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三段的妖魔獸他們都是難以對付,而且還是要花很大的功夫,若是一隻受傷的一級四段魔獸,那倒也是未必不可以一戰。畢竟他們可是有著三位武者一段和一位實力雖然只是築基後期,但是堪比武者一段的傢伙。如實,四人都是解決不了一個魔獸,他們還真不相信了。

凌天賜的精神卻是格外的精惕,目力也是越來越厲害,似乎是要比他們看到更遠。心中微驚,想不到那巨大的傢伙居然就是鬼蜘蛛。這是那樣子是不是太恐怖了一點呢?簡直就是侮辱了魔獸這兩個字。當然這只是凌天賜想法。

很快,不過五個呼吸的時間,那鬼蜘蛛的身影就已經印入了其餘三人眼中。看到鬼蜘蛛的真是面目的時候,他們還真的是胃裡一陣翻湧,差點罵了出來。

那八根細長的蜘蛛腿卻是十分的難看,長約一米八左右,分為三節。第一節就是那最尖端,是黝黑色,大約是有著一尺多長,閃動著鋒利的光芒。而上面的兩個長節,就是黑色中帶著屎綠色,看著就是讓人想吐。

而且上面的凹槽中還長著十分令人噁心的黑毛,黑毛顯得有些堅硬,而且也是十分的詭異,上面還殘留著一絲絲的鮮血,分外的耀眼。只不過這八隻長腿中,有著兩根已經是斷了,流露濃黑色的液體,也是帶著惡臭與腐蝕。

鬼蜘蛛的背部有著一根長矛,很顯然就是被別人留下的,並且這鬼蜘蛛的背部都是堅硬如鐵,能夠刺進去的可不是一般的兵器,最起碼也是下等鐵器。

至於鬼蜘蛛的腹部有著明顯的傷痕,高約三米左右,有著兩派十分醒目的深槽。只是這不知是鬼蜘蛛的什麼東西。而鬼蜘蛛的眼睛是深紅色,是長在腦袋頂上的,並不是長在那臉上的。

模樣簡直就不能用丑字來形容,簡直就是讓人胃中翻江倒海,波濤洶湧。

鬼蜘蛛還沒有朝著他們四人齜牙咧嘴,可是我們的趙龍趙大哥就忍不住了,唾沫橫飛的說道:「額滴個乖乖,真他娘的極品,大哥長得丑不是你的錯,可是你出來嚇人就是你的錯了。我今天還木有吃飯咧。簡直就是毀三觀。我砸死你個仙人板板。」

「嘔···我勒個去。先打再說,老師,咱們這票幹完直接回家得了。」想不到嚴群也是忍不住了,眼斜鼻子歪的說道,身影也是已經竄了出去。

趙香兒雖然是沒有說什麼,但是從那表情上就可以看出來了,這個脾氣看似很好,實際上是大的驚人的大姐大也是忍不住要發威了。實在是···鬼蜘蛛長得太有個性了。

最後就是凌天賜,他也是直翻白眼,今天終於是能夠明白什麼叫做極品,什麼叫做奇葩了。不過他怎麼說也是最後一個衝出去的,誰讓他修為最低咧!

最為彪悍的無疑就是趙龍,右手中的附魂珠光芒閃爍,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就變得強大起來,武者一段。

手中下等鐵器黑龍棍黝黑色的光芒閃動,腳下依著疾風,趙龍揮動著黑龍棍直接的迎面衝上去,要是偷襲,這絕對不是這貨的專長,這貨就喜歡和別人硬碰硬,說的好聽就是霸氣,男子漢!說道不好聽就是···犯賤!

凌天賜身影快,又會把握時機,自然是這刺殺、偷襲的功夫就要交給他了。至於嚴群和趙香兒,兩人都是武者一段,如此強大的武力也是只有正面出擊的份,否則這趙龍一個人可是抗不下來。

鬼蜘蛛本來就是因為感應到了這邊的幾個人才逃過來的,畢竟這邊的氣息與追上自己的氣息可是差點多,不論是人還是動物都是知道,柿子要捏軟的!

