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先生受了傷,所以防備心都降下來了,我一個障眼法想不到就能騙到你。」

「我們可不是接你們回家的,我們是送你上路的。」

為首的男人桀桀怪笑。

陸司寒臉色陡然變得難看。

十名訓練有素的殺手,如果沒有受傷,他還可以放手一搏,但是如今肩膀的手還在隱隱作痛。

「你們究竟要怎麼樣才可以放過我們?如果是要錢我們可以好好商量。」

姜南初擋在陸司寒的面前說道。

「哈哈,這位小姐,只要是無雙殿接下的生意,除非失敗,否則絕對不能反悔。」

「你不說我們不說,別人怎麼會知道嘛!」

「別和她廢話,不然段景霽那邊的人就要追過來了。」

十名殺手朝著陸司寒步步緊逼。

「我數到三,你趕緊跑。」

陸司寒在姜南初的耳邊輕聲說。

「我不,我和你一起面對。」

「傻瓜,你在我反而束手束腳,而且你有其他任務,你現在趕緊去找段景霽的人,這樣我們才有救。」

「3。」

「2。」

「1。」

「跑!」

陸司寒一般將姜南初推出包圍圈。

殺手並不在在意姜南初,他們要的只有一個陸司寒。

姜南初拚命的往前面跑去。

陸司寒你等著我,拜託你一定要等著我! 這邊將軍想着這些事情,那邊周偉光和墨衣,已經準備開始了。!

按照他們兩個剛纔的計劃,墨衣需要用一些他的力量,也跟着將軍的召喚術一起,到處召喚。

只是,將軍召喚來的都是鬼,墨衣召喚來的,不見得只是鬼了!

很多在這個城市附近沉睡着的傢伙,只要是聽到了墨衣的召喚,全都會慢慢的醒過來,然後,也會朝着這個方向走的。

這本來應該是墨衣的召喚,但是爲了配合將軍,墨衣用將軍的召喚術僞裝了一下,讓那些傢伙只會以爲這是將軍的召喚術。

重生九零做大佬 要說這些傢伙,那也都跟墨衣差不多,只是沉睡的時間跟墨衣的不太一樣。

墨衣太知道這些傢伙被召喚起來的樣子了。

當初自己被各種炒醒的時候,脾氣不是太好了,這些傢伙要是被召喚起來了,還是被召喚到這裏來了,肯定會更不高興的!

自己要的是他們的不高興!

這些傢伙只要是不高興,會搞破壞,到那個時候,還用擔心將軍這裏不被弄壞嗎?

只怕是將軍到時候都要小心應對了,否則,一個不小心,會被那些傢伙給拆了!

一想到這些,墨衣覺得自己的努力是有必要的,咬着牙,用盡全力,發揮連自己的召喚術。

果然,整個城市周圍的精怪全都聽到了這個召喚術,也一個接着一個的從睡夢醒來。

體修之祖 他們的沉睡的年月實在是太多了,本來可以自然醒來的,但是現在都還沒到時候,被這麼吵醒了,還是這種召喚術,全都心裏各種不舒服。

等他們一個接着一個的回到人間,第一個想法是跟着這些召喚術往前走。

只是,這並不是他們真的被召喚術吸引了,而是他們全都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大膽,竟然敢用這麼厲害的召喚術把自己給吵醒了!

這一個接着一個的,全都起牀氣十足,怒氣衝衝的朝着那棟別墅的方向衝。

遠遠的,墨衣感覺到了那些氣場十足的傢伙,心裏開始漸漸的開心起來。

“全都來了!”墨衣小聲的告訴給周偉光。

“在哪兒呢?”周偉光四下張望,但是什麼都看不到。

“你還看不到,距離這裏,怎麼也還有一分鐘兩分鐘的。”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藏起來!你跟我站在一起,我有辦法讓他們看不到我,到時候,咱們看熱鬧是了。”

墨衣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樣子,臉的微笑也都是得意十足的。

周偉光想都不想的,直接又朝着墨衣的方向靠近了幾分。

這剛一站好,遠遠的看到一些跟厲鬼不太一樣的傢伙。

要是說厲鬼,或許也是形象差點兒,但是好歹也能看的出來,這生前是個人。

但是這些傢伙,顏色很另類了不說,說這個形象,真的是自己高興咋樣咋樣啊,要多任性,有多任性!

