怕是就沒那麼容易了吧,如果你們真的很想找到鴻鈞老祖,那麼還有一種辦法可以試試,就是用鴻鈞道法,進入鴻鈞老祖佈下的虛空之地,也許可以找到鴻鈞老祖。”

我愣了愣,這個辦法雖然聽上去好像有些深奧,不過仔細一想,卻也是最有可能實現的一種辦法。

我定眼看着江離,江離的臉色很是不好,大概也在想怎麼才能找鴻鈞老祖,不過此時此刻,江離的心態,肯定是不能和平日裏所相提並論,畢竟事情到了節骨眼上,出了這麼多的事情,就算江離再不去在意這些事情,也難以平心靜氣。

我仔細想了想,之前我和道盟的人比試的時候,就不小心進入了虛空之地,遇到了一個奇怪的人,讓我使用出了鴻鈞道法之力,莫非這個人就是鴻鈞老祖,當初我也一度

懷疑過,這個就是他。

那麼這麼說,我也是見過鴻鈞老祖的人了,要是想要用同樣的方法再試一試,也並不是不可以的。

我立即對着小猴子說,“這個辦法應該很好,之前我曾經進入過虛空,也遇到過奇怪的人,現在想起來,這個人應該就是我們在找的鴻鈞老祖了,要是我用同樣的方式,指不定可以再次見到鴻鈞老祖呢!”

江離的眼神驟然一聚,似乎對我說的這席話很是重視,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你還記得之前是怎麼運用這個方法,然後見到鴻鈞老祖嗎?”

我嗯了一聲,這個事情我還真是記得清清楚楚,要不是因爲受到了鴻鈞老祖的指點,我也不可能成爲道門口中的,所謂的道盟尊人。

無非是因爲我的體內激發出了鴻鈞之力而已,所以才受到了道士們的尊敬和認可。

我點點頭,一臉認真的看着江離說,“師父,你放心吧,只要按照我之前遇到的情況來做,要想進入虛空並不難,只是我怕的是,鴻鈞老祖要是知道這一切,故意不讓我見到他,那就麻煩了。”

江離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長的說了句,“好,結果並不重要,只要我們努力了就行了。”

我嗯了一聲,點點頭,我知道江離是怕我心裏壓力太大,要是失敗了,會太自責,其實我倒也沒有江離想的那麼脆弱,只是害怕江離會難過和傷心而已,畢竟好不容易可以見到陰長生,卻遇到這些事情,讓人無奈。

我來到院子外面,仔細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情況,不斷告訴自己一定可以成功。

我用道氣壓制住腳下的氣,保持自己穩如泰山,我拿出紫色符紙,用力朝着空中一拋,念起七星決,赤紅寶劍緊握手中,踏着星宿天樞步伐,一閃而過,衝破其道風,“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鴻鈞道祖借我之力,誅邪魔之氣,定蒼生!”

剎那間,天空轟然一聲炸雷滾滾。

原本還是白天,瞬間轉爲了黑夜,而就是幾秒鐘後的功夫,黑暗之中赫然裂開一道金光,那金光俯衝而下,直接衝進我的身體,一瞬間,渾身上下都被一股說不出來的力量侵入。

我腦子一片混亂之時,赫然聽到一個來自遠古的聲音,猶如聖人一般在我的腦際中傳達,“道者何也?虛無之系,造化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元,其大無外,其微無內,浩曠無端,杳冥無際。至幽靡察而大明垂光,至靜無心而品物有方。混莫無形,寂寥無聲。萬象以之生,五行以之成。生者無極,成者有虧。生生成成,今古不移,此之謂道也。”蓋天地混沌之先,也即是道。”

我心裏不由得一沉,莫非成功了,上次也是這種感覺。這聲音,讓我有些分不清真實與虛幻,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的道氣都被煽動了起來,身體略有些不聽我的使喚,一股力量,不斷從四面八方的經脈處涌向我的頭頂。

(本章完) 具體的你們可以日後慢慢去了解!剩下的一些簡單的注意事項,都在這裡了,你們兩個看一下就行了……」十七長老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說完,遞給墨九狸一個玉簡。

