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秘境寶圖,足以培養出一個像石昊這種級別的天驕,甚至還要更強。

就像這次的秘境寶圖,裡面有符師傳承。

符師傳承,中央大陸已經多少年沒有見過了;

符師,根本就是同階無敵的代名詞,是中央大陸上的一個傳奇職業。

「這個秘境寶圖中竟然有符師傳承,這麼厲害的東西徐亂天竟然就放在自己的衣袖裡,他的心還是真大。」

方回搖搖頭,說道:「不,應該不是他不想放進自己的空間戒指,很可能是這東西根本就放不進去;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根本不知道這羊皮卷的重要性。」

揚無痕聽聞,試著將秘境寶圖放入自己的儲物空間裡面,發現果然做不到。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要去那個秘境嗎?」夏沫冰瑤問道。

揚無痕想了想,在場的所有人中,只有東方飄雪才有冰屬性,也就是說那個秘境可能只有她才能進的去。

方回想了想說道:「秘境是必須要去的,有這麼厲害的傳承,當然不能浪費了,不過這次我和飄雪妹子一起去就是了。」

「我們兵分兩路,你們去尋找中央傀儡,爭奪潛龍榜和雛鳳榜排名,增強實力;我陪著飄雪妹子去秘境尋找傳承。」

揚無痕說道:「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我現在無始聖丹有了裂縫,實力也晉陞不了,爭奪潛龍榜排名也沒有什麼意義。」

「不」方回拒絕了「你和他們一起,如果中央階梯開啟了,你們就去尋找死人花,不用等我們,那個秘境中的情況還不知道是怎麼樣呢,我們不一定什麼時候回去,但是我保證,只要傳承到手,我們就會去中央階梯和你們匯合。」 方回的建議非常的合理中肯,揚無痕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他囑咐道:「那你們兩個小心一點。」

「好了,放心吧,有我在,不會發生什麼危險的,那我們走了。」

方回對著東方飄雪說道:「走吧。」

東風飄雪背著巨劍走在前面,方回又和夏沫冰瑤、余櫻、石昊告別之後跟上了東方飄雪。

方回和東方飄雪的速度極快,走了不到7天的時間,就來到了秘境寶圖記錄的的地方。

這是一個平原,地上都是青青的小草,廣袤無垠,一眼望不到邊際。

天上偶爾有不知名的鳥兒飛過,遠處也有不知名的野獸在吃草,這一切看起來都是這麼的平和。

因為地處偏僻,這裡沒有武者出現,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

可是——

這太正常了呀,看不出任何的異樣,更別說發現秘境的入口了。

方回將秘境寶圖拿了出來,對比一下,目的地沒錯,但是他們找不到入口。

「也許我們還有什麼信息是沒有發現的。」

方回將羊皮卷又仔仔細細的研究了一遍,並且一字一句地讀了上面的內容:異域秘境,內含符師傳承,非冰屬性者不得進入。

「非冰屬性者不得入內……」

東方飄雪重複著這一句話,突然她眼神一亮,將秘境寶圖拿到了手中,隨後把自己的冰屬性靈力灌入了其中。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那之前一直平平淡淡的羊皮捲髮出了微光,隨後慢慢飄到了半空之中。

這羊皮卷在一點一點的結冰,這冰霜越結越大,最後竟然形成了一個寒冰門戶。

東方飄雪一喜,她看了一眼方回說道:「那我進去了,你在這裡等我。」

「別急。」

方回突然拉住了東方飄雪說道:「我和你一起進去。」

「一起?你好像不是冰屬性的吧,羊皮卷上說明的清清楚楚,非冰屬性武者是進不去的。」

方回笑道:「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東方飄雪安靜看了方回一會,說道:「隨你。」

隨後東方飄雪飛進了寒冰門戶之中,她在經過寒冰門戶的時候,寒冰門戶上閃過一陣奇特的力量,確定了東方飄雪的屬性之後,東方飄雪才安然進入。

東方飄雪站在門戶的另一邊看著方回,她不認為方回真能進來。

方回毫不介意,也飛到了寒冰門戶這裡,那股神奇的力量掃過方回的力量,竟然被方回的身體毫不猶豫的吞噬掉了。

得不到反饋,寒冰門戶也不能確定方回的屬性,它竟然開始潰散了起來。

趁著這個空檔,方回很輕鬆的就飄進了寒冰門戶裡面。

東方飄雪吃了一驚,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方回得意一笑,說道:「天下屬性皆出混沌,不巧,我剛好具有的就是混沌屬性。」

