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路易斯若有所以的敲著桌子,他的手指有節奏的一下接著一下的敲著,彷彿在演奏著神秘的曲調一般。

「另外兩個學校的校長也應該都清楚第一關是龍,我覺得他們又很大的可能會告訴自己學校的勇士。」小女僕補充道。

「很顯然,那兩個傢伙肯定會這麼做的。」路易斯滿不在乎的說道。

又不是誰都像鄧布利多那老傢伙一樣,雖然非常的狡猾,但是卻在有些地方莫名的有著自己的堅持。就像是這次三強爭霸賽,這隻老狐狸居然一點內幕都沒有透露給他,要知道其他兩個學校的校長可是各種講攻略送道具,輪到自家校長的時候,只有笑眯眯的看著你,然後從精神上支持你。 路易斯午餐的時候沒敢出門,由小女僕給他送進來了午餐,他害怕一出去就被一群小迷妹給圍住了。就算是這樣,小女僕給他送午餐的時候臉色都不大好,看來已經處在爆發的邊緣了。

不過晚宴路易斯沒能逃過去,畢竟萬聖節晚宴可是一個不小的活動,更何況將會宣布到底是會代表著各自的學院出戰。

路易斯的眼睛直直的盯著面前的美味佳肴,彷彿已經被那些美食給深深的吸引了。雖然真正的原因是路易斯受不了周圍那群迷妹們炙熱的眼神,所以才導致乾脆不看。

不過男生們顯得有些急躁,看上去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到底誰是勇士了。

終於等到了用餐結束,餐桌上那金色的盤子又恢復成了一塵不染的狀態。

隨後,鄧布利多站了起來,禮堂里本來的那些竊竊私語聲都消失了。鄧布利多兩旁的卡卡洛夫教授和馬克西姆夫人看上去和大家一樣的緊張和期待。盧多·巴格曼滿臉笑容的看著學生們,而克勞奇先生則是一副索然無味的樣子,甚至可以說有些厭煩。

「好了,馬上火焰杯就要做出最後的決定了。」鄧布利多說道,「我估計還需要一分鐘左右,只要等勇士們的名字唄宣布以後,我希望他們走到禮堂頂端,再沿著教工桌子走過去,進入隔壁的房間」他指了指教工桌子後面的那扇門,「他們將在那裡得初步的指導。」

隨後,鄧布利多的魔杖一揮,大廳里頓時暗了下來,幾乎所有的蠟燭都熄滅了。而火焰杯則在這黑暗中顯得格外的耀眼,它那藍白色的火焰有著一種另類的美麗。

突然,火焰杯中的火焰從藍白色變成了紅色,噼噼啪啪的火星從裡面濺了出來。接著,一道火舌躥到了空中,並且帶出了一張被燒焦的羊皮紙……..大廳里的人眼睛都死死的盯著那張羊皮紙。

鄧布利多伸手接住了那張羊皮紙,然後局的高高的,以便於利用火焰杯的光看清楚上面的字。

而在這個時候,火焰杯的火焰又恢復成了藍白色。

「德姆斯特朗的勇士………威克多爾·克魯姆!」鄧布利多清晰的說道。

掌聲和歡呼聲席捲了整個大廳。威克多爾·克魯姆從斯萊特林的桌子旁站了起來,看上去興趣缺缺的超著鄧布利多走去。他按照鄧布利多所說的,順著教工桌子向前走,從那扇門進了隔壁的房間。

「太棒了,威克多爾!」卡卡洛夫大聲的吼道,「我就知道你是天生的勇士!」

直到掌聲和交談聲漸漸的平息了以後。每個人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火焰杯上,幾秒種后,火焰又變成了紅色。第二張羊皮紙在火焰的推動下,從火焰杯中竄了出來。

「布斯巴頓的勇士………..芙蓉·德拉庫爾!」鄧布利多再次說道。

「居然是她。」小女僕盯著那個酷似媚娃的女孩子說道,「火焰杯到底以什麼為標準的?」

看著一臉不爽的小女僕,路易斯很明智的沒有說話,並且盯著面前的空盤子,他可不想受到什麼無妄之災。

當芙蓉·德拉庫爾也進了隔壁的房間后,大廳里再次安靜了下來,雖然大廳中一點聲音都沒有,但是很明顯可以感受到空氣中彌散著的興奮,因為……….下面就要輪到霍格沃茲的勇士了!