但是,這情況貌似不對啊,自己還沒有發威,對方居然已經有著一個不知死活的人類揮動著一個令人有些心悸的鐵棍衝來,本就是心中有著憤懣和無限殺機的鬼蜘蛛,頓時就怒了。

看著對著自己衝來的人類,鬼蜘蛛的一隻長腿唰的一下就對著刺過去,速度之快,就是連凌天賜都是心寒,跟不用說趙龍。

殊不知,趙龍此刻心中也是十分的憋屈,一大清早的看到這麼一個毀三觀的東西,心情好才怪了。見到一道黑芒對著自己刺來,趙龍一聲怒聲,右手光芒閃爍,身體一轉,黑龍棍就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錚」

這一聲簡直就是不可思議,那是金屬間的碰撞聲,趙龍的身影也是遏制,下一刻他的身影就帶著七十斤的黑龍棍倒飛出去,落入草叢中。

「咯吱」

又是一聲,在趙龍飛出去的時候,鬼蜘蛛似乎隻眼中流露出一絲笑意,但是下一瞬,它的眼神也就是凝固了。因為那高高舉起的一隻蜘蛛腿就那麼,斷了!

於是乎,鬼蜘蛛發怒了,腦袋下面的巨口中可是有著幾顆十分恐怖的牙齒,張嘴就對著已經衝來的另外兩人吐出去。

「咻咻!」

一道道ru白色的蜘蛛絲就已經像瀑布一樣飛出,目標正是趙香兒和嚴群。

既然對方是受傷的一級四段的魔獸,他們自然是沒有想過試水,一上來就是絕招。

趙香兒手中紅袖劍「噌」的一聲出鞘,右手中的綠色光芒將趙香兒的右手臂包裹在其中,手中的紅袖短劍似乎是在輕鳴,紅色的光芒更加的耀眼。

對著鬼蜘蛛的眼睛斬下去,數道赤紅色的劍芒奔涌而出,而趙香兒腳尖點地對著一旁的巨樹射過去。正好引導蜘蛛絲前進。

而另一邊,嚴群可是絲毫不會客氣,一上來便是一個地靈段上等武技,困龍訣!

第一訣,凌風囚!

ru白色的附魂珠綻放耀眼的光芒,將嚴群的右手臂照的像一塊璞玉一般。雙手結印,腳下一撮,身影已經是躲到了樹的後面去了,然後再出來,再躲。鬼蜘蛛的蜘蛛絲早就是已經纏住了大樹,是移動不了。

如此機會嚴群會放過嗎,雙腳掌一踏地面,身影就贏騰空而去,手中兩道ru白色的旋風在轉動,那一股屬於武者一段的強橫波動完美的釋放出來。對著鬼蜘蛛的腹部推去。

而在嚴群落地的一瞬間,身體就是一陣打滾,而他剛落下的地方就是一隻蜘蛛腿插出了一個巨大的洞口。嚴群的額頭上也是浮現一絲汗珠。

這鬼蜘蛛的兩道蜘蛛絲都是被兩顆巨大的樹榦所纏住,根本是拔不起來,而且是隨著它的掙扎,那兩棵大樹居然也是劇烈的都動起來,莎莎的聲音響動著。

但是它能怎麼辦?

首先就是趙香兒的攻擊到來,眼睛是它的重要部分,它不可能不要,所以,只有用自己的另一隻蜘蛛去抵擋。

但是它馬上就後悔了,那股凌厲的赤紅色光芒中,所帶有的武念力簡直就是恐怖。它突然是想起來了,對手的手臂可是橙色的啊!但是為時已晚,因為那可是人靈段上等武技,清靈劍訣!

