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小教室就感覺一雙愧疚的眼睛盯着我,不用想就知道是誰,我看向尚卿卿的方向,對她調皮的一笑,露出一副輕鬆的樣子就坐回了自己座位上。

因爲是主修課,還好平時課本我嫌麻煩就一直放在桌子裏沒有拿回去,要不是高中留下來的習慣,估計現在就連課本都沒有了。 幻境中,素汐婆婆看著晉級而不自知的墨九狸,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濃了。這丫頭真的不是一般人。連自己晉級了都沒有發現,素汐婆婆正要考慮著,要不要提醒墨九狸疏導一下體內玄氣,免得因為剛剛晉級玄氣不穩定,給以後修鍊造成不好的影響時,就發現隨著墨九狸晉級光芒的消失,她的體內又出現了一種金色的光芒,不過這金色的光芒不過是瞬間就消失了,外界應該都不會看到的……

隨著金色光芒的消失,素汐婆婆竟然清楚的感覺到墨九狸的身上,隱隱的透出一股強烈的威壓,壓抑的連她險些招架不住了,彷彿她是九天之神一般的存在……

不過,這威壓和那金光一樣,都是轉瞬即逝,也讓素汐婆婆忘記了提醒墨九狸的事情。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在屋內忙碌的墨九狸的背影……

雖然剛才忽然晉級墨九狸因為太過專註,沒有感覺到什麼。但是金色光芒是來自紫夜的,墨九狸還是清楚的感覺到了紫夜的氣息波動……

她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神識卻是試探著想要進入空間內,本來以為進不去,卻沒有想到輕易的進入了……

墨九狸的神識直接來到了紫夜沉睡的地方,看著那裡若隱若現的金色光芒,墨九狸的心裡微微一暖……

「紫夜,謝謝你!」這已經是墨九狸第二次真心的感謝著說道。

「跟我永遠都不要說謝謝!我們之間是不管發生什麼什麼事情,都不用說謝謝的關係!」紫夜的聲音有些虛弱的響在墨九狸的腦海中。

「紫夜,你怎麼了?」聽出了紫夜的虛弱,墨九狸有些擔心的問道。

「放心吧,我沒事!之前不過是消耗太多罷了!你剛才晉級讓我得到了一些力量,現在已經好了很多。還有,我會繼續沉睡,不過,遇到危險或者寶寶有事,你不要擔心,一切交給我!」紫夜的聲音中帶著絲絲寵溺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紫夜,你放心,我會努力變強,強大到足以配得上做你的主人,強大到可以保護你們!」墨九狸自信的承諾道。

「我相信你!寶寶的毒急不來,我剛才感知了一下,母蠱應該不在這個大陸上!」紫夜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說道。

之前,他已經用自己的力量搜索了整個凌天大陸,並沒有發現寶寶體內噬蠱母蠱的存在,也就是說,那母蠱應該不在這個大陸上。

「不在這個大陸上?難道……」墨九狸眉頭深鎖,有些驚訝的道。

「沒錯,想必那母蠱應該在別的大陸之上。只是,為什麼別的大陸的蠱毒,會出現在這裡,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不過,你放心,有我在不會讓寶寶出事的! 大佬從不吃軟飯 復噬丹可以壓制寶寶體內毒素兩年的時間,兩年之內,寶寶應該不會再毒發!」紫夜說道。

「我知道了!不管那母蠱在那個大陸上,即便是在那所謂的神界,我也絕對不會讓寶寶有事的!」墨九狸說道。

「嗯,寶寶不會有事的,永遠!」紫夜說完聲音便沉寂了下去。

墨九狸的神識在原地停留了片刻,微微一晃來到了寶寶的房間,看到小書正直直的盯著床上的寶寶。

可是,寶寶卻似乎睡的很安穩,還沒有要醒來的跡象。墨九狸沒有打擾寶寶和小書,只是靜靜的看了一會兒寶寶,神識便歸位了……

看著還剩下最後幾株藥材,墨九狸感知了下自己體內的濃郁的玄氣,晉級了果然身子都輕快了不少。這會兒她倒是希望再多幾株藥材就好了,說不定她就能直接突破到紫玄了呢……

不過,修鍊這種事情,不能急於求成她也非常明白。能晉級總好過不晉級吧!收回心神墨九狸再次認真的採摘起藥材來……

時間一晃,墨九狸感覺到體內的玄氣又再次到達一個飽和的狀態了,只要她想,完全可以直接再次晉級的。可想到自己剛剛晉級沒多久,為了以後著想,她選擇直接將體內的玄氣壓制了下去,免得等會煉丹途中來個忽然晉級就不好了……

