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好吧!既然媚娘您連此事都不知道,那麼朕就勉為其難的教你好了。」看到武媚娘的表情不似作假,於是葉問也只能壞笑般的說道了。

就這樣,葉問就把如何用嘴吸出來的事情,就跟武媚娘詳細的講述了一遍,而武媚娘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一下子就害羞的抬不起頭來。

因為葉問所說之事,實在是太羞人了啊!而且武媚娘從未想過要做那一種事情,所以當時的武媚娘,恨不得就找一個地縫鑽進去,以逃避葉問那火辣辣的目光。

但是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武媚娘最終還是屈服了,因為葉問在武媚娘的心中,已經佔據了很大的一塊位置,所以葉問有所求的話,那麼武媚娘怎麼可能會拒絕呢!

於是,在葉問滿含期待的眼光之下,武媚娘緩緩的把身子蹲了下去,並且全身都擠到了御書房批閱奏章的桌子下面了。

緊接著,武媚娘就用自己顫抖的小手,慢慢把葉問的褲子脫了下來,只不過當武媚娘脫到最後一件的時候,武媚娘卻突然停頓了一下,並且還用萌噠噠的話語說道:「陛下,只要吸出來,真的就沒事了嗎?」

「呵呵,媚娘,朕從來都不打誑語的,你就按照朕教你的方法慢慢試驗就好了,相信朕,朕不會害你的。」沒想到武媚娘竟然在關鍵的時候停止了下來,因此,為了讓自己心中的小算盤能夠得逞,於是葉問立刻就安慰的說道。

「好吧!媚娘就盡量試一試了!希望能夠減輕陛下的痛苦吧!」

隨後,武媚娘就毫不猶豫的把葉問身上的最後一件內褲脫了下來,頓時,葉問早已經漲的發紫的小弟弟,一下子就掙脫了束縛,並且非常活躍的彈了出來。

看到了這一個情況之後,武媚娘頓時就好像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立刻就輕捂著自己的小口,好讓自己不要發出任何聲音出來。

緊接著,等適應了一段時間之後,武媚娘這才把自己的小口張開了,並且毫不猶豫就含住了葉問的小弟弟,只不過葉問的小弟弟實在是太粗大了,所以武媚娘的小口一下子就被葉問的小弟弟撐得滿滿的。

而葉問看到武媚娘的行動之後,立刻就感覺到從下-體之處傳來的一陣陣舒爽的感覺,並且待這一種感覺傳遍全身的時候,葉問還忍不住發出了一陣陣舒服的悶哼聲。

就這樣,武媚娘從剛開始的青澀到後面的慢慢熟悉,葉問頓時就感覺到自己被巨大的幸福感給砸暈了。(未完待續)

… 要知道,能夠這麼心甘情願為自己付出的女人,葉問那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啊!

如果再加上武媚娘身上的制服誘/惑,那麼給葉問的感覺,絕對就是棒棒噠……

所以看到武媚娘的所作所為之後,葉問已經在心中默默的決定了,等那一件『仙器』找到了之後,一定要儘快的提升武媚娘的修為,這樣的話,武媚娘才有可能永遠的陪伴在自己的身邊。

就這樣,等葉問舒爽了之後,武媚娘也輕輕的站了起來,並且伏在了葉問的肩膀上,然後就有一些夢囈般的說道:「陛下,我怎麼感覺你跟我是兩個世界的人呢?」

「什麼?兩個世界的人?媚娘,你怎麼會突然有這樣的想法呢?」聽完了武媚娘的話語之後,葉問的心中先是一驚,然後就有一些疑惑的問道。

「陛下,臣妾也只是猜測而已,因為陛下你的所作所為,已經超出了我們的理解範疇,所以臣妾才會有此疑問,還請陛下勿怪啊!」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武媚娘立刻就解釋的說道。

沒想到武媚娘竟然主動提及此事,於是葉問的心中立刻就轉了千百個念頭,本來葉問想把『仙器』找到了之後,然後再利用『仙器』當中的資源,把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元嬰期』的時候,再把事實真相告訴武媚娘的,但是『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因為將來的某一天,武媚娘也會得知事情真相的,所以葉問考慮了一會兒之後,就決定對武媚娘坦白了。

畢竟武媚娘是葉問內定的妻子。她有權利知道這一件事情的真相,所以葉問斟酌了一番之後,就決定把事情真相說出來了。

反正武媚娘不管如何的選擇,她絕對逃脫不了葉問手掌心的,估計這就是一個男人的霸道吧!