嗤嗤。

那抬起的蜘蛛腿也是很不辛的被斬斷。但是,那赤紅色劍芒卻是直接的插進了鬼蜘蛛的背部,頓時就被一股綠色的血液所染的更加的噁心。(求收藏,求推薦) 「讓一下···嘿嘿···大家都在啊,我也來看看。」那長得有些妖里妖氣的孫家大少爺沖了過來,典型的就是一個好事者。而他身後的弟弟顯然就是低沉的多。

王家人都是變了臉色了,這何家和孫家都來了,這事情可就有點不妙了。

「這兩人便是孫家大少爺孫耀文和二少孫耀星。」王言云還是為嚴群他們四人講解了一下,對這孫家他們可是沒有仇,若是對上真的要進來攙和一腳,他們自然是不會客氣。

王凱等人就是在一旁冷眼旁觀著,他也是敏銳的察覺到似乎這幾人和何家有些瓜葛,說不定剛好趁這件事情搓一搓弟弟王言云的銳氣。

「小子,當日的事情可還不算完嘞。」何建業對著嚴群和凌天賜說道,當初大哥被抓,他們堂堂一大家族居然也是被威脅,還被打了一個耳光,這真是莫大的笑話。

嚴群臉色不變,氣勢絲毫不弱的迎上何建業的目光,低沉道:「二少真是說笑了,對於一般的手下敗將,我們還真的是不會記在心中,既然二少要繼續,待著秋獵賽開始之後,有的是時間。」

「手下敗將?這何家少爺敗在了此人的手下?」一身胖子一臉驚訝的說道。這世界上缺什麼都是不缺好事者。

「不會吧,他們可是這夢羅村中年輕一輩中頂尖的存在啊。」

「嘿嘿···這下秋獵賽就精彩了。」

王言云心中一片震驚,這幾人是怎麼惹上何家的人的?還手下敗將?別人最低的可都是武者三段啊!大哥,牛皮不是這麼吹的。

在那一旁的王凱等人也是心驚了一下,雖然有些懷疑,可是看到那何家兩位少年一臉yin沉的要殺人的模樣,這件事情又好像是存在。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自己的處境可就是麻煩了。

「哈哈···手下敗將,我去,何建業,你們是他們的手下敗將?這真是特大新聞啊。」那孫耀文聲音愈發的yin柔,加上這一笑,眾人的周身都是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至於那孫耀星卻是罔若未聞一般,但是眾人都是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戰意迸發出來,鎖定在嚴群的身上。

趙龍和嚴群兩人心中一陣嘀咕,但是氣勢還是毫不示弱的迎上去,硬是擋住了孫耀星的壓迫。殊不知這嚴群和趙龍兩人心中可就是吃驚了,這孫耀星居然是個戰鬥狂人!

對於剛才孫耀星的試探,周圍的人可都是看的一清二楚,心中更加肯定了剛才嚴群所說的那句話。連孫耀星這個雖然修為只是武者三段,但是戰鬥力卻是連四段都是絲毫不弱的傢伙都是一陣驚嘆,由此看著這幾個只有七八歲的孩子修為又多恐怖了。

「你們很強,值得一戰!」孫耀星試探之後,就只是說了這八個字,但是就這八個字,卻是讓何建兵、何建業、孫耀文以及王凱和王言云都是心中一片震驚。

特別是何家兩少爺以及王言云,他們都是接觸過嚴群他們,怎麼才幾天不見就在孫耀星的嘴中得到了肯定。

如果是孫耀文說出這句話,何家兄弟是絕對不會相信的,但是孫耀星說出來,他們就是不得不相信了。這個戰鬥狂人可是連何建兵都是有些懼怕。

何建兵狠狠的瞪了一眼嚴群,就yu出手試一試,但是一道威嚴的聲音卻是出現,道:「休要再這般胡鬧,若有恩怨,在秋獵賽中解決!」

凌天賜七人心中都是一震,他們也都是看到了這幾位大家族的公子爺的臉色,簡直就是驚恐與尊崇。

「你們給我記住,秋獵賽中,定要你們付出代價。」何建兵對著嚴群狠狠的說得道,最後帶著何家的人揚長而去。孫家也是與王家寒蟬幾句,便是離開了

「王兄,這剛才···」嚴群臉色有些好奇的問道,身後凌天賜幾人可都是豎起耳朵聽著了。

王言云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尊崇道:「剛才那便是村長大人的聲音,他也是我們夢羅村中唯一一位武宗級別的強者。」對於這句話凌天賜幾人可就震驚了,這在一般的村中根本不會有武宗的強者,而這夢羅村中,居然有一位,由此可見這夢羅村是有多強大了。

嚴群等人的眼神中都死流露出一絲火熱。武宗,畢竟是這裡的唯一一個!

