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認為我們王爺會傷害王妃嗎?他比任何人都要愛王妃,你相信我,他絕對不會傷害王妃的,你走吧。」陌離道。

蘇七少凄冷的一笑,他的笑容很悲情,哪怕他傷痕纍纍,力氣用盡,都仍不放棄,在堅持著。

他不走,他一定要等到小月兒出來,他就是死,也要死在這裡。 第八十四章娘家

劉黎明看了一眼藍月,笑着說:「在自己妹妹面前,你還顯擺什麼。」

藍月咧了咧嘴,哈哈哈三人都笑了起來。

隨後藍月和藍倩蔣禮品提起,劉黎明則彎下腰一把將惡狼扛在肩上。

藍倩看到劉黎明這麼牛叉,一雙漂亮的眼睛瞬間瞪的大大的,不禁湊到藍月的耳畔小聲嘀咕道:「姐,你這次可找了一個壯漢啊!」

壯漢?

藍倩這麼一說,藍月小臉微微一紅,不由的想起了劉黎明那方面的強悍。的確是個名副其實的壯漢!

為經過人事的藍倩,並不明白姐姐是在為什麼害羞。

一路上藍倩像個好奇的孩子一樣,喋喋不休的問個不停,大多都是問劉黎明和藍月是怎麼好上的事情。

雖然藍倩小,但她從小都聽別人議論藍月是克夫命,冷不丁冒出來個對象,自然讓藍倩好奇了幾分。

劉黎明不好意思說是藍月引誘他,想了一下,只好說兩人世鄰居,日久生情。

聽到劉黎明這樣和自己的妹妹說,藍月的心裏美滋滋的,感覺劉黎明真是對自己不錯,這麼顧忌她的面子。

沒走多遠,三人便走進了藍湖村。

藍湖村有一個湖,整個村子都圍在湖邊的岸上。

藍月家就在村子的中間,劉黎明扛着一頭惡狼走在村子裏,頓時引起了不少村民的關注。

這時,就有人問道:「哎呀!藍月回來了?這是誰啊?」

「哎喲!我日他猴哥啊!這麼大一頭狼怎麼打的啊?」

大家都不認識劉黎明,但認識藍月和藍倩。

藍月還沒有開口,藍倩便笑着說道:「這是我姐夫。」

村民一聽,這個扛着狼的人竟然是藍月的男人,都驚訝了。

這克夫的女人,還有人敢要啊?看來這個男人膽子不小。

藍月並沒有在意別人的異樣眼光,她看了一眼劉黎明,這個男人好像沒事人一眼,臉上也掛着淺淺的笑容。

看見藍月看劉黎明的樣子,藍倩又回頭看了一眼劉黎明,卻發現兩人正在眉來眼去,她說道:「哥,看來我大姐很愛你啊!」

劉黎明剛要開口,已經到了藍月的家門口。

藍倩邊走邊喊道:「爸媽,我大姐和大哥回來了。」

聽到藍倩的話,兩位老人慌忙走到大門口,很快就看到了大女兒藍月和扛着一頭狼的劉黎明。

兩位老人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不由的一驚,活了大半輩子,見過無數次新女婿上門,還從沒過扛了一頭惡狼上門的。

這時,藍月的弟弟藍威也出來迎接大姐,而最吸引他目光的就是大姐夫肩上扛着的那頭惡狼。

我日他娘啊!好傢夥啊!大姐夫真牛逼!

佩服!佩服!

一行人走進院子,藍月放下東西,看着自己的父母介紹道,這是劉黎明。一手將劉黎明拉過來,一一行禮。

一旁的藍倩迫不及待的給爸媽講劉黎明撲殺惡狼的驚心動魄場面。

聽到劉黎明的英雄事迹后,兩位老人頓時大汗淋漓,都驚訝了!

