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傳。

天使睜開了眼睛,我不是一個傳,所有的傳都是過的,我還在現在里,我還在打著字,還在掙扎,還在公司里,還在méiyou驕傲里,還在ziyou的空白里,還在等待shijiān離開公司回家,帶我回家吧!帶上我!(未完待續……)

ps:傲世最後一戰!票!加油!快樂!傲世九重天小說作者:風凌天下

本文轉載自網路原創門戶起點:

精彩推薦: 一天一天過去,球球不斷參與破關的隊伍,終於有越來越多的玩家都說最強的魔法師是球球。球球跟隨的隊伍都在創造新記錄,由於球球專練大範圍群體攻擊之招術,導致球球pk能力不是頂強的,但絕對是破關最快的主攻手。

絲路遊戲可以一人天下無敵,打遍天下無敵手,一人跟所有人打都可以贏。但戰魂就沒辦法了,一個人再強,也強不過幾個人合攻的。

遊戲入迷或沉迷在裡面,是會產生感情的,尤其是友情滋生,有同甘共苦過的滋味!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一年後球球與友人一起創造了最強塔關的記錄后,韓國的玩家又不相信了,指名要來個越洋比賽,然而球球懶得理他們了,他沒興趣了,離開遊戲世界了,與絲路一樣,他把所有裝備都送朋友了。

野霸王曾想若能有多個分身就好了,若有就可以有一個自己繼續打下去,當做一場修心之旅吧!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那是因為無知的人在鬧場的,但鬧場的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是破壞份子。

野霸王過著白天上班,晚上風花雪月的日子,有一幕畫面讓野霸王印象頗深的,在酒店喝酒有女孩陪伴,友人立軍不喝酒只喝茶,單身的他完全不碰女孩子,然而他是很大方的一個人,精明又固執。

野霸王都把陪喝酒的女孩子當作哥兒們,後來她們好些個都成為野霸王當時的朋友,當時的野霸王思想開放,行為保守,常開車載她們上課又上班的。有個住桃園的女孩叫小可,還要野霸王在她的父母親面前扮男友,野霸王的氣質跟名字是完全相反的。野霸王是安靜斯文的,如此,小可的父母親覺得有野霸王這樣的男友也安心多了..。

後來野霸王把所有錢花光了,車子也送人了,**都不去了,從此過著平凡的上班族,城市裡的小老百姓。偶爾看看書,聽聽音樂,偶然旅個游。日子又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野霸王又累積一些錢,感覺從未對世界有善意過,於是捐錢給沒錢的人,野霸王從不覺得自己是好人,但絕對不是壞人。因為他完全沒興趣做壞事。然而不做壞事不表示一路風調雨順的,野霸王在工作上也曾經遭受司法的莫名其妙的冤枉及陷害,而害人的單位並不明白他們的所做所為多麼可恥的。

野霸王一開始非常不爽及憤怒,憑一生光明磊落怎麼會被一個號稱民之主自之由的小島國的司法給害到了呢?仔細推敲了一下,野霸王明白了是思想的幼稚及貪婪自私的原因造成的,加害人當然完全不知道自己害人了,即使知道也不以為意。以為那沒什麼。

越看越多的好笑可笑之人事物后,野霸王的意識消散了,yu辯已忘言,大道無法與之。野霸王修心修到宛如聖止息了,也從聖而去了。

從聖而去的野霸王最終意識回到筆者龍吟月的內心世界去,告別那一段遊戲時代及酒歌昇華,著墨的很少。意思到了就好。

從沒聽過有人可以捐款捐到自己負債大又大,捐到父母親不信任自己的兒子。捐到抓狂的態勢生命,追求自己的道,而每一道,都不是容易的,容易的不是道。

此道非彼道,此心非彼心,此天非彼天,此意非彼意,此人非彼人,最後,此情非彼情。野霸之曲、也罷之曲,也罷了,不過如此的思想、不過如此的生命,不過如此的存在,不過如此的感情,不過如此的學問,不過如此的筆者,最後,微笑勇敢。



