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關注著林攸那邊情況的花辭鏡只覺得脖子一疼,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祈言歸抱著她,低聲說道:「對不起……我不能放了你……」

她抬頭看向林攸,目光複雜,「林攸,跟我走。」她如此說道。

林攸轉頭看了看伊一,發現伊一的情況十分不好,在堅持殺了那個怪物之後,她的嘴角已經開始流血了。

「帶她一起。」林攸指著伊一說道。

亞瑟看向了祈言歸,眼神警告,「教皇大人馬上就會過來了,華夏人,不要自找死路。更何況,你確定你的上司想要她們活著?」

祈言歸沉默。

伊一的特殊性不在於她的天賦,也不在於她的年齡,而是……她的精神力太可怕……能殺人於無形之中,即使你防備的再嚴密,在看不見摸不到的攻擊之下,也必死無疑,這才是這麼多年,無數人追殺伊一的真正原因。

而如今,林攸也被證實擁有精神力異能,那麼可以想象,她今後的人生,就會是伊一之前人生的翻版。

祈言歸看了看懷裡的花辭鏡,微微收緊了手臂,「林攸,跟我走。」她再次說道,不顧亞瑟陰沉的臉色。

林攸感受著身體的崩潰。

她再厲害,也還沒有到sss級,更沒有達到先天,之前殺死那幾個面具男已經受了傷,再加上和娜塔莉,亞瑟的劇烈戰鬥,體內暴動著數股能量,之前還能勉強壓制,但是現在……

她的皮膚在往外滲血,只不過被衣服遮擋,沒人看到。

精神力再強大又如何,在身體強度跟不上的時候,沒有任何作用。

林攸對祈言歸微微一笑,「以前總偷偷喊你變態醫生……但是現在……不得不感謝你……謝謝……但是……已經沒必要了……沒必要在為我做無謂的犧牲……帶花辭鏡走吧……」

祈言歸皺眉,還想再說什麼,但是在看到林攸耳朵往外面流血的時候,全都變成了沉默……

一般的傷勢是不會影響而耳朵和眼睛的,但是林攸顯然,傷勢已經到了十分嚴重的地步……(未完待續。) 蛇窟覆滅這件事,很快便在全世界範圍內引起了極大的震動,關於當天發生的事情,也漸漸浮出了水面。

暗世界再次將一切呈現在了世人的面前,無數人熱烈討論的同時,對於那樣的世界,也充滿了嚮往,而之前蛇王做出的邀請主世界的人加入蛇窟的事情,雖然隨著蛇窟的覆滅而停止,但是冒險聯盟,卻接替了他的工作。

冒險聯盟內部對於主世界已經完全開放,只要你願意,就可以加入冒險聯盟,在裡面接受任務,得到報酬。

一時之間,冒險聯盟的在冊冒險家,翻了個幾倍。

這無疑讓主世界的各個執政者,十分不滿。

可是再不滿,他們也不能撕破臉。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為了全人類那麼偉光正的理由而犧牲自己,一想到今天提出進攻暗世界的話,第二天有可能就見不到太陽,那些執政者們便只能捏著鼻子忍下冒險聯盟的動作。

可是再怎麼樣,也總會有人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反對暗世界融入主世界,但是那樣的人,只要一想到冒險聯盟還擁有核武器這回事,便只能放棄自己的想法。

畢竟,暗世界融入主世界,還未帶來什麼壞處,可是一旦主世界主動進攻暗世界,那可就不一樣了,一顆核彈下來,死的可是無數人……

世界範圍內發生的大事很多,華夏負責管理那一塊的部門,國安局,此時卻正面臨著一個大危機。

直隸特別行政部。

華夏新成立的一個部門,負責國內培訓新的武者,所有公立、私立的武館都將歸這個部門管,而未在直隸特別行政部登記的武館或者門派,私自招收普通人,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而國安局,則需要將局內登記在冊的華夏武館和門派,移交過去。