同時他們也感覺到這個孩子不僅人的長的標緻,最主要是不嫌棄藍月是個斷掌女,老兩口知道女兒這些年一直守寡,連連剋死幾任丈夫,大為擔心女兒的婚姻大事,這下終於放心了。

看到女兒面色紅潤,穿着光鮮亮麗,穿衣打扮盡顯貴氣,顯然比前些年好了許多,也算是苦盡甘來,兩口子都淚眼模糊。

藍月的母親一臉笑容的帶他們走進屋,說道:「回來就回來了,還買什麼東西。我們又不缺東西,只要你們人回來就好了。」

藍月看着劉黎明笑笑,「媽,這些東西都是黎明買的!」

藍月看了一下屋子,感覺家裏沒什麼變化,雖然破舊,但依舊溫馨。

劉黎明也四處張望了氣來,牆壁是土培壘的,房頂是青磚瓦還佈滿了蜘蛛網,這房子至少有幾十年了。

藍月對着母親說:「媽,我跟黎明在咱家住兩天。」

「好好,你們想住多長時間就住多長時間,媽不會趕你們的!」

藍月看着劉黎明說道:「黎明你快去洗洗澡吧!一身的狼血味。」

看着離去的劉黎明,藍月的母親越看越覺得滿意,比以前藍月找的那幾個女婿強多了。

藍月笑着說道:「爸,趕快燒水把那頭惡狼殺吃了,黎明說了肉吃不完的話,給鄉里鄉親分了。」

父母一聽愣住了,平常村裏三四個壯漢上山幾次才能撲獲一隻惡狼,這狼肉是好東西,他們可捨不得分給別人。

母親說道:「藍月,這一頭惡狼可值不少錢呢!咱們就真的把它吃了?」

藍月微微一笑,扶著母親說道:「媽,不就是二三千塊錢的事情,不至於,殺了吃了吧!」

她母親想了想,說:「好吧!那就殺了!」

藍月心裏明白,劉黎明讓把狼殺了分給鄰里鄉親是為了她好,給她長臉。

家人的一番糾葛過後,各忙各的起來,母親燒水,父親和弟弟殺狼,藍月和藍倩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藍倩說道:「姐,好像時間沒和你一塊睡了,今天晚上我們睡一起,好好聊聊。我真懷念小時后的日在吵吵鬧鬧。」

藍月笑了笑,握著藍倩的手,「行行行,姐姐也想你了。」

藍倩摸著藍月的臉說道:「大姐,你現在的臉越來越好看了,是不是讓大哥滋潤的了?」

藍月不好意思的喝道:「死丫頭,你知道什麼,別亂說。」

接着藍月把一邊的包拉開,說道「我在鎮上給你買了幾套化妝品,沒事打扮打扮,別成天跟個野丫頭一樣。」

藍倩拿着化妝品看了看又看,高興的不得了,直接抱着藍月瘋狂的親了起來,「還是姐對我最好了!」

藍月無奈的搖了搖頭,「哎!永遠都長不大!我還給你買了衣服,等會拿給你!」

「嗯嗯,好的。」藍倩笑笑,高興的點頭。

這次劉黎明和藍月回娘家可花了不少錢,準備的禮品都是市面上最好的。

他感覺第一次上藍月家不能太小氣了,不管怎麼樣,也不能給藍月丟了臉。 聽澹臺肆這意思似乎是打算獨自前往,沈夙璃直接攔住了他,「你一個人去怎麼能行,還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此話一出,她就對上澹臺肆那雙別有深意的深眸,回想了一下剛才的話,她趕忙擺了擺手,「我就是覺得王爺不一定認識那些葯,到時候別被人騙了!」

澹臺肆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沒再說什麼,「那好,你回去收拾一下,半個時辰后出發。」

回到房間,沈夙璃立刻癱坐在了床上,她現在才反應過來,澹臺肆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會讓人騙了呢,她還巴巴地說了一堆欲蓋彌彰的話。

天哪,想想剛才那個場景她就覺得一陣尷尬,尤其是那句不經大腦直接脫口而出的話,更是讓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澹臺肆了。

深呼吸一口氣,她努力壓下心中的陣陣悸動,快速收拾起來行李。

在門口同澹臺肆匯合后,為了節省時間,他們直接上了馬朝着臨縣飛奔而去。

然而誰也沒想到,他們居然在臨縣門口被守衛攔了下來,「防疫需求,任何黎縣的人都不能進去!」

「我們來這裏是為了買葯,並且我們兩個都是健康的,絕對不會有問題。」沈夙璃有些着急,她冷聲開口解釋道。

守衛狐疑地打量了他們兩眼,依舊是一副鐵血無情的樣子,「不行,這是上面頒佈的最新命令,我們不能違背,如果執意進城,那還是帶上官府開的出入條才可以!」

出入條?沈夙璃一陣心累,她現在總算知道什麼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當初為了防疫,她向澹臺肆提議將附近的幾個縣也全都設置出入壁壘,每一個進出縣城的人都要核驗身份,準確無誤后才可以進城。