當這次人都走了之後,王言云才是一臉歉意的看著嚴群等人,他現在知道,恐怕這嚴群幾人都不是弱者了。

幾人也是不嫌棄,三兩下便是已經熟悉了,在王言云安排的地方坐下。而且王言云也是終於明白了自己昔日的玩伴,現在也都是武者境界了。

凌天賜看了這裡將近有著一千多人的場地,目光有些激動,道:「王大哥,這秋獵賽我們都是沒有參加過,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為我們講解一下?」

「對呀對呀。」趙香兒也是有些激動,此等盛事她可是第一次參加,道:「何況我們現在什麼都是不知道,你讓我們先有個準備吧。」

看著這一個個都是一臉激動而且帶有熱血的勁頭,王言云也是一陣火熱,連忙介紹道:「其實這秋獵賽也是十分的簡單。主要就是為了考驗我們三大家族的年輕一輩的。三年之前,我們家族是派出別人而並非是我和大哥。至於另外兩個家族的人,都是已經參加過一次。」

「哦?參加過一次呢?」嚴群眉頭一皺,這恐怕就是有點麻煩了。

王言云點點頭,也是一副擔憂的模樣,道:「正是如此,如今這何家的實力最為的雄厚,他們的七人中武者四段一人,三段一人,二段三人,一段兩人。」

「嘖嘖···不愧為第一大家族,實力居然如此的雄厚。武者一段的就只有兩人。」趙龍此刻心中也是忍不住驚嘆道。

「至於孫家,現在是有著兩位武者三段,三位二段以及兩位一段。比起這何家也只是差了一點了。」說道這裡王言云明顯的嘆了口氣,道:「至於我們王家,我大哥已經是武者三段,還有一位家族子弟是武者二段,加上我,至於你們,實力不知道。」

很顯然,王言云就是沒有將他們的希望想到太高。凌天賜幾人都是相視一笑,給敵人一種不真實感,這樣才有機會翻盤。

羅森的眼神中閃過一道厲芒,道:「如此倒也是不錯,我們陣營的人實力都是弱,他們自然是沒有將我們放在心上。但是現在有了嚴哥的這件事,他們定會千方百計的刁難。所以,到時候香兒和凌老大就是關鍵了。」

羅森說到這句話就只有凌天賜他們七人明白,至於王言云則是置之一笑,就算他再相信這些人,畢竟在現實面前,還是得屈服,他知道這些人都是為了幫助自己。

「不知道王公子可不可以聽我們一句勸?」凌天賜突然對著王言云笑道,只是這個笑容有點冷。在與凌天賜的目光接觸的一瞬間,王言云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眼神中閃過一絲掙扎。

「請說。」王言云微笑的對著凌天賜示意。

「如果你已經是你大哥的眼中釘,肉中刺了,你···會怎麼辦?」凌天賜目光灼灼的看著王言云,此刻的王言云的眼神有些閃躲,而嚴群。趙龍等人都是將目光鎖定在他的身上。

現在王言云最不想去想這件事,家主讓誰去做,他根本是沒有意見,但是大哥這般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實在是讓他心痛。

