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生,此地乃是功德堂,葉天更是直系弟子,你不要太囂張了,否則暴風安院主怪罪下來我們倆都無法承擔!」

習長老語氣平淡的說道,彷彿一切只是為了大局,並沒有袒護葉天的意思。

「轟!」

黃長老聽了這話心中更氣,手中再次激射出了一道精神之力,同時大吼道:「習鍾,為什麼,昨晚你為什麼不讓我進來?莫非是看不起我招生堂不成?」

其實現在黃長老對於葉天的事情已經不在乎了,畢竟那隻不過是小事,他一個老輩氣度還是有一些的。

只是習長老之前的話他卻一直耿耿於懷,習鍾給予葉天進去的權利,卻沒有給他,這不是擺明了打臉看不起他嗎?

「哼!昨晚發生的一切你應該自己心理清楚,老夫今日說出來了反倒不好聽,如果不想難堪就趁早離去!」

習長老冷哼著說道。

「哈哈哈哈!」

黃長老聽罷突然大笑了起來,沉聲道:「我倒是很想知道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有做什麼對不起你習鐘的事情嗎?」

「你簡直不知好歹!」

習長老此刻臉上也布滿了怒氣,他原本是一個不隨意動怒的人,此刻卻也忍不住了。

「習鍾,說話要有依據,你這般肆意污衊老夫,今日老夫定然與你血戰到底!」

黃長老大怒著說道,對於習鍾無緣無故的話語他顯得尤為生氣。

「好,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訴你!」

見到黃長老步步緊逼,習長老也忍不住了,大喝一聲道:「習秋白,你給我出來!」

「習秋白?」

聽到這名字,葉天身子微微一愣,他好像哪裡聽到過這名字。

「是那個小兵?」

下一刻,葉天就回憶了起來,當初自己離去之時那小兵曾介紹過自己,莫非他是什麼有重要身份之人?

果然,習長老話語剛剛落下,一個臉色蒼白的青年就行了出來,雖然此刻青年並沒有身著盔甲,但葉天依舊可以看出他就是那個小兵。

「黃生,昨日我唯一的孫兒差點死於你手,此事該怎麼算?」

習長老原本打算給黃長老幾分面子,不打算撕破臉皮,畢竟大家都是暴風學院之人。

只是這黃生既然步步緊逼,那大家都開誠布公將話給說明白。

「刷!」

望著緩緩行出來的習秋白,正在激戰中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而招生堂之人臉上都帶著一絲蒼白之色。

黃長老看著那青年愣了半響,突然譏笑道:「習鍾,你少拿此事來唬我,那小兵是你孫子?這怎麼可能?看不起我就直說!」

其實別說是他,就連葉天也有些不信這事,沒想到習秋白的身份如此特殊,居然是功德堂領袖的孫子。

不過得知了這個消息后,那之前的事情都好理解了,葉天救了人家唯一的孫兒,習長老這般報答倒也是應該。

「哼!身為功德堂大長老,老夫一直以來勤勤懇懇,更是刻意遠離自己的親人,免得被你們這些王八蛋說閑話,而昨日那守城小兵正是我的親孫子!」

習長老滿臉怒氣的說道,他做這一切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有時候財富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簡直是笑話,你壓力再大也不會將你孫子喊去……」

黃長老嘴上還想狡辯,卻被習秋白給打斷了,只聽他道:「黃長老,此地整個功德堂的人都認識我的身份,你們根本就沒有懷疑的權利,對於昨晚的行為爺爺本打算就此蓋過,給你一絲面子,現在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小子,你……」

聽到習秋白的辯解聲,黃長老終於說不出話來了,畢竟人家是當事人。

作為習長老的孫子,他不可能當真這麼多人的面撒謊,否則早被人揭穿了。

「習鍾,今日算你厲害,我黃生認栽,說吧,你想要怎麼樣?」

黃長老雖然為人囂張跋扈,但此刻他確實不佔理。

人家唯一的孫子都差點被他給殺了,此刻再狡辯無疑等於是越描越黑。

「即刻滾出功德堂, 全職法師 ,自己想辦法去吧!」

習長老一揮袖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黃長老即刻離去。

「什麼?你不會出力?各大學院,殿堂都要為我招生堂重建出力,此乃規定,你們莫非要違背學院規矩不成?」

黃長老聽罷突然大怒道,心中那絲微弱的愧疚感一下子消失無蹤。

無疑,習長老的要求實在是太過分了,不過與習秋白之事還是不可比擬的。

「哼!這就是你昨日之事的代價,今日你就算不挑明老夫也不會貢獻出一絲一毫,有本事你就告上主院,看看咱們究竟誰占理!」

習長老冷哼一聲,有恃無恐的說道。

習鍾之所以這般自信,是因為他料定黃長老是不會上告主院的,昨日之事一旦鬧大,黃長老定然不會有好果子吃。

「你……」

黃長老指著習鍾半天也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的小心思被習鍾猜個正著。

上告主院這樣的行為無疑等於丟了西瓜撿了芝麻。

「好了,黃老頭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還是快些離去吧,免得功德堂的人看了笑話,到時候不僅對你招生堂影響,對整個暴風學院也是如此啊!」

