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響亮的巴掌聲,還夾雜著葉雪蓮的尖叫,葉雪蓮雙手捂著嘴巴,睜大眼睛,此時葉飛已經奪過了小牙手中的匕首,還給了小牙一巴掌。

小牙捂著臉,詫異的看著葉飛,葉飛竟然打了他一巴掌。

「你的父親不配你這樣,你不可以這麼傷害自己,你還有母親。」

葉飛的聲音深沉的對著小牙說著,他面無表情,小牙看著葉飛,有些駭然,她第一發現,葉飛的眼神竟然這麼可怕和冰冷,那種斥責的眼神,讓小牙瞬間清醒。

「我知道了。」

小牙對著葉飛說著。

「阿姨,你的家事處理一下吧,我帶小牙走。」

葉飛抱起小牙,對著葉雪蓮說了一句,便是離開了這裡。

葉雪蓮看著葉飛的背影,剛才葉飛的那一手,讓她目瞪口呆,現在小牙還活著,足以說明了葉飛的強大,葉雪蓮相信葉飛可以保護小牙的。

葉雪蓮轉身看著林德肯,臉上帶著寒霜。

「離婚!」

葉雪蓮對著林德肯咬牙切齒的說著。

……

葉飛在路上偷了一個床單,包裹著小牙的身體,朝著披薩店走去,小牙的這份樣子實在是太可怕了,要是讓別人看到,指不定會有什麼流言蜚語。

「你回來了?」

愛麗絲彤在店內喝著茶水,看到葉飛抱著一個白床單回來,便是問著。

「老闆好。」

「老闆好。」

屋內好幾個員工都是對著葉飛打著招呼,葉飛意義點頭,便是朝著樓上走去。

「你們忙活著。」

愛麗絲彤對著他們說著,便是跟著葉飛上樓,她看葉飛的臉色不太好。

「怎麼了?」

愛麗絲彤問著葉飛,葉飛沒有說話,直接走到樓上,把小牙放在床上,葉飛撩起床單,小牙的樣子浮現在愛麗絲彤的眼前。

「啊?我的上帝啊,怎麼會這樣?」

愛麗絲彤雙手捂著嘴巴,眼中帶著驚恐,她看到小牙渾身漆黑,好像是被燒傷的,臉色也不成了樣子,愛麗絲彤很難相信,眼前這個樣子醜陋的女孩是小牙,小牙那麼漂亮的臉蛋,如今卻變成這樣了。

「踏踏。」

葉飛聽到三樓上有聲音,便是嘩啦啦的一聲把床單蓋上。

海倫鏡從三樓走了下來。

「葉飛回來了呀。」

海倫鏡看到葉飛回來了,便是打折招呼。

「嗯。」

葉飛點點頭,看了愛麗絲彤一眼,眼中的意思很明顯,這個海倫鏡怎麼還沒有走。

「晚點解釋給你聽。」

葉飛對著愛麗絲彤說著,便是抱著小牙朝著四樓走去。

葉飛從海倫鏡身邊走過,海倫鏡的鼻子嗅了嗅。

「好像是著火了呀?什麼東西?」

海倫鏡問著葉飛,葉飛沒有說話,冷著臉朝著四樓而去。

葉飛把小牙放到了四樓,揭開了白布,小牙閉著眼睛,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我完了。」

小牙嘆息一聲,便是對著葉飛說著,葉飛站在她面前,面無表情。

「你沒有完,你的臉,我會治好的,不過成本比較高,需要大量的時間,可是……」

葉飛說到這裡,便是停下了,沒有繼續在說下去。

「可是什麼?」

小牙有些疑惑的問著葉飛,她不認為葉飛是騙她的,因為葉飛的本事本來就很大,目前為止,葉飛是小牙見過最有本事的一個男人了。

「可是,治療的成本比較大,百年雪蓮,十年人蔘,雪見草,養玉珠,天山雪……」

「一切的材料都需要準備,這些都不是問題,但是天使還有三天後降臨,我怕……」

葉飛說到這裡,便是停下來了。

「你怕你死了是嗎?」

小牙說出了葉飛的下半句。

「是!」

「我並沒有把握打敗天使,如果我死了,那也無法治療你的臉,那麼,我死後,就請你照顧好愛麗絲彤吧。」

葉飛對著小牙說著。

「其實我也有辦法,只不過需要回到精靈族內,使用禁術。」

「如果你活著,我們一起回到精靈族,解除你身上的醜陋精靈異變,也解決我的臉,你要活著啊,這是我們的約定。」

小牙對著葉飛說著。

「好。」

「拉鉤鉤。」

小牙伸出燒傷的小手指,朝著葉飛伸來,葉飛笑了一下,便是和小牙拉鉤。

「現在你該告訴我,為什麼那個彼得要弄死你,彼得要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嗎?」

葉飛穩定小牙的情緒后,便是問出一個關鍵性的問題,這個問題剛才葉飛就想問了。

小牙抿了一下嘴唇。

「你們知道為什麼精靈族那麼難以找到,或者是不在你們人類之中生活嗎?」

小牙反問著葉飛,葉飛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那是因為,你們人類只要喝了我們精靈族的血液,就可以延年益壽二十年,和我們精靈族上床,可以增強性能力,可以讓你們人類在床上堅持二十四小時,女人和我們精靈族的男人上床,就會……你懂得……」

!!!