一個人看著文字,抽抽煙,喝喝茶,藉之話語文字,吐個裊裊牢sāo語之,許是無病呻吟,許是為了那大神之光五百章..電視不知那個播報員很吵,關電視。

習慣一個人了,習慣夜晚安靜著,硬撐不睡,只因為太喜愛深夜,不管明天工作必須與客戶談事兒,隨風吹拂吧!心中自有山水藍天海為伍,當然還有此刻的寧靜之夜,唷!我聽見窗外飄雨聲了。

凡人之軀體,人世紛紜中,暫忘七情六慾的覺,忘萬般柔腸寸寸,忘內在外的時間如疾行的雨及風,忘記思念,忘我?

空靈及蕭瑟,逆字小游旅,我在一個地方等讀者,即使終究我是叛天的孤旅者,彼此同樣擁有心跳與呼喚希望,希望如何如何..

友人風凌天下寫的要在這個月十月爭月票榜第一,最後一次的爭,碰上的新書上場,這一戰預估是敗!

若父母不限制我的資產,倒是贏定了,或者做一下璧,做璧必贏的,但有些人不屑,有些人可以,都是ziyou,不討論是非。

一道飄然的感覺在跳動空間的氣息,要記住心靈裡的熱情速度,別說不值得如浮雲,如此無知的話,無意義,從來沒有一刻,能夠讓我有怨有悔,聽天地的笑語,那才是最大的心靈成就之一。

深夜的與白天的對立著,呵呵!偶爾月與日同時存在。練習打中文字知道嗎?還以為在寫心情或日記那就錯了,於是輕易看穿的文字,知道沒有雨的心思,有些季節不容易欣賞好,適逢其會,感動感覺只在剎那,過去的都是飄飄移移..。

想安靜的有好多時間,在安靜的島湖嶼,柳樹下,忘記所有,喜悅快樂不曾忘記,岸邊的舟上掉了一枝柳,湖面吹走的是徐風。

都一直以為是跟著過國慶呢!都忘了真的要上班,同時活在三個世界的我,也不錯吧!當,層層迭迭圍繞的..

無邊的邊,沒有盡頭的天,小心點,萬丈虛空,別掉輕心,一盞星燈一抹雨流星,閃跳的只是意識,東奔西波的yin光蟲兒,我把宇宙琴弦悠悠蕩蕩的音質橫跨三度去,棄在柔腸寸斷的塵灰裡,不了解的那個讀人存在否?

彼此緩緩浮遊而過,鎖眉的是你,如妖蝶的狐媚,嫣然一笑的妳,如神的雪,不是天使,在恍然又恍如隔世的不歸路的無息無聲的離境中,泛黃的時光不斷眨著,誰等結局終究成了空?那雙獨自張揚而去的羽翼,獨自美麗,純白的妳振盪起鬼魅的黑色翅翼,妳與她同體,一道急電劃過,天青!煙起!毫無蹤影,落地成雨。



風,吹過那一條冷冷的,長街。靜電的髮絲飛揚在běi精衚衕的,窄巷。看不見的心跳聲!碰碰..

阿姆激昂的歌曲在機上被耳朵吸著,前方的距離很短,兩三步的短,跨過去卻似遙遙無期的遠,什麼樣的心情是如此雀躍又如此傷感,誰的聲音輕柔款款被誰記住?

可以振翅高飛迎風這樣的心情,可以低低的呢旋喃喃撫心自語。

běi精不是印象中美的城,然而因為尤其在乾冷的一月季節最後彷彿回到最單純的戀愛季節,長長的大街寬寬的馬路一棟又一棟的現代高樓穿插古舊的建築,那不止息的車陣與人流意外的思念就此而起,比秋涼還痛快的滋味酸酸甜甜。

賣場的喧嘩,帽子伊人嬌美無比動人,拉不住的視線如一首雋詠的驚嘆調,烙印空氣裡的每一個飄動的悸與愫,蕩漾迴旋纏繞!