而此時。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武媚娘的心中要是不震驚的話,那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為葉問剛剛所講的話語,已經超出了她的理解範疇,所以武媚娘自然就要花費一些時間。來消化這一些內容了。

比如李世民的靈魂從另外一個世界穿越而來,還比如千奇百怪的生物,還比如葉問的家裡還有數位老婆等等問題。

雖然葉問陳述的都是事實,但是武媚娘畢竟還只是一個凡人,所以有許多內容。還不是武媚娘目前所能夠理解的了。

因此,武媚娘經過了剛開的震驚之後,已經慢慢接受了葉問的身份,畢竟武媚娘愛的是這一種感覺,只要這一種感覺不變,哪怕李世民就算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所以,數分鐘之後。武媚娘這才慢悠悠的開口說道:「陛下,我是稱呼您為李世民呢?還是稱呼您為葉問呢?」

「呵呵,媚娘。那你想稱呼哪一個呢?要知道,相貌這一種外在的東西,只要朕的修為達到了,那麼朕就可以隨意的變化哦!所以你不管稱呼朕為誰,朕對你的感情始終都不會改變的。」看到武媚娘有一些遲疑的表情,葉問頓時就笑呵呵的回應道。

「唉……悔不當初啊!真沒想到我竟然會一不小心就上了你的賊船。看來我現在想要下船,估計也難了吧!」知道自己的回答已經起不到絲毫的作用了。於是武媚娘也只能先嘆了一口氣,然後頗有一些無奈的說道。

「哈哈……媚娘。相信朕,朕以後定不會虧待你的。」看到武媚娘終於無奈的接受了事實,於是葉問頓時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對了,陛下,你該如何把這一件事情,告知徐慧呢!相信等陛下把事實的真相說出來了之後,徐慧的表情一定會非常精彩的吧!」隨後,武媚娘就問出了一個自己非常關心的問題。

「呵呵,今天晚上我們來一個大被同-眠,到時,我自然就會把事實真相告訴徐慧的,只不過媚娘,晚上的時候,你可一定要起一個表率的作用哦!而且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我希望晚上的時候,能夠再來一遍,媚娘,你能夠做到嗎?」

「陛下,你果然就是一個色胚,快還我李世民來,相信李世民在這兒的話,他一定不會讓我做那羞人之事的。」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武媚娘立刻就不依的說道。

「哈哈……今天你從也得從,不從也得從!所以,媚娘,朕勸你還是不要做這一些無用之功了,因為只要有朕在,那麼任何人都不可能窺覷你們的。」看到武媚娘的小臉兒一下子就變得通紅,於是葉問頓時就大笑了起來。

「哼!臣妾就是不從了,陛下,你能拿我怎麼辦呢?」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武媚娘立刻就非常淘氣的說道。

「呵呵,這可是你說的哦!那朕可要執行家法了啊!媚娘,看朕的撓痒痒絕技……」

「呵呵……陛下……求您別在撓痒痒了……陛下,求您別在撓痒痒了……媚娘晚上就如陛下所願好了……」

沒想到,葉問竟然使勁的撓自己痒痒,於是武媚娘最終也只好屈服的說道了。

就這樣,經過這短暫的插曲之後,葉問就放武媚娘離開了,只不過葉問享受完了之後,並沒有回到自己的寢宮之中。

因為葉問閉關的這一段時間,皇宮內外已經發生了許多驚人的變化,所以閑來無事的葉問,自然就要到處的去走一走了。

走在宮中,葉問看到了許多身穿旗袍的女子,正在湖邊不斷的散步,而看到了這一個情況之後的葉問,也不由的暗道了一聲:「沒想到旗袍這麼快就出現了,不過穿在這一些女子的身上,還當真是賞心悅目的一件事情啊!」

