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雷電劈向血氣包圍的天一,這雷電不但沒有傷害天一,反而和血氣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個雷光血球。

翠虹鎧甲似乎是嗅到了危機,竟主動形成一層護盾,將柳羿和百里何霖守護在其中。

「想不到你倒是有不少寶物!」百里何霖有些意外地看著柳羿。

「呵呵……」柳羿尷尬地一笑,他總不能說這是他把蛇王的老巢給抄了。

「他這是在做什麼?」柳羿問道。

百里眉頭緊皺,表情嚴肅道:「暗靈秘術,乾靈血圖第一層……吞噬煉化!他應該是在用秘術快速消化蛇王的蛇膽精化,等到這血氣和雷雲散去之時,他一定會功力大增,也許會踏入靈玄中期修為,如果是那樣就麻煩了!」

「什麼,那你還是快走吧!他要的只是我,和你沒有關係!如果你走了,我想他不會去追你的。」不知何時柳羿已經將百里當成了兄弟一般。

「不,我奉家師之命,在這玄玉城中搜尋了十年,如今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是不會這樣輕易離開的。」

百裡面帶愁容地看著天一的變化直言道,這時候緊張的氣氛不容百里拐彎抹角,索性開門見山地道出自己來玄玉城真正的目的。

「原來你也是抓我的……」柳羿心中一陣莫名的失落。

「十年之前,我和家師清殤道長親眼目睹血光降世,而且我們都能感覺到血光之中擁有一股浩然正氣。」

「但是我師傅說,祖師耗盡畢生功力得到諫言,『血光現世,千年浩劫,魔帝復生,生靈塗炭……』,所以你一定與這魔帝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我們雖然萍水相逢,但是以我的觀察,你並不是一個嗜血的魔頭,相反還有一些我道的俠義。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剛剛這火焰馬群定是這天一的傑作!所以我只是想請你和我一同回雙陽門一趟,再由我師父他老人家定奪!」

百里將他心中做想一股腦地說了出來。

「多謝!可是你能確定我真的是你們要找的人嗎?」柳羿還是有些不能接受。

百里拿出一塊巴掌大的玉牌,這玉牌精緻而古樸,其上華光流彩雕刻著一些紋飾。柳羿發現這塊不大不小的玉牌此時正忽明忽暗地閃著光。

「這是我下山之前,師傅交給我的,他曾經說過,這塊令牌只有遇到魔子才會有變化,所以你應該就是我要找的人無疑!」

「你們聊完了吧!哈哈……」血氣之中傳來陣陣陰氣森森的笑聲。

「不愧為暗靈秘術,沒想到這麼快就將蛇王的精化煉化完了!」

血氣開始漸漸消散,就連天上的雷雲也跟著快速消散著,天空重新恢復了光亮。

天一從中走了出來,可能是因為雷電的原因,天一原來的長袍已經消失不見。

這時柳羿和百里才看清天一的樣貌,竟是一個十分年輕的少年模樣。

整個皮膚都是天藍色的,一頭火紅的頭髮以及修長的雙耳,與人族有著很大的差別。

天一握了握拳頭,其上似有血氣環繞,他緩緩道:「這蛇王的蛇膽果然味道不錯,終於讓我重新回到了靈玄中期修為,雖然還沒有我原來的百分之一的力量,不過也還是稍微好受些了。」

「怎麼樣,看在清殤道長的面子上,你如果現在離開,我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畢竟天一還是有所忌憚百里背後的那個人。

