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東鼎娛樂這是公然向費弘宣戰啊!就東鼎這能力,假的也能說成真的吧。】

【我期待着,期待你們怎麼用權勢欺壓別人。】

秦若夭轉發東鼎娛樂微博,並配文案:涅槃重生已經開始。

新的微博就是秦若夭轉發的一條評論:#我期待着,期待你們怎麼用權勢欺壓別人#看戲的記得備好瓜子水果,這將會是一個精彩的極限運動。

【哈哈哈!極限運動?!這形容絕了!是蹦極嗎?】

【@費弘 快來看看,看你怎麼說。】

【秦若夭你別太過分!哥哥都公開說原諒你了,你還在這歪曲事實。】

【臭不要臉的賤人!黑的還能被你說成白的?期待看你打臉的時候!】

寧浛:大爺,都說了要把圍脖給我了!

秦若夭評論寧浛:哦。

【哦的意思是,我知道了,就是不給!哈哈哈!】


秦若夭評論:說得真對!

寧浛回覆秦若夭:當心被暗殺。

秦若夭回覆寧浛:我這麼厲害,能暗殺我的人還沒出生呢!

寧浛回覆秦若夭:去你的。

【秦若夭的評論區太精彩了,這倆是齊心協力內涵費弘吧。】

【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拍檔啊,想當初寧浛下場懟影后黑粉的時候是Really耿直呢,感覺秦若夭比她更耿直。】

【這是沒情商,不叫耿直,費弘都公開原諒她了,她這麼做不是打人家臉嗎?】

【打渣男臉算個屁?】

這條恰好說中了費弘屬性的評論被淹沒在評論區中。

秦若夭與公司公開向費弘宣戰,點燃了吃瓜羣衆的激情,更點燃了費弘粉絲的怒火。

157一直在秦若夭粉絲羣中穩定粉絲,沒有一個人下場,就連黑粉都很少插一腳。

除了不太瞭解娛樂圈內部情況的少數黑子在湊熱鬧之外,職黑們都沒有發聲。

他們還處在震驚與恐慌之中。

東鼎娛樂居然與秦若夭簽了SS級簽約?!

東鼎娛樂居然這麼支持秦若夭?!

其中定有貓膩!

他們不會已經被東鼎娛樂盯上了吧?! 東鼎娛樂股價下跌!

秦若夭簽約東鼎娛樂的事情並未這麼簡單的過去,因爲與黑料滿滿的藝人簽了SS級約而導致東鼎娛樂股價下跌。

這可是讓費弘粉絲及秦若夭黑粉們興高采烈的大好事!

【我就說了吧,老天爺也是長了眼珠子的,誰還誰壞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東鼎就這樣了,跌吧,繼續跌。】

【東鼎娛樂倒閉了!】

【@秦若夭 求求你還是滾吧,我家冰悠還在東鼎呢,求求你放過東鼎好嗎?】

這件事引起其他東鼎娛樂藝人粉絲的不滿。

一個什麼代表作品都沒有的十八線藝人哪來的資格籤SS級約?東鼎旗下拿獎拿到手軟的一線藝人都才S級呢!

秦若夭憑什麼?

不僅他們的粉絲在抗議,藝人都直接找到了季玉楓那裏。

第一個來的就是已經獲得視後榮譽的韓冰悠。

“有事?坐吧。”季玉楓剛剛召開股東大會,明確表示不會更改決定,並且趁機將公司蛀蟲除了去。

現在領導層個個都變得十分乖巧。

而並不知道這件事的韓冰悠來了,想憑藉自己剛得到的視後獎盃從秦若夭這件事情中獲取利益。

但她有些自以爲是了。


公司領導層都沒能得到好處,反而被削了一層皮,她以爲她又能得到什麼?

“季董,我聽說公司最近簽了一位沒有任何代表作的新人,不知道能否見見?”韓冰悠維持着良好的禮儀。

“她現在忙,暫時沒時間,公司年會能見上,到時候幫你介紹吧。”季玉楓頭也沒擡地說。

韓冰悠並沒能從季玉楓的話中讀到有用的信息,便直接開門見山:“季董,現在公司因爲秦若夭利益受損,連我們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粉絲後援會——”

“粉絲怎麼了?不是都佈置了任務由經紀團隊去處理嗎?”季玉楓打斷韓冰悠的話。

這話再說下去,就變成了是對他這個BOSS的威脅了。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季玉楓擡頭問道。

韓冰悠還是第一次見季玉楓主動提起一個話題,於是也認真起來。

“每一次選擇,都是一場賭博。賭博有輸也有贏,只要利大於弊,那就賭對了。”

“季董的意思是,簽約秦若夭雖然冒險,但一定是對的?!”韓冰悠的語氣帶着不可思議。

對?