… 倒流的歲月是思念者的ziyou,這不成的回憶每一個過去的調,如奔流的譜,亂葬崗的譜,自我慰藉在不知不覺被奪走一切。

打開情緒聖經,翻開第一頁,上頭抒寫著閒來悠悠無所事於世,逍遙無拘又瀟灑豁達,不問世事今朝有茶今朝喝,暢快的簡單的如此的生活,然而不進則退。

情緒聖經,第二頁,雜亂競爭的世界,失敗整個撲面而來,來的好,逃不了。

情緒聖經,第三頁,有一種思念如海深邃,時間會摧毀所有的思念,時間會淡化強烈如火的思念,時間的最後都變成剎那間的思念之風。

情緒聖經,第四頁,思念產生寂寞,理解寂寞如白色的月彎彎,泛黃正在沉浮。

情緒聖經,第五頁,埋伏幸福,孤獨忙碌,刻苦頑固,倉促吞吐,故事岔路,命運刻骨,在乎不出,不住篇幅,演出結束,落幕後是虛無,義無反顧。

情緒聖經,第六頁,與戰魂結識的朋友,他的名字叫雨天,一起遊逛在宜蘭及花東的山水之間,暢快的心情,他說他來想成為最強的魔法師,但我玩的那隻名叫球球魔法師的人物實在太強了,他無法企及,於是他改玩神射手的職業,這樣他才有機會成為神射手第一。

昨晚陪戰魂的小雨在chun天酒店喝酒,喝的很暢快,只是後來頭痛yu裂!哎呀!真是活該,希望以後別喝酒了。午後與菱聊房子,順道逛美麗華百貨。

情緒聖經,第七頁,蒼古宇宙,人類真是笨蛋無聊。

情緒聖經。第八頁,風穿耳朵過,有點秋冷,感到時間吹熄飛揚的夢,天地無情客。

情緒聖經,第九頁,丟掉憂傷在角落,一片寧靜,告訴自己要對世界哈哈大笑。

情緒聖經。第十頁,飆高震盪狂奔的靈魂,平穩的平凡喜悅,握在掌中的溫馨,沒有百合。沒有玫瑰,沒有紫羅蘭,沒有甜美稻香,沒有綠油油藍藍天空的一天一天。

情緒聖經,第十一頁,不用抬頭看星也很美,美在心中。沉醉在一種不存在的境界,不存在的心情心境,不用存在的感覺!好好的滋味!忘道。

情緒聖經,第十二頁。自己就是道了,道是我,我是道,由道入情。極情極心,所yu字如流水、花落、葉飛旋轉、湖盈盈。自然的,這是道。

情緒聖經,第十三頁,得道者無敵,若不是無敵更恭喜,還有破道的ziyou空間,聚散依依,柳楊萍水,見空愁幽,愛自天來,不見禪宗,得道忘道,醉人吟月。

情緒聖經,第十四頁,沒有吵雜的街,睡的很安穩,不想出門。

情緒聖經,第十五頁,多想?有多想?當只能埋藏心底,沉澱成殿,終成一座思念之殿,不斷壯大,偉大思念殿,磅礡輝煌在右眼前。對比下是凄涼幽暗的另一座毀滅之殿,萬象深邈的左眼前,猶如隱藏在千年吹不散濃霧裡的思念失魂之殿,兩殿互相爭芒!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思念太過,人必蒼老!

