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不像,你怎麼跑來了?」這時,白洛奇反倒一臉若無其事的皺皺眉頭,因為這把西門雄的獅鷹拍落壓在地上的正是龍不像。

龍不像一見白洛奇叫他,立刻嗷嗷的叫了起來,彷彿是在邀功一般,只是它不知道自己的主人並不想讓它被人知道。 「它……它是什麼東西?」西門雄臉色已經青綠起來,見到自己的獅鷹奄奄一息的被龍不像壓著,生怕一個萬一就掛了,那他可真要哭死了。所以,他不免有些後悔起來,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該招惹白洛奇,但是,他更奇怪這大傢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什麼叫它是什麼東西?它是我的戰獸。」白洛奇雙手抱胸的應到。

頃刻間,西門雄和其他少年下巴一下子都掉在了地上,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白洛奇的戰獸就是那個瘦瘦小小,和它主人弱不禁風的小傢伙。可是,這一個月不見,這小傢伙居然一下子變成如此大個,而要命的是,它居然把三星一級的戰獸打得一點脾氣都沒有,這是何等驚人的事情

「你胡說,它肯定不是你的戰獸。」西門雄哪裡肯相信,因為這中事情根本不可能,他從未聽說過有戰獸能成長的如此之快的。

「哦,龍不像,把那什麼獅鷹的一隻翅膀給我撕了。」白洛奇目光一冷,直接命令道。

龍不像也不客氣,直接張嘴就咬住了獅鷹的一隻翅膀,用力的撕扯起來。那獅鷹立刻疼得在地上嘶叫起來,慘不忍耳。

「我信……我信……手下留情啊」西門雄見狀,一下子就像蘿蔔乾一樣癟了,急忙討饒道。

「記住,不要再惹我」白洛奇也不想惹麻煩,氣勢十足的瞪了西門雄和其他少年一眼,然後讓龍不像停手,帶它而去。

「西門大哥,你就這樣讓他走了?就算你的戰獸打不過他的,以你的實力應該足夠收拾他的。」其他少年見原本盛氣凌人的西門雄,竟然沒了脾氣,不禁紛紛叫道。

「都給我閉嘴。什麼叫我的戰獸打不過他的。剛才獅鷹只是被偷襲了而已,若是正面交鋒,他的戰獸根本不是獅鷹的對手。不過,自己動手免不了什麼麻煩,但敢欺負到我們西門家族頭上的人,可是沒有什麼好下場。回頭我就跟雪小姐說有人侮辱西門家族……到時,我看他怎麼死」西門雄死撐道,同時,面露鷹狠之色。

被龍不像這麼一鬧,白洛奇也沒心思去廚房了,直接帶著龍不像回到竹林里,然後,對龍不像耳提面命的教育了一番,不過,念在龍不像是救主心切的份上,也就算了。只是這龍不像一曝光,想必會惹來不少麻煩。

果然第二天,龍不像的事情就傳開了,只不過這某些人的鷹險用心之下,這以訛傳訛,也把真相也扭曲了,居然把龍不像說卑鄙無恥,專搞偷襲的壞傢伙。而且,還把龍不像說的是頭腦簡單,四肢達。

不過,龍不像打敗西門雄的獅鷹也是如此,而因為龍不像被傳得太過不堪,結果,有些好事的少年,就對他下了戰,要來什麼戰獸決鬥,但全部被白洛奇給無視了。

而就在朝龍場的一間房內,藍媚正在接見一名貴客。

「大祭師不知來此所為何事」藍媚看著眼前的大祭師,微微躬身問道。因為大祭師在聖龍國的地位和龍雪妍平起平坐,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大祭師乃至鑒獸師出身,據說他的鑒獸能力已經到了很高的境界,所以,備受龍皇欣賞。除此之外,大祭師還負責皇族御靈者的相關事宜,就比如選拔成為皇族御靈者候選者,就是由他全權掌管,而聖龍國的那些王公貴族為此都十分巴結他,就是希望自己的家族能夠多獲得一些機會。畢竟,成為皇族御靈者在聖龍國就是一個榮耀般的存在。