處理好自己的玄氣,墨九狸看著手中三十幾種藥材,每一株剛好有七份,也就是說她有七次機會煉製復噬丹。這復噬丹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只能服用一次,中了噬蠱的人服用過一次復噬丹后,再次服用也是沒有絲毫效果的……

墨九狸反覆回憶了一次煉丹的方法,然後坐在原地,在她採摘完所有藥材之後,這屋子裡面地上的那些藥材,就全部消失了,又恢復成了一個簡單的茅屋。

墨九狸沒有去拿地上一邊放著的丹爐,煉丹她還是習慣用自己的丹爐,拿出自己的丹爐,手指一晃小黑顫顫巍巍的出現在爐底……

外面的素汐婆婆看到墨九狸的火焰時,也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下嘴角。這丫頭的火焰看著還真是……非常的獨特啊……

準備好之後,墨九狸小心翼翼的按照丹方上面的順序,開始有條不紊的煉製起丹藥來,或許是因為這丹藥關係到寶寶的原因,墨九狸煉製的時候格外的細心,就連小黑似乎都變得格外認真了起來……

素汐婆婆看著全身心投入煉丹的墨九狸,不得不說墨九狸是極美的,即便是同樣身為女人,年輕時候也是美女的她,看著此刻認真煉丹的墨九狸,也忍不住被驚艷到了!果然,當一個極美的女人,認真做一件事的時候,才是最美的……

素汐婆婆看著墨九狸,一步步的將藥材煉化,去雜質,提純,再到凝丹。每一步都做的非常熟練認真,如果不是她知道這丹方早就失傳,都會以為墨九狸不是第一次煉製復噬丹了。只是,不知道這丫頭最後能不能成功罷了……

時間在墨九狸認真煉丹,素汐婆婆認真看著她煉丹中慢慢劃過。不出意外的,第一次煉製復噬丹墨九狸失敗了,是在最後凝丹的時候差了一點,所以失敗了……

看著漆黑一堆的藥渣,墨九狸沒有氣餒,也沒有馬上繼續煉製下一爐,而是閉上眼睛,仔細回憶著,自己剛才煉製的全部過程……

PS;謝謝寶貝;a九歌打賞《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100書幣!

謝謝寶貝;︶陌寒淺汐ゐ打賞《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99書幣! 南風城

煉器工會總會一間奢華的小院中,只聽到『嘭……』的一聲巨響傳來,緊接著一個灰頭土臉的老頭兒,從裡面飛了出來……

一邊拍打著身上的灰塵,嘴裡一邊罵道:「該死的,為什麼一到關鍵時刻就炸爐呢?老夫我就不信邪了,我非得將它煉製出來不可……」

「師父,師父你要替我做主啊!嗚嗚,師父,我被人欺負了……」這時一道女子的啼哭聲,打斷了老者的自言自語。

緊接著一個滿身狼狽的女子,忽然出現在老者的面前。只見女子的衣服雖然乾淨整潔,但是,一張臉卻是有些慘不忍睹……

老者低頭看了半天,才認出這是自己的寶貝徒兒李詩韻。他有些不悅的皺眉問道:「徒兒,你這是怎麼了?誰把你弄成這個樣子的?」

「師父,你要為我做主啊!都是風雲國將軍府那個女人給我害成這樣的!嗚嗚,我的臉怎麼辦啊師父,嗚嗚,我不要活了師父……」李詩韻委屈的說道。

幾天前在將軍府,因為被雪封那麼一揮,直接給她揮到了一個廢棄的石堆裡面不說,她落下去的時候還是臉先落地的,半空她想要反轉身體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一臉扎進石堆中……

那痛,可想而知!那結果,讓她苦不堪言……

加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雪封故意的,任憑她怎麼掙扎都出不來,周圍又荒無人煙,她簡直是受盡了折磨,九死一生才從石堆裡面爬了出來……

雖然她給自己吃了療傷的丹藥,可也不知道為什麼,身上的傷都好的差不多了,就是臉上的傷一直都沒好。到現在每看一次自己的臉,她就想到墨九狸那傾城的容貌,就讓她恨不得毀掉那個女人。