情緒聖經,第十六頁,渾渾噩噩聽見窗外雨聲又渾渾噩噩中睡去。

情緒聖經,第十七頁,回憶一旦重複就找不到前路,忘了來時路,記憶停在最美的重複,直到未來遇到更美的,否則永遠停住在這個回憶裡。心停在那裡,那裡是妳,最美的回憶竟然是妳,可見過去我有多凄離,也許那就是此生最好的日子,因為那曾經是我最嚮往的,就是那種感覺,那種悠遊的滋味會不斷的記住,告誡自己,美是飄散的,是妳的,是我遇見過的最不捨得的,我是逍遙王,幾乎忘記我也是幽鬱帝,妳是我的幽鬱,最美的幽鬱。

有時候,凝視一個相同的地方,或凝視同一個方向,或者只是看著三三兩兩甚至是一群人走過,你視而不見,因為心思不在這,心在那裡?只有自己知道,也許都不在,也許都不在你自己也不知道。

把思緒拉回現實裡才稍稍注意熟悉的地方,那方向,那陌生的路人甲乙丙丁很快的必須忙它事去了,很快的隨著時間的走遠,沒什麼的淡忘這沒什麼的一切。

經常是從某個人住進心裡后,身與心發生一些微微的改變,雖然這對於生活裡的變化不大,也許看不出來,尤其不是很瞭解自己的人根就不知道自己改變了一些改變。

有時候打了字被斷掉情緒,接了幾通客戶的電話,即使是很簡單的思緒被打斷了,然而心情已經被改變了,字上的語氣或話題也變了。比如這則言語就不再是消失前原想說的那段言語。

想說不能強迫自己寫別人喜歡的,很難去寫別人喜歡的,容易寫自己喜歡寫的,一個人很ziyou吧!我勇敢的追著,都別拉我,都別擋我,誰都不能,因為我是真正ziyou的人,如同我也很容易的去喜歡一個人或一個女人,誰也無法強迫這種ziyou及這種感覺。

其實那才並不是傻,做自己喜歡的事,有時間就做,找機會做,那才是真正的喜歡。

看那白色的月光,在飄浮的時光,在不起眼的角落,在歲月的風被隔擋在斑駁的壁牆外,誰,穿梭在兵敗如山倒的兵荒馬亂的網時代裡,沒有眾多讀者的天地裡,依然瀟灑的寫著,即使只剩冰涼,只留一絲感傷,傷感並不是為了沒讀者,而是一個人寫的也很快樂,快樂而傷感著。

昨天「維果的戰爭」說他的均訂比我高了,那是一個好的開始今天我看到了的五萬打賞,會員暫榜第一名書的作者打賞一萬以及掛名書第十名盟主,想起實際上才是書第一盟主的,這是生活,這是一個世界,樂在其中。

飛過天際線,忘了這世界,毀滅空間沒有明天,抖落綠葉,聽風聲,不必在意那不回來的觸動,任憑無所不在的想念成空,不屬於我,遠遠距離的,遠遠消失的。

孤單中帶著滿懷的堅強,習慣與ziyou做感傷,與玄幻影子換身,那就不需要任何的悠傷,過去現在未來只要現在優先。沒有陷阱,沒有冒險,沒有圖騰的半生簡單或華麗。

活下來不必對誰交待,愛情要看開不然請滾開,快樂是好事請堅持,不必諷刺不安穩不必不服,控制思念的層次,最好控制不住,就不再禁制月裡的情愫,該來的總是要來,真實只是兩字,愛看大海,誰說很無智或無聊,隨意想像天邊的美妙,那是戀人的美光,尋找永恆的讚耀!就是自己存在的真愛。

未到深處的情,不降臨的喚雲筆法,來個情緒筆法,不夠想妳就不能夠原諒自己,儘管妳不想我,自己與自己瞎扯,網路上的字永不凋零的花字,難忘生長在心田的花,也許難免無力的牽掛,未到深處的情非常的掙扎!不怕風吹雨打是趕快躲在屋簷下,心裡的花沒有變成火花,隨時光迎送!