「藍大人,我這次來是想通知你一件事情,也是和龍皇以及眾大臣臨時商討決定的。」大祭師說明來意。

「什麼事?」藍媚美眸輕眨的直視大祭師。

「下個月的誕龍慶,魔鳳國會派一些鳳仙御靈者前來聖龍國交流切磋,我希望到時我們新晉的三十位皇族御龍者也能夠上場。」大祭師說道。

「下個月?那不就還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但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就算在這段時間內加緊訓練,恐怕到時還是上不了檯面的。」藍媚娥眉一皺道。

「其實,龍皇的意思是現在聖龍珠正值用人之際,他希望能借這個機會,挑選出一些資質好的皇族御靈者,重點培養」大祭師說道。

「我明白了。」藍媚點點頭。

「聽說魔鳳國有可能會派來國內新銳中的第一個高手,端雨晴。她今年才二十三歲,但實力已經到了天宗九段,據說,在一兩年內就可能突破到狂神級。她也是如今荒靈大陸狂神級以下的御靈者資質排行榜上的第一,比當年的大皇子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另外,她還有一隻四靈獸,潛質驚人,已經躋身於排行榜上前三十,而且還有很大成長的空間。」大祭師接著說道。

「這端雨晴我也有所耳聞,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倒是願意和她交流切磋一下。」藍媚一臉自傲的說道,因為她現在也是天宗九段,而年齡也只比那端雨晴略長兩歲,而她在當今聖龍國新一代中的也算是排名前幾位的高手,自然也有驕傲的本錢。

「是否能突破狂神級,對於任何的御靈者來說,就是一道坎,如果跨不過這道坎,很有可能一輩子籍籍無名,從古至今,很多優秀的御靈者也都栽倒於此。這端雨晴若是能夠突破到狂神級,以她的年齡來說,那她的前途不可限量」藍媚接著又若有所思的說道。

「藍大人不必謙虛」大祭師說著,便又道:「不知道我們這次新晉的三十位皇族御龍者中,能否有人能夠脫穎而出,為聖龍國爭光添彩藍大人,那就勞你多費心了要知道,這說是交流,實際上就是明爭暗鬥,互探虛實。」

「不過,我覺得最有希望的還是那個西門家族的西門雄。我很看好他,所以還希望藍大人能夠多用心一點。」大祭師語鋒一轉道。

「我儘力而為」藍媚點點頭,但她的腦海里卻浮現出另一道玩世不恭的身影,似乎有某種期待般。 正在竹林深處練習鑒獸訣的白洛奇,忽然察覺到一股強烈的氣息出現,立刻散去靈力,幾乎同時,一道嬌影就出現在他眼前。

「藍大人?」白洛奇微微一驚,這出現在眼前的正是藍媚。沒想到她居然找到了這裡。

「看到我很意外嗎?」藍媚冷嗔一句。

就在這時,一道獸影急從竹林里竄出眨眼間就逼近了藍媚。

「龍不像,停下」白洛奇見狀,立刻命令道。

只是讓白洛奇意外的是,這衝出的龍不像到了藍媚身旁后,竟然溫順的像只綿羊一樣,舔起了藍媚伸出的玉手,這還不夠,還一頭往藍媚蹭去。而藍媚似乎並不反感,任由龍不像在她身上撒嬌。

「靠,龍不像,見到美女連主人都不甩了。」白洛奇立刻罵了一句,但心裡也是直痒痒,如果他這種待遇就好了。

「看來我聽到的事情果然是真的,你的戰獸居然已經成長到這種程度了。」藍媚美眸一凝,她剛送走大祭師后,回來時就剛好聽到幾個少年在議論白洛奇的事情,才知道白洛奇和西門雄前兩天又私下生摩擦,白洛奇甚至和西門雄的三星戰獸獅鷹大打出手,但最後,西門雄的獅鷹竟然被一隻厲害的戰獸打得一點脾氣都沒,細問之下,才知道那戰獸竟然就是白洛奇的。