「混沌!」

東方飄雪內心驚訝極了,天下間竟然還有這麼神奇的屬性,那豈不是說方回——

「欸,就是這麼個意思,你明白就好。」

彷彿是知道東方飄雪的想法,方回笑著說道。

方回和東方飄雪兩人還飛在半空之中,眼前的世界,銀裝素裹,風雪瀰漫,完全就是一個寒冰世界。

天空中的雪花每一片都有鵝毛那麼大,而且每一片雪花的形狀都不一樣,看起來很是漂亮。

「這雪花好漂亮。」

東方飄雪伸手接住一片雪花,那雪花在東方飄雪的手中慢慢融化,最後變成水滴滴落。

方回站在一旁,簡直要看呆了,東方飄雪笑了,她竟然笑了,而且她笑起來竟然會這麼的好看。

這是方回自認識東方飄雪以來第一次看見她笑。

「你以後要多笑笑才好,你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漂亮。」

方回輕聲在東方飄雪的身邊說道,東方飄雪臉色一怔,隨後又恢復了之前冰冷的模樣。

方回再一旁可惜:「要是這個世界有相機該多好啊,那樣的話就能永遠留住你剛剛的美了。」

東方飄雪沒有搭理方回,她飄落了下來,踩在雪地上。

方回聳聳肩,也跟著飛了下來。

這雪地里的雪花非常的厚,已經沒過了腳面,將整隻腳都給埋起來了。

這麼厚的雪如果上面有什麼東西的話,很容易就會顯現出形狀。

這地上平平整整,像是被機器壓過的棉花一樣,非常的整齊,但是在不遠處竟然有一些凹痕。

方回他們走進觀察,發現竟然是腳印。

「是腳印,這裡不僅有我們,還有其他人。」

方回仔細觀察,接著說道:「三排腳印,一排在前,兩排在後,這是三個人的腳印,應該是有兩個人在追殺泡在前面的而一個人。」

「走,我們過去看看。」

方回心裡充滿了好奇,他很想知道到底是誰還找到了這裡。

方回他們沿著腳印一路追尋,半路上發現腳印凌亂了起來,而且有血跡出現。

方回蹲下來,摸了摸地上的血跡,說道:「這血還是熱的,上面的活性還沒有喪失,他們就在前面。」

方回和東方飄雪加速朝著前面趕去,果然不久之後就感受到了前面的靈力法則波動。

方回稍微一感應,臉色凝重的說道:「三個人竟然都是地王境的強者,飄雪妹子,你躲在這裡不要上前,地王境強者對你的壓制太大,你進去就會被重傷。」

東方飄雪沒有逞強,她對著方回說道:「你小心。」

方回咧嘴一笑,說道:「說道,放心吧,同境界內還沒有人可以傷到我的。」

方回正想走呢,卻有折了回來,他將自己倉庫中的一次性地王境攻擊符紙交給東方飄雪說道:「這是一次性地王境攻擊符紙,給你留作底牌使用,如果再遇見了其他人,可能會有什麼奇效。」

「恩。」東方飄雪沒有矯情,將符紙收下,因為她知道這東西對方回的意義已經不大了,但是對她而言,卻是可以當做底牌來用的。

方回囑咐東方飄雪小心藏好之後,便悄悄趕往了打鬥的地方。

走的近了些,方回也終於看清了場內的情況。 三個人,兩男一女。

其中的兩人在圍攻一個男的。

此時那男的已經受了重傷,左臂已斷,只能用一隻手臂抵擋,相信很快就會支撐不住。

受傷的男子一直在流血,他沒有時間來處理自己的傷口。

圍攻的兩人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他們兩個圍著受傷的男子,也不會逼得很緊,就是為了溫水煮青蛙,等受傷男子堅持不住的時候,再給予致命一擊。

那受傷的男子也知道這個道理,他一直在儘力突破,奈何一直手臂受傷,胸口上還有一道貫穿傷口,給行動帶來了極大的不便。

這裡是冰雪世界,方回感應了一下,虛空中只有冰屬性靈力,幾乎沒有其他屬性的靈力,相同屬性的靈力碰撞下,更看重的就是靈力特性了。

被圍攻的男子就是因為靈力特性比較強悍,才能一直堅持到現在,但是他也基本上油盡燈枯了。

圍攻中的男子試圖從心裡上干擾受傷的男子,他說道:「安澤宇,你現在已經是困獸之鬥了,放棄吧,再掙紮下去你也沒有活路的。」

安澤宇冷哼一聲,說道:「劉哲濤,李夢瑤你們兩個卑鄙小人,明明是一起的,卻裝作不認識的樣子迷惑我,在我放鬆警惕的時候偷襲我,真是可惡。」

圍攻中的女子李夢瑤卻說道:「能夠進來秘境的,哪一個不是為了符師傳承而來,這裡進來的不止一個人,但是能得到傳承的卻只能是一個人,是你太傻比,竟然還來埋怨我們,真是可悲。」