(硬是睡到午後才出門,忙碌是瞎忙。現在是打字打到脖子酸,姿勢錯誤,還是想起越來越無趣的房地產工作,算了,順水推舟吧!和尚就敲鐘。) běi精之所以讓筆者印象深刻,當然不是景及其它原因,而是好比曾經嚮往跟一個ziji覺得挺不錯的佳麗一起遊逛著,第一次實現時,就永遠記住了,自然這個difāng在心裡排的很高很高。

攝影在星巴克咖啡館前,不同的是她的微笑,在冰宮和冰葫蘆的畫面,交織成如夢似幻的現實場景。

běi精雄偉的紫禁城抵不過寒冷的風襲,抖瑟在人群和微陽裡,嗜煙如命的共族,**前的快吸,停住在剎那間,瞬成永恆,筆者的永恆」「小章節。

看金面王朝的表演的確是非常精彩,留眷的卻是身旁淡淡的香味。頤和園的迴廊及樹影,景緻敵不過仍然是微笑的臉龐。

天壇的祈天或祭天yidiǎn都不重要,天姿絕色就在筆者的眼前,她是那麼迷人。798藝術特區廣場,一段迷糊的路途,可見是相同的笨,慢郎中伴遊急驚風,凍掉的,溫熱咖啡,與即將赴紐約的旅人寒暄!

夜市的qiguài食物,木杯與碗杯的好笑,鳥巢前的冰湖擺影,長城前的弄姿快樂的時光就是那麼快,快的如短短的夢,泡沫般的跳躍心情,不願記太多,剛剛好就好,偶爾重複一下就好。

每一個時刻多想多留住一些,這樣的情緒真好,實在好。不愛běi精,不愛,不愛,不愛,不愛běi精,不愛,不,不愛;愛,愛的是gǎnjiào,還有中的她。筆者第七部情書艷陽爆的女主角,曾經與筆者遊逛běi精

就這樣落入ziji的圈柩裡。融合ziji卻又與ziji分別,大概因為是情與命運的難解難測,到底要跟從那一個ziji有困惑,ziji也猜不到,預判也不對,這抒寫之事影響的有kěnéng催化ziji的性格,也有kěnéng吹倒ziji的所有意識。沒關係無所謂不重要,在宇宙面前,是沙都不如。

shijiān在發獃,瞪著它。凍住。只有寫在凝望電腦上,穿過電腦,穿過空和無,最後醒了。只聽敲字的聲音。還有一台嘎咖作響的電風扇。

終究要出發的。如宇宙沙不如的道,似幻似真如凄如夢,寫了不存在的悲傷。導致真的悲傷時真假難辨,那是被文字冤枉了的gǎnjiào,連串的舞字之組曲,若不是她的妖撩身段幻動幻影著,shijiè也méiyou那麼的刺眼,貌似誘惑了一顆松樹上的葉,然後飄墜下的落葉,落葉自以為精采,在秋天,很自我的天。

幻想曲在shijiè小市民沉默中發酵,被幻想冷落的優美纖細的腿,凜美的眼睛茁茁捕捉非常好看的情人五官,開心的心痛是極端正常的消息很難擁有看不見的情人,沒錯的是成長是幻滅的結束,留在家裡的大力揮揮,聽空空洞洞的潮襲,一波接一波如浪浪回的夜長作息,速度超出想像中的感動,難過的是筆者很不懂,不懂為什麼生命不斷流逝。

呼嘯!那種生命雲霄車被拋飛的滋味,帶離地面,彷彿離地球的遊戲,穿梭在不後悔的無牽無掛或牽掛裡,聽方法有千百種,忘記那個不曾屬於筆者的她,記得也沒關係無所謂很平常。

來了讀者,握個。白天看著辛苦,也許可以稱作辛苦的一票貪婪的群,群聚在擁擠的城裡嚎聚又嚎叫,旁觀者或不世者的眼睛méiyou陳情書可上鑒,不希望夜晚裡的夢中歌聲是心碎的很好聽,分不清那裡的生命之風吹的漠不關心,讀者怎麼都不聽,聽不進啦啦啦啦啦的歌聲。

