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已經幾十年沒有出現了呢。我看你是白來了呢。山上風冷,著涼了就不好了,公子還是下山去吧!」

莫憂笑著建議道,心裡有些焦急,馬上,就要日出了。

她希望到時這裡只有她一個人。

男子卻笑道:「既然幾十年前曾經出現過,那說不定今天也會出現呢?奇迹總是會發生的。奇迹,只會給等待它的人。若是不等,又怎麼知道結果呢?」

是啊。

莫憂的心動了一下。

她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日復一日地來此,等待著。如果它今日出現在這個男子面前,也算是不虛了,也是一個等待它的人。

如此一想,莫憂笑了。

「那公子便在此等候吧,我先下山了。」

莫憂轉過身,卻突然聽到男子發出一聲驚嘆聲:「奇迹它已經來了,你不想看一看嗎?」

莫憂回過頭,就看到不知從哪裡來的雲朵在山下翻滾著,此起彼伏,如同海洋中翻著海浪一般,而在雲海與天交界的地方,一輪紅日正在冉冉升起。

男子坐在大石上,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女子自然而然地走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

「多美啊!」

男子如此說。

「是啊,多美。」

女子如此說。

……

朝霞印紅了他們的臉,他們的影子投影在他們的身後,交疊在一起,長長的,很長很長。 終於寫下大結局幾個字,輕鬆了不少。

開始寫這本書的時候,並不是想的這個結局的。

可是,隨著故事的發展,人物越來越變得有血有肉,便覺得原來設定的結局與人物的性格不符了,讓我糾結了許久,甚至不知道該如何繼續。

也許到宛雲死亡之時,會是最好的結局。

到了這裡,心魔已去,心結卻成了死結。無論怎麼選擇,對其他人都是一種傷害。尤其在得知了朱承平真正的心情之後。宛雲本來就是一個受過傷的人,更加知道這種痛是什麼樣的滋味。那是會伴隨一輩子的。所以,她更加不想、也不願,將這種痛給別人去承受。

曾經想過就在這裡結尾,不過,大約我還是個庸俗的人吧,還是期待著現實中不可能的童話,還是期待著奇迹,還是希望我的女主角能夠幸福,也希望所有的人能夠幸福,所以,選擇了這樣一個結尾。

讓宛雲得到她期待已久的平靜、平凡的幸福,讓其他的人能夠心裡得到安慰,有一個新的開始。

一切都會有一個新的可能。

也許對有些來說,是狗尾續貂了。不過,呵呵,大家可以選擇自己想看的。如果不喜歡這麼童話的,就把前面去世的那裡當結局好啦。

謝謝大家的跟隨和陪伴,不知道這個結尾能不能令大家滿意。但是,洒洒本人寫完這一章,心裡卻如同宛雲一般,十分寧靜。前些日子寫到她死時候的悲傷被撫平了。

是了,我想,這就是我要的結局了。

再一次謝謝大家。

嗯,如果不喜歡這個結局,某魚和大家儘管扔臭雞蛋、蕃茄吧,我頂著就是了,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洒洒 籃子戰鬥正式打響,韓莊竹編小組加班加點,李棟更是兩頭跑,水磨,水碾工地,竹編小組。

“唉,差點把稿子都給忘了。”

早上李棟才把寫的科幻故事給郵寄出去,郵局這邊見着李棟來郵寄稿子,還打賭多久出書,畢竟這稿子挺厚實的。

“回頭出書了,請大家吃糖。”

“李作家那可說好了。”

“忘不了大家的。”

郵遞員和李棟都熟悉了,裏山第一作家,名頭響亮亮的。

李棟寄出稿子,去了一趟供銷社,高敏她們也都知道了,手提籃的事。

“路口公社,解放前就從事竹編,技藝人不少。”

王大姐年紀大一些,對周圍公社瞭解比高敏,李棟要多一些。“要說,咱們這邊竹編還是從路口公社那邊學來的。”

“難怪學的這麼快呢。”

李棟剛開始還疑惑來着,這纔多長時間,山寨就出來了,感情人家竹編技術本來就高超啊,老手學的肯定快了。

“你打算咋辦?”