「休想,今日如果將他交給你,那麼他日荒寂就很可能萬劫不復,所以就算我拼了性命也不會讓你帶走柳羿!」

柳羿聽到百里稱呼自己柳羿而非魔子,大為感動,上前一步道。

「今日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跟你走,我想你們的皇也不想要一具屍體回去吧!」

「我可不會讓你死,你的命還要留著尋找魔帝陛下呢!」

「少說廢話,還是手下見真章吧!」

百里一個箭步沖向了天一,這一次他沒有試探,而是施展全力攻向天一。

「玄淵-破天一擊!」

玄淵劍法可比之前百里所使的劍法威力大了不止百倍,此劍一出,大有撕天裂地之勢,就連周圍空氣中的天地靈氣都匯聚成無數風刃,隨著這一劍沖向了天一。

周圍的房屋彷彿已經無法承受風刃的力量,開始寸寸龜裂。

如果柳羿不是有翠虹鎧護體,此時估計也被劍氣所傷,即便如此,他的衣服還是出現了一道道划痕。

「想不到這百里竟然如此之強,這一擊幾乎可以將半個玄玉城摧毀。我想如果不是他有意控制,說不定此時翠虹鎧的護盾已經破碎了!」

柳羿在心中感嘆道,這也更加堅定了他的修鍊之心,「將來我一定也要成為這樣的強者,甚至更強!」

天一看到百里這驚世駭俗的一劍,不敢大意,使出全身的力量。

「哈哈,痛快,不愧為清殤道長的徒弟,在劍法上的造詣竟如此之厲害!」

天一忍不住讚歎,同時手上發力。

「血靈劍法-破!」

只見在天一身前出現了一柄巨大的血紅色長劍,於此同時周圍的血氣瘋狂地涌了過來,不僅使得血色長劍更加凝實,同時也在天一的身旁形成了一道護體罡牆。

「看來這些人的死果然是這天一有意為之,這些死屍無意之中竟給他提供了源源不絕的力量!」百里對天一的手段感到深深的震撼。

「轟!轟!轟!」

兩道毀滅性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發出刺耳的聲音,一股股強大的衝擊波頓時席捲了整個玄玉城,所到之處,房屋全部倒塌,空中飛揚著木屑,就連之前的校場竟被碾成了粉末。

柳羿雖然躲在翠虹鎧的護盾之中,但是雙眼已經無法看清眼前的一切,他只感到一陣陣劇痛,身上一下子多了許多傷痕。

有著強烈的能量漣漪已經不知不覺間穿透了翠虹鎧的保護。 柳羿緊咬牙關,看著力量迸發的中心。

久久,力量散去,在原先兩人所站之處出現了一個深約數十米的巨坑。

一人渾身浴血,玄水青雲袍也被染成了鮮紅色,手中的長劍顫顫巍巍,似乎隨時都會從手中滑落。

柳羿快速趕來,關切道:「何霖兄,你怎麼樣?」

鮮血從百里口中噴出,此時他已經受傷頗重,只是一股意志力支持著他才沒有倒下。

「呵呵,清殤道長的徒弟果然有兩下子,如果和你同一個境界,今天死的人就是我了,不過可惜!可惜!」一旁天一說道。

此時天一雖然也很狼狽,在他的身周還殘有一些藍盈盈的液體,但是很明顯,這一戰是他贏了。

「好了,我就將魔子帶走了,至於你能不能活著離開就看你的造化了!如果不幸死在了這裡也怪不得我。現在我們可還不想和你雙陽門撕破臉皮!」

就在天一準備將柳羿帶走的瞬間,百里將七彩琉璃扇握在手中,一滴滴鮮血落在扇面之上,忽然扇子發出強烈的七色光芒,以百里和柳羿為中心,快速向外擴散。

並將走來的天一震退數米。

「這又是什麼鬼東西!」

天一一臉詫異:「這清殤道長果然對你疼愛有加,就連寶物都層出不窮,真是讓我有種殺人越貨的衝動!嘿嘿!」

光芒散去,只見一道巨大的鐘影將百里和柳羿保護在其中。

雖然只是一道鍾影,並不是實體,但此鍾一出,天地動搖,乾坤失色!