一個渾身都是黑料,一無是處的藝人簽了有什麼對的?

季玉楓是事業進入瓶頸期了?

居然指望一個黑料藝人來給他帶來利益?

那現在是怎麼回事?股價下跌,粉絲對公司不信任,開始鬧事,這樣下去該怎麼辦?

他到底有沒有把其他藝人放在眼裏?

季玉楓的做法確實很冒險,簽約並不是最冒險的地方,而是將這件事公之於衆。

這麼做,不管是對公司,還是對秦若夭都非常不利。

雖然吧,秦若夭喜歡做些“極限運動”,但這次的做法實在是太過冒險了。

“嗡嗡”

就在韓冰悠思索着怎麼組織語言勸季玉楓時,秦若夭的電話來了。

季玉楓沉着臉接聽電話:“說。”

“試鏡成功。”

這四個字纔是他想要的答案。

季玉楓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本就俊朗剛毅的容貌因這笑意而變得更加親切溫和,讓韓冰悠有一瞬的恍惚。

“哦,我看你股價跌了點,我就買了點散股,也不多,就百分之二而已。”

“……”

秦若夭還真是喜歡“極限運動”啊!

“你就不能一次性把話說完?一點散股而已,你想做什麼?”季玉楓幾乎是咬着後槽牙把話說完的。

“沒什麼,就看公司前景不錯,錢生錢嘛,BOSS不會都不允許旗下藝人賺點私房錢吧。”

“你TND是想用這點錢生出來的錢再來買我的股份!”

“季董?怎麼了?”韓冰悠聽到季玉楓爆粗口罵了出來,尤其是最後的“股份”二字,頓時驚了。

季玉楓被秦若夭氣得都忘了韓冰悠還在這裏,登時怒氣也沒有收斂,直接怒道:“你怎麼還在這裏?這裏沒你的事了,趕緊出去。”

“季董,那秦若夭的事呢?她真的不適合公司……”

“你是董事長還是我是董事長?你以爲你出面就能決定公司的決策?那你還當什麼藝人?我這個位置給你?”

早就聽說過季玉楓脾氣暴,發起火來很嚇人。

但韓冰悠從未見過季玉楓發火的樣子,每次見面只是感覺他冷冰冰的,也有細心的一面。

此時季玉楓一發火,那渾身散發出來的威懾讓經常與氣勢強悍的老戲骨對戲的韓冰悠都招架不住。

這就是他們都害怕的季董!

韓冰悠握了握拳,穩住自己因懼意而狂跳不止的心臟,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爭取在季董面前有個更好的表現。

“季董,抱歉……”

“不用抱歉,滾就行了!”不等韓冰悠起身,季玉楓直接叫助理,“把人帶出去!”

助理打開門,笑容標準地對韓冰悠說:“韓小姐,請。”

韓冰悠努力控制住發軟的腿,由助理領着離開了董事長辦公室。

走出辦公室,就聽到有工作人員高興的聲音,“秦若夭居然通過了蒲順導演《守望》的試鏡!”

“真的?”

“當然是真的!蒲順導演親自打來的電話,要求咱們公司配合宣傳呢!還誇了秦若夭!真是太長臉了!”

“我的天啊!難怪季董敢簽約秦若夭,她居然是我們公司第一個成功試鏡通過蒲順導演電影的藝人!”

“咱們公司的股價有救了!”

助理們抱作一團開心地蹦蹦跳跳。

而這個消息對韓冰悠來說猶如晴天霹靂!

居然通過了《守望》的試鏡!

居然得到了蒲順的賞識!

蒲順是誰?

曾是國家一級演員,改行做了導演之後就一直專心與文藝片的拍攝和研究,從七年前開始拍攝的第一部作品,到現在一共三部作品。

僅僅三部作品,就讓他封神!

國內各項大獎連續三屆,憑藉這三部作品獲得大滿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