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成交!」樂天伸出手。

「啪。」

兩個人擊了一下掌。

蘇紫萱鬆了口氣,對方實在太詭異了,明顯不是普通人,和這些傢伙博弈,也許自己對面這個奇葩真的能行?

吃飽了飯,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現在又沒有別的線索,不需要我了吧?」樂天攤了攤手。

「隨叫隨到。」蘇紫萱點點頭。

她上了警車離開了,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安排,樂天還不屬於真正的警察,幫不上忙。

回到了自己的車上,樂天舒服的在上面動來動去。

他索性打燃了車子在路上轉了一圈。

重新將車子停在路邊,樂天下了車坐在路邊看著來來往往的白花花的大腿,他倒是不幻想將來有一雙大腿是屬於自己的,只是看看又沒什麼問題。

一雙白皙的腿停在自己的面前,樂天奇怪的抬頭看了看。

裙子還蠻短的,可是裡面的安全褲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你看什麼呢!」錢小楠哼了一聲。

這傢伙……居然干光明正大的占自己的便宜?

「你穿裙子是對夏天的尊重可你穿安全褲就是對我的不信任!」樂天怒視著錢小楠。

錢小楠還是頭一次聽到這麼奇葩的言論,這貨是哪裡蹦出來的?

樂天站起身,看了看面前這個女人,這女人的身高可真的是和自己有的一拼,腳上一雙小高跟一穿,幾乎和自己不相上下。

「我提醒你啊,你現在不適合穿這麼涼爽的衣服……你現在應該弄一身棉襖穿在身上。」樂天看著錢小楠說道。

「你神經病啊,我大夏天的穿棉襖?」錢小楠瞅了樂天一眼。

「你不冷嗎?」樂天問。

錢小楠眨了眨眼。

「你看看你身上的雞皮疙瘩,還裝什麼好漢?」樂天指了指。

錢小楠看了看自己的胳膊,站在晒晒的陽光下她倒還覺得可以,一站在陰涼的位置她就真的覺得冷了。

「你是怎麼知道我冷的?」錢小楠奇怪的問。

樂天拉著她走到有陽光的地方,錢小楠舒了口氣。

「陰氣入體不冷才怪!」樂天哼了一聲。

「我上次和你說的事你還沒得答應呢!你到底能不能救我?」錢小楠皺眉看著樂天。

「我不是答應了?只是在你沒付錢之前……協議沒有生效罷了。」樂天說道。

錢小楠直接從隨身的包包里拿出了一沓錢。

「五萬!」她說道。

樂天忙不迭的接了過來,他看著手上的錢,忍不住哈哈的笑了兩聲。

「你能不能別這麼土!就像是沒見過錢一樣!」錢小楠無語的說道。

「怎麼了?窮人就沒有生存的權利了?」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他走回自己的車子,將錢放了進去。

「這是你的車?」錢小楠驚訝的看著樂天。

「怎麼了?」樂天反問。

「你到底是窮人還是富人?」

錢小楠上下看了看,這車子沒有幾百萬可是拿不下來的,比自己的賓士還貴的多呢。

「我是窮人!這車也不是我買的,但是目前我有使用權。」樂天解釋道。

錢小楠這才點了點頭。

「上車,我給你看看身體。」樂天說道。

錢小楠謹慎的看著樂天,一動未動。

「幹嘛?雖然你長得有幾分姿色,但是本人賣藝不賣身,你想多了吧……」樂天看著她。

錢小楠這才慢慢的上了車。

樂天仔細的為錢小楠檢查了一下身體,錢小楠就是覺得這傢伙是在占自己的便宜!

「你摸夠了沒有!」她實在忍無可忍了。

「唔……你家住哪啊?」樂天問了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幹嘛?你治病就治病,怎麼……你還想泡我啊?」錢小楠瞪著樂天。

「我當我是開水啊,我想泡誰泡誰?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否則這五萬你拿回去,另請高明吧。」樂天哼了一聲。

這些個女人……真的以為自己有點姿色就是一盤菜了?