鐘體之上日月星辰、地水風火環繞其上,並且雕刻有「山川大地,荒寂九族」八個燙金大字。

此鍾影正是荒寂誕生之時所孕育出的三大無上神器之一混沌鐘的鍾影,但並不是混沌鍾本身。

混沌鍾乃三大無上神器之中,擁有最純正力量的神器,它對一切魔物妖邪有著天生的剋制作用。

所以如果是混沌鍾本身的話,恐怕天一此時已經魂飛魄散了。不過如果是混沌鍾本體的話,以百里何霖的修為也無法將其催動。

但就算只是一道鍾影也讓天一感到極度難受,彷彿有無數對眼睛無時無刻不在盯著自己。

「想不到混沌鍾影真的在你們雙陽門,但是那又如何,你如今身負重傷,精血虧空,難道還能催動它嗎?」

說著,在天一手上出現了一塊方方正正拳頭大小的印,正是影皇給他的天一印。

次印乃是影皇天一神印的仿製品,其品級雖遠不及混沌鍾,但是此時一方面百里身受重傷,另一方面此鍾影並不完整。

「我勸你還是把魔子交給我,否則明年今日就真的是你忌日了!就算是這混沌鍾影也無法保護的了你!」

「休想……」百里艱難地說道。

「那就不能怪我了!」

只見天一印御風則漲,忽然之間變的異常巨大,足足有一個玄玉城大小。然後天一印猶如泰山壓頂一般狠狠地砸向了混沌鍾影。

鍾內,柳羿和百里頓時覺得一道力量雷霆萬鈞般傾瀉而下,二人頓時感到體內氣血翻湧。

「我再問你一遍,交還是不交!」天一手執天一印威脅道。

「不!」

「柳羿兄,看來我們今日真的要留在這裡了。」百里無奈地沖柳羿一笑。

柳羿向著百里微微一笑,忽的抬頭看向天上的巨印,眼神堅定,似是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

「住手!你放了他,我願意和你走!」

「好,那你走出混沌鍾影,我便放了這小子。」

百里一把抓住柳羿的手道:「柳羿,不可,今日你如果跟他走了,等於我親手將荒寂的未來送給暗靈,倘若他們利用你放出傳說中的魔帝,那我豈不是成了千古罪人!」

「可是……你……」

「柳羿不必為我擔心,我還能支持的住!以他目前的修為催動這神印,很快便會體力不支,到時我們便有機會了!」

其實百里心中也沒有一絲把握,他也只是藉此打消柳羿出去的念頭。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天上天一看到柳羿遲遲沒有出來,猜到定是有了什麼變化,因此心中打定了注意:「看來今天只有開殺戒了!」

「砰砰砰!」

天一印一連數次砸在了混沌鍾影之上,如今整個玄玉城已經在碰撞之中被夷為了平地,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天坑。

混沌鍾影內,柳羿和百里二人終於支持不住,口吐鮮血。

此時混沌鍾影已經暗淡了不少,再看鐘內,二人已經失血過多昏了過去,但是百里的手還是牢牢的握著七彩琉璃扇,一旁柳羿的鮮血無意之間沾染在逍遙登靈劍的劍體之上。

「沒想到這百里骨頭這麼硬!」天一慨嘆道。

就在天一準備再次施展天一印,徹底擊碎混沌鍾影之時,一股以逍遙登靈劍和混沌鍾為中心的詭異力量爆發而出。

此股力量雖然並不強大,但卻讓人無法捉摸。

片刻之後力量消失不見,隨之消失的還有混沌鍾影內的一切。

「這是怎麼回事,剛剛那股力量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天一大惑不解,而且此時他完全感覺不到柳羿和百里的存在。

「算了,還是先回去向影皇陛下說明這裡發生的一切,然後再做定奪吧!」

……………………..