白洛奇見藍媚似乎知道了龍不像的事情,也不好隱瞞,只能笑了笑道:「想不到連藍大人都知道了,看來這事情已經天下皆知了」

「雖然我不是鑒獸師,但是我能看出你的這隻戰獸應該是只三星戰獸,莫非,它原本的潛質並沒有被負責鑒定的鑒獸師現?不過,也難怪西門雄的那隻三星的獅鷹會吃虧了。你是怎麼做到的,用一個月的時間,竟然讓它有如此的成長?你是不是給它吃過什麼靈物?」緊接著,藍媚便詫異的看向白洛奇。因為之前見到的龍不像,完全就和寵物一般弱小,而且那時還只是一星都不到,但眨眼間的一個月,這龍不像竟然成了三星級的戰獸。

通常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生的,除非,龍不像其實本來就是只三星戰獸,只是因為某些原因沒有被鑒別出真正的星級來。所以,才被當成了是一星都不到的戰獸。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龍不像也肯定是吃了什麼靈物,激了體內的潛質,但藍媚也不能確定,真正的原因也只有白洛奇自己知道。

「山人自有妙計」白洛奇故作深沉的說道,他當然不會告訴藍媚,他的龍不像是因為吃了一顆黃靈玄石,才得以進化的。因為藍媚一定也會問他黃靈玄石的來歷,但他答應過慕乙女保密那天生的事情,自然要信守承諾。所以,他馬上轉移話題的問道:「藍大人,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朝龍場就這麼大,想找一個人有什麼難的嗎?」藍媚冷眸一笑,又道:「至於我找你的原因,你是不是忘了我只放了你一個月的假,但今天已經是一個月零一天了。」

「是嗎?藍大人還記得真清楚,難不成你的對我有什麼居心……」白洛奇調戲一笑道,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一個月的放假已經到了,只不過他想偷偷懶,多休息幾天,但沒想到被藍媚現了。

「我可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從明天起,你的訓練量加倍。下個月,誕龍慶你和其他皇族御靈者要與魔鳳國的鳳仙御靈者交流切磋,我可不希望因為你少了一個月的訓練,而拖了所有人的後腿。」藍媚嚴厲的說道。

白洛奇聽完,不由笑了笑,看著藍媚心裡暗道,如果我告訴你,我現在已經是凡羽四段的實力了,你恐怕就不會這麼說了。但是,我偏不讓你知道。等到時候,我會給你一個「驚喜」,不,應該給所有人

「你笑什麼?」藍媚見白洛奇笑的十分古怪,狐疑的問道。

「沒什麼。沒事的話,那我先回去了大色獸,走了」白洛奇說完,就對還在藍媚身上亂蹭的龍不像叫了一聲。

就聽龍不像嗷嗷的叫了幾聲,似乎十分依依不捨,不過,主人的命令是不能違抗的,所以,只能跟著白洛奇離去。

「本來我還抱著一些期望,可是,過了一個月,他身上的靈力似乎沒有什麼長進,雖然有了一隻三星戰獸,但是,如果皇族御靈者自身的實力不足的話,是很能操縱自己的御靈獸的。」藍媚看著白洛奇的背影,似乎有些失望的低語了一句。

這邊,白洛奇帶著龍不像回房間后,就見姬風正在房間里,他立刻出聲打了個招呼。

而姬風回頭看到白洛奇以及跟在後面的龍不像后,頓時,神色一驚,不禁面露訝異道:「它是龍不像?」

「有什麼問題嗎?」白洛奇眉宇一挑。

「看來傳言是真的。現在所有人都在討論你的戰獸……」姬風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一個月前還和一隻小狗一般的大小的龍不像,如今已經有半人多高,而且威風凜凜,體積大小几乎和他的雲虎不相上下。

「原來我也是名人了」白洛奇撇嘴笑道,接著對姬風道:「對了,昨天你答應我的事情。」

「就三天。」姬風對白洛奇冷聲強調道。

「那就從今晚開始。」白洛奇點點頭。

到了晚上,白洛奇就帶著龍不像和姬風的雲虎前往竹林,開始利用雲虎來練習幻鑒術。這用御靈獸練習的感覺果然不一樣。

「鑒……」白洛奇讓雲虎站定之後,別盤坐下來,面對雲虎施展幻鑒術,只見雲虎腳下頓時出現了三角形的印記,隨後,印記便升起光幕映射在雲虎身上,同時,雲虎的身體便在光幕之下投射出一團團大小不一,明暗不同的光芒,呈一個順序的排列。這便是雲虎猶如基因一般的所有屬性特徵。