當他們漸漸靠近的時候,周偉光甚至感覺到了一股股濃烈的氣場,正在慢慢的接近。

這也是跟墨衣站在了一起了,要是單獨站着,一個弄不好,估計都要被這個氣場給衝出老遠了。

周偉光原本是隻想站在墨衣的身邊,並不想按照墨衣的說法,抓住他的胳膊的,但是現在,隨着那些傢伙的慢慢靠近,周偉光連站立都有些艱難了,無奈之下,只能用力的抓住墨衣的胳膊,絲毫不敢放鬆。

等到那些傢伙再靠近一些,這股子氣場也更加強大了一些,這讓周圍的那些厲鬼紛紛避讓。

都到這個時候了,還什麼召喚術不召喚術的,眼前的這些五顏六色的傢伙,那纔是霸主啊!

將軍也不是傻的,隨着那些傢伙的靠近,將軍也察覺到了不對勁兒了。

眼看着外面那些傢伙一點點的靠近,將軍心裏也是一顫,心說,壞了!這事兒可真的是壞了!

本來還以爲自己只是召喚一些厲鬼來這裏,沒想到啊,自己不斷加強召喚術的後果,竟然把這些個傢伙給吵醒了!

這可怎麼辦?

這要是讓那些傢伙衝進來,自己不用站在這裏了,肯定會被他們給大卸八塊的!

爲了能安全順利的逃掉,將軍不得已的停下了召喚術,開始研究自己從什麼地方溜走較好。

到了這種時候,李不忘又被找了出來,派了用場,畢竟將軍需要個安身的地方,這個城市將軍完全不熟悉,想要在最快的時間找到個安身的地方,也真的只能指望李不忘了。

李不忘也知道將軍需要趕緊離開這裏,也知道這又是自己立功的好機會了,趕緊提出計劃。

將軍這會兒哪兒管什麼計劃不計劃的,自己要的是儘快的離開這裏。

名監督的日常 那些傢伙要是衝進來了,他們可不會管那麼多,直接會開始各種毀滅,尤其是要讓他們知道是自己用的召喚術,更是不會讓自己好受了。

李不忘自然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也不敢說其他的了,急匆匆的帶着將軍往外衝。

好在這別墅大概也能堅持一會兒,這也給將軍他們逃跑,多了一些時間。

墨衣和周偉光這會兒都快要笑趴下了。

剛纔還高高在的大將軍,這會兒逃跑起來,哪兒還有什麼形象啊!

還有,之前那些被困住的厲鬼,現在也全都跟在了將軍的後面,一個一個的,都恨不得在將軍逃跑的時候踩一腳。

將軍怎麼會不知道那些厲鬼的小心思,雖然心裏各種不高興,但是也還是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這種時候,還是趕緊到安全的地方較好,這要是被身後的那些傢伙給抓住了,可不那麼好辦了。

這邊將軍跑的跟不要命一樣,那邊三叔和周瑩瑩因爲少了將軍的控制,全都發生了改變。

三叔也還算是湊合事兒,他原本是魂魄完整的那種,只不過是暫時被將軍控制了,所以現在將軍的控制去掉了,三叔也是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但是周瑩瑩不一樣了。

周瑩瑩的腦袋裏有將軍藏着的東西,所以,現在沒了將軍的控制,周瑩瑩只是躺在牀,頭疼的不行。

張昊天原本還想看看周瑩瑩在尋找什麼的,但是找來找去的,周瑩瑩什麼都沒找到,反倒是直挺挺的又躺回到了牀。

這讓張昊天多少覺得有些怪,想着這難不成,是將軍又把周瑩瑩給怎麼樣了?

