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閃電騰地就從烏雲之中沖了出來。

這閃電該有水桶粗細,浩浩蕩蕩的,直往古風擊打過去。

「咕咚」

早前古風吃過沛菡的虧,是以沛菡一出手,登時就嚇了一跳。

這一刻,竟有些手忙腳亂起來。

「刷」

直到那道閃電飛近了,這才急急忙忙地出手。

「轟」

兩道攻擊在空中碰撞,巨大的能量波動,有如天空之中炸裂一個巨大的炸彈一般。

趁著這個空檔,沛菡催動元氣,快速往張嘯飛去。

「我沒事!」

張嘯再一次在空中定住了身子,「噗」的一下,又是一口鮮血吐出來。

精神一震,雙斧猛揮,再衝過來。

「好!」

沛菡轉身回去,大喝道:「我跟你並肩作戰!」

翻滾的黑霧一衝出去,各色的光芒閃爍出來,多重屬性的攻擊浩蕩衝出,席捲而上。

「大哥!」

古風回頭一叫喚,後面的話不用說也很是明顯了。

這沛菡已然是成為了古風的心魔一般了,一個分神境界的人居然被一個元嬰期的小姑娘威脅到這種地步。

「哼!」

古陽怒視一眼,「真是丟我們古家的臉!」

話雖然這麼說,不過古陽的雲頭刀還是震蕩起來,刀氣洶湧衝出。

「騰騰」

古風跟古陽兩人再次聯起手來,刀起刀落之間,卻好像有汪洋一般的威壓磅礴沖了出來。

「嘶嘶」迸射下來的刀氣鋒銳無比,如銀河落九州一般,向著沛菡張嘯兩人激射下去。

……

「凌哥!」

伊秋扶著聶凌,緊張無比,就問道:「趙姐姐跟張哥,真的可以嗎?」

「唉!」

聶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說道:「以卵擊石,我們實在不是他們對手啊!」

「那我們為什麼還要繼續下去?」

「不然我們能怎樣?這一戰無法避免!除非死,不然永遠不會結束!」

伊秋被聶凌堅毅的眼神感染到,胸中也生出無盡的氣勢來。

「不死不休!今天我們四人就同生死,共進退!」

聶凌微微一笑,「你錯了,是五個!我們三兄妹,加上你,還有小霜,我們是五位一體!」

「對!五位一體!」

伊秋緊緊握著聶凌的手,心潮起伏,激動無比。

……

「砰」、「砰」

兩聲巨大響動傳來,一下子都將伊秋帶回現實中來。

張嘯、沛菡再一次被擊飛下去。

而且這一次是直接打下那深淵之中,煙塵浩蕩衝起。

古凝霜哭聲撕心裂肺,伊秋也是急得眼淚都要飆出來了。

「凌哥,怎麼辦?」

「沒事!」

聶凌的目光卻也沒有像伊秋一樣看著那深淵。

擔心也是擔心的,不過現在擔心也沒有用。

當務之急就是解決眼前的困境。

聶凌劍眉一挑,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轉頭過來就對伊秋說道:「伊秋,你幫我做一件事。」

「嗯?凌哥,什麼幫不幫的,你說!」

伊秋急的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嘴上回答著聶凌,但是眼睛卻一直看著那個深淵。

「砰」、「砰」

兩個身影又出現眼前,伊秋登時就大叫道:「凌哥!他們出來了!」

「張哥,趙姐姐,你們沒事吧!」

張嘯沒有說話,只是朝他們揮揮手。

不過看他們站立的姿勢都有點搖搖欲墜的,伊秋就更是擔心了。

「哦!」

聶凌回答著,不過目光卻依舊在另外一邊。

「伊秋!」

聶凌又輕輕喊著,「嗯!在呢!」

「趁他們現在不注意,把我打到河裡去!」

「什麼?」

要不是伊秋怕聲音太大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只怕當場就要叫出聲來了。

「凌哥,你你這是要幹嘛?打到河裡,你要過去,我直接扶你過去就是了!」

「不行的!」

聶凌費力地搖頭,說道:「動靜太大了,我們這樣走過去一定會引起他們的注意的,你就用你的掌把我拍過去!」

伊秋是十萬個不理解,但是看到聶凌堅毅的目光,不可拒絕的態度,當下就算是有再多疑問也沒有再問。

「呼!」

伊秋呼了一口氣,鄭重點頭,說道:「好!我答應你!」

「嗯!」

聶凌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說道:「待會大嘯他們再衝上去的時候,你就動手,這裡離河也有十幾里,你一定要確保能將我打過去。」

「知道了!凌哥!」

伊秋知道當下的情況也沒工夫解釋什麼,緊緊握住聶凌的手,雙目也變得堅毅無比。

「砰」、「砰」

張嘯、沛菡稍微恢復一些,足尖一點,爆射衝出,兵器呼嘯破空,氣勢依舊是不輸分毫。

負隅頑抗!

很多人卻都在心中升起了這個念頭。

就算是古凝霜也有些動搖了,或許自己根本就不應該回來……

「砰」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戰鬥中的時候,突然一聲響動讓他們不由得嚇了一跳。 「啪」

伊秋一滴淚水掉落下來。

原來這之前是含著淚將聶凌拍打出去的。

雖然力道控制得很好,但還是怕這一掌會對受傷的聶凌造成進一步的傷害。

「呼呼」

掌一拍,力道一傳到聶凌的身上,登時就呼嘯飛去。

破爛的白衣在空中飄飄,聶凌整個身子像是稻草人一般,不斷往河那邊飛去。

「別怕,我很快回來!」

聶凌看了一眼哭成淚人的伊秋,柔聲說著這句話,說著臉上還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

他們正是在幹什麼?

就在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這邊的戰場也進入到白熱化的局勢了。

「鏗鏗鏗」

「鏘鏘鏘」

兵器撞擊聲不斷傳了出來。

實在是難以想象,居然還能戰成這樣,這兩人卻都像是打不死的蟑螂一樣。

被打倒之後,很快又能起身戰鬥。

就連站立都搖搖欲墜了,居然還能堅持這麼久。

「刷」

「刷」

雲頭刀、鬼頭刀在一瞬震蕩,刀氣洶湧滂湃的,騰地一下就從刀尖上面衝出兩棵鬱鬱蔥蔥,高大無比的樹木。

「轟」

張嘯被喬木掃中。

「砰」

煙塵紛紛揚揚的,張嘯的身子直接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

「轟」

「砰」

強大如沛菡,被分神境界的古陽的灌木掃中,還是跟張嘯一個模樣,重重倒地。

「張哥!趙姐姐!」

伊秋急得大叫,古凝霜哭得眼睛都腫了,淚水無聲無息地一點一點滴落下來,櫻唇一顫一顫的,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哈哈!」

古風在空中大笑起來,「這一次,你們是再也爬不起來了吧!不得不說,在元嬰期你們基本無敵了!但是誰叫你們要招惹上古家,誰叫你們要破壞古家跟司徒家的親事!如今你們的結果只有一個——死!」

「不要!」

伊秋急得大叫一聲。

「不要!」

古凝霜也是哽咽著說出這兩個字。

「小女娃!」

古風看著伊秋說道:「不用急,一會就送你跟他們團聚!」

說完也對古凝霜說道:「侄女,希望你能理解,我們這是為了你好!」

「不是的不是的!」

古凝霜木然地搖頭,那個樣子任誰看了都心生憐愛,惋惜不已。

「好你奶奶個大西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