「你們死了這條心吧,我就是拼搏到最後一滴血,也不會束手就擒的,這裡不止我們三個人,殺不掉我,你們也別想去找符師傳承。」

安澤宇破罐子破摔的態度,反而讓圍攻的兩人焦急了起來。

安澤宇說的話不假,他們可沒有時間浪費在安澤宇身上。

能夠來這冰雪世界秘境的,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牌。

就像這安澤宇,即使一開始就被重傷,他也能拖這麼久,還能牽制劉哲濤和李夢瑤。

而且誰知道安澤宇是不是在裝的受傷很嚴重,其實就是為了噁心劉哲濤和李夢瑤?

符師傳承太過重要了,他們耗不起這個時間。

劉哲濤和李夢瑤對望一眼,頓時收手不再攻擊安澤宇。

劉哲濤說道:「安澤宇,這次就饒你一命,算你命大。」

安澤宇哈哈大笑;「我倒是期望你們不要饒我性命,可你們消耗的起時間嗎?」

劉哲濤一怒,正要出手,卻被李夢瑤攔了下來,說道:「相比殺掉安澤宇,尋找符師傳承才是最重要的,我們走。」

劉哲濤知道李夢瑤說的是實話,他這才將自己的法則波動收了起來,兩人不理會安澤宇在背後的冷嘲熱諷,準備離開。

方回卻剛好擋在了他們離開的路上。

方回的突然出現,嚇了三人一跳,他們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方回的氣息。

李夢瑤警惕地問道:「你是誰?」

方回笑著回答道:「我是誰不重要了,為了飄雪妹子能得到傳承,對不起了各位。」

「你要幹什麼?殺掉我們嗎?哼,大言不慚,同為地王境的法則一重天,你以為你能比我們強嗎?」

李夢瑤他們在話語上十分的狂傲,卻緊繃著身體,隨時準備出手。

方回既然敢這麼大刺刺的堵在三人的面前,實力一定不會弱了。不過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強,能不能一個人對戰他們兩人。

安澤宇本來已經心灰意冷了,此時忽然看見方回出現大喜過望,他說道:「兄弟,你和我一起聯手,我們一定能攔住他們。」

安澤宇騰地從地上做了起來,他雖然受傷很重,但是比起剛才的表現來看已經強太多了。

劉哲濤和李夢瑤看見安澤宇一下又變得生龍活虎一般,他們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安澤宇,你剛剛果然是故意的,就是為了拖延時間。」

安澤宇冷笑一聲,說道:「是又怎樣,你們兩個卑鄙小人,真以為其他人都是傻子嗎?」

安澤宇又看向方回說道:「我們兩個合力出手,就算殺不掉他們,也能拖住他們。如果不是因為剛開始被他們兩人偷襲,我一個人就足以殺掉他們了。」

方回站在一旁,一直等到三個人將話全部說完之後,才說道:「好了,你們的遺言都交代完了吧,現在都可以去死了。」

「什麼?」

方回的話,讓在場的三人都是一驚。安澤宇更是問道:「這位兄弟,你剛剛說錯話了吧,是兩人,不是三人。」

「你沒有聽清楚嗎?好,那我再說一遍,我說你們三個人都可以去死了。」

方回故意將三這個字的音給咬的很重。

「這次吐音清晰,速度適中,你們再不會聽錯了吧?」

安澤宇的臉色陰沉下來,說道:「這位兄弟,你真不會以為你一個人可以同時對付我們三個人吧,你驕傲可以,但是太過自大的話,可就是自找死路了。」

方回不耐煩了,說道:「磨磨唧唧的真煩人,去死吧。」

轟,方回一出手就是滿天的拳影,這拳影都是由冰屬性靈力組成,威力驚人。

那三人沒想到方回說動手就動手,躲閃不及,被拳影轟個正著。

本來就伸受重傷的安澤宇直接就被秒殺了,到死之前他都瞪大著一樣,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