自己還就是不想吃這盤菜呢!

錢小楠愣愣的看著樂天,這傢伙……還真是有點別的男人沒有的東西,光是這份古怪的脾氣就能讓絕大部分女人敗退!

「我住在頤和別墅小區!」錢小楠哼了一聲。

「我現在還有點時間,去你家看看。」樂天說道。

錢小楠真的是驚到了,這傢伙真的不想泡自己?難道……這傢伙想強暴自己?

還想在自己的家裡?

這也太囂張了!

「我那個小區保安可是非常多的,而且二十四小時都有巡邏,別墅里有自動報警系統……」錢小楠慢慢的說道。

樂天奇怪的看著她。

「你告訴我這些做什麼?」

「我只是提醒你……我住的地方是有錢人的聚集地,所以各種安保措施非常的嚴密!」錢小楠看著樂天。

「哦。」樂天點點頭。

錢小楠眨了眨眼,自己說了半天,這傢伙一個「哦」字就把自己打發了? 九為復仇而離開組織,然後遇見了銘音。九那時身負重傷,需要別人照顧,所以她選擇暫時留在銘音身旁,靜待傷愈。不過,平靜的日子沒能持續太久,組織找上門來,欲清除背叛了阻止的九。九雖然擊敗了組織的追兵,可她的身體卻崩潰了,若不及時得到專業的救治,她必將絕命於此。

不過,九命不該絕,一位「過路」賢者救了她,並帶她和銘音一同前往歸德殿—所有賢者心中的聖地,也是大賢者工作與歇息之所。只有精神境界極高之人才有資格進入歸德殿,每個能進入歸德殿之人,都是大賢者的替補。若大賢者遭遇意外,他們任何一人都能接下大賢者的職位,扛起光明世界的旗幟。

