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這個倒沒事!”說着,周曉曉眨巴了下眼睛,調皮可愛,“剩下的錢,就讓師父代墊吧!”

我的眼中也閃過一絲光亮:“曉曉,你真聰明!”

“那當然了!我怎麼會讓自己吃虧?!”周曉曉的嘴角得意地揚起,眼睛時不時地飄向宮洛。

宮洛只是冷冷地坐在那裏,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

許久之後,宮洛感慨地開了口:“原來如此。幹這行,不是砍價,而是逃債嗎?”

說着,宮洛的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性感的薄脣揚起一抹弧度,讓人彷彿沐浴在溫和的春風,有些涼爽,但又有些溫暖。

宮洛看了眼我和周曉曉,話語中有着明顯的喜悅:“今天就先這樣吧。老闆娘的事情也先放一邊,我們先把第101巷裏的東西解決了再說。”

我們同意地點點頭,約定好明天早上八點鐘起牀,然後去第101巷看看。

因爲怕老闆娘在暗地裏做小動作,我沒有收起結界,而是將結界張得更大了,直接覆蓋了我的整個房間。

房間裏,其他隱藏着的靈也被迫往後褪去,最後全都擠在了房門前和隔壁房間的牆壁上。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地就起牀了。

看了眼手機裏的時間,五點半。還早。

看了眼旁邊熟睡的周曉曉,我拿起手機刷着微博。

可是一刷,我就看到了一個不得了的頭條:今天早上,C區裏,十個男性屍體在河流裏相繼浮出,而且都是在第102巷旁邊的河邊上,現在警方正在調查。

(本章完) 我仔細翻閱着,看着網友們的分析,最後眼眸不禁睜大了,因爲最下面有一條評論——這不是簡單的一起殺人案。

我趕緊加了那個賬號,想要問問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許久未得到迴應。

看着照片裏的十具屍體躺在那裏,我的心有着慌亂。先是一具一具來,現在猛然來了十具,那以後是不是就一夜一百具了?!

我不敢想下去,拍了拍周曉曉的牀頭:“喂,嘵嘵,醒醒,有新情況了!”

“嗯。”一聲濃重的鼻音發出,周曉曉不耐地皺了皺眉,轉了個身,聲音裏充滿了睡衣,“等我睡醒了再說”

說着,周曉曉就將被子將頭捫住,不讓自己再去煩惱她。

可是我不放心啊,有新情況當然得馬上去調查看看。這麼想着,我就自己起了牀,走出了房間裏。

我一走出房間,就看到了宮洛站在門前等着我,全身的運動裝,額頭上還留有一些剛滲出來的汗水。

“去晨跑了。”我不是在問他是不是,而是在找話題。

我不知道是不是剛好我出來,他回來。但是,看着他一直看着我,不應該是偶然。

宮洛對着我點了點頭,頭低下,直接靠近我的耳旁,性感的聲音劃過我的耳膜:“他有事找你。”

說完,宮洛便往他的賓館房間裏走去。

我知道宮洛口中的他是誰,但是我並不想面對他。感情這種事,自己無法抵抗感覺,但是,不應該讓這種錯誤的感覺把自己的自尊給踐踏了。

就在我想這怎麼逃避的時候,宮洛的下一句話直接堵住了我的嘴:“是關於今早微博頭條的事。”

頭條,原來他已經看過了!

不知不覺間,我的雙腿已經邁進了宮洛的房間裏。

宮洛在衛生間裏衝了個澡,纔出來,坐在牀邊上。

“關於頭條,你有什麼想法?”看到宮洛,我便急忙問道。

宮洛瞥了我一眼:“我想,你還是先和他聊一會吧。”

他?

末世之妖孽法則 我的臉沉了沉,等我擡眼,宮洛的身體已經被千年古屍所佔據。

千年古屍優雅地坐在我的面前,眼神依舊溫柔繾綣,眉宇間那麼悲傷與與憂愁絲毫不減

看着千年古屍熾熱的眼神,我勉強地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我不敢看千年古屍的眼睛,只是擡着頭看着他那性感的脣瓣:“那個,上次的事……你還好嗎?”

“沐顏,你這是在關心我?”同樣是低沉的聲音,千年古屍的話卻直接我的心頭,話中的喜悅,悲傷,寵溺顯露無遺。

聽着他的話,我感覺到自己的面色有些紅潤,但下一秒我便壓抑住那股異樣的感覺,將它埋入心底。

我轉了轉頭,極力找着話題:“因爲,那時候,你確實被吃了。我記得很清楚。”

“那你怎麼不問,爲什麼去醫院裏就沒有傷口了。”

他很清楚

我想問的是什麼?他什麼時候這麼瞭解我了?!

“那你會和我說嗎?”我的脣瓣一咧,揚起一抹淺笑。既然意識到我的問題,會說的話他剛纔已經說了吧。

“不會。”千年古屍低了低頭,“沐顏,對不起。有些事情,你不適合知道。”

果然!