爲了看清楚周瑩瑩的狀況,張昊天小心的湊了過去。

本以爲周瑩瑩會有些不適應,或者是其他的什麼狀況,頭疼之類的,然而,當張昊天真的靠過去的時候,發現周瑩瑩真的不太對勁兒了。

之前周瑩瑩雖然也是沉睡着,但是至少臉色還算是正常,整個人看着跟平日裏也差不多,但是現在,周瑩瑩的臉色蒼白,像是白紙一樣了。

“你怎麼了?”張昊天關切的到了近前。

本以爲周瑩瑩會搭茬,說她頭疼之類的,但是這一次,周瑩瑩沒有半點兒反應,甚至連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張昊天連忙把周瑩瑩扶起來,讓她好好的躺在牀。

在小心的檢查過,發現她還有呼吸,還算是正常之後,張昊天漸漸的放心了下來。

只是,周瑩瑩一直都沒有要醒來的意思,這讓張昊天心裏多少有些糾結了。

三叔那邊的狀況也不是特別的好。

之前將軍是一直控制着他的,現在沒有了將軍的控制,三叔開始糾結了。

再是,這個房子的問題了。

有將軍控制的時候,三叔的力量是增加了不少,所以對於這個房子本身的那些東西,三叔並沒有什麼畏懼的。

但是現在將軍的力量撤掉了,這個房子裏擺放着的那些東西,對於他這樣一隻鬼來說,顯得相當的危險了。

剜情 別的不說,說這些八卦鏡之類的,只要是照在三叔的身,三叔會火辣辣的疼,像是被炙烤着一樣。

爲了避開這些東西,三叔是小心翼翼的。

心裏更是糾結於自己爲什麼要出現在這裏,雖然知道是將軍的命令,但是要是有選擇的話,三叔是真的不想來管這檔子事兒,算是能提升自己在將軍心裏的位置,也不想用自己的性命來交換這樣的機會。

三叔左右躲閃,希望可以想到辦法離開這個房子。

然而,這個房子進來很難,出去也一樣很難!

不管是窗戶,還是門,甚至是牆壁面,全都是各種對三叔不利的東西,想要從這裏出去,真的快要堪登天了。

三叔心裏着急,但是也無計可施。

一開始還知道個方向之類的,好歹還有個目標,但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三叔在嘗試了很多次之後,仍舊沒有什麼結果,這讓三叔腦袋也開始發熱了。

在一頓亂竄之後,三叔徹底的放棄了,開始在房子裏胡亂的衝撞,希望這樣可以衝出一個方向,至少能讓自己可以離開這裏,這地方實在是太難受了。

張昊天很明顯的聽到了外面客廳裏乒乒乓乓的聲音,也知道是三叔在鬧騰,但是並沒有什麼心情去管。

現在這個時候,面前的周瑩瑩似乎更加重要一些。

眼看着周瑩瑩還是沒有半點要醒過來的意思,張昊天心急如焚。

要是周瑩瑩生病了,自己好歹還可以把她送到醫院裏面去,但是她現在根本不是生病了,算是送到這地方最好的醫院也沒用。

張昊天甚至都知道,要是現在去了醫院,最多是做一大堆的檢查,然後那些醫生也跟着束手無策。

要是可以的話,張昊天真的很想找將軍聊聊,看看他腦袋裏面到底是裝的什麼,爲什麼要這麼對待周瑩瑩,有什麼事兒衝自己來,爲什麼要對一個姑娘家這樣做?

客廳裏三叔衝撞的聲音越來越大,張昊天一開始還不是很想搭理,想着隨便三叔怎麼折騰,有本事直接離開這裏,也省的自己看了心煩。

但是這會兒,張昊天心情已經低落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再聽三叔在外面折騰,覺得整個人不好了。

轉身朝着客廳的方向看了兩眼。

之前還可以隱藏的三叔,現在也沒什麼心情隱藏了,直接現身出來到處亂衝。

張昊天眼看着三叔在那邊蹦來蹦去的,心裏越發的煩躁了。

轉過身,張昊天直接從地站起來,奔着客廳的方向衝了過去。

“都是你!這全都是你的錯!”

張昊天怒吼着朝着三叔的方向衝了過去,看着這個架勢,這是要把三叔給咔嚓了一樣。

開始三叔還沒意思到問題,他這會兒是一門心思的只想趕緊離開這個讓自己渾身難受的地方,但是當張昊天真的拎着東西衝來的時候,三叔忽然意識到,自己現在不僅僅要想辦法躲閃這個房子裏的東西,還要解決張昊天這個麻煩的傢伙!

然而,這個房子真的不適合三叔,各種限制不說,還沒有地方躲閃。

艱難的幾個回合下來,三叔基本已經無力招架了。

眼看着張昊天要衝動自己跟前,再次對自己下手了,三叔趕緊大喊了一聲,“等下!住手!”