「小桂子,這宮中可有什麼節目正在舉辦的嗎?」看到時間還早,於是葉問就對著身旁的小桂子,詢問的說道。

「陛下,前方的御花園之中,正在舉辦著一場別開生面的活動呢!而這一場活動的主題,那就是『賞花作對』!如果陛下覺得有趣兒,那麼不妨去那裡走一走,相信陛下會有意外收穫的哦!」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小桂子立刻就無比恭敬的說道。

「好!既然御花園那裡有活動正在舉行,那麼朕便過去瞧一瞧好了。」沒想到前方真的有活動正在舉行,於是葉問立刻就點了點頭,並且表示同意的說道。(未完待續)

… 李國傑隱著身,找個上風位置趕快換上黑豹戰鬥服。這群狼人鼻子靈的很,看不到也能聞到。換上戰鬥服,氣味就能被掩藏了。換好戰鬥服,李國傑跟在了撤退的盧錫安身後。

李國傑運氣比較好,盧錫安正要帶著人去接鷹子國支援的第二批科研人員。如此一來,只要跟緊盧錫安一定會找到狼人的秘密實驗室。

很快,盧錫安就接到了人。狼人護送著科學家朝著自己的秘密實驗室而去。

狼人的實驗室,建立在一棟廢棄的地下甬道內。

李國傑在簡陋的實驗室看到了綁在鐵床上的邁克爾。邁克爾此時還在昏迷中。新到的實驗員立馬開始了工作,對他開始抽血。

狼人四散開來,拿著槍在四周警戒。

抽血進行的很快,邁克爾的血液被裝進離心機開始分離。

就在這時,盧錫安猛一抬手,側耳傾聽一下,道:「我么來了客人了!」

聞言,守衛的狼人紛紛朝著出入口奔去。很快槍聲就像了起來。

盧錫安飛快的用箱子把邁克爾已經抽出的鮮血裝起來。

「帶著這些人類撤退!」盧錫安吩咐道。

聞言,一部分狼人護送著科研人員撤退。到人撤走,盧錫安正準備放下邁克爾獨自帶著其離開。

突然槍聲響起。克萊恩走了出來。他的手中拿出一把手槍,對著邁克爾連開了幾槍。

邁克爾中彈一瞬間血管立馬就鼓漲了起來,皮膚開始顯現出一種妖異的銀灰色。

盧錫安大驚朝著克萊恩咆哮道:「你幹什麼?你瘋了竟然殺了他!」

克萊恩冷笑道:「留著他我們跑不了!殺了他,讓我看到去頭疼不好嗎?再說,你手上不是有足夠的血液了嗎?」

聞言,盧錫安心中掙扎,但聽到狼人和吸血鬼戰鬥的槍聲越來越激烈,只好妥協。

「你最好祈禱我們能成功!」

「當然!」

盧錫安撞開克萊恩,準備離開。

哪知,克萊恩對著盧錫安的後背就是一槍。

「砰!」

盧錫安發出一聲慘叫倒在地上。他身上出現了和邁克爾中彈后一樣的徵兆。渾身血管腫脹泛著銀光。

克萊恩走進盧錫安笑道:「吸血鬼新研發的硝酸銀子彈感覺怎麼樣?」

盧錫安此時已經說不出來話了,眼睛圓瞪慢慢沒了呼吸。

克萊恩提起裝著血液的箱子剛轉身。一道冷光憑空閃過。

「茲~」血液泚出。

克萊恩頭顱飛起,視角旋轉起來,跟著跳了幾下停住不再動了。

李國傑接住要落地的箱子,收進乾坤袋,順手也把盧錫安收進乾坤袋。

李國傑來到上到地面的井口,此時這裡已經被吸血鬼完全控制。

李國傑小心的裝備偷摸離開,一抬頭,就見井口幾道人影直接跳了下來。嚇得李國傑連忙後撤。

「轟!!」

這群人直接砸在井底毫髮無傷。