我直直地看着他,話語裏有着一絲不甘,甚至有意思刻薄:“我不適合知道這些事情,但有些事情我應該有權利知道吧!”

千年古屍微微一愣,我一字一頓地說道:“紅依,我的女兒,她到底在哪裏?!”

“……她很好。”千年古屍的面色一沉,一看就是不想說的樣子。

千年古屍揚起一抹溫柔的笑容,環過我的身體,氣息噴薄在我的脖頸,引起一陣騷動:“我保證,一定會將我們的孩子帶到你的面前的!”

聽着他的話,我的心情竟然漸漸平復了,心裏像是有了一個依靠一般,身體也不知不覺地靠在了他的身上。

猛然,我推開了千年古屍,面色微紅,聲音更加冷冽了:“我要的不是保證,而是她的位置。”

是的,我要的是信息,確定紅依在哪裏的信息,然後自己去尋找她,親眼看到她安然無恙,而不是口口聲聲說她沒事,卻不肯告訴自己她真正的現狀與處境。

他的這種態度,只有在這一件事情中才會有。而也是這種態度,讓我深深質疑他的話。現在,直覺告訴我,現在紅依正處在危險的地方!要不然,他幹嘛要瞞着自己。

我一定會要快點找到紅依的下落。

千年古屍的眉宇間多了許多悲傷,舉起手想要撫摸我的臉頰,但我往後挪了一步。

我不想再和他有什麼接觸了,雖然他的身體冰涼舒爽,撩撥着的我內心。但是,我的反應,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恥。

千年古屍的手停在了空中,眼中盛滿了悲傷,許久過後,千年古屍才緩緩開口道:“這次叫你過來,是想和你道個別。我要走了。”

我的心頭一震。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他要走了,要去哪裏?

幾乎是瞬間,我就抹開了這種想法。只要不是和紅依有關的,他去哪裏都與自己無關。自己和他之間,也只有紅依這點羈絆,沒有其他!

“我會去接紅依回來。”說着,千年古屍的聲音溫柔了無數倍,用我從沒聽過的口吻對着我保證着,“沐顏,等我。下次我們再見面的時候,就是我們一家團圓的時候。”

說着,千年古屍的脣瓣漸漸靠近,在我的脣瓣上蜻蜓點水,隨後便離開了。

但等我發覺自己被吻的時候,前面的人已經變成了宮洛。

宮洛也怔怔地看着我,眼睛睜大,有些不可置信。

我一把推開了宮洛,臉上有些紅暈。

都怪千年古屍,幹嘛趁着自己在思考他的話的時候,要親我。現在,還陰差陽錯地和宮洛接吻了!

宮洛的臉上也有着尷尬,過了許久,才哼了哼:“那個,他應該是去找你們的女兒了。”

我尷尬地低着頭:“知道了。那個,剛纔對不起了。還有,頭條的事……”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轉移話題



聽着我的道歉,宮洛的眉頭突然一皺。

二話不說,宮洛拿過筆記本電腦,放在腿上,十根手指在鍵盤上飛舞着,看得我的眼睛都花了。

我有些崇拜地看着宮洛,將剛纔的事都拋到了腦後:“宮洛,你好厲害!”

宮洛瞥了我一眼,然後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怎麼,愛上我了?”

我立馬驚呼道:“怎麼可能?!”

你是我永遠的朋友,怎麼可能會有那方面的想法,更何況……

“曉曉其實挺好的,也很喜歡你……”

還沒等我說完,宮洛便陰沉地說道:“別提她!”

“你爲什麼對她那麼反感?”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事情,一開始想着這不是我自己的事情,也不好意思問。但現在,三個人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心中的問號也越來越大。

宮洛的聲音近乎冰冷:“因爲她喜歡我。”

宮洛的回答聽的我一愣一愣的。不喜歡一個人的原因是那個人喜歡他?

還真是頭一回聽見!

就在我還在思考的時候,宮洛又開口了:“爲了我們的友誼能夠長遠發展,以後我們都不要談論對方的戀愛感情了。”

我極力地點着頭。

這對我們來說是最好的方法,以前也一直心照不宣這麼執行的。

宮洛將電腦放在我的腿上,讓我看着他整理出來的資料:“這是,發生在第101巷事情的一個總結。到目前爲止,總共發現了十四具屍體,每一具都是男性,而且都是中年男性,也都是有婦之夫。每個男人死前都去嫖過娼,然後路過第101巷,接着在第102巷旁邊的河邊上發現屍體。我看了所有屍體,都是在被泡到全身腫脹才被發現,然後被報警。法官警察出來,說都是溺水身亡,而且估計死去的時間都不一樣。但是,一個人兩個人或許有可能是溺水身亡,但是一口氣十個人,這個可能性還剩多少?”

“幾乎爲零。”我肯定地說着,腦袋裏一直思考着前面的事情,“宮洛,你之前說過,這些男人都是在做愛的時候死去的?”