「所以我們在雲海學院,一切都是靠自己修鍊?」聽完之後看著十七長老問道。

「自然不是了,每一個剛來到學院的弟子,前三個月都需要拚命做學院任務,賺取足夠的積分,在你們做學院任務的時候,學院的導師們都會關注你們的,有看上你們的導師會直接像你們拋出橄欖枝,你們覺得可以就答應,覺得不可以就可以直接拒絕!一旦選定導師后,你們的導師會贈送你們一部分積分,然後你們可以選擇還居住在這個十級區域,也可以選擇去挑戰別的區域,主要的一點是,你們在學院想要挑戰誰,或者是想做什麼,都必須在三個月之後,或者在有導師之後才行,否則沒有挑戰資格!」十七長老看著墨九狸兩人說道。

「所以,前三個月內,我們只能住在這裡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沒錯。」十七長老說道。

「好,我們知道了,謝謝十七長老!」墨九狸聞言說道。

「不客氣,有事可以隨便去學院的長老堂詢問,地方你們剛才應該都記住在那裡了,沒事,我就先回去了……」十七長老說道。

「好,十七長老慢走!」墨九狸道。

十七長老離開后,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坐在小院裡面,將十七長老留下的玉簡看了一遍,裡面大概記錄的竟然是學院內的幫派,大小加在一起,竟然有近百個幫派,讓墨九狸和帝溟寒也是有些意外的……

按照上面的人數來算的話,最小的幫派有五十人以上,最大的幫派認輸到達千人以上,還有個別的一些人沒有加入幫派,還有不到三個月的新生等,加在一起墨九狸粗略算計了下,目前為止雲海學院起碼有四萬多人,這個數量對於一個學院來說,也真的是太多了……

難怪玉簡上面寫著,每天都有弟子隕落,每天也都有弟子加入,不過隕落淘汰和離開學院的弟子,跟加入的弟子,幾乎也算是正比的,否則也不會人數沒有太大的波動了……

凡是加入雲海學院的弟子,在前面三個月是可以自由離去的,有導師的弟子必須經過導師的同意才能離去,且想離去前不能有挑戰沒有應,也不能有任務沒完成,其餘倒是沒有別的要求了,可以說是雲海學院還是比較人性化的……

「對了,之前你們得罪了宗政家族,所以你們兩個出學院做任務的時候要多加小心了,如果在接了任務后,在學院外面受傷或者隕落,學院是不承擔任何責任的!」十七長老去而復返出現在墨九狸和帝溟寒的面前說道。

「難道我們在學院內被欺負,學院會管?」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額……這個也不會, 就在這個時候,身子越發有些難受了起來,當然這種感覺我之前也有過,所以也就沒那麼害怕了,但是心中難免會有一些緊張。

我只覺得腦袋有些嗡嗡作響,不一會就能感覺到,根本聽不見外界的聲音,我睜着眼睛看着四周,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能夠清清楚楚的看見大家在我的身邊圍着的,可是我卻什麼也聽不見,只聽見一個遠古的聲音,在繼續對着我說,“一生二,二生三,三者化生以至九玄,從九返一,乃入道真。氣清成天,滓凝成地,中氣爲和,以成於人。三氣分判,萬化稟生;日月列照,五宿煥明。”

這個聲音……我認識。

就是那個聲音,那個聲音是鴻鈞老祖,但凡我使用到了鴻鈞之力的道法,就會出現這種情況,雖然我也不明白,爲什麼會這樣,但是顯然是很有用的。

不一會,我就覺得身子越發的輕盈了起來,忽然一股熱力直接將我整個人一躍而上的延伸了上去,很快四周的景象也變了,一瞬間,四周漆黑無比,約莫過了一分鐘,又突然宛如來到了仙境一般,明亮的四周,煙霧繚繞,雲朵簇擁,只是看不到其他的東西了。

那聲音繼續說,“心中是怎樣,看到的則是怎樣。”

我愣了愣,忍不住的開口問了句,“您是鴻鈞老祖嗎?”

不遠處赫然一個身影朝着我緩緩走來,我定眼一看,眉眼間都透着一股子仙氣,氣勢儼然的看着我說,“你不是想找我嗎?”

