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座囚島,連成一線的yào鼎形狀瓶口之處,每隔上一些時間就會出現詭異駭人海làng的位置。

如今,在經過這數月的時間中,聚集了無數的武道修士,妖獸修者與妖獸。

顯而易見的,這一次,聚集的武道修士之流,七階碎境境界這樣的修為境界實力,不管是武道修士還是妖獸修者、妖獸之類的,都已經是被邊緣化了,可以說,碎境境界的頂峰強者,此時候,在這裡,都是小角sè。

平時的時候,雖然這一處,是囚者之海空淵之溝的中心位置,常來常往的大都修為境界實力極高,但是低等級的武道修士之流,雖然很少,但也是有著的,但是,現在,在這一處位置周邊數千萬米之內,很不常見一些修為境界實力低一些的武道修士等。

來來往往的最常見的,反而是偽涅槃者這樣的強悍修為境界實力武道修士等

要知道,在九天大陸人口最密集的九天五郡五十城之中,一個大家族或者是師mén之類的,有著數位偽涅槃者的話,都是不外出的,都在自己的勢力所在範圍之中,進行著保護之類的,尤其,哪怕是有的大家族宗mén等等勢力,有著涅槃者級別的強悍存在,但是,這些涅槃者級別的強悍存在,也更是足不出戶的多,幾乎不可見。

但是,空淵之溝這一處,是真正的弱ròu強食之地,因此上,才會真正的迎合了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這句話的jīng髓

畢竟,現在,突然狀況一出現,空淵之溝這一處,最常見的數位最低等級的強者,也是偽涅槃者的程度

如此一對比,空淵之溝這一處的強者遍布程度,也是一目了然了。

而事實上,武道修士一途,也只有不斷的經過戰鬥的洗禮,才是更具有向著更高等級衝刺的實力

安逸,造就的只能是繼續的安穩,修為境界的少許停滯不前,但是,有壓力的話,所能夠提升的修為境界實力,就將會更大。

所以,一些覺察到了安靜的修鍊,有些緩慢的武道修士或者是妖獸修者,還有那靈智開啟了一些的妖獸之流,都是錢來了囚者之海,伺機尋找一些提升修為境界實力的途徑。

自然,囚者之海,天地元氣濃郁,哪怕是沒有戰鬥,沒有一些yào草,也是比之於其餘的一些地域之內,要鍛煉修行提升的強度快,也是一方面。

蕭北,深深知道這個道路。

因此上,蕭北才是有著認知,如果,自己身上不是有著如此之多的責任,讓自己不斷的衝刺,不斷的頂著極限修鍊,那麼,自己雖然說依仗著《星典》還有星石等等,可以快速的提升修為境界實力,但是,不會如此的強悍,讓別的人震駭,十年左右的光景,直接的從一名窺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武道修士,演變成為了現在的涅槃者,如此強悍的修為境界實力

現在,蕭北所在的地方,已經是在囚者之海空淵之溝極深處的位置區域,七十七座囚島連成一線之地,發生著詭異海làng的地方數千萬米之外。

這些感慨,也是蕭北見到了身邊的急匆匆行進的武道修士等,即使是不可以感受,但憑藉著他們飛移的速度就是可以判斷的出來是偽涅槃者級別的修為境界實力沒有錯之後,心中所想到的。

此時,距離當日,蕭北通過了突破晉陞涅槃者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月之多。

蕭北,在九天的時間,也正式的達到了十年還要多。

現在,蕭北的修為境界實力,已經穩穩的固定在了涅槃者初期頂峰的程度之上。

只差一步,蕭北,便是馬上那個可以再度的晉陞,成為涅槃者中期修為境界實力的強悍人物

這在之前,蕭北突破晉陞涅槃者的時候,蕭北自己,也是想都沒有想過的,哪怕蕭北奪得了斬念huā輕鬆的將涅者丹的力量,完全的歸咎於自己提升修為境界實力

畢竟,涅槃者初期的修為境界實力,與涅槃者中期的修為境界實力,可是有著天壤之別一般的巨大隔絕的

涅槃者,周身一抖,道紋,已經不再是多少條的問題了,而是完全的淡化了,只剩下一股子和規則之道的氣息差不多的氣息湧現著

越是修為境界實力高強者,所可以產生的氣息,越是濃厚。

涅槃者初期層次,一個呼吸之間三十萬米,感應範圍,五十萬米。

而涅槃者中期修為境界實力,一個呼吸之間,,可以挪移的程度,已經是七十萬米,感應範圍,也會死恐怖駭人的達到了九十萬米的程度。

三十萬米的一個呼吸速度,與七十萬米的一個呼吸速度,以及五十萬米的感應範圍與九十萬米的感應範圍,兩者對比之下,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差距,足足有著一倍之多

如此之多的差異之下,一個涅槃者中期修為境界實力的強者,足可以對戰數個涅槃者初期級別的實力強者

蕭北,只差一步,便是可以從涅槃者初期修為境界實力過渡涅槃者中其修為境界實力

這之中,大半部分功勞,都要得益於蕭北的星石

直到現在,蕭北還在為當初的關鍵時刻,星石的大放異彩,幫助自己輕鬆渡過了危險,然後並且發揮出來了駭人的功效,使得自己的修為境界實力一舉衝刺到了涅槃者初期頂峰的程度,而震驚不已

那一天,星石直接的衝到了蕭北的星宮之內,於蕭北星宮內的中央鎮星之上懸浮,隨後,發揮出來了不容抗拒的威嚴氣息,直接的將本來規則般的道的攻擊的黑影yīn影,還有那火光一般的攻擊,完全的湮滅