這無疑是赤果果的分權。

然而那還不是最重要的,畢竟國安局成立了幾十年,陪伴了華夏走過了無數的風風雨雨,不是說隨便找個部門就可以輕易代替的。

最重要的是,花辭鏡不幹了……白祈冰也遞交了辭呈。

一時間,局裡武力值最高的兩個人,都紛紛離職。

這讓人不免唏噓的同時,也十分憂心國安局的未來。

局長辦公室里,秦婉約隨便翻了翻白祈冰遞交的辭呈,目光複雜的看著她。

那樣年輕漂亮的一張臉,卻有著和自己一樣雪白的頭髮。

「祈冰啊……」秦婉約嘆息,「當年……我就不應該讓小鏡去接你出山……」

如果當年,白祈冰沒有下山,她依然還是那個不諳世事一心追求武道的女孩,而不是現在這樣,人未老,心卻已死。

「我想帶一個人走。」白祈冰避開了那個話題。

「誰?」秦婉約很好奇,到了如今這個地步,還有誰是可以讓白祈冰牽挂的,離職了還要帶走。

「宋其。」

「那個黑客?你找她做什麼?」

「她是林攸的朋友,當初我把她抓進來,現在她解除了嫌疑,我就有義務把她帶出去。」白祈冰十分輕易的便說出了那個名字。

似乎為了那個人而一夜白髮的人,不是她一般。

「你從小便倔強……罷了……人你帶走吧,離開局裡之後,不要做什麼傻事,記得常回來看看我。」

關押宋其的房間其實住宿條件不錯,還有一面窗戶是向陽的。

唯一的一點不好,大概就是這個房間斷網……僅有的一台電腦還是幾年前的老機子只能用來敲敲代碼……

門被打開,宋其還以為是例行的檢查,結果轉頭看去,不料卻看到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人。

說她熟悉是因為,那張臉她認識,說她陌生,是因為她的發色和氣質已經天差地別。

「白祈冰……你怎麼……」宋其愕然,好半天才說話。

「走吧,你自由了。」白祈冰指了指門,淡淡的說道。

然而宋其卻突然覺得不對勁,並沒有歡呼雀躍的離開,而是一臉嚴肅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你怎麼了?林攸呢?沒和你一起嗎?她被抓住了?」

白祈冰直視著宋其,目光涼如水,帶著淡淡的悲哀。

「她死了。」

「什麼?你說什麼?」宋其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她死了,在蛇窟的總部,發生了一場大爆炸,造成了海底地震,整個島嶼都被倒灌的海水淹沒,她就在那個島上。」

白祈冰語氣平靜的就像是在說今天的天氣十分不錯。

她說的每一個字宋其都聽過,但是連在一起,她卻不想知道是什麼意思。

整個房間安靜了大約一分鐘,宋其抹了抹臉上的淚水,從沙發上站起來,往卧室走去。

「等我一會,我收拾一下東西。」

卧室里,她一邊流淚一邊往背包里塞東西,直到背包再也塞不進去,她突然蹲在地上,抱著膝蓋放聲痛哭。

從國安局出來,白祈冰問宋其:「你準備去哪?」

「林峰不是好了嗎,我去找他。」

「你打算告訴他一切?」

宋其搖了搖頭,「不,他已經失去了父母,不能再失去林攸,他會崩潰的,我會告訴他,林攸去解決蛇窟剩下的分部了。你呢?你準備去哪?」

白祈冰看向遠方,「太平洋。」

就算是死了,也要找到她的屍體。

宋其的眼睛一亮,剛要說話,便被白祈冰搶先了,「我不會帶你去的,你需要去陪著林峰,安撫好他。」

「為什麼是我?」

宋其有些不滿。

「因為我不認識他。」

好簡單粗暴的理由,我竟然無法反駁!