“呵呵,住手?你們害周瑩瑩的時候怎麼不住手了?”張昊天冷笑出聲。

這個三叔是巧舌如簧,根本不是能值得相信的人,所以現在也不用跟他廢話了,直接收拾掉了也是了,權當是給周瑩瑩報仇了!

張昊天想到這個,手的桃木劍舉的更高了一些。

這是周瑩瑩家裏的寶貝,祖傳下來的桃木劍,可不是外面隨便找來的那種,所以這個東西要是真的砍下去了,三叔基本也算是魂飛魄散了。

即便是還能剩下一些魂魄,這個房子裏擺放的那些東西,也不會讓他剩下的魂魄好受的。

“我根本沒傷害過她啊!”三叔哭喊的十分冤枉似的,在他看來,現在不管自己說什麼,只要是能讓張昊天放過自己,能讓自己順利的離開這裏,可以了,其他的事兒,以後再說。

“沒有?呵呵,真的沒有嗎?”張昊天咬着牙說着,這個三叔是幫兇,是他幫着將軍的,現在周瑩瑩變成這樣,他也逃不掉!

“我可真的沒有啊!我之前說過了,你們兩個都是我一手帶大的,你覺得我會捨得對你們兩個下手嗎?我心疼你們還都來不及呢!”

三叔說的又是可憐巴巴的,要不是鬼沒有眼淚,他現在肯定已經痛哭流鼻涕了。

“不用跟我說那些沒用的,你是將軍的手下,還什麼吧我們養大了,你的目的根本是不純的!現在你又回來說這些沒用的,呵呵了。”

在張昊天看來,三叔是在忽悠人的,自己之前還能相信這個傢伙,但是現在,自己是真的不想再相信了,不想再當傻瓜了!

三叔看着張昊天這一次不是很好忽悠了,心裏也開始着急了。

這要是能忽悠到張昊天,那自己還有些希望的,這要是不能很好的忽悠住張昊天,這還怎麼離開這裏啊!

爲了能順利的離開這裏,三叔繼續不斷的說着從前美好的事兒,希望張昊天可以看在從前的份兒,不要跟自己計較,趕緊放自己離開這裏。

與此同時,周偉光那邊也已經從墨衣的保護圈裏出來了。

之前那邊還還黑壓壓的一大片厲鬼,現在已經全都消散了,那個什麼召喚術,也已經徹底的沒有了,連之前在房子裏的那些厲鬼,也全都離開了。

墨衣眼看着那些和自己差不多的傢伙站在別墅的面,居高臨下的尋找着什麼,心理覺得竊喜。

真好!看來自己這招借力打力用的還算是不錯呢!

不過,既然這些傢伙已經醒來了,是不是要繼續利用他們一下呢?

這邊墨衣正在默默的研究着這個事情,那邊那些傢伙已經慢慢的消氣了。

互相商量了一下之後,他們決定破壞這個別墅裏的氣場,省的以後誰再利用這裏的地方召喚他們,到時候,又要無緣無故的來一趟了。

在弄好這裏的事兒之後,墨衣看着機會也差不多了,冷冰冰的湊去,裝作也是被召喚來的一樣,開始跟他們攀談。

本來以爲他們會留下來幫個忙的,要是這些傢伙真的可以留下來幫忙的話,那真的是事半功倍了!他們的本事,那可是要最厲害的厲鬼還要厲害的,想要收拾那個什麼將軍的,直接一個計劃可以了,到時候,根本也不需要操心什麼。

但是那些傢伙顯然沒有要管這個事情的意思,在他們看來,他們跟這個世界原本的關係不是很大,雖然他們也是存在於這個世界當的,但是根本跟這個世界沒有什麼交集。

再是,永不了多少時間,他們會離開這個世界,所以,現在更不想跟這個世界有任何的關係了。

墨衣又好言相勸了一會兒,看着他們在是真的沒有打算留下來幫忙的意思,也只能微笑着送他們離開。

眼卡着那些傢伙一個接着一個的怎麼來,怎麼回去,周偉光不明白了,墨衣到底跟他們說了什麼話?還有,這些傢伙這是要幹什麼去,不是要追着那個將軍的嗎?

等到最後一隻也徹底的離開之後,墨衣重新回到了周偉光的身邊,“走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