都是因為那個女人,帝溟寒才對她如此冷淡,敢搶她的男人,無論是誰,她都絕不會放過的!不過是一個小國家的將軍府而已,即便她給滅了,相信自己的師父也會護著自己的……

打定主意之後,李詩韻也顧不得再去找帝溟寒了,直接乘坐飛行獸飛回了煉器公會,來找她的師父,為她出氣……

煉器工會的副會長,就收了李詩韻這麼一個弟子,加上李詩韻不但煉器天賦了得,又非常的懂事有禮,表面功夫那做的是滴水不漏,整個煉器工會的人,都對她評價極高!這也讓老頭兒對自己的徒弟格外寵愛,加上他本身就是護短的人。

所以,這麼多年來,李詩韻在煉器工會的威望絕對是極高的,比起一些長老都只強不弱……

老頭兒一看自家徒弟的臉,嘴角狠狠一抽,心裡暗道:「真是太特么丑了,究竟是那個混蛋,給自己美美的徒弟,折磨成這個鬼樣子啊!」

「詩韻別哭了,你說說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師父一定會給你做主的!」老頭兒微微別開眼慈祥的說道。

實在是自己徒兒的樣子,現在有些太難看了!

「師父,是這樣的,前幾天我聽說風雲城那裡出了一塊極品黑曜石,我就想到師父最近煉器總是失敗,不就是因為缺少黑曜石嗎。於是我就想去風雲國看看,能不能得到那塊極品黑曜石,結果我好不容易從別人手裡買到了黑曜石,卻半路被一個自稱是將軍府小姐的女人給搶去了。徒兒不給她,她便直接對徒兒動手,都怪徒兒實力太弱,不是她的對手,最後不但丟了極品黑曜石,還被她打成了這個樣子!嗚嗚,師父,都是我自己無能,給師父您丟臉了!」李詩韻繪聲繪色的說道。

她非常了解自己的師父,如果她如實說的話,估計一聽到帝溟寒在場,他的師父就不會幫她了。所以,她只好隨便編了一個理由,而且,她知道師父最近煉器總是失敗,就是因為找不到極品黑曜石,用了別的材料代替,才會每次一道關鍵時刻就炸爐……

她編出這個理由,她敢保證師父聽了之後,一定會為她做主的……

「什麼?極品黑曜石?詩韻你說的可是真的?」果然,聽完李詩韻的話后,老頭兒眼睛一亮的問道。

「是的,師父!原本徒兒都已經得到了那塊極品黑曜石,卻不想被那個女人搶走了!而且,我都已經說了師父的大名,可她絲毫不把我們煉器工會放在眼裡,還說……」李詩韻用她那睜開都費勁的眼神偷偷瞄了眼自家的師父,欲言又止道。

「嗯?她還說什麼?」老頭兒立即問道。

「她說我師父不過是一個副會長罷了,就算是總會長去了,她也不放在眼裡。在她眼裡,煉器工會就是個屁!」李詩韻眼中露出一抹惡毒的目光,繼續說道。

聞言,老頭兒直接炸毛了:「什麼,豈有此理!不過一個將軍府,竟然不把我們煉器工會放在眼裡,真是太不像話了!徒兒別擔心,明天我們就動身前往風雲國,為師定要替你討回公道,奪回黑曜石!」

「真的?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可是,師父,您真的要親自去風雲國嗎?」李詩韻疑惑的問道。她記得自己的師父,似乎很少離開煉器工會的,這一次難道真的會為了她,親自前往風雲國嗎?

「沒錯,這一次為師會親自去的!半個月後風雲國的風雲城有一場馴獸師大會,馴獸師工會那邊送來了請柬,原本是打算讓三三長老帶幾個人去的。可是我徒兒竟然被人欺負了,所以,我決定這一次親自前往風雲城,我倒是要看看一個將軍府,究竟拿什麼來跟我煉器工會斗!」老頭兒非常不爽的說道。

李詩韻聞言竊喜不已,暗嘆老天爺都在幫她。只要有煉器工會在她身後撐腰,她就不相信到時候除不掉那個女人。

「我知道了,謝謝師父!那我先回去了!」李詩韻語氣輕快的說道。

「嗯,你下去吧!趕緊去找個丹師看看你的臉!」老頭兒看了眼自己徒兒,關心的說道。

「我知道了師父!」李詩韻說著開心的離開了小院。

此時,這師徒二人還不知道,這一次的風雲國之行,對於他們來說,是多麼的恐怖,如果早知道的話,他們一定不會選擇前往風雲國的……

PS;謝謝寶貝;伊人回眸╮淚傾城打賞《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99書幣!