這時,火焰杯再次變成紅色,火星迸濺,火舌高高的竄入了空中,鄧布利多快速的從火舌上取下了第三張羊皮紙。

「霍格沃茲的勇士………..」

所有霍格沃茲學生們的眼神都從羊皮紙轉到了路易斯身上。

「路易斯·潘德拉貢!」鄧布利多略帶高昂的說的。

「是他,是他!」大廳里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在掌聲中還夾雜著霍格沃茲學生們的喊叫聲甚至是口哨聲。

而最得意的當屬斯萊特林了,雖然斯萊特林的學生們沒有像另外三個學院的學生們那麼激動,反而顯得一臉利索當然的樣子。但是他們那微微顫抖的手臂,眼中掩藏不住的笑意都出賣了他們。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霍格沃茲的學生都那麼激動。比如說羅恩,他就一臉陰沉的看著路易斯,就像是路易斯欠了他幾百萬加隆一樣。

路易斯站了起來,嘴角帶著微笑,緩緩的也走入了在教工桌子後面的那扇門。

「太好了!」當喧鬧聲終於平息以後,鄧布利多愉快的說道,「好了,現在我們的三位勇士都選出來了。我知道我完全可以信賴你們,包括布斯巴頓和德姆斯特朗的學生們,你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支持你們所想支持的勇士。而通過你們的支持,也會對這次活動起到巨大的作用………」

鄧布利多突然停止了演講,這還是他第一次在演講的時候主動的停了下來。隨後大家都發現了,到底是什麼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

火焰杯里火焰的顏色又變成了紅色!沒錯,火焰又變成了紅色!在三位勇士都選出來了的情況下,又產生了一位勇士!

不論大家是多麼的懵逼,火焰杯還是仍舊噴出了一張燒焦的羊皮紙。

雖然鄧布利多看上去也呆住了,不過他的反應還是非常的快,他一下子就從空中抓住了那張羊皮紙。

在長時間的寂靜中,鄧布利多等著眼前的羊皮紙,而大廳里的所有人都瞪著鄧布利多。他們非常的好奇,到底是什麼人能打破火焰杯的規則,讓它產生第四位勇士。

只見,鄧布利多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大聲的念道:「哈利·波特。」

哈利一臉你在逗我的表情坐在原地,雖然大廳里所有的人都在盯著他看,但是他仍舊是沒有任何反應。

和其他三位勇士不一樣的是,這次沒有任何的掌聲,沒有任何的歡呼聲,有的只是嗡嗡的討論聲,就像是無數只蜜蜂在空中飛舞著。

這也不能怪大家是這樣的反應。明明三強爭霸賽是選出來三個人,結果現在多出來一個變成四個,這不亂掉才怪呢。 麥格教授在主賓席上站了起來,快速的越過了巴格曼和卡卡洛夫,走到了鄧布利多耳邊急促的低於著,而鄧布利多則皺著眉頭傾聽著麥格教授的話。

「我沒有把自己的名字投進去,你們知道的。」所有的學生都盯著哈利,這讓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學生們也都很茫然的看著哈利,如果不是現在台上的那群教授們看上去也是懵逼的狀態,他們肯定會以為這是一個玩笑。

「哈利·波特!」鄧布利多再次喊道,「請到這來,哈利!」

赫敏輕輕的推了推哈利,隨後哈利像食屍鬼一般的站起了身。他順著格蘭芬多和赫奇帕奇桌子之間的通道走著,而且還因為踩到了長袍邊上而差點摔了一跤。

直到他跌跌撞撞的走到鄧布利多面前的時候,鄧布利多才說道:「好了……去吧,哈利,走進那扇門裡。」

哈利敢肯定鄧布利多現在的心情肯定非常糟糕,他還是頭一次看到鄧布利多露出這麼嚴肅的表情。

不過哈利顯然沒有別的選擇,他只能按照鄧布利多所說的朝著門那邊機械的走動著。就連路過海格的時候,海格都看上去和別人一樣呆愣愣的……………….