雖然雲虎是二星戰獸,但是,現在的實力還不到一級,所以,白洛奇的幻鑒術可以輕易的鑒定雲虎的所有屬性特徵。

只見那些映射中的光芒,其中最亮的是一團厚大的銀白色的光芒,立刻讓白洛奇感覺奇怪起來,因為姬風跟他說過,雲虎是力量型的戰獸,可是,紅色才是代表力量的屬性光芒,如果雲虎真是力量型的話,那最亮最大的應該是紅光才對,所以,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問題 不僅如此,白洛奇還認出這銀白色的光芒在御靈獸的各種屬性中,非常特殊的一種屬性,通常只在靈獸以及龍等稀有物種之中會出現的。因為這銀白色的光芒,代表的是冰屬性,也就是如同皇族御靈者的冰屬性龍靈之力一樣,正常來說,是不可能在戰獸身上出現的。

但在鑒獸訣中的記載有提到,某些戰獸能夠擁有與靈獸一樣的一些特殊能力,其原因多是因為其祖先很有可能是戰獸和靈獸的雜交,所以,在體內隱藏著靈獸的某種能力,就猶如基因中的隱性基因一樣。如果這種隱性基因能夠被激出來,也就可以讓戰獸擁有靈獸的特殊能力。

換句話說,現在雲虎所呈現出現來冰屬性,應該就是遺傳的隱性基因,如果能將其激的話,那雲虎擁有和靈獸一樣能夠釋放冰屬性力量的能力。

「這回姬風可要好好感謝我了」白洛奇嘴角一勾。

隨後,他又檢測了一下雲虎的其他屬性,除了那隱藏的冰屬性外,雲虎的力屬性和敏屬性也都十分優秀,但是代表防屬性的藍光非常薄弱,也就是說,雲虎看起來四肢達,但實際上抗打擊能力不強,很有可能是因為其基因的缺陷。而冰屬性恰好又是所有特殊屬性中,最具有防禦性的,如果激出來的話,就能夠彌補這個缺陷。

「小老虎,想不想變得更強一點?」白洛奇鑒定完畢后,便走到雲虎前,摸了一下它的頭。

按理說,御靈獸對除了自己意外的人都十分排斥,甚至帶有敵意,可是,雲虎似乎並不排斥白洛奇,似乎白洛奇身上擁有某種令它臣服的氣息。

雲虎低嚎了兩聲,算是回應了白洛奇。

「好,那我們現在就開始,你主人給我們的時間可不多。這三天,就讓龍不像陪你練習。不過,小心哦,它可是很黃很暴力的,尤其是對你這種母獸。」白洛奇拍拍雲虎的頭,立刻叫來龍不像陪雲虎練習。

這龍不像可是一點都不客氣,先制人的就撲向了雲虎,而雲虎似乎有點被龍不像的氣勢給嚇到了,一下子沒了反應,眼睜睜的看著龍不像的一爪子拍來,直接將它給拍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幾下,才跳了起來,似乎有點被激怒了,怒吼一聲,虎視眈眈的瞪著龍不像。

「龍不像,再狠點,不用給我面子」白洛奇目光冷凝地下令道。

龍不像立刻興奮的嗷叫起來,猶如盯上了自己的獵物一般,再次沖向雲虎……

一個時辰后,雲虎傷痕纍纍的趴在地上,氣喘吁吁,而龍不像則蹲在一旁,似乎還意猶未盡一般,不過,它倒是很貼心的給雲虎舔起了傷口,片刻之後,雲虎身上的傷口就完全癒合,看起來一點事情都沒有。

「看來明天還要更激烈點才行。」白洛奇若有所思的想著,便將雲虎送回了房間。

這姬風見白洛奇帶雲虎回來,多看了雲虎幾眼,然後,對白洛奇問道:「你應該沒對雲虎做什麼怪怪的事情?」

「當然沒有。我只對女人敢興趣……」白洛奇把雲虎交還給姬風后,便又回了竹林,繼續玄龍訣修鍊起來。

現在他的玄龍訣已經修鍊到了第四層,但靈力的修鍊進展並不明顯,正常來說,這玄龍訣是龍族靈法中的初級靈法,可以修鍊到地斗級,所以,每進一層,這實力也會隨之進段,而之前,修鍊都一直十分順利,直到他達到凡羽四段后,這玄龍訣所修鍊的效果,就不太明顯了。