葉飛聽到了小牙的話后,直接長大了嘴巴,小牙的話,讓葉飛差點摔了個踉蹌,要不是從小牙口中說出來,葉飛都覺得是神話,二十四小時,尼瑪,太強了吧,床都能弄塌了,這確實是男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所以,這是我們精靈族的秘密,不可能讓人類知道的,不然我們精靈族就會有殺身之禍。」

「所以,我們精靈族一直會躲著你們人類,但是這還不行,這個世界,有那麼一批人來,他們專門尋找精靈,有對付我們精靈的方式和破解幻術的方式,一旦被那些精靈獵手發現我們精靈的巢穴,我們所有精靈,都會被殘忍的對待。」

「會把我們精靈給圈養起來,然後讓我們生育,就好像你們人類對待雞鴨魚豬一般那樣對待,殘忍,血腥,毫無人道,而那些豬雞鴨魚家禽,根本無法反抗,只有等死,這是你們人類對待動物的方式,也是對待我們精靈的方式。」

「所以,精靈越來越少了。」

小牙對著葉飛說著,葉飛沒有說話,確實如此,狼豺虎豹,地球生靈,全部都是地球的居民,也是公同的生命,但是,地球上的生靈卻被人類全部主宰,偶爾有人良心發現,覺得不能這樣,那就會遭受到其他人的攻擊,被罵聖母婊。

「我知道了。」

葉飛無話可說,直接給小牙的脖子上扎了一針,小牙昏沉的睡了過去,隨後,葉飛便是在小牙的身上連續扎針著,把自己的內力度入小牙的體內,緩解小牙的傷勢。

在葉飛治療小牙的期間,無數的精靈獵手,從外地趕來,小牙是精靈的秘密,已經遮不住了,一批又一批的精靈獵手,正在趕來,他們風風火火,充滿慾望,氣勢沖沖而來……

「到了!」

一個男子站在新城的飛機場內,身後跟著好幾個人,他們身上都帶著殺伐之氣,他們從卡索山脈而來,也是最早到的一批精靈獵手。

「老大,中海真的有精靈嗎?精靈不是就存在於那種荒無人煙,並且極其隱秘的地方嗎?卡索山脈都不存在精靈,難道新城就有精靈嗎?有些不合理啊。」

一個精靈獵手在男子的身後問著。

「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市,精靈族到新城一定是有事,不然不會到新城的,可能是因為貪玩吧。

「不管怎麼樣,一定抓住她,然後套出那精靈的巢穴在哪裡,最後,所有的精靈都是我們的,圈養起來,生生世世,哈哈哈哈……」

那男子大笑著,身後的幾個精靈獵手,也是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他們光是想想就覺得激動,精靈族女的長相十分甜美,就算是五十歲的精靈,也依然容光煥發,可比人類女人好看多了。

「那我們出發吧!」

那小弟問著老大。

「不急,先調查一下,據說那精靈是林德家族的女兒,叫林德愛得湯牙,不急,不急。」

那男子朝著新城走去,幾個人消失在新城的人海之內,小牙並不知道,現在所有的精靈獵手,都知道了她的身份……

……

「啊啊啊!」

卡索山脈內,光明之神倒在地上,鮮血淋漓,她被葉飛一劍洞穿胸口,雖然未死,但是也很難受。

「好強啊!」

「好強大的東方人。」

光明之神眼中帶著一絲殺機,自己還未全部恢復,天使之神打不過,就連一個東方人自己也打不過,光明之神這幾年恢復的並不怎麼樣。

「我在等三天,就三天,三天之後,讓你們全死!」

光明之神眼中露出殺機!一場陰謀在她腦海之中遍布著。

……

「叮叮叮。

就在此時,愛麗家族的老奶奶手機響起,老奶奶一看是血色門的電話,便是連忙接通。

「喂?」

「喂,殺手已就位,第二次刺殺行動開始。」

電話那頭的男子對著愛麗絲家族的老奶奶說著。

「好,好,太好了,一定要殺死葉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