雖然大廳里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但是在小房間里的三人顯然不知道外面的人都被驚呆了。路易斯自顧自的坐在沙發上享受著面前壁爐里的火焰,而克魯姆則依靠著壁爐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至於德拉庫爾卻好奇的盯著路易斯看著,她對路易斯能強行破開鄧布利多的年齡界限顯然非常的感興趣。

小房間的門被慢慢的打開了,哈利小心翼翼的走進了房間。

「怎麼了,難道他們需要我們回到禮堂嗎?」芙蓉·德拉庫爾看向了哈利問道。

顯然,她把哈利當做是一個跑腿傳話的人了。

不過哈利卻沒有任何反應,他只是獃獃的站在了門口那邊。

隨後傳來了一陣慌亂的腳步聲,盧多·巴格曼走進了房間。他一進房間就緊緊的抓住了哈利的肩膀,拉著他往前走。

「太離奇了…..簡直太不可思議了」他使勁的拽著哈利的胳膊,看上去自言自語道,「二位先生……..女士,」他走向了壁爐邊,對著路易斯三人說道,「請允許我介紹……….雖然這聽上去很不可思議…………….這是三強爭霸賽的第四位勇士!」

威克多爾·克魯姆站直了身子,仔細的打量著哈利,他那張看不起一切的臉陰沉的盯著哈利。

「這可真是一個有意思的玩笑,巴格曼先生。」芙蓉·德拉庫爾則理了理自己的頭髮,微笑著說道。

「玩笑?」顯然巴格曼有些不解,「不,不,不…….絕對不是!哈利的名字剛才火焰杯里噴出來!」

克魯姆的兩條粗黑的眉毛皺在了一起,死死的盯著哈利。

「很顯然,這肯定是弄錯了!」經過了一瞬的錯愕,芙蓉·德拉庫爾立馬抬起頭高傲的對著巴格曼說道,「他不能參加比賽,這是三強爭霸賽,不是四強爭霸賽!而且,他的年紀也不符合規則!」

「咳……咳…….」路易斯故意的清了清嗓子,「德拉庫爾小姐,你針對哈利沒事………..但是能不能別順帶著帶上我?」

芙蓉·德拉庫爾楞了一下,隨後反應了過來,路易斯的年紀也並沒有滿十七周歲。由於路易斯強行破開鄧布利多的年齡界限傳的太厲害了,導致她下意識的關注點變成了路易斯隱藏著什麼殺手鐧而忽視了他的年紀。

「噢……我不是說你……你知道的…….你是破開了鄧布利多教授的年齡界限….這和他不一樣….」芙蓉·德拉庫爾說道。她一點都不介意路易斯代表霍格沃茲參加比賽,因為路易斯已經用他的實力證明了他有資格參賽。但是這並不代表著隨便一個小毛孩也能參加比賽,這是對她巨大的侮辱。

「不論怎麼樣,他都把自己的名字投了進去,不是嗎?」路易斯隨意的說道。

「……….」芙蓉·德拉庫爾突然發現自己無話可說。

「是啊…….路易斯說的對。」巴格曼贊同的說道,「你們也知道,年齡界限只是今年增加的額外安全措施。就像路易斯所說的,哈利不論使用了什麼手段,畢竟他成功的投票了,並且他的名字從火焰杯中冒了出啦……….我的意思是,既然已經到了這一地步了……….他也就不允許退縮了………..畢竟規則上寫得清清楚楚呢…………」

就在這時候,門又被推開了。路易斯看了一眼那扇可憐的門,也許它從當門開始,就沒有像今天這樣被強行推開過那麼多次吧……

門後面一大群人涌了進來:鄧布利多教授走在最前面,後面跟著克勞奇先生、卡卡洛夫教授、馬克西姆夫人、麥格教授、和斯內普教授。

在麥格教授關上那扇門之前,路易斯都能清楚的聽到大廳里那炸鍋的聲音。

「這是什麼意思,鄧布利多?」馬克西姆夫人就像她的學生一樣,傲慢的朝著鄧布利多問道。

或許可以說,是她的學生向她學的,所以看上去那麼的傲慢。

「我也想知道這一點,鄧布利多。」卡卡洛夫教授說道,他的臉上帶著微笑,但是看上去確實那麼的冰冷,「霍格沃茲有兩位勇士?我不記得有人告訴我,一個學校可以有兩位勇士參賽,難道我漏看了一大段比賽章程?」

「這不可能!霍格沃茲不可能擁有兩位勇士,這是極不公平的!」馬克西姆夫人憤怒的說道。

「在我的印象里,你的那道年齡界限可是能把所有年齡不夠的學生都排除在外的,鄧布利多。」卡卡洛夫冰冷的說道,「可是現在霍格沃茲居然出現了兩個未滿十七歲的勇士………..難道那道所謂的年齡界限其實是可以增加被火焰杯選中幾的幾率?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我肯定會在我們學校里多帶一個未滿十七周歲的候選人來嘗試一下。」

「所以說…….你這是在質疑我嗎,卡卡洛夫?」路易斯那輕佻的聲音傳了出來。

他想要怎麼懟哈利都不關路易斯的事,但是他居然敢連著自己一起說進去?