「看來只能直接修鍊第五層了。」白洛奇考慮了一下,決定道。

於是,白洛奇跳過了玄龍訣第四層的修鍊,而進入了第五層的修鍊,按理說,這本來是不可能的,因為玄龍訣的層數越高,所修鍊的方式就越複雜,而需要的靈力也就越強,若是靈氣不足,就很難維持靈氣的運行,甚至走火入魔,因此,一般來說這第五層應該是必須到凡羽五段才能修鍊的。

但是,白洛奇有山寨龍涎來輔助修鍊,可以讓靈力的循環快上數倍,所以,根本不必擔心靈氣不足的問題。

結果,自然也是可想而知

白洛奇恐怕也是第一個能以凡羽四段的實力,來修鍊玄龍訣第五層的人,這若是讓那些以前認為他的廢物的人知道,肯定會讓他們大跌眼鏡。

一夜過後,因為要恢復正常訓練,所以,他只能老老實實的回到房間換了練功服,到朝龍場集合。他才剛一出現,一些已經提前來的眾少年的目光立刻紛紛看向他,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起來。

白洛奇冷眼看去,那些少年立刻猶如縮頭烏龜一樣紛紛低頭,似乎也都有些懼怕他。這也難怪,畢竟,現在誰都知道他有一隻打敗了西門雄的三星戰獸獅鷹的戰獸,惹他的話無疑就是自己找虐。

當然,也有幾個心高氣傲的皇族御靈者,依然對白洛奇一副冷嘲熱諷的模樣。

白洛奇也懶得理會,心裡還盤算著晚上怎麼好好激雲虎的能力,因為雲虎畢竟是他的第一個實驗對象,他可不想以失敗告終。儘管,他的把握也不是很大,因為給他的時間太短了,如果給他十天半月的,也許還有可能。可是,姬風就給他每天一個時辰。如果再提出多給幾天時間,姬風肯定會起疑的。

這時,白洛奇就見到一道惡狠狠的目光瞪他而來,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西門雄。所以,他直接無視過去。

等所有少年集合后,藍媚也出現在眾人眼前。

「從今天開始,進行兩兩對練,熟悉掌握龍靈之力以及屬性的運用,半個月你們將參加誕龍慶,與魔鳳國的鳳仙御靈者切磋交流,所以,如果你們不想到時丟臉的人,就跟我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好好訓練。另外,私下你們也要和自己的戰獸多培養一下默契,練習一下配合,到時,就算輸也不會輸的太難看。」藍媚宣佈道。

頓時,眾少年一下子騷動起來,顯得十分興奮。因為這誕龍慶可是舉國歡慶的大慶典,而能在誕龍慶上與魔鳳國的鳳仙御靈者切磋,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的機會。因為若是能在誕龍慶上嶄露頭角,就一定會受到皇族的重視,那前途自然不可限量! 只有白洛奇一臉索然無味的樣子,他現在一心就在學習鑒獸和研究御靈獸的基因上,這什麼誕龍慶,還是切磋交流,他也是左耳進右耳出,暫時都拋在一邊。

「西門雄,姬風,你們兩個出來下。」藍媚叫道。

西門雄立刻走出了眾少年。

「聽說你們兩人的玄龍訣都已經修鍊到了第三層了?」藍媚問道。

而其他少年一聽,頓時出驚訝和羨慕之聲,因為他們大多數人還在一二層之間徘徊,稍微好的一點,也就剛到第二層。

很顯然,西門雄和姬風的已經比其他少年領先了一籌。

「想不到姬風的玄龍訣也修鍊到了第三層。」白洛奇也有些意外,因為他平日里和姬風並沒有過多的交流,所以,對於姬風也不太了解,只知道姬風和西門雄一樣,融合了龍靈珠后,就獲得了凡羽三段的實力。不過,現在看來姬風的天賦資質似乎並不比西門雄差。

「藍大人,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修鍊靈武學了。」西門雄似乎有些心急的問道,因為這靈武學可是提升實力的最佳途徑之一,而學習靈武學也可以修鍊靈力,一舉兩得。

相比之下,姬風則一臉淡定。

「靈武學,對了,這修鍊到玄龍訣第三層不就可以學靈武學了?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白洛奇突然想起道,他現在都已經修鍊到玄龍訣第五層了,早就可以學習靈武學了。不過,現在問題是他要隱藏實力,那怎麼才能學到靈武學呢?