我愣了愣,連忙點點頭,忍不住的問了句,“鴻鈞老祖,我們需要知道陰長生前輩現在究竟在哪裏,還希望您能指點一二。”

鴻鈞老祖面無表情的看着我說,“陰長生在哪裏,那是因爲你的心沒有打開來,仔細回想一下你爲什麼會來到這裏。”

我愣了愣,連忙對着鴻鈞老祖說,“因爲江離需要知道陰長生到底在哪裏,所以纔來到這裏找您。”

鴻鈞老祖依舊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嚴肅的看着我說,“再仔細想想。”

我愣了愣,難道我說錯了什麼不成,我又試探性的問了句,“因爲……我不希望江離難過。”

不過鴻鈞老祖並沒有絲毫改變語氣,依舊是對着我說,“再仔細想想。”

我心裏不由得納悶了起來,我到底說錯了什麼,鴻鈞老祖要我一直好好想想,我就不明白了,我的的確確就是因爲這個原因而來到這裏的啊,不然我來找鴻鈞老祖純屬不事閒的瞎扯淡不成,我可還真沒這麼多閒工夫呢。

一想到這裏,我就懷疑,鴻鈞老祖是不是故意在整我呢?

鴻鈞老祖忽然開口,“你與陸心已經見過了。”

我愣了愣,一臉尷尬的點點頭,忽然覺得怎麼有種特別心虛的感覺,畢竟我清楚陸心可是鴻鈞老祖的親閨女,我要是欺負了他親閨女,鴻鈞老祖還不弄死我不可。

鴻鈞老祖的臉色絲毫沒有改變,依舊是一副嚴肅的模樣看着我說,“因果輪迴,命中註定,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有果,沒有突如其來一說。”

我不禁有些好奇了,鴻鈞老祖說話一向讓人弄不清楚究竟是幾個意思,更是我讓我很爲難,明明聽不明白,又不好意思直截了當的說自己聽不懂。

鴻鈞老祖一本正經的看着我說,“今生所見的任何人,都是因爲因果,若是前世沒緣分,今世也絕對不會有緣遇見。”

我愣了愣,這話雖然說的很有道理,不過和我來到這裏又有什麼關係呢,和陸心又有什麼關係呢?

連我也不明白了,鴻鈞老祖總是喜歡說一些太過於深奧的話,所以我的腦子裏根本轉不過彎來,一臉糊塗的看着鴻鈞老祖。

鴻鈞老祖繼續開口說,“平心靜氣,好好閉上眼睛,思考一下,你爲什麼而來。”

不知道爲什麼,鴻鈞老祖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覺得身體一陣輕飄飄的感覺,渾身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彷彿被人呵護一般的溫暖。

我緩緩閉上眼睛,四周都變得安靜了起來,忽然一個聲音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我們下輩子,下下輩子都要在一起。”

我愣了愣,這個聲音,好熟悉,這句話,也好像是在哪裏聽到過。

WWW◆ttκan◆¢O

不知道爲什麼,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讓我渾身有些僵硬。只聽見那個熟悉的聲音說,“今生你是凡人,命裏蹉跎註定輪迴,來世,你一定是個可以陪着我度過一輩子的人。”這個熟悉的聲音又再次出現。

不知道爲什麼,聽到這個聲音,就是說不出來的踏實。

我的腦海裏不斷盤旋,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覺,那個溫柔的聲音又再次出息,“你會不會下輩子就忘記我了,我叫陸十一,我有十一次輪迴的機會,可是我怕會錯過你,要是你忘記我了,我也會找到你的。”

陸十一……這不是陸心的另外一個名字嗎?

我心裏一沉,難怪我覺得這個聲音這麼的熟悉,原來是陸心的聲音,她這幾句話,究竟是說給什麼人聽的,爲什麼我好像在哪裏聽見過這些話,爲什麼那麼熟悉,似曾相識。

可我深知,我從來沒有聽陸心說過這些話。

此時此刻,又一個聲音從我的腦海裏劃過,“騙子,爲什麼你記不住我了,爲什麼你把我忘了,你把我弄丟了,卻不把我找回來。”

爲什麼,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心裏竟然有幾絲酸楚的感覺,好像能夠去理解這種痛苦。