卡卡洛夫沉默了……他自己也知道,鄧布利多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但是既然事情發生了,他當然要討一個公道,畢竟他的學生還在邊上看著呢。 「你有沒有把自己的名字投入火焰杯?」鄧布利多平心靜氣的問道。

「沒有。」哈利咽了一口口水說道。

鄧布利多皺起了眉頭,顯然,哈利的樣子看上去並不像是在說謊,並且他也沒有理由說謊。

「他肯定在撒謊!」馬克西姆夫人尖聲喊道。

「他不可能越過那道年齡線,這一點我們大家都知道。」麥格教授站了出來。

雖然她平時對自己學院的學生非常的嚴厲,但是這並不就代表著她對自己學院的學生不好。相反,她可是非常的護犢子的。自己學院的學生犯錯了當然得接受相應的懲罰,但是,她決不允許別人隨意的污衊自己的學生!

「肯定是鄧布利多把那條線給弄錯了。」馬克西姆夫人隨意的說道。

「當然,您說的也是一種可能。」鄧布利多很有禮貌的說道。

不得不說,鄧布利多的涵養真的非常的高,又或者說,他知道跟這女人計較沒有任何的結果。

「鄧布利多教授,您的年齡界限沒有一點問題,這一點我以潘德拉貢家族的名譽擔保。」路易斯說道。

如果真的是拿到年齡界限出問題了的話,那路易斯豈不就像一個小丑了?

馬克西姆夫人生氣的看向了路易斯,但是她卻沒有膽子繼續說什麼,因為她知道,如果在路易斯用家族擔保后還出來懷疑的話,她敢肯定,潘德拉貢家族肯定會和她不死不休的。要知道,作為一個古老悠久的家族,最忌諱的就是別人冒犯自己家族的權威了。

當然了,這並不是純粹的家族榮譽感。可以試想一下,如果一個古老的家族被一個弱小的存在挑釁卻不動手的話,別的家族肯定會認為這個家族已經快完蛋了,沒落到連一個弱小的存在都無法解決了。這時候,那群傢伙就會像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拚命的要從這個家族身上要下一塊肉來!

「克勞奇先生……巴格曼先生,你們兩位可是裁判。」這時候卡卡洛夫說道,「你們肯定也認為這件事情是非常不合理的,不是嗎?」

巴格曼的眼珠子轉了轉,然後看向了克勞奇先生,他知道自己這時候沒必要強出頭,不論得罪誰都不合適。

「我們必須遵守章程,章程里明確規定了,凡是名字從火焰杯里出來的人,都必須參加爭霸賽的競爭。」巴格曼先生的語氣顯得很生硬,答案是大家都聽得出他語氣中那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既然這樣的話,我堅持要我的其他學生從新報名。」卡卡洛夫臉上一直掛著的笑容徹底的消失了,並且他的臉色看上去難看及了,「你們必須把火焰杯從新拿出來,我們要不斷的往裡面假名字,直到每個學員都產生兩名勇士。這樣子才公平,鄧布利多!」

很顯然,卡卡羅特一廂情願的認為是鄧布利多做的手腳,目的就是為了讓霍格沃茲取得三強爭霸賽的第一名。不過他也不用他那可憐的腦子想想,鄧布利多真要耍什麼手段,他能看得出來?估計直到被鄧布利多坑死都還幫鄧布利多數錢呢。

「可是我我選哪個這恐怕不行,卡卡洛夫。」巴格曼乾巴巴的說的,「火焰杯才剛剛熄滅……….要等到下一屆的時候,它才會燃起…….」

「下一屆的時候德姆斯特朗不會參加了!」卡卡洛夫大聲的怒吼道,「我們為了這件事討論了那麼久,立下了那麼多的章程!我現在就會帶著我的學生們離開!」

「哦,那請便,記得把門帶上。」路易斯揉了揉耳朵,雖然卡卡洛夫的智商不咋滴,但是他的嗓子還真是挺大的。

卡卡洛夫突然的僵住了,他還等著被大家都勸勸,然後找個機會下台,這樣子既能給自己學生他已經儘力儘力了,又能很有面子。不過現在路易斯的話,讓他非常的尷尬,總不能真的帶著自己的那群學生灰溜溜的回去吧,那也太丟人了。