溫柔著的髮,渴望被撫著。

敲擊著一聲又一聲髮絲琴鍵,沉沉柔柔的,搖晃的流聲,充其量的意識濃濃安慰,舉杯,妳的姿影完美的在奔旋的午夜音樂中沉醉,多想麻醉的挽留,多想多點相聚的溫柔,吻到最後渾身都煙味,繼續,未來的繼續,因為思念在分開的shihou開始蔓延,喔!在méiyou人的街燈下起舞。

猶如花開必須凋謝,看透就是結了果,在méiyou風花雪夜的今夜裡,那個毫無詩意的筆者,墜落在風化千年的黃沙土裡,破開黃土,奔出一個骷髏駕著骷髏馬,骷髏天馬,骷髏的天空。

與正常的shijiè隔離,或是與你們的shijiè隔離,讓ziji的腦海只留下妳,只有在這裡才能與妳在一起,忘記今天的一切,所有煩惱通通消失在九霄雲外,讓呼吸全部是妳的香甜,這樣子的語妳獨處時才是最快樂的時光,爆嘯的瀟灑,咆哮的山盟海誓。

是否窗外早yi精méiyou鳥語花香,早yi精méiyou妳,只有熟悉的煙雪茄味,從那一天以後漸漸的屬於我的故事yi精結束,濁紅色的傷色在藍天飛翔著,看見一道透明的微笑,原來那個微笑是妳的臉,那麼,悲傷天使的面孔成為了我的,而筆者卻把我寫成了悲傷之魔。

我以為我可以看懂筆者在些什麼,我不太懂筆者究竟要干什麼,我比讀者倒楣,讀者可以不看走人,非常ziyou。我卻被強迫的一定要跟著筆者的思路走,走這趟虛無的意識天馬行空之旅,到底誰誘拐了誰?

如此美麗的忘懷,ziji的ziji,猶如故事沒頭沒尾,思緒經常是空無,偶爾音樂,哲學,宇宙,女人,工作,偶然是電影,地球人族,旅遊,玩樂,回憶

可以一邊非常喜歡妳,一邊把你當成朋友,角色不重迭,常感情無敵,很難為情傷,真的傷了也不痛不癢的,起碼若傷了心,那覺得ziji的境界或文字等等也nénggou昇華!

墜落的速度超過飛翔向上的速度,掩面哭泣ruguo白雲上的天堂有天使,洗凈一顆魔化的心,就只怕魔鬼的純潔比人還單純的太多了,渡化著méiyou人mingbái的心,天堂藏著地獄,抹殺屬於生存者的各種智慧,一個一個生長出méiyou情感的羽翼、悲忿的額角,駕著憂悒的歌唱聲,隨著旋律搖擺著,如風與葉的各種虛空線條,那一道道掩藏的傷口,從見到從妳的心流出聖女的憂鬱氣息為止,縱深再躍出,空靈雨勢如疾林的文字從天風中摔下,從未想過命運文字是如此畸奇,鋼琴yi精停泊在空中準備好了,雲層的shijiè單調的一直變幻匆匆。

yi精過了枯燥乏味的生活層次,發生在多年後的這個季節,誰告訴妳,記得躺在我的心中,如此高閣,但妳的眼神望著天明后的shijiè是如此冷又涼,又一次聽不著的音曲,如妳愛不著的天際!

天空是藍的,是我愛的妳,音樂是一隻蝴蝶,妳就是chun天的一道驚雷,讀者如棋子堆在一塊被zuoyou擺弄著。龍的書到現在還在潦草的直接寫在上面的。真的大膽!