那個聲音又再次徘徊到了我的耳際,“沒關係,你記不住我沒關係,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想起來的,一直都是我,一開始是我,從來沒有變過。”

這個聲音……我確定就是陸心的聲音,只覺得心裏突然一陣咯噔,心裏難受的不知所措,彷彿心裏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壓

的我的喘不過氣來。

而腦海裏,忽然不斷出現一幅幅回憶,一幅幅關於陸心的記憶。她是鴻鈞老祖之女,是擁有不死之身的仙,卻偏偏遇到了一個小秀才。

秀才的凡胎肉體,不過是一瞬間的恍然,生死變成了註定,她盛世容顏,而他卻已滿發蒼蒼,她許下諾言,下一世,一定要找到他。

她說,就算是喝下孟婆湯,忘記了她是誰,她也相信,只要相見,他就一定會認出她是誰。

她說,世間人千千萬萬,抵不過輪迴之痛,她偷偷自己身上的仙骨放在他的魂魄之中,讓他帶着仙骨輪迴,這樣無論他在哪裏,她都可以想盡辦法,來到他的身邊。

而下一世,他來到人間,因爲受着仙骨的輪迴,渾然有一種天資聰慧的道法氣息,不禁將道法發揮到了最大的地步,創立了無字天書,將其編著成了逆陰陽,造福天下蒼生,卻唯獨忘記了賜予他仙骨的人,究竟是誰。

他滿懷着道法的情誼,行走四方,不斷學習,不斷歷練,最終得道成仙,卻並沒有放棄道法,而是更加利用道法來解救蒼生。

她苦苦追尋着仙骨的存在,終於到了他,他卻忘記了她究竟是誰,他說他心中已經有了心愛的人,讓她不要苦苦糾纏。

他忘記了她,所以和另一個人在一起了,辜負了她的情誼。

她心生恨意,難過至極,用盡心思讓奪她心愛之人的女人,死去,卻不料,他爲了救那個女人,將她送給他的仙骨,拿了出來,注入到了另一個人的身體裏。

她心灰意冷,專注到了枉生門,不再關注這一切,不再理會這一切。

看着這一幕一幕的記憶不斷涌來,我心裏酸楚無比,我突然明白了陸心爲什麼要對我說出那句話,總有一天我會知道,一開始就是她,從來就沒有變過。

此時此刻,鴻鈞老祖赫然開口問我,“你現在知道,你爲什麼來到這裏了嗎?”

我忽然心中一沉,忍不住的開口說,“因爲到死的那一瞬間,才突然想起了這一切,卻來不及了,所以將魂魄分離,注入到普通孩子的身體裏,尋找一線生機,然後找到陸心。”

鴻鈞老祖嗯了一聲,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這一切,早就是因果輪迴註定的事情,而要想起這一切,不是靠別人,而是靠自己的內心,究竟有沒有打開,有沒有想要回憶着一切。”

我心裏一沉,這一切的記憶忽然涌上心頭,我才意識到,爲什麼會有了這一切,不是不知道,是不願意承認犯下的錯誤。

誰都犯了錯誤,卻沒有人願意接受自己犯下的。

鴻鈞老祖繼續開口,“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明白了自己爲什麼來到了這裏,那麼就可以回去了。”

我心裏一沉,我究竟是誰。

爲什麼突然迷茫,又熟悉,又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本章完) 「額……這個也不會,除非你們有導師,或者是你們在學院內加入的幫派,或者是同伴等,願意自行幫助你們,否則你們在學院和在外面都是一樣的,發生任何事情,學院都不負責的!」十七長老聞言有些尷尬的說道。

墨九狸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著十七長老,不過想到什麼,墨九狸看著十七長老問道:「十七長老,外面的勢力比如宗政家族的人,想要進學院殺我們的話,是隨便就能進來嗎?還是說他們也要進來上擂台挑戰我們?」

「怎麼可能,除了想加入學院的弟子,外人根本無法進來,之前我帶你們過來的時候,也都看到了,就算他們進來也找不到你們的!但是,他們卻是可以派出家族的高手,加入學院的,畢竟學院不會因為對方有目的而拒收弟子的……」十七長老看著兩人說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瞬間明白了十七長老的意思,對方想要進來殺他們,辦法還是有的是的……