「這樣子正好又變成了三個人,不是嗎?」路易斯突然拍了拍手,恍然大悟的說道。

卡卡洛夫的臉色漲成了豬肝色,他用力的握著自己的拳頭。

「咳咳…..」鄧布利多故意咳嗽了兩聲,「我想,現在重要的是繼續下去,讓巴格曼給他們講解規則。」

「可是,鄧布利多,要知道……..」馬克西姆夫人不甘心的說道。

「如果您有更好的意見,那麼我願意聽您的。」

說完,鄧布利多等閉上了嘴巴,等馬克西姆夫人說話。但是她卻只是氣呼呼的等著她的眼睛。

巴格曼看著氣氛沉重了下來,於是為了緩解氣氛,說道:「第一個項目是為了考驗你們的膽量……..所以我不準備告訴你們那是什麼。真正的勇士,但與面對任何的挑戰。」

「第一個項目將於十一月二十四日進行,當著其他同學和裁判團的面完成。」

「在完成比賽項目時,勇士不得請求或者接受其他老師的任何幫助。勇士面對第一輪挑戰時,手裡唯一的武器就是自己的魔杖。等完成第一個項目的時候,你們自然會了解下一個項目的情況。由於比賽的要求很高,並且持續的時間非常的長,勇士們就不參加學年考試了。」

路易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之所以要成為霍格沃茲的勇士,就是因為可以不參加考試。要知道,勇士可是很忙的,需要為了學校的榮譽而冒著生命危險想盡辦法贏得比賽。哪怕再優秀的學生都無法在這種情況下認真的學習,所以勇士不需要參加考試是一種慣例了。

「我想就這麼多吧,阿布思?」克勞奇先生問道。

「是的。」鄧布利多說道,他用略帶關切的眼神看著克勞奇先生,「你今晚真的不想留宿霍格沃茲嗎,巴蒂?你的狀態看上去非常的不好。」

「雖然我很想在這裡住一晚,但是我必須得回部里去,阿布思。」克勞奇先生說道,他看上去非常的憔悴,「目前正是非常忙碌非常困難的時候……….我讓年輕的韋瑟比臨時負責……….他的熱情非常的高………..但是說句實話,他的熱情有點高過頭了。」

說完,克勞奇強笑著揮了揮手,然後拖著疲憊的身子離開了小房間。 「卡卡洛夫教授,馬克西姆夫人,一起去喝一杯睡前的飲料如何?」鄧布利多笑眯眯的問道。

然而卡卡洛夫教授和馬克西姆夫人並沒有理睬鄧布利多,他們一句話都沒有說就帶著自己學校的學生離開了。

「哈利、路易斯,我建議你們現在回去睡覺。」鄧布利多微笑著說,他似乎一點都沒打算追究哈利是怎麼把名字投入火焰杯的,「我相信,格蘭芬多和赫奇帕奇的學生們都在等你們回去以後慶祝呢,他們好不容易有了一個理由能大晚上在宿舍里大吵大鬧的,要是我們剝奪了他們的這個機會那就太不應該了,不是嗎?」

說完,他還朝著哈利和路易斯眨了眨眼睛,使得路易斯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路易斯撇了撇嘴,頭也不回的朝著大廳里走去。這種蹩腳的借口也只能騙騙哈利這樣好騙的小孩子了,鄧布利多擺明了是想要和麥格教授還有斯內普討論事情不想讓他們聽見罷了。

而哈利看到路易斯的動作以後,也急忙的跟著路易斯的身後。

「路易斯……….」哈利停下了自己的腳步,猶豫的喊道。

「有什麼事嗎,哈利?」路易斯轉過了頭問道。

「那個……….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現在腦子裡都是一團漿糊……」哈利鬱悶的說道。

雖然他是非常想成為霍格沃茲的勇士,為學校取得三強爭霸賽冠軍的榮譽。但是這就像是每個小孩子都有一個自己的英雄夢一般,只是想想罷了,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最關鍵的是,哈利並不想因為這件事兒讓路易斯誤會他,畢竟雖然路易斯和他認識了那麼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