有沒有寶貝想給這個老頭兒起名噠,有的話本章下面跟帖就行,下次出來時候就用啦, 一秒記住,

手伸進桌子裏想要把今天上課要準備的書拿出來,在裏面卻摸到了許多其他東西。

低頭一看,竟是一小碗粥還有幾個包子,旁邊還放着一個充電器還有一個信封。

這東西一看除了尚卿卿花是哪個傢伙留下的還能是誰,擡頭看向她那邊,卻見她低着頭不知道在做什麼,那樣子一看就是在躲我的目光。

這傢伙,還真是他媽的細心!打開信封,看見裏面一小疊紅色的毛爺爺,我終於控制不住紅了眼睛,教室裏挺多人,我憋了好久,才把在眼眶裏打轉了眼淚收了回去。

曾經她問過我,說如果以後出去工作了,結婚生子了,不得已分開不能天天黏在一塊了,我要怎麼辦?

我當時正玩着手機,漫不經心的回答她,要她給我個充電器夠我充電就行!

沒想到這天還真的來了,而這個傻子還真的給了我個充電器!

坐在旁邊的同桌問道:“餘安之,你怎麼了?是不是和尚卿卿吵架了?平時你一來她可是都是百米衝刺似得來跟你調笑兩句,今天怎麼沒來?”

我擡頭對她笑笑。

她卻驚訝的半張着嘴結巴道:“你…對不起,對不起,我是隨意猜的,你別當真!”

說完就趕緊轉身去忙其他事情,估計是看見我紅了眼眶,以爲是把我說哭了。

我沒有解釋,低頭偷偷的把她準備的早餐給吃掉。

一上午,我都處於感動的想哭的狀態,不管是我去廁所還是出去散步,尚卿卿的這個傢伙都偷偷的在我後面跟着,遠遠的看着我,陪着我!

我看向她時,她又裝作玩手機的樣子,實在是有點傻傻的。

放學後,我沒有去學校飯堂,而是去了班主任的辦公室,跟她申請回宿舍,原因是因爲我在外面租的地方失火,我沒有地方住了。

可能是平常對我的印象挺好,所以沒有多猶豫就同意了。

不過人運氣差起來,就算是喝涼水都塞牙縫,進了食堂就連個菜毛都沒見。

正當我轉身準備出食堂的時候,聽見裏面的一個阿姨叫住了我。

“哎,同學,是不是沒吃飯呀?”

我轉頭疑惑,但是也點點頭。

卻沒有發現她眼睛裏一道寒光一閃。

“來,我這裏還留了一份菜,本來是給我同事的,不過她沒來,要不你吃了把?”

我有點警惕,她不會是想要坑我錢吧,我現在身上可是隻剩下不到兩千塊錢,全部是尚卿卿那傢伙給我的,她要是坑我,我寧願餓着。

這樣想着卻聽見她說:“同學,估計你也餓了,過來吃吧,不收你錢。”

我還是警惕的看了看她,在我們不遠處還有幾個同學正吃着飯,心想着他們也應該聽到了,就算是想坑我,也應該有人出來給我作證,畢竟都是一個學校的同學。

這樣一想,我就放心的走過去接過她手中的飯菜,嘴上不好意思的說了聲謝謝。

我端着飯菜坐在了離那幾個同學不遠的地方,以免被那個阿姨黑了。

看着一碗白米飯和西紅柿炒雞蛋,我的食慾一下子上來了,在那個鬼地方吃着苗玉達的麪包喝水堅持了不到三天,剩下的一天兩夜,我們兩個都是靠水支撐過來,昨天醒過來也是隻喝了點那個雞蛋湯,今天算可是吃上一頓正經的飯了。

自然是顧不得形象的大口開吃,只不過感覺這個米飯遲到嘴裏的口感有些怪異,總覺得像是在吃豆腐腦似得,不用嚼它就往嘴裏面跑。

可能是長時間沒吃飯的關係,吃了沒多少,就有了腹飽感,正想別這麼浪費了,再吃兩口的時候。

我看見離我不遠的一個男生,驚恐的看着我,越過幾個飯桌站在我對面顫巍巍的說道:“別…別吃了!這…你…別吃了!”

說着都帶着一絲的哭腔。

他話音剛落,我旁邊的一桌男生都笑了起來,毫不掩飾的大聲嘲笑道:“你們快看,你們快看,舞蹈系的那個人妖竟然又開始發病了,上次是在圖書館死活哭着不讓一個男生和女生坐在角落裏。”

“就是,就是,上次我也在那裏,人家本來躲在角落裏親熱,他上去哭着非讓人家別坐地方,也不說原因,最後人家情侶走了,他也不坐,趕緊就跑了,估計是看別人有男朋友嫉妒!”