喜愛山水怎能一直體會獨覽天地的樂趣呢!méiyou精shén旅,覺得像一片掉在地上的枯葉或許比枯葉還不如,枯葉應該有自身的gǎnjiào,而竟然事實上是可以出發隨時就走的讀者正在看一片落葉成為枯葉的guochéng。

大量精shén,大量心靈,物質沒法滿足**永遠無窮,不斷攀爬不斷尋找養分的落葉如人,與shijiān賽在困頓的思想,老僧般工作日復一日就算是宗師境界也滿足不了,要什麼不要無非此等神采,是指這種激情神采,更指落葉也該有他的風采!(未完待續……)

精彩推薦: 筆者喜歡夜,尤其是深夜,若深夜人不在,那一定是人在國外或者是幾天沒睡實在太累。深夜還不夠深邃,因為太短暫了,或許未來的某一天、某一刻,某一年,會再次點燃那最美的印記,已經不覺得生命中的冷,心中的情思還是很暖活的。

如此美麗,幹嘛要不做逍遙王呢?無界,一切追求隨心所yu,快樂逍遙ziyou自在,溫馨幸福的智慧,當我走過一次又一次chun風夏暖秋雨冬冷飄飄落落的世間之後。

往超時空的方向看,宇宙無處不在自然的戰爭,大大小小、無時無刻,窺知萬物競天擇,冥中已經註定一切,無法躲過,無法藏住。

微冷的平淡心情在十月是顯得有點趕,單薄的一個人如此脆弱的吞吐字,像蠶吐絲,只是吐的不怎麼整齊。縱有傲氣凌雲,也被時間通殺,超不爽的無奈,無言於時間,就無言,知的,離開心如止水的心境,繼續慢慢敲打著字,述雅緻。

字身輕,揮霍容易,凝鍊字,可惜自己都寫過了就忘記了,只知道在寫,頑強的固執,時間停止吧!

任性在學無止境中墜落,落花三千界,每一界都是情境,妳的界,是太上無極的飄邈之美,宇宙稱妳為萍飄緲蹤,我叫妳為天馬行空。

依舊高聳雲天中的萬神殿,萬神殿裡的某一處,在萬神大道上,一清秀婉約的女子,智慧女神李繆絲,正透過意識與筆者龍吟月著話兒,萬神大道旁的山上吹下了柔柔的風。吹著李繆絲整身顯得特別韻致自然,筆者龍吟月嘆道:「若能在古華夏一生輕悠,笑看山水人族之世,也不失好味境。」

智慧女神李繆絲笑道:「不用滿面嘆息,追吧!戰鬥吧!不該屬於塵世之人的你,要劈開所有的限制,如宇宙創世紀神曾經有過的獨自法則:玄幻世界。」

李繆絲的美,如一串溪流,串奔而過。落葉不知情,樹自長生,花自開謝。筆者龍吟月道:「人孤獨寂寞永無聲,如滄之促,念無憂而思幽。縱入穹蒼中,成宇宙的魔神,離開尚不是時候。」

智慧女神李繆絲看著筆者龍吟月敲字緩緩,外面的天即將亮了,這就是古華夏的一個瞬間,一個瞬間過了。

等等還要周旋在小鼻子小眼睛的工作裡,呵呵!逍遙王。你要蛻變了嗎?死龍吟月,號稱宇宙第一高人第一狂者的你,又要那兒搖擺囂張呢?哈哈哈唯笑而已,笑。無聊。

嗯!那愛情那思想,你又到那個境界?除了無界之上,還有好玩的思想嗎?或者超越未知?既是未知如何超越?苦笨的心靈。境界又無聊了。

哦又無聊了,你越來越像凡夫俗子的梗塞了。該不會是你真的愛恨一壺了吧?愛恨都是兩情相悅的,你情我願的。所以我一切都沒差的。

喔逍遙王沒差,那為何思念?靠!白痴,難道你不曾思念過嗎?你才是黑痴哩!你搞不清楚狀況吧!沒有人如此的這樣的思念。你才搞不清楚,我太明白思念是一生的。

好吧!算了,你沒有智慧,呵呵!喔!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如此不介意的。當然深信在你的生命裡,一直。就像你從不存在吃醋、嫉妒、羨慕。也許我只知道所有負面的壞的情緒不超過一小時就全消失了。你逍遙王的道,你龍吟月的道,問道回道不都同一個人,我的道,哈哈!我沒有道,我只有愛。愛就是你的道,只是分野的是愉快的怡然自得,而且不是絕對永遠的,別永遠,永遠只是哼哈二將,下台一鞠躬。