沒想到現在就成了阻礙他們進城的原因了,偏偏這命令還是她親耳聽到澹臺肆說的。

「我們真的只是去藥鋪買葯而已,不信的話,你可以派人跟着我們,買完葯,我們馬上就離開,你就讓我們進去吧!」

然而那守衛依舊是一副鐵面無私的樣子,「不行,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們進去的,你們還是儘快回去吧!」

實在是沒辦法,沈夙璃看向澹臺肆,正好對上他含笑的雙眸,「你可有進城的辦法?」

澹臺肆輕笑一聲,「這命令既然是本王下的,又怎麼可能進不了城?」

說着,他從腰間取下來一塊玉佩,直接橫在了守衛們的面前,「本王前來買葯,難不成爾等也要阻攔?還不快快退下!」

聞言,門口的守衛直接愣住了,他們獃獃地看着面前精緻的玉佩,上面大大的「肆」字十分瀟灑,再看看坐在馬上氣質不凡的冷麵男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王爺,屬下不知王爺駕到,多有衝撞,還請王爺恕罪!」幾個守衛很快對着澹臺肆跪了下來,一個個都低着頭不敢看澹臺肆。

澹臺肆收起玉佩,淡淡掃了他們一眼,「不知者無罪,你們守衛得很盡職,繼續保持!」

下一秒,他揚了揚馬鞭,馬頓時像離弦的箭一樣飛了出去,沈夙璃對着他們微微頷首,趕忙跟了上去,兩個人最後停在了一家客棧前。

在房間里落座后,澹臺肆警惕地看了一眼窗外,沈夙璃微微蹙眉,很快想到了什麼,「你是怕有人跟蹤咱們?」

「不得不防,他們都能直接把本王派去京城求來的葯給換了,還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呢?本王可以肯定,黎縣裏肯定有他們的人。」澹臺肆關上窗戶,沉沉開口。

沈夙璃點了點頭,「你這麼說沒錯,咱們的確要保持足夠的警惕性,那接下來咱們去哪裏?直接去藥鋪?」

「不行,直接去藥鋪這太過明顯,他們一看就能知道他們的目的,所以不能去那裏,暫時先在街上逛一逛,說不定能混淆他們的視線。」

打定主意后,兩個人收拾了一下東西,換上一套便裝出了客棧大門。

剛走了沒幾步,沈夙璃明顯察覺身後有人跟着他們,她的腳步放緩不少,仔細留意著身後傳來的一舉一動,只聽耳邊傳來一道男聲。

「繼續保持原來的速度,先不要打草驚蛇。」

看來澹臺肆也發現了他們,沈夙璃輕輕點了點頭,跟着澹臺肆在大街上隨意逛著。

他們時不時進糕點鋪轉轉,時不時又去了另一邊的成衣鋪,弄得身後跟着他們的幾個人也頗為心累,只能瞪大眼睛努力跟着他們。

眼看着已經到了藥鋪附近,可那些人依舊緊緊的跟着他們,沈夙璃眉頭一皺,「王爺,這樣下去不是回事,咱們得想辦法把他們甩開。」

澹臺肆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原本以為他們發現沒問題就不會再跟着了,不成想他們依舊跟着,想來是上頭的吩咐。

「你說的沒錯,的確得趕緊把他們甩開,前面的人挺多的,不如往那裏走?」

沈夙璃抬頭看了一眼,「好,那就去那裏,到時候咱們分成兩頭走,然後在酒樓後門集合,應該可以甩開他們。」

澹臺肆還有些不放心讓沈夙璃一個人單獨走,不過想到她的功夫不低,他點頭同意了。

達成一致的兩個人很快展開行動,腳下的步伐也加快幾分,身後的人趕忙跟了上去。

然而到了人流之中,他們好不容易將面前的一群人全都推開再找的時候,發現澹臺肆居然不見了,這可如何是好!

幾個人瞬間慌亂起來,直接分成好幾個方向找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