「我叫你們出來,也是為了這事。從今天開始,你們兩人單獨跟兩位副官學習適合你們的靈武學,並且,由他們來做你們的對練。」這時,藍媚點頭吩咐道。

「是。」西門雄一臉興奮的應道。

姬風也點了點頭。

隨後,兩人就在其他少年驚羨的目光中,和兩個副官而去。

「如果你們也想學靈武學的話,就再接再厲好了,現在開始對練。白洛奇,你跟我來」藍媚突然對正在想著如何能學到靈武學而頭疼的白洛奇,叫道。然後,轉身離去。

白洛奇見藍媚叫他,心想,肯定又不會有什麼好事情但他還是不情願的跟上了藍媚。

而其他少年見白洛奇被藍媚叫去,也都幸災樂禍起來。

藍媚帶白洛奇遠離人群后,就停了下來,轉身面對白洛奇,說道:「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對練。」

「啊?」白洛奇聽得一愣,這演的又是哪出?女人究竟想要做什麼?

「有什麼問題嗎?」藍媚美眸輕凝道。

「沒有。不過,你昨天不是讓我加倍訓練的嗎?怎麼突然又要對練」白洛奇不解的問道。

「難道你覺得和我對練,不算是加倍訓練嗎?」藍媚目光一冷。

白洛奇登時心裡咯噔一下,全身寒,心裡暗道,這下慘了這藍媚一定是想趁機整他。這對練無疑是最好的借口,就算把他打的鼻青臉腫,也只能算是「公傷」。

「我到底是哪裡讓這藍媚看的不順眼了」白洛奇心裡嘆了一句,不過,很快他腦中忽然閃過一道靈光,嘴角一勾的對藍媚說道:「既然是和藍大人對練,那藍大人總不可能用全力來和我這個菜鳥打?」

「那是自然,你想我讓你多少?」藍媚輕蔑的一笑,以她的實力,就算一根指頭都能對付白洛奇。

「既然是加倍訓練,那藍大人肯定不能用和我同樣的實力,這樣好了,藍大人就用凡羽三段的實力跟我對練,另外,也只准用凡羽級的靈武學。不知道有沒有問題?」白洛奇提出道。

「好。這可是你自己的提出來的,回頭要是斷胳膊斷腿的,別怨我」藍媚的眸光就猶如一道冰箭直射白洛奇。哪怕她只要凡羽三段的實力,加上最差的靈武學,也一樣能把白洛奇制的服服帖帖的。她之所以要和白洛奇對練,也是想挫挫白洛奇的銳氣。因為她覺得這一個月白洛奇肯定是偷懶沒訓練,所以,看起來沒有任何長進,多少也有點恨鐵不成鋼。

畢竟,白洛奇身上所融合的聖龍珠,以他現在的表現,完全就是差強人意。最重要的是,她也不想到時候被人說教徒無方,居然一個融合了聖龍珠的皇族御靈者教的一事無成,如同廢物。就算白洛奇的資質再差,但勤能補拙,總比一點長進都沒有的話。況且,她並不認為白洛奇的資質有多差,以之前白洛奇的表現,還算有點希望。

「那開始。」白洛奇躍躍欲試道。

藍媚美眸冷笑,見白洛奇看起來似乎都不擔心自己的處境,心想,等會你可別跪著求我

只見藍媚玉腿一點,整個懸空而起,猶如踏花踩葉般飛射向白洛奇,雙指一併,指尖光芒一閃,一股指勁鑽射而出,直襲白洛奇胸口。

白洛奇見狀,立刻后移右撤,藍媚的指勁剛好檫肩而過,竄射出去,射在地上后,頓斯,炸開猶如火花飛濺一樣的光芒。

「厲害,這招叫什麼?」白洛奇問道。

「神脈指……」藍媚下意識的就應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