「對了,十七長老,我們的契約獸,是否可以帶在身邊?」墨九狸想到雲夏等人說道。

「可以的,契約獸,甚至是你們在各自家族的契約者,護衛和暗衛等,只要跟你們有契約關係的,都可以帶入學院,無需登記,跟在你們身邊,自己管理好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沒有契約,只是發誓效忠的人,是不允許帶在身邊的,被發現會被直接趕出去的……」十七長老直接的說道。

「好,知道了!」墨九狸說道。

「還有什麼想問的嗎?」十七長老看著兩個人問道。

「沒有了,多謝十七長老!」墨九狸說道。

「嗯,順便告訴你們,宗政家族的高手,已經有二十個人在辦理加入學院的手續了,很快就會來到附近的,所以你們兩個好自為之!」十七長老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說道。

「多謝十七長老告知,我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十七長老看了眼墨九狸和帝溟寒然後再次離去,看到十七長老再次離去,帝溟寒看了眼墨九狸說道:「不如我們去接幾個任務吧!」

「好,走吧!」墨九狸聞言點頭道。

剛來學院,他們不想在學院內殺人,所以有些事情,還是出去解決的比較好。

兩人想法一直,於是墨九狸直接拿出自己的傳送令牌,輸入靈力,墨九狸的靈力一進入傳送令牌,她就大概知道了傳送令牌的用途,原來學院的所有位置,都在傳送令牌內,靈力輸入其中后,會讓你自己選擇想要去的方位,然後他們被傳送過去,如果記錯了地方,可能就會傳送到別處去……

好在她不必擔心出錯,小書早就把學院內詳細的地圖,全部過到了她的識海中,同樣的帝溟寒也有一份,包括各大幫派的位置,人數和資料等等……

墨九狸直接選擇了學院任務堂的位置,接著自己和帝溟寒直接被傳送離開了…… 很快,墨九狸兩個人出現在了一座外表看著十分宏偉的三層小樓面前,依舊是坐落在一片青蔥樹林的中間,不得不說這雲海學院的建築分佈的都極好,每一處建築幾乎都是獨門獨院獨樓的,任務堂的門前是一片空地,半個操場那麼大,此刻上面站著,坐著,有不少的人在……

三兩個一隊的,十幾個一組的,還有單獨一人獨站的,看起來任務堂果然是很熱鬧的,而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到來,只是讓眾人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完全沒有太多關注他們……

墨九狸和帝溟寒牽手走進了任務堂,進去之後大堂內有不少的人,墨九狸的第一感覺,這裡跟前世的高鐵站差不多,有休息的座椅幾百把,對面是排隊的隊伍,大概有三十多個隊伍在排隊,每一個隊伍差不多10個人之內……

正對面是一個巨大的,橫鋪整個對面牆壁的光幕,上面不斷的滾動著一個個任務,墨九狸大概看了眼,任務的等級都在10——7級之間,每當有人接走一個任務,光幕上對應的任務就會變成紅色的……

而最左側的五個隊伍是交任務的地方,因為凡是有人交一個任務,原本光幕上面紅色的字,就會變成綠色的,然後消失不見……

墨九狸心裡有些驚訝,這雲海學院的神奇,還真的是有點現代化了呢……

「走吧,我們去那邊排隊!」墨九狸對著帝溟寒說道。

帝溟寒點點頭,被墨九狸牽著,隨便找了一個隊伍後面站著,他們的前面有六隊人,都是兩個兩個一組的。墨九狸和帝溟寒看向牆壁上的光幕,想著等會兒他們如何選擇任務……

很快,前面接任務的人慢慢離開,他們的身後也陸續有人排隊,終於前面只有一組人了,墨九狸和帝溟寒收回視線,看向前面的兩個男子……

兩人來到領取任務的櫃檯,裡面是一個中年男子,都沒有抬頭看對方一眼直接說道:「令牌!」

「啪……」兩人直接把各自的令牌,放到了櫃檯上,一個人的令牌是紅色的一個是青色的。

櫃檯裡面的中年男子拿著兩個人的令牌,直接放到了什麼地方,接著說道:「三天前加入學院的,為何現在才來領取任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