“嗯。”宮洛補充道,“而且,我調查了一下這個有城鎮規模的山村,近一個月過來這裏還失蹤了四個人,只是,他們沒有家庭,又沒有屍體浮現,所以很多人都以爲他們出去了。但我找了局裏的朋友幫我看了一下監控,他們沒有坐過車,也就是說,他們根本沒踏出這片土地。”

宮洛說的這麼明顯,我自然也意識到了:“你認爲,他們和這件事情有關?”

宮洛點了點頭:“你師父給你們的檔案裏,只有一個月前的四起命案,後來就再也沒有發生過溺水事件。一直過了一個月後,直接發生了十具屍體。在此期間,那東西就沒做案嗎?”

“你是說,這一個月內失蹤的人和第101巷裏的東西有關,只是被用其他的方法處理了屍體。”我的眉頭緊皺着。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那個東西還是個聰明的人,學會用不同的方式隱藏自己的行徑。但如果是這樣,爲什麼仙子啊又會出現同樣的作案手法,而且一下子就是十具?!

(本章完) 宮洛對着我點點頭,面色也盡是嚴肅:“不過,我很奇怪。爲什麼,他突然要殺死這麼多男人?……韓沐顏,收拾東西,我們現在就去看看。”

“可是,周曉曉還沒醒……”

還沒等我說完,便被宮洛冷哼一聲打斷了:“哼,管她!我們先去看看。”

“這不好吧。”最後我還是叫醒了周曉曉。

周曉曉埋怨地嘟了嘟嘴,沒好氣地說道:“就不能讓人家睡到自然醒?!”

“你當來旅遊呢!”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有些哭笑不得,“趕緊收起你的起牀氣了,宮洛已經在外面等我們了。”

“宮洛?”聽到這兩個字,周曉曉的眼睛頓時亮了,隨即便眯了眯,狐疑地說道,“你怎麼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因爲剛纔我出去和他討論過了,所以打算更改計劃。先去仔細查看一下死者身上有沒有留下重要線索,然後再去第101巷探險。所以,起來了,懶豬!”

說着,我將兩個蘋果塞到揹包裏。

周曉曉看了我一眼,然後迅速地起牀,整理揹包。

不過多久,我便和周曉曉出了房門。

雖然這個地方叫村,但是它卻是有城鎮的規模。

而且,這個地方的交通真的很不便利,要不是我們到當地車行租了一輛車,我們就要繼續站在站牌匾上等着兩個小時一班的大巴。

早上八點,我們來到了事發地點。屍體已經被處理了。

我們又找到了相關機關,利用師父的身份來到了內部。。

“一定要進去嗎?”狹窄的樓道里,有些暗,有些陰沉,聞着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我的內心很抗拒。

站在門外,看着面前緊閉着的門,裏面傳來幾聲窸窣的聲音,我的內心開始揪緊,莫名的恐慌卷席我的全身。

爐石之末日降臨 周曉曉握緊了我的手,我能夠感覺到她的手略微顫抖。我擡頭看了眼周曉曉,只見周曉曉滿臉期待,但是有夾雜着恐懼。

周曉曉也轉頭看了我一眼,極力安慰着我:“沐顏,沒事的。死人我們看多了。”

“可是,現在看的不是一般的死人,而是被逐漸解剖的死人!”想到這裏,我的脊背就有些發涼。

宮洛瞥了我一眼,也開口道,聲音裏有着難得的溫柔:“怕的話可以在外面等,我進去看完出來跟你們說。”

“真的?!”我感覺整個身體如釋重負。

但就在同時,周曉曉卻極力搖了搖頭:“不,我也要去。”

說完,周曉曉便含情脈脈地看着宮洛。

我整個人就跟中了晴天霹靂一般動也不敢動,許久過後,我扯了扯嘴角:“那我也去吧。”

裏面就是解剖室了,要走出去至少要走五分鐘的路程,難道自己要一個人在這麼幽暗的地方獨自穿梭五分鐘嗎?

不可能!穿梭出去後自己就會被自己的想象力給嚇死!

我們推開了那扇門,看着裏面法醫解剖着,仔細管擦着死者的每一處地方,最後堅定的結果爲溺水身亡。

走出去後,我整個人和着了魔一樣,低着頭,不說話。首先,是剛纔的噁心場面確實嚇到了自己,但是,那個鑑定結果纔是讓我覺得震驚的。

竟然真的是溺水身亡。可是,怎麼會這麼多人一同溺水,難道他們都喜歡在那個時

間那個地點跳江尋死?顯然不可能!

我們來到一個咖啡廳裏,坐了下來,各自點了一杯咖啡壓壓驚。

我的腦袋依舊沉着,腦子裏一直盤旋着剛纔法醫說出的話。

“沐顏,你怎麼了?”或許是我全耷拉着腦袋,所以周曉曉有些擔心地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這個場面可比那些厲鬼好多了。”

是的,周曉曉說的沒錯。這個場面,確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恐怖,倒是那些厲鬼,千奇百怪,張牙舞爪的,更加令我心生惡寒。

但是,我始終想不通:“怎麼會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