「怎麼?你現在不想回答?還是覺得你大哥不會對你怎麼樣?」這一次是杜星對著王言云說道,畢竟他們幾人都是一起玩的。

「好了,既然你現在不想回答,那就算了。你還是繼續為我們講解吧。」凌天賜看著有些痛苦掙扎的王言云,只好先轉移話題說道。

杜星、李二和羅森都是一陣嘆息,想不到這王言云還是一如既往的懦弱,被自己的親兄弟都是逼到了這種份上,他居然還這麼猶豫不決。

王言云也是在心中很感激這幾位好玩伴,道:「這秋獵賽有著三個流程,第一個流程就是捕獵妖魔獸,時間為一日,最後根據各大家族中的晶核數量和等級來取勝。第二關就是,在前方那圈子中,每一家族都是派出兩人上去,到時候,裡面會放入一隻比參賽者高一等級的妖魔獸,這一場戰鬥,是村長大人親自監視,然後根據各自的作戰方位作為平分。至於最後一關則是各大家族中的人來進行測試,說白了也就是戰鬥,打擂台。」

「打擂台,這要怎麼一個打法?」嚴群相當的好奇,實力強大當然是最有機會留在上面,這有點不公平吧?「李二也是忍不住抱怨道。

王言云卻是搖了搖頭,道:「不,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最後一關,每一個家族派出的三個人都是不能在第二關中上場的。而且,這戰鬥的形式也是比較的特殊。先是抽籤,那麼抽籤的好壞也是直接的決定這勝負的輸贏。這簽有兩等,就是上等和下等,至於何家是不參與抽籤的。因為上一屆是他們贏了?」

「也就是說他們就是擂主?」趙龍已經開始摩拳擦掌了。 沒辦法,只能說這鬼蜘蛛實在是太不幸運了,一來就被斷了兩隻腿,還不待它反應過來。腹部地下的兩道ru白色的旋風頓時就變得狂躁起來。

強大的勁風直接開始變化,最後化為可怕的絞殺之力。直接將鬼蜘蛛的腹部轟出一個血洞,那股強大的衝擊之力直接將鬼蜘蛛的身體轟起了一米半多高才落下。

它可是一級四段的魔獸啊,對方的武技雖然是十分的強大,但是對方也不過是一個武者一段啊。這就是武技強大的作用。不過這鬼蜘蛛也是相當的憋屈,自己本以為這邊的人可以輕鬆解決,但是一上來就已經是陷入了死胡同。

凌天賜一直沒有出手,就是在等待時機,而鬼蜘蛛被轟起來的那一刻,凌天賜動了。踏步前沖,連雲步帶著一道殘影衝出去。猛烈的一踏身邊的一個樹榦,也是震得樹榦莎莎作響,身影一個騰飛,手中下等鐵器黑龍匕現。

眼神中掠過一絲狠厲,落下的地方剛好是鬼蜘蛛的背部與腦袋之間,內勁湧現,直接的插了進去,只剩下了一個手柄。而凌天賜的身影急退。手中一吸,在他身後就是一個長矛還在上面。也是絲毫不做遲疑的握緊下刺。頓時綠色的血液噴了出來。

轟!

鬼蜘蛛一連三創,凌天賜在那一刻身影直接被拋飛出去。狠狠的砸在一個樹榦上,頓時臉色一白,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這足足是有著五六米之遠。

鬼蜘蛛這最後一擊簡直就是必死之傷,它可是怎麼都想不到,最後三個武者一段的小小人類,居然就將自己擺平了。眼神中殺氣瘋狂的湧現,口中的蜘蛛絲已經是咬斷,它現在就是要在死前也要拉一兩個墊背的。

無疑,剛才給自己最後致命一擊的就是一個。

恐怖的殺氣,高大的身軀對著凌天賜衝擊。

但是一道壯碩的身影就已經衝來,像一道風一樣的衝來,手中的黑龍棍充斥著狂躁的能量,武念力在趙龍的催使下,光芒愈發的詭異。

「撼天訣!」

人靈段上等武技發動,趙龍眼睛都是已經紅了,這一棍從旁邊殺出去,沒有絲毫的遲疑。

一棍中帶著無限的殺機,狠狠的抽在了前沖的鬼蜘蛛身上,但是鬼蜘蛛可是一級四段的魔獸啊,它的感知會弱嗎?