領頭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冷麵老頭。老頭頭髮稀疏,一對尖尖的大耳朵,還有一雙吸血鬼的藍色的眼睛。吸血利齒伸出了嘴唇。像蝙蝠多過像人。要不是穿著華麗的歐洲宮廷樣式套裝和看起來就很名貴血族議會法袍,沒人會把他和高貴的吸血鬼長老聯繫起來。

李國傑見到維克托的一瞬間,腦中就想起了系統提示:

「《黑夜傳說》劇情激活,宿主是否加入?」

「是!」



維克托沒有停留,帶著手下直接殺進去。

李國傑一琢磨,覺得可以跟上去看看。現在,自己手上已經有了不死族的血液和盧錫安。

如果能弄到維克托血液。那就集齊了不死族後裔的血液。如果把這三種血液混合,就可以得到最厲害的血族血統。

就算自己用不上,也可以給香江的朋友們試一試,比如陳大華和陳家駒。未來肯定是超凡人類的世界。多一些超凡朋友,就多一份助力。

想到這,李國傑遠遠的跟上了維克托。

維克托現在最想殺死的就是欺騙了他的叛徒克萊恩。於是,他不停的用自己敏銳嗅覺探知。很快就他就找到了克萊恩的屍體。

碰巧的是,瑟琳娜也在哪,此時,瑟琳娜俯身在邁克爾的脖頸間,給其初擁轉化。

「嘶吼!」

維克托發出怒吼,一揮手把瑟琳娜扇飛出去。又猛地回頭,瞪著克萊恩的屍體吼道:

「我不是說了,他是我的獵物!」

瑟琳娜爬起身,擔憂的看了邁克爾一眼,會話道:「他不是我殺死的!」

聞言,維克托眼神閃爍,見瑟琳娜眼神堅定,知道自己鬧了誤會。回頭看看邁克爾,走上前,一隻手掐住邁克爾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

「這就是那個不死族?」

聞言,瑟琳娜只好點頭。 七彩玲瓏甲 暗地準備救人。

得到肯定答覆,維克托仔細的看了看邁克爾,一把丟到後面跟上的吸血鬼身上道:

「帶回去!」

見狀,瑟琳娜再也坐不住了。猛地朝著邁克爾撲去。

維克。托一個閃身,攔在了瑟琳娜的路線上。

「滾!」

一揮手,瑟琳娜又飛出去。

此時,被吸血鬼提著的邁克爾開始變異。

」喀嗤! 聖世巫醫 咯噠!」

邁克爾身上骨節咯咯作響,全身骨節開始膨大,雙手開始伸出利爪。皮膚也變得黝黑。

「狼人!」

科學大佬的文藝生活 吸血鬼大驚,一把丟下邁克爾,抬手就掃射。

「噠噠噠~!」

「噗噗噗噗…!」

子彈打在邁克爾身上,都被彈了出來。

劇烈撞擊打擊下,邁克爾清醒過來,一睜眼,他的瞳孔此時變成了全黑。

「吼!」

邁克爾怒吼一聲,開始大開殺戒。

邁克爾鋒利的利爪,就像一把把無所不摧的鋼刀,吸血鬼手中的槍支猶如白菜一般,欻欻幾下就成了幾節。持槍的吸血鬼自然也被分成幾塊。

見邁克爾砍瓜切菜般的殺死吸血鬼,維克托抽出腰間幾千年前絞殺狼人的專用長劍,朝著邁克爾閃身而去。

「噗嗤!」

邁克爾變身後第一次受創,後背被維克托劃開一道長長裂口。

邁克爾痛苦哀嚎一聲,猛地轉身殺向維克托。

維克托是老司機了,幾千年的戰鬥經驗,可不是邁克爾這個才獲得超凡力量的菜鳥能比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