此時離玄玉城最近的不歸林外,整站著兩個蛇人,其中一人正是叛離蛇龍的蛇軒。

另一人看著蛇軒道:「你確定蛇龍已經毒發了?」

「千真萬確,我想他如今很可能已經被突然出現的暗靈所殺。」

「哈哈!」那人仰天長嘯:「蛇賈,我終於為你報了血海深仇了!」

說話之人正是蛇商,不知蛇軒何時已經與蛇商勾搭在了一起。

柳羿在失去知覺之前忽然感覺到一股力量拉扯著自己,然後就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知過了多久,柳羿悠悠醒來,他微微動了動身體就感到渾身刺痛。他緩緩睜開雙眼,耳邊卻傳來一個少女銀鈴般的笑聲:「爺爺!爺爺!他醒了!」

柳羿發現自己此時正躺在一張古樸而又有些破舊的床上,屋內一盞燭火隨風搖擺。

身前一名身穿紅色短裙的少女整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到自己醒來,竟有些興奮。

這少女大約二十歲不到的樣子,比柳羿年紀稍長兩歲,少女聘婷婀娜、靈氣逼人,並且她的裙子極短,一雙筆直而修長的雪腿極為惹眼,上身一件抹胸衣包裹著呼之欲出的飽滿,加上一頭火紅的長發,讓人有種心猿意馬地衝動。

門開了,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走了進來,老人步履蹣跚,行動似乎有些不便,但臉色卻十分紅潤,少女連忙上前攙扶著老人走了過來。老人身著一件白色長袍,笑道:「小夥子,你終於醒了,我還以為你要支持不住了呢!」

柳羿忍者疼痛,起身看著老者,恭敬道:「是您救了我嗎?」

老者微微一笑:「不,是我的孫女瑤瑤上山採藥之時救你回來的!」

柳羿忍不住多看了少女兩眼,原來她叫瑤瑤,果然人如其名,火辣之中透著賢淑,給人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他開口道:「那個……瑤瑤,多謝……」

少女竟被柳羿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臉色羞紅:「不用客氣,我從小跟著爺爺行醫救人,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

柳羿稍顯尷尬,自覺對美女有些唐突,連忙轉移視線,問道:「老爺爺,不知道這是哪裡,還有我的夥伴也在這裡嗎?」

老人一臉慈祥,笑道:「這裡是安平村,隸屬於人族。瑤瑤救你回來的時候就只看到你一個人,沒有看到還有其他和你同行之人,怎麼你和你弟同伴走散了嗎?」

「餓,可能是吧,我也記不太清了。」柳羿裝傻道,但他內心卻震驚不已:「我不是在玄玉城中么,怎麼會突然來到安平?還有百里怎麼也不見了?」

「看來你受傷極重,腦部受挫,可能讓你忘記了一些事情……哦,不過在你昏倒之時,身上還有一隻麒麟,它如今也在這裡。」

「不過請恕老朽冒昧,你叫什麼名字,怎麼會去赤炎谷,那裡野獸橫行,更是與傳說中的禁地相距不遠,危險異常!也算你命大,如果換做旁人可能早就死了,可是你的身體卻好像會自愈一般,短短几天就醒了過來!」

柳羿竟被問得一時不知應該如何回答,難道告訴他們自己是從萬里之外的玄玉城掉到這裡的么,那估計這爺孫兩會當自己是一個瘋子。

他只好隨口答道:「我叫柳羿,不小心迷路了,才走進了赤炎谷,再後來遇到一頭猛獸便一無所知了,幸好遇到姑娘,否則說不定我已經是野獸腹中的一塊食物了!」

柳羿竟有些洋洋自得,自己都有些相信自己隨口編的事情了。

老者點頭道:「原來如此,小夥子,你如今大傷未愈,還是應該多休息!」

說著老者起身,輕輕地拍了拍瑤瑤的肩膀,示意瑤瑤離開:「好了,我們還是先出去吧,讓柳兄弟再休息一會。」 瑤瑤走後,柳羿看著這個陌生而又溫馨的小屋,一頭霧水:「我明明在玄玉城中,和百里何霖一起身負重傷,怎麼醒了之後竟出現在萬里之外的赤羽族?而且如果是百里何霖將我們轉移出來,可是他人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