那迅猛抬起的右側一隻半截蜘蛛腿,就已經狠狠的對著趙龍的心口刺去。而趙龍則是本能的側身,倒下去。

「噗嗤。」但是人都是有反應時間的,趙龍反應再快也是只有那麼快。那蜘蛛腿雖然是沒有刺中趙龍的心口,可是也刺中了他的身體,口中鮮血噴出,身體瞬間就被那蜘蛛腿抽飛出去。

此刻的趙龍就是臨死都不放開黑龍棍,因為這是他的寶貝,更是凌天賜送給他的。就像是一片落葉,最終狠狠的砸在地上,臉色一白,又是鮮血湧現。

倒在地上的凌天賜已經傻了,直到趙龍落地的那一刻,他才撕心裂肺的喊道:「不···龍哥···龍哥···」

「哥···」趙香兒的眼神變得格外的森冷,竄出去的身影唰的一下子就已經消失在原地。手中紅袖短劍的光芒越發的明亮,一股極端的鋒銳劍氣流露出去,緊緊的鎖定鬼蜘蛛,而就在那距離不到六米的時候,趙香兒一個縱身,手中的紅袖短劍已經是化為一道快若驚鴻的赤紅色光芒射進鬼蜘蛛的下脖子。

「嗤嗤···」

綠色的血液頓時狂湧,本就是迴光返照的鬼蜘蛛這一刻生機已經是完全的被切斷,但是依舊是本能的朝著凌天賜一步一步踏去。

「我打死你。」這一刻,嚴群的身影不知道何時已經是竄到了鬼蜘蛛的背部,ru白色的光芒包裹住的手臂,帶著強大的恨意與武念力,揮動著劈空斷岩掌。

砰砰砰···

縱使是鬼蜘蛛的背部在堅硬,它也是沒有了防禦,加上嚴群的恐怖修為,才幾拳頓時就已經將鬼蜘蛛的背部砸的稀巴爛。全身都是綠色的血液,但是他已經是一邊罵一邊砸著。

五米、四米、三米···

鬼蜘蛛的身體已經一片迷糊,凌天賜就用那一雙可以讓人膽寒的眼睛盯著已經到了眼前的鬼蜘蛛,眼中沒有一絲的害怕。

「不···天賜···」趙香兒的武念力已經用完,她什麼都做不了。而蘇老就在身後十幾米之後,現在他們就已經和當初一樣,忘記了有蘇老的存在。

「你還不死···打我兄弟。打我老大···我cāo,去死···去死···」嚴群全身上下,都是那令人噁心的綠色血液,整個人像是瘋狂一樣,坐到了鬼蜘蛛的頸部,早已經將凌天賜的黑龍匕拔出來,不斷地對著鬼蜘蛛的腦袋砍著。

當鬼蜘蛛的一隻蜘蛛腿已經舉起對著凌天賜刺下去的時候,凌天賜也是沒有一絲的懼意,趙香兒已經是泣不成聲,不敢看了。趙龍已經失血過多昏厥過去。

轟!

鬼蜘蛛的一隻蜘蛛腿已經到了凌天賜的心口不道十寸的距離,但是他已經倒下了,轟然的倒下了。嚴群整個人就像是瘋狂一樣,還在一段的砍著。叫罵著。

在一旁的蘇老眼神有著一絲痛惜,但是更多的是欣慰。這才走過去,將一直有著強烈殺意的凌天賜抱起放在趙香兒的身邊,將趙龍也是放在那裡。至於嚴群最後也是冷靜下來,雙眼血紅如絲,跳下來。

順手將趙香兒的紅袖劍取下來時,身上又是被一股綠色中帶著惡臭的血液然浸染。而蘇老也是將自己弄得十分的狼狽。

「快,就在前面···」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頓時腳步聲就已經傳來。

凌天賜木然的抬起頭望過去,嚴群也是。而趙香兒和蘇老則是在為他們三人清理傷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