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你沒法寶關我什麼事。」小白見這小烏龜這麼賴皮,隨後眼珠子一轉,怪笑道:「你要不認輸,這塊龜殼我可就不還了。」

聞言,小烏龜也是神情一僵,氣的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

「哎……」

「還讓不讓老子睡覺了!」

就在這時,這片天地間,突然響起一個沉悶的聲音,蘊含著明顯的慍怒。 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彷彿從四面八方傳來,縹緲無蹤,捉摸不定。

而且,聲音中蘊含著一股極其恐怖的威壓,能令人心神失守。

不過聽到這個聲音,楚天卻是一喜。

因為發出這個聲音的,不可能是別人,只能是那頭妖尊境的老烏龜——玄靈!

「我倒要看看,這回又是誰!」

「闖入我玄靈湖,打擾我的沉睡!」

下一刻,地動山搖,湖水劇烈翻湧起來,彷彿有一個恐怖的凶獸,要從中衝出來。

嘩啦……

湖水齊齊衝天,恐怖的力量甚至掀的絕品法寶千羽靈船都承受不住,如一葉小舟,瘋狂顛簸。

隨後,湖水直接分開,一對深邃幽暗的瞳孔從中冒了出來。

然後是一顆如屋般大小的猙獰頭顱。

最後是一座山般高大的烏龜,從湖底顯露出來!

這隻出現的龐大烏龜,卻和那隻小烏龜不盡相似,除了體型龐大無比,就像是一隻普通的老龜,平平不奇。

甚至,這隻巨大的老龜身上,還掛滿了無數的水生植物,和一些寄生的水螺、螃蟹之類的小動物。

「祖爺爺!」

小烏龜一見到這隻老龜,頓時露出喜色,快速沖了上去,躍上老龜的背部。

「說吧,小玄溟,你這回又闖了什麼禍?」

這頭老烏龜一扭頭,一對磨盤般的大眼瞪了過來。

「這次……沒……沒有……」

被叫做小玄溟的小烏龜卻是嚇的頭一縮,支支吾吾道。

「嗯?你身上的龜殼怎麼少了一塊?」

下一刻,這頭老烏龜就發現了,小玄溟背上的龜殼,竟然少了一塊。

隨後,老烏龜轉過頭來,目光朝著不遠處的小白望來,眼中開始有凶光閃爍。

「呃……」

「我這就還給它……」

饒是小白膽大包天,見到這頭如同山嶽般的恐怖老龜,也是臉色一僵,直感覺手中的這塊龜殼如同個燙手山芋。

小白一鬆手,這塊龜殼就自動飛走,回到小玄溟的背上。

被這頭老龜一對凶瞳盯的心中直打突的小白,更是縮著腦袋,懨懨的落回千羽靈船上,老實萬分的躲在楚天身後。

三條鬧騰的小蛇也是縮著小腦袋,本能的感到畏懼,不敢再出聲。

「說吧,你們闖入我的玄靈湖,有何目的。」

「如果沒有一個好的理由,你們就永遠留在這裡吧。」

老龜瞳中的凶光消失,但說出來的話,卻是冰冷無情。

楚天聞言,不但不懼,反而上前一步,笑著抱拳行禮道:「晚輩楚天,前來拜訪玄靈前輩。」

「之前,都是小輩之間的一點誤會,還望玄靈前輩不要怪罪。」

「嗯?你個人類小子,怎麼知道我以前的名諱?」

「不對,你並不是人類!」

老龜開始還神色平靜,但隨後就目光閃動,彷彿如二潭寒泉,緊緊注視著楚天,心中一驚。

「你只是一介小小妖王,卻不知道得了什麼奇遇,竟然提前化形了,差點都瞞過了我的眼睛,倒是有趣。」

「說吧,小子,你找我,有什麼事?」

「最好能說服我,否則……」

老龜說完,也是冷冷一笑,顯然不像它表現的那麼好說話。

「小九,你過來,先見過玄靈前輩。」

楚天卻毫不在意,扭頭對身後的小火雀說道。

小火雀聞言,也是扑打著翅膀,飛了出來,不過看著這頭老龜,神色也是有些畏懼。

畢竟,這頭老龜的體型太大了,而且隱隱有一股恐怖的妖威散出,令人本能的心悸。

「這是……」

老龜一見到這隻小火雀,卻是目光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

「五焰流光雀?」

不過,它也不確定,畢竟已經過了快三百年了,記憶有些模糊,而且這隻小火雀也和流焰有些出入。

「見過玄靈前輩,我是五焰流光雀的小九……」

小火雀見對方似乎真的認識五焰流光雀,心中的忐忑不由就減少了幾分。

「小傢伙,你過來。」

玄靈隨後輕聲開口道。

小九望了一下楚天,見楚天點了點頭,也就拍打著火翼,來到老龜的面前。

「讓我看看。」

玄靈雙眼深邃如星辰,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九,甚至還湧出一道靈識,最後才終於確定了。

「真的是五焰流光雀。」

「多少年了,不知道流焰那混小子怎麼樣了。」

收回靈識,玄靈一時沉默下來,似乎回憶起曾經的歲月。

蓬!