就連另幾個女的也不放低聲音的說着。

如果說男生是看熱鬧不怕事大,這幾個女生就是嘲笑諷刺,說起最後一句沒有男朋友嫉妒的時候,那語氣真是360的大轉彎,要多諷刺就有多諷刺。

站在我飯桌前面的男生也不說話,就是低着頭,眼淚打轉,手悄悄的伸過來,把我的飯盤拉開。

本來他身高就不高,有長了個娃娃臉,淚水在滿是驚恐的眼裏打轉,確實顯得不夠有男子氣概。

我疑惑的擡頭看着他,語氣疑惑的看着他:“怎麼啦?”

他見我沒有生氣,只是有些疑惑,竟偷偷吐了口氣!

“我…我不能說,但是,但是你別吃了。”

這句話聲音不大,但是旁邊幾個桌子上的人都是要看他笑話的,在他說話的時候都集中注意力看他能說點什麼,其他桌子上沒有一點聲音。

但是他這句話一說出口,其他幾個桌子上立刻傳來轟炸般的狂笑。

這時的我同情心突然氾濫,看見他們這麼多人欺負一個瘦小的男孩,對他們有些厭煩。

豪門之魂音 沒有說話,站起身就往食堂外面走,沒想到的是,剛纔那個快哭的男孩竟然跟了上來。

我轉頭疑惑的看着他:“怎麼啦?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說?”

他忙搖了搖頭,但是看了看我又微微的點頭。

“什麼事?我們去前面樹林裏的樹蔭下說吧。”

我指了指前面的樹林,心裏還自戀的以爲是又一個默默喜歡我過來告白的人。

不過顯然是我想太多了,我靠着樹邊坐下,他倒是小心翼翼的蹲下,我們之間至少保持了一米半的距離,這讓我有些無語,雖然性格上有些娘氣,但倒是也是個男的。

怎麼能這麼的……

他離我這麼遠是怕我吃了他不成?

“你想跟我說什麼呀?”

他張了張嘴,半天沒有擠出半個字。

這讓我也有些不耐煩了,還他媽真的是太磨嘰了!

“誒,你能不能男人點,有話就快點說呀,你說話好急人!”

我這句說完就看見他的臉立刻漲紅起來。

“你…你以後不要隨便吃不明不白的東西,你要小心點你周圍,不然…不然會出事的!”

說完這句他就快速起身,速度極快的跑開。

我在後面不明所以的叫他好幾聲他都沒有回頭理我。

讓我不由的撓頭疑惑,這人不會真的應了剛纔那幾個人說的有病吧!

我起身跟着他向前面跑了幾步,發現這傢伙說話不利索,溜得倒是挺快,眨眼睛竟然就被我跟丟了。

轉頭準備回教室備課發現正對着我的四樓圖書館有人再往我這邊看。

我下意識的回看過去,這一眼不要緊直接在太陽低下給我嚇得渾身冰涼。

我只看他一眼,眨眼間他就消失了,窗邊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那人…那人竟是剛纔和我說話的那個男生,我明明是追着他到這裏的。

就算是他從這裏轉彎跑到圖書館,那也不可能是在我眨眼的幾秒鐘可以完成的!

我抹了把不知道是被曬出來還是被嚇出來的汗水,順便揉揉眼睛,再次看向四樓圖書館的那個窗子。

難道是我剛纔看錯了嗎?不可能呀,爲什麼不看成別人,而是剛纔和我待了不過幾分鐘的人呢?

我幾乎是腦子一片空白的走回教室,看見我這個狀態,站在遠處的尚卿卿幾次都想跑過來,最後都停在了半路。

我沒有心思在意她是不是過來,而是在想剛纔那個男人長什麼樣子,還有剛纔圖書館窗戶旁邊站着的人長什麼樣子。

最後竟然都想不起來,在使勁想,竟然連那人的臉部輪廓都給忘了!

只記得那人瘦瘦弱弱的,說話吞吞吐吐的,窗戶上那個人長什麼樣來着?

“喂,安之,你在想什麼呢?怎麼嘴脣都白了?”

坐在一旁的同桌關切的小聲問道。

我呆呆的擡起頭,努力的想要朝她微笑。

卻感覺胃裏一震翻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