這天,身受重傷的九在日光的沐浴下睜開了眼,而銘音正坐在她床邊。

「銘音…我還活著?」

「九姐姐看我像鬼嗎?」

當銘音見九醒來后,她想哭,想抱住九,可銘音沒這麼做。畢竟九剛醒,銘音不想讓自己的眼淚影響九的心情,她也不想讓自己的擁抱刺痛九身上的傷口。

「像啊…若銘音一直叫我九姐姐…那銘音就是一個不懂事的小鬼…」

銘音的俏皮話逗笑了九,她笑著搖搖頭,以最輕的力道拍了拍銘音的手。

九在和銘音寒暄了幾句后,她的目光就落在身旁的另一個男人身上。

「你是…賢者?」

「不錯,但你沒必要用那種眼光看我,你我現在並非對立。」

「不…這是哪裡…是否足夠隱蔽…」

「不用擔心,這裡是我們的腹地,組織還沒膽在這裡挑起事端。」

「你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很多,但現在不宜談論那些,你先養傷。」

賢者說著,瞥了銘音一眼。九明白了賢者不想在銘音面前說太多,於是她也就沒多問。

「只是互相利用罷了…」

九明白賢者的意思,她同樣也不想讓銘音知道太多,便小聲吐槽了一句,打算就此結束和賢者的對話。

「你這麼認為就錯了,」

賢者欲言又止,最終放棄根九繼續解釋。

「…你終究會明白,可惜不是現在。安心養傷,別想太多。」

「能告訴我你的名字或代號嗎…」

九見賢者準備離開,於是就問起賢者的名字,她不想在這場對話中一無所獲。

「這不重要,因為我並不負責照顧你。」

「那你為什麼還會站在這裡…」

「我只是想確認沒救錯人罷了。」

賢者說罷,揮手離去,房間里只剩下一頭霧水的九以及一臉傷感的銘音。

銘音不關心九和賢者的聊天內容,她知道,她無法也無力插手九的過去。

「賢者是德高之人,有他們的幫助,九姐姐的傷想必很快就能痊癒。」

銘音走到她原本站立之處,倒了杯水,送到九嘴前。

「我…還是信不過那些傢伙…」

九抿了幾口水,示意自己不渴,然後環顧起四周來。

「這間屋沒有窗子…銘音你能描述下我們屋外的環境嗎…?」

「我們身處一棟環形建築里,我們所在的房間,就是這棟建築的正中心。我們雖然被賢者保護,卻也被他們隔離。」 樂天看了看時間。

「走吧,我晚上還有事!只能給你三個小時的時間。」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的車。

「開你的還是開我的?」她問。

「廢話!給你治病還要燒我的油……你想美事呢!」樂天哼了一聲。

錢小楠真的是無語,一個開得起幾百萬豪車的傢伙為了一點油和自己計較?這貨估計真的是一個吝嗇鬼轉世!

上了錢小楠的車,錢小楠非常彆扭的開著車離開了。

「喂!我說你能不能安分點?這是我的車!你翻來翻去是什麼意思?」

錢小楠看著樂天手裡從自己車裡翻出來的衛生巾,實在忍不住開口了。

樂天看了看手中的七度空間,扔到了一邊。

「我檢查一下不行嗎?我在為你查找病因!你不好好開車磨嘰什麼?」他沒好氣的說道。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為人治病的!你不問我的病情,也不仔細檢查我的身體,第一次你搶了我的項鏈我就不說什麼了,現在你又翻我的車……你老實說,我去我家裡是不是也想偷東西?」錢小楠瞪著樂天。

「我偷你個大頭鬼!你有什麼好偷的?」樂天反駁了一句。

他突然面色一變,一把搶過錢小楠的方向盤,錢小楠下意識的用力往回一拉,車子突然劇烈的扭動了一下。

一輛黑色轎車猛地和錢小楠的車錯了過去,差一點撞上。

「你瘋啦!開車不好好看路,你想去見閻王爺?」樂天吼道。

錢小楠馬上回過神,她雙手死死地抓住方向盤,將車子的扭動控制住了。

樂天長長的鬆了口氣,放開了方向盤。

「你有病啊!突然搶我的方向盤做什麼?」錢小楠倒是先發制人了。

「你能不能好好開車?我還不想死。」樂天很嚴肅的看著錢小楠。

錢小楠這才不說話了。

車子開進了一個高檔的別墅小區,門衛仔細的檢查了錢小楠的門卡,這才放行。

「看到了吧?這個小區的安保可是很嚴密的。」錢小楠警告道。

她其實有自動開門的控制器,但是她沒用,就是想讓旁邊這傢伙注意點。

樂天翻了個白眼。

車子最終停在一棟別墅的門口。

兩個人下了車,錢小楠打開了別墅的大門,樂天四下看了看。

「嘖嘖嘖……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啊,你一個人住?」樂天問。

「我不喜歡人多。」錢小楠哼了一聲。

她走進去。

樂天跟在他身後,他的眼睛四下看著。

錢小楠越來越覺得自己是引狼入室,這個傢伙的眼神賊兮兮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她偷偷地拿出手機,提前按出了110三個數字。

走進別墅,樂天就愣住了。

豪華!

大氣!

乾淨整潔!

高檔的傢具和精緻的裝修讓人眼前一亮。

「進來吧,拖鞋在門旁邊。」錢小楠哼了一聲。

樂天看了看,換了鞋子。

錢小楠突然嗅了嗅鼻子,她面色大變的看著樂天。

「你……」她有點噁心。

「怎麼了?這是男子漢的味道!哪個男人沒有一點腳臭?」樂天倒是無所謂。

「你惡不噁心!洗腳去!」錢小楠吼道。

她真是倒了霉了,上了這個傢伙的當!

樂天看了看自己破了兩個窟窿的襪子,轉身去了旁邊的衛生間,洗好了腳走了出來。

「我要不要洗洗屁股?」他看著錢小楠。

「什麼?」錢小楠一愣。

「我一會可能會坐你的沙發和你的床,我要不要提前洗洗屁股?」樂天重複。

錢小楠吸了口氣,這傢伙是老天爺轉門派來噁心她的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