片刻之後,玄靈龐大的妖軀一震,所有附著在身上的雜物都脫落乾淨。

而它更是一陣變幻,身形迅速縮小,最後變化為一個身形微微佝僂的青發老人。

身著一襲麻衣,身上密布著青色的龜裂紋,肌膚泛著青色光澤,有一股妖異感。

隨後,玄靈身形一動,根本看不清動作,就帶著一旁的小玄溟和小九,倏地出現在千羽靈船之上。

「小妖蛇,這樣看來,你是見過流焰那老小子了。」

「既然這小火雀是故友之後,而且小玄溟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我也就不為難你們。」

「說吧,你來找我,是為了何事?」

見到小火雀,玄靈自然也就收起了心中的慍怒,反而有些感興趣的打量著眼前的楚天。

它之前以秘法,自然看出了楚天的本體是一條妖蛇。

所以越發好奇,對方到底是怎麼提前化形的。

「玄靈前輩,晚輩也就直說了,我這回冒昧拜訪,是因為有一事相求……」

話沒說完,玄靈就揮揮手打斷道:「如果是求我辦事的話,就不用多說了。」

「我早已經不聞世事很久了,要不是因為這隻小烏龜,我甚至都不會留在此地。」

「哪怕你們和那流焰有些淵源,此事也免談。」

楚天聞言,倒也不急,直接將焰老交給他的那道命符掏了出來,交給玄靈,然後說道:「這是焰老交給我的命符,它說憑此符,可以請前輩幫我出手一次。」

「哈哈哈,老不死的烏龜,好久不見啊。」

命符一出現,更是自動碎開,凝聚為一隻五色的異雀,一臉笑意的開口。

「哈哈,流焰你個老小子,你都沒死,我怎麼能死!」

玄靈一見到這命符中的分神凝聚而成的雀影,也是神色一輕,直接笑罵道。 「哈哈哈……」

二位妖尊境的老友見面,卻是完全沒有身為妖尊的風度。

反而互損笑罵著,最後更是相視大笑。

「流焰,我倒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會為了這頭小小的妖王,寧願耗費一縷分神,親自來見我。」

最後,玄靈也是神情一肅,意味深長。

「老兄弟,你可別小看了這條小妖蛇。」

「它現在雖然只是普通的妖王境,但是……」

隨後,這道由一縷流焰分神凝聚而成的雀影,更是以密語傳音,和玄靈認真交談起來。

片刻之後,聽完流焰分神說完的一切,玄靈臉色也是變得有些古怪。

沉吟片刻,它更是給焰老的分神傳音道:「你是說,這條小妖蛇是真正的修道之妖?而且修鍊至現在的妖王境,竟然不足一年?」

「我查看過它的骨齡,確實如此。而且,為此我甚至還不惜耗費了一甲子壽元,這才僥倖感受到了一縷天機。」

「這小子身上,有大氣運,大機緣之象。」

原來,流焰為了推演天機,生生耗費了一甲子壽元,只是為了不讓小九傷心,這才騙它說十年而已。

「你竟然願意這傢伙,耗費一甲子壽元!」

聞言,玄靈也是一驚,感覺到不可思議。

一甲子壽元,就是對於它們妖尊來說,也是不小的代價。

聽到這,玄靈也是不露痕迹的掃了一眼面前的楚天,說道:「難怪,這小子不過妖王境,卻能提前化形,這樣就說的通了。」

「什麼?這才多久,它又化形了?」

流焰的分神也是一怔,隨後也看向楚天,這才發現對方這段時間不見,竟然真的化形了,不由嘖嘖稱奇。

同時,眼中的喜色更濃,顯然為自己做的決定暗自慶幸。

「現在看來,還是你這老小子老奸巨滑,連資質如此不凡的後代都捨得送出去。」

隨後,玄靈更是嘿嘿一笑,眼中有著濃濃的戲謔之色。

它自然也能看出小九的資質不凡,難怪這流焰會讓這隻小火雀跟隨眼前這條小妖蛇,卻是早就想好了一切。

「你這老傢伙,這麼多年了,說話還是這麼難聽。什麼叫送出去了,我只是讓小九跟著它歷練一番……」

「好了,言歸正傳。老傢伙,以前我可是救過你一命,你可還欠我一個人情的,現在就可以還了。」

流焰的分神說了幾句,隨後直視著眼前的玄靈,說道。

「好你個老不死的,幾百年前的事,你竟然還記得,你還要不要老臉。」

「攤上你這個傢伙,真是倒了血霉了!」

聞言,玄靈也是雙眼一瞪,又開始罵罵咧咧起來。

同時,玄靈心中也是暗自一驚。

這流焰,竟然對這條小蛇妖這麼看重,倒是遠遠出乎它的意料。

讓族中資質不凡的後代追隨對方就算了,還為惜耗費一甲子壽元推演天機,現在竟然還能拉下臉來,有求於它。

就算是修道之妖,以它們的妖尊境界,也沒必要做到這一步。

「老烏龜,你不會是想要賴賬吧?」

「行行行,我答應你出手一次,這總行了吧。」

「時間應該差不多了,你可以滾了,果然每一次見你都沒有好事。」

玄靈說完,更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但臉上卻滿是爽朗的笑意。

「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