「走了。」白祈冰丟下兩個字,就準備離開。

「祈冰!」她突然聽到有人喊她,回頭,便看到站在門口的花辭鏡。

「你要走,怎麼不喊我一起。」花辭鏡走到她身邊,不滿的說道。

「言歸呢?她同意你走了?」白祈冰問。

「我師父都同意了,她算什麼。」

「你說我算什麼。」祁言歸從她背後走出來,冷冷的說道。

花辭鏡扭過頭,沒有說話。

三個人並肩,漸行漸遠,遠遠的還可以聽到她們的對話。

「祈冰,我們第一站去哪?」

「太平洋。」

「哦。那就去太平洋吧,那裡可沒有多少好的回憶……」

「話說我們是不是漏掉了什麼?」

後面獨自一個人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宋其大喊道:「你們把我丟在這!我這麼回去啊!這裡通不通公交啊!來個計程車也好啊!!!」

—————————————————-

讓我們把時間倒回到蛇窟總部被淹沒的那天。

伊一是在一瞬間被海浪捲走的,她在使用了精神力爆炸之後,島嶼上的所有熱武器也在一瞬間同時爆炸。

海島漸漸沉沒。

深藍色的海水包裹著她,她緊閉著眼睛,已經失去了意識,她的身周蕩漾著一圈半透明的波紋,那波紋漸漸收縮,凝聚。海水漸漸轉換了形態,變成了一種粘稠的物質。

藍色的四方體封存著一個美麗的少女。

在海底,靜靜的,無人知曉,然而某些蛻變,卻在無聲中,緩緩進行著。

五日後。

東海海面上起了霧。

若是有人在,必定會看到,在那霧裡,隱約有著一座小島。

島邊漸漸走來一個身穿白衣的女人。

她穿著古時的衣衫,腰間系著一枚玉佩,赤著腳,長發挽著一個簡單的髻,看不清面容,只能隱約看到一雙明亮的眼睛。

她無視了那洶湧的海水,雙腳站在水面上,不急不緩的走著,竟然如履平地一般!

那神話般的畫面無人可以看見,儘管海風不斷,她的衣角卻紋絲不動。

她就這樣在海面上走了一會,突然,在她身前不遠處,浮出一隻海豚。

海豚的背上還馱著一個人。

那人臉朝下趴著,一動不動,彷彿死了一般。

白衣女人走了過去,抱起海豚背上的人,摸了摸海豚的頭,「多謝……」

海豚甩了甩尾巴,消失在了海底。

白衣女人低頭看了看懷裡的女孩。

輕輕嘆息了一聲。

女孩的衣衫破爛,身上幾乎全部都是傷口,有很多都是海里的凶魚撕咬的。就連臉上,都有著大小不一的傷口,面容都已經被毀的差不多了。

那些傷口,很多,都已經見了骨。

她的胸口沒有絲毫起伏,連呼吸都感覺不到。分明,已經是個死人了。

女人抱著女孩走了幾步,也不見有什麼動作,竟然就到了海島的邊緣。

上了島,她腳尖在地面輕輕一點,便朝著島中央,那座聳立的山峰而去。

半山腰上,是一群巍峨的建築,其中最大氣,最精緻的一座,宮殿的背面在山體上,主體竟然是懸空的!

那群建築的正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地面皆是漢白玉鋪就,廣場的四周有八個柱子,上面雕刻了許多祥瑞異獸。

然而那樣精美絕倫的建築,卻是死寂的,沒有一個人,宛如一個死城。

女人避開了那些建築,直接來到另一處地方。

那裡有一個小木屋,木屋的前面還圍著一圈籬笆。

進入屋裡,她將女孩放在了床上,看了一會,便併攏食指和中指,輕輕點在了女孩的眉心。

一圈光暈蕩漾開。

女人的眼裡閃過一絲笑意。

「還好……還來得及。」

她從外面端進來一個盆,脫掉女孩的衣服,替她擦乾淨身體,小心的清理著那些傷口。然後,便不知鼓搗了一種暗紅色的藥膏,抹在了女孩的傷口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