高敏覺着李棟不是那種啥都不幹的人。

“降價唄。”

“這倒是個辦法。”

不過不算啥好辦法,路口公社優勢明顯,人家竹編技藝成熟,人手多產量上韓莊比不了。

這點在現在那絕對是大優勢,高敏不知道,李棟知道路口竹編的情況,心情大好,手提籃子編的越多越好,到時候壓價壓的更狠一點,自己這邊老式手提籃不多。

李棟有祕密武器,創新啊,幾十種花紋樣式,一種種的來,足夠路口這邊應付的了。

“嫂子,我先回去了。”

竹編小組這邊李棟還得盯着,明天就要最終決戰了,不爲這口氣,還要爲水磨坊,水碾房這邊考慮呢,水泥錢還要靠竹編小組掙呢。

來到竹編小組,大家最近幾天都是起早貪黑的編着新式手提籃,李棟看了看進步很大,無論是精細程度,還是造型。

“還不夠精細。”

李棟要求很是嚴苛,拿過一塊砂石把毛刺全給磨平了,磨光滑了。“摸一摸。”

“我們籃子的要做到反覆摸,不扎手。”

喜字染色,李棟要求同樣嚴格,一定要染到到位,而且不偏不倚,一看就要有檔次那種,一塊二毛錢,這可不是二分三分,這年月一般人一天工資都沒有這麼多。

想要賣高價,沒有好的品質,光靠造型或是騙幾個小年輕可以,真正想要大賣還是靠精細的手工。李秋菊等人第一次見李棟這般嚴厲,不過李棟做出來手提籃子真的有些不一樣。

整個籃子光滑沒有一點毛刺,裏外都如此,這一點就足夠讓李秋菊等人開眼界了。“晚上大家好好檢查一下,砂石打磨好了,別出亂子,明天我們可就靠這個了。”

路口公社竹編技藝高超手藝人多,這點李棟沒說怕給打擊到大家,不過路口公社囂張氣焰,李棟可是一五一十全都告訴大家。

“放心吧,指導員,不睡覺俺們也把籃子打磨光滑了。”

那就好,砂石打磨類似開光了,李棟還不信了,路口公社能做的這一地步。“唉,本來想靠着竹編賺點小錢,現在倒好了,掉坑裏了。”

第二天一早,李棟套好馬車來到竹編小院把老式和新式樣手提籃裝上馬車。

“嫂子,別擔心。”

李秋菊幾人有些心有餘悸,這可不好啊。

路過家門口,樑曉燕揮揮手。“加油啊。”

“小娟上車吧。”

李棟一把抱過小娟放車上,拉了拉小娟圍巾包裹好了,這一大早的挺冷的。

“走咯。”

到了公社天剛剛麻麻點點,李棟塞了幾張糧票給小娟。中午自己買點吃,馬車到達池城,這會天剛大亮了,李棟跳下車。

“嫂子你們等會,我去菜市場買點菜。”

李秋菊幾人還以爲李棟想像上次那樣拿到菜市場賣呢,沒想到李棟真買了一籃子蔬菜回來了,根本沒打算宣傳啊。

幾人不知道李棟啥意思,李棟把兩種籃子都拿過來,裝着相同蔬菜,只是擺放不一樣,這效果一出來,李秋菊幾人全都愣住了。

這樣一放對比太明顯了,李棟心說,這是自己看竹編技藝書上圖片照葫蘆畫瓢,還別說,這一對比差距一下就出來了。

一個只是菜籃子,一個更類似花瓶籃子,新式樣喜字籃子真的漂亮。

“走。”

戰鬥打響了,李棟可不準備投機取巧,正面剛,路口梅小芳我路口劉德華來了。

池口大集是決戰之地,李棟馬車到了沒一會,路口公社三輛馬車裝着滿滿當當手提籃子到了,真不愧是竹編公社的,這傢伙量走的可真夠大的。

“那個是梅小芳?”

“穿着花襖子的那姑娘。”

“她?”