葉天突然從一旁走出來嘆息著說道。

聽了這話,黃長老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時黑時白,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看到黃長老依舊沒走,葉天突然淡淡一笑,從懷中掏出一顆金石道:「黃老頭啊,看你可憐,小子我就代表功德堂捐助你一顆金石!快快離去吧!」

見到這一幕,黃長老的眼珠子睜大到了極限,在這一刻他真的有殺了葉天的衝動,只可惜最終還是忍耐下來了。

撇開葉天的身份不說,他周遭還有習鍾這個與他一樣強大的長老看著,無論怎麼動手都不會有好結果。


沉默了半響,黃長老終於呼出了心中一口惡氣沉聲道:「葉天,你小子給我記住,此刻你給我笑,到時候定然讓你哭!」

言罷,黃長老就轉頭往著後方行去,那些被打得凄慘的學生連忙鼻青臉腫的跟了上去。

這幅模樣怎麼看怎麼搞笑。

看著依舊放在手中的那顆金石,葉天臉上露出了暢快的笑容,這樣的諷刺比直接打敗黃長老還要來得實在。

無論收不收這錢,黃長老都是難堪的,原本是為錢而來,此刻卻被錢給氣走了,這事說來也算好笑。


「葉天,你倒是有方法啊,這老傢伙臉皮可是厚的很!」

這時習長老來到了葉天的身旁,微笑道。

「呵呵!黃老頭這樣的人就得極端一點,否則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葉天淡笑著說道,對於黃生這人,他已經接觸了好幾次了,典型的自我膨脹,厚臉皮。

不過黃生臉皮再厚也經不住葉天這般的折騰,因此才會悻悻離去。

「哈哈!」


習長老也暢快的大笑了一聲,心中對於葉天這個青年不由的高看了幾分,當初在那次大戰時他就感覺到了葉天不簡單,此刻更是如此了。

就在這時,一旁的習秋白突然說話了,只聽他突然道:「葉天,你今日幫了我們這麼多,功德堂定然會安全無事,但是你怎麼辦?要知道對於之前你的行為黃生可以在上面大做文章。」

聽了這話,葉天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沉吟道:「這事其實我也想過,不過想必師尊會護著我的,所以你們也無需擔心!」

葉天的語氣十分的輕鬆,之前他連強大的地院都給得罪了,而且還在暴風義這位地院院主的面下殺了直系弟子,與這比起來打傷一些招生堂的弟子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興瑞山之事假如是暗地裡那是沒事的,但是在暴風義到來后便等於上了門面,葉天與地院這一場爭鬥必定會開展。

「既然如此,那老夫也放心了!」

習長老笑著點了點頭,同時解釋道:「葉天,之前老夫不告訴你幫助的緣由是有苦衷的,還望你可以見諒!」

聽了這話,葉天無所謂的搖了搖頭,道:「大長老能幫助小子已經感激不盡了,哪裡會嫌這嫌那的!」

「呵呵!這就好!」

與葉天的交談習長老顯得極為高興,繼續道:「老夫不日就前往為你爭取破立丹,到時候出結果了便讓秋白來通知你!」

「恩,那就多謝大長老了!」

葉天朝著習長老拱了拱手感激道。

要說這功德堂一行還真是幸運,假如沒有昨晚發生的那一系列事情,葉天定然不會這般順利的得到破立丹的許諾。

誰也不會想到他隨意救下的一個小兵竟是大長老的孫子,怪不得擁有著如此剛毅的性格,感情人家壓根就不怕什麼黃長老。

總裁新歡太誘人 。 「小子,你幫了我們這麼多,老夫真的是無以為報,這顆大玄元丹就先送給你吧!」

習長老從懷中掏了半響,摸出了一個檀木小盒子遞給葉天道。

「習長老,這怎麼好意思?」

葉天有些難為情道,要說感謝也應該是他才對,與習長老爺孫倆的邂逅完全靠的是緣分。

「小子,你就不要拒絕了,這大玄元丹雖然珍貴,但對老夫而言也不算特別重要的東西,每次主院都會撥許多下來,很多時候都發不完,這就當是感激吧!」

習長老堅持將丹藥塞入了葉天的手中,畢竟破立丹之事究竟能否成功還是未知,此刻先補償葉天這位小恩人一些東西。

「那……那好吧!」

見到習長老都這幅模樣了,葉天只好接了過去,一顆大玄元丹便等於有了一次保命的機會,對於圓滿境強者而言可謂是極其的重要的。

「葉天,接下來你打算如何?要不在我們功德堂住段時間,到時候直接等收到主院的通知再走!」

一旁的習秋白突然站出來提議道。

他的性格比較直,甚至比陳友宜還要變態上一些,一旦認準一件事便不會改變。

此刻他心中對於葉天極為感激,因此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還是算了吧,我接下來還打算去一處地方,到時候結果出來了勞煩你直接來黃院通知我一聲就行了。」

葉天婉言拒絕道,要知道自己兩個兄弟此刻還在天院等著自己呢。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挽留了!」

習長老點了點頭說道。

……

一個時辰后,葉天騎著習長老給予的一匹風狼出發了,功德堂一行他雖然沒有拿到破立丹,但也成功獲得了破立丹的消息,最大的收穫還是與功德堂的領袖習長老爺孫交好,將來可謂是福利滾滾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