昨天晚上赴海倫的約,從東北來的她還是那麼精明,當初她在北大讀書時就認識,慕名而來,由於她都幫我打理公會的大小事項,所以副會長就請她做,線上遊戲的往事,霸氣十足的我跟現實中的我,她截然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非常有禮貌,呵呵!當然我笑了,因為這個我好像之前過了。

她竟然連台灣的時勢都瞭若指掌,挺佩服的,與她聊天倒是蠻愉快的感覺,雖然非常愉快,她也邀請我這些天陪她們旅遊台灣,我婉拒了,因為我覺得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況且我的觀念是好友不必刻意時常見面的,哈哈哈!依舊是逍遙自在的人是我,是孤僻又隨興的ziyou,隱者好了。

永遠握不住的,永遠太過了。

一直很堅強,不怕孤單,沒有誰的夜晚只有自己過到天亮,星星在徬徨我看不到,我眼中只有電腦,只有這裡,掛在網外的讀者忽明又忽暗,有知有覺窗外的天已完全變亮,脖子酸了又怎樣,一口氣維持同樣姿勢,就是要到兩千四百個字,這是我只要上網寫字就訂的目標。

時間是個殺專殺生命,抒寫只是為了應付生命的時間,閱讀只是想知道不知道的想,旅遊只是想出走而已,房地產只是生存而已,電影只是多一個盎然趣事,音樂只是不只是感覺而已。

想不到他了一個沉淪的故事,拉著我吃喝玩樂到不曾過的異地,每個生存的傢伙都在添了一個半成品的電影世界,也添了一個看不見的音樂天地,這樣就構成一個人族的簡單元素,有一古人最後的主角應該叫悟空,悟空有意思又沒意思,不空,空已經不是原來的空,雖是同樣的空字,空空,空空空,寫到這我我空了,妳們呢?空不空?

先抽根煙再,其實是小雪茄,微雨我又聽見了,似乎要把精力用盡才捨得出門工作,工作已經於我沒有進步的空間,因為巔,你們知道的,巔了就是顛了,哈哈!

筆者最喜歡的書目前還是黃易的,第一次仔細讀完而完全融入故事世界裡的書,愛屋及烏下把黃易的書幾乎都翻過,也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只是沒有比上破碎虛空對我的震撼而已,所以通常自己只提破碎沒提尋秦的原因。

破掉了!碎掉了,空中,時空,天空為什麼破碎虛空,虛空是那個空,破碎虛空衍生出,諸如此類的修真小,黃易的尋秦記衍生穿越類的小,現代知識回到古代與奇幻世界或未來世界的串聯,黃易的也猶如奇幻的宇宙武俠電影,真的是行空中的天馬!幾乎讓筆者龍吟月拜倒!超出想像,以上都是自己的看法。

另外如果一定要選一個影響筆者最大的人物,如西方的小蘇格拉底,東方小毛之澤東,西方小尼采,小馬克斯,東方小莊子那我選黃易,一定要選一影響我最大的書,若選莊子,就只是那兩字,我追求的東西如容之易理。

跨滾回,曾經網路上追看的書都是幻武書吧!遮天,永生,斗破蒼穹,吞噬星空邊看的都是雜書,新舊都有,看的非常慢,因為只有雅緻時才喜歡看書,唯一會逼迫自己的行為就是打字,打自己隨心所yu的字。完全沒靈感,懶惰的,反正都在追殺時間,被時間獵殺中,超級討厭的時間,擺脫不了,除非不在現實裡頭或者找到永恆的幸福,否則註定跟時間對決的!

到了我這個境界,返璞歸真太淺薄,進化的心境太飄渺,其實是不能,道不語的,太多的學問都是自己個人經驗出的,誰也學不來彼此的,尤其每個人每個存在者的境界。不過,一罷了,也罷之曲,野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