李棟有點意外,這小丫頭片子,瞅着最多一米六,個頭不高,最主要一臉稚氣,這丫頭有二十歲嘛,兩條長辮子一甩一甩的,指揮一衆人,還真有點隊長氣勢。

梅小芳瞥了一眼李棟這邊,倒是一點沒有山寨,抄襲,盜版賊的心虛,還微微仰起頭,這是挑釁啊。

“有點意思啊。”李棟心說還當一婦女呢,沒想到是一毛頭丫頭啊,不過小丫頭片子挺傲氣得毒打。

李棟笑笑,擺出架子,兩籃子蔬菜直接擺放出來,寫上大字,買菜美如畫,李棟笑說道。“大家走過路過,別錯過啊,快來看看,上海最新樣式買菜籃子。”

小樣,李棟隨口吆喝一聲,上海最新樣式買菜籃子,光是這一條就夠了,現成擺在面前,買菜美如畫,大字寫的還行,李棟對着瞪眼的梅小芳微微一笑。

梅小芳看了一眼李棟,呸,臭流氓,李棟一臉無語,小姑娘脾氣不小啊。來客人了,李棟開始展示了,小姑娘看着。“大姐,你摸摸,滑不滑,一般的竹籃子毛刺多,咱們這可是經過十二道工序打磨,我敢這麼說,你隨便挑十個籃子,有一根毛刺,這籃子我送你。”

“啊。”

“真的?”

“絕不二話。”

好還真挑啊,你說你五十好幾,我都喊你大姐了,你咋的,還這樣啊,李棟無奈,自己高估了自己魅力啊。

“還真沒有啊。”

“小夥子挺實誠。”

那是,李棟覺着這位阿姨總算說出了大家心聲,自己實誠人。

“一塊二貴了點。”

“這老式的六毛,要不來一個。”

“算了,還是這個吧。”

這一對比,怎麼看怎麼覺着沒有新樣式好看,李棟心說那傢伙自己費了多大功夫。

“這就賣出去了?”

真一塊二賣了,李秋菊幾人不可思議有有些理所當然,果然還是李棟出馬啊。

韓衛軍和李棟一比,唉,還是上山好好砍竹子,幹這份有前途的體力活吧。

韓衛軍這會兒要知道自己婆娘心裏的想法,鐵定要哭暈在茅廁裏了。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六毛人家都不買,沒辦法啊,李棟這邊開張了,對面雖然不少人,可大多數搖頭就走了,李棟笑笑,自己擺出來新樣式籃子,加上大字效果不錯啊。

李棟這邊賣的如火如荼,新式樣籃子雖說貴些,可賣的好,對比太明顯了,除卻一些上年紀,年輕的一般都選新式樣籃子。李棟這邊新式樣籃子賣的好,老式樣賣的差,別人還壓價,李棟卻越賣越高興。

對面的梅小芳這邊更倒黴了,相對李棟這邊老式手提籃還要粗糙一些,李棟這邊賣六毛,他們那邊五毛別人都不要,壓價壓的一衆人咬牙切齒蹬着對面李棟一行人。

“哈哈哈。”

李棟樂了,瞪眼,有啥用啊,抄襲,盜版,這下知道創意的重要了吧,可惜了,自己這邊產能不足啊,要不然肯定夠對面吃一壺的。

“六毛?”

“這個混蛋。”

梅小芳一聽怒了,一下又降了四毛比他們還便宜兩毛,這傢伙故意的,新籃子一塊二,舊籃子六毛,這不是故意是什麼。

隨着趕集的人越來越多,兩邊對比越加明顯,梅小芳這邊價格已經被壓到四毛,甚至三毛,二毛了。

“來了。”李棟喝了一口水,見着走過來梅小芳,心說不知道這丫頭終於忍不住了。

不知道這丫頭打算怎麼辦啊,李棟挺好奇。

重生之黑鐵的榮耀 梅小芳直奔着來到李棟面前,李棟一看小丫頭片子架勢,還有點可愛呢。“姑娘,買籃子?”

“買。”

“一塊二。”

梅小芳點頭。“俺全要了。”

“全要了?”

李棟一愣,心說,好傢伙,這丫頭不簡單啊。“全要了,我這裏可是還有五十多個籃子呢。”

“全要了。”

李秋菊等人全都愣住了,啥情況,咋的,梅小芳來全買了。

“行。”

“老式的呢?”

“要。”

得,李棟對着梅小芳畢竟大拇指,小姑娘人不大,氣魄不小。“一共算你一百五吧。”

“一百五?”

“老式算你八毛。”

李棟笑笑。“畢竟我也算你老師不是,交一點學費也應該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