非但如此,當規則之道的白光之中,再次的被孕育出來了一bō更加強大的攻擊之時,蕭北感覺到,星石給自己提供了的補給能量,越發的強大,於是,蕭北依靠著這一種力量,再度的輕鬆將所需要渡的劫的攻擊,完全的擊滅

「星石,一切都是仰仗著你,才是讓我如此啊,不過,我對你,也越來越有興趣了……」收回閑庭亦致一般看著周遭行行復行行的身影的視線,蕭北雙眸微眯。

現在,星石比之於之前,才更像是一個異寶。

以前,蕭北不能夠溶於蕭北的身體之中,蕭北,只好把星石裝在自己的袖口之中。

但是,現在,星石,卻是可以繼續如此的樣子,被蕭北以明面上之物一般裝在自己的袖口之中,也可以,讓星石如同一件真正的異寶一般,裝進自己的身體之中,並且,是星宮之上

不過,星石,有一點讓蕭北感覺到無法控制,便是現在,星石一旦被蕭北裝進到了星宮之中的時候,便會直接的要麼在蕭北的星宮之中正中央,土黃sè的中央鎮星上面懸浮著,要麼,便是直接的停留在蕭北的星宮之外的模糊咳咳璀璨星體的外圍,蕭北根本就掌控不了的地方。

還有的,便是星石會停留在蕭北的第四顆星的上方

此時,當蕭北真正的突破晉陞成為了一名涅槃者初期頂峰武道修士的時候,蕭北的星宮之內,與蕭北想要獻給姜媛的道源一同出現的,便是這第四顆星體

第四顆星體,蕭北,已經按照自己的理解,取了名字——西方太白

太白星,便是蕭北得這星宮內第四顆星。

這顆在星宮內最西方的星體,現在的直徑長度,已經因為星石還有涅者丹等等的大放異彩,成功的成長為了八十五厘米的長度

八十五厘米的長度,是蕭北首度出現了星體便可以形成如此之長的直徑的星體。

而蕭北的星宮內,現在,也是有了土黃sè的中央鎮星,淡藍sè的東方歲星,以及暗紅sè的南方熒huò,還有暗黃sè的西方太白,總共四顆星體。

唯獨,現在就缺了北方位置的那顆星體。

當然,這只是蕭北的預料,到底,《星典》可以修鍊出來多少的星體,蕭北卻是不知道。

「知道嗎,在咱們空淵之溝極遠處的地方,聽說數日前,金沖等一些強者們,發現了斬念huā,不過最終,斬念huā被別的強者奪走了。」

「當然知道,李兄,你這消息可落伍了,我還知道,那個奪得了斬念huā的武道修士或者妖獸修者之類的,根本就不是什麼強者,只是有著其餘的寶物等,我還知道,那一處,曾經引動了規則之道的氣息,甚至我聽說,七十七座囚島的島主,有的也是放出話來感受到了呢。」

「還有這事?不會吧,這麼邪乎…..」

「那當然,還有硼散老人,那個和一些島主也差不多的強者,也說感受到了那一處方向有著詭異,但不知道具體是什麼…..」

「……」

從自己身邊悠閑的路過的五個身影,其中兩個談論著說著話。

這些話,入了蕭北的耳朵。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第七百五十三章這裡,天族之人的氣息!

【PS:囧啊,諸位親愛的書友,別光投票給九天啊,新書更需要呵護,更需要推薦票票支援啊,小夜替新書《丹傲天下》求票啦,同時求收藏,拜謝啦。】

……

「而且,我還聽說,在之前的時候,還有著包括九亭尊者,以及很多厲害的強者在和手下的人交談吩咐事情的時候,臉色大變,隨即趕忙的向著那個地方看去…..」

「你說的,就是那規則之道的氣息遍布的那個地方?斬念花出現的那個地方?」

「沒錯,不過可惜啊,現在據說那一處,不但是被金沖等強者早就搜尋了一遍,一個人影沒發現不說,還被很多的低等級的武道修士,也給搜尋了一遍,依舊一點發現都是沒有……你想啊,那個懂得了斬念花的武道修士或者妖獸修者,即使真的是修為境界實力低,但是有著規則般的空間之道的異寶,也是可以躲藏無數年,再者說了,我估計,很有可能他是一個強者,現在在就走了,只不過不屑讓別的金沖等強者看到…..」

「我看不一定……他或者是個弱者…..」

「哎呀,我說哥幾個,不要說這個事情了好不好?我們還是想想,現在我們來到這裡的初衷吧,這一處駭人巨浪的位置,說不得才是最大寶貝的所在地啊…..」

「……」

這一夥的討論,到現在,才是被止住。

而蕭北,看了看這夥人消失的地方,聳了聳肩,搖了搖頭。

這一夥討論的事情,事實上,蕭北已經聽了不下數百回。

自然,初聽到這個關於自己的事情的時候,給予蕭北的衝擊,是極其的大的,蕭北也是和這些武道修士等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一樣,產生了擊打的震駭!

雖然說,之前的時候,蕭北也是在通過殘界,因為涅者丹還有星石等等的關係,所以十分在規則之道的劫來的時候,也是微微的可以操控著自己的殘界,從而,在殘界之外,直接的十分清楚,不光是自己遇到的劫,是十分的罕見的既針對著身體也針對著意識靈魂,甚至,在自己的殘界之外的地方,那製造了劫的規則之道的氣息,也是出現了很強大的威嚴,那威嚴看起來很是強悍。

可,蕭北並不是知道,這規則之道的威嚴氣息,居然強悍到了現在被很多人瘋傳的地步!

蕭北,即使是知道了自己的劫的規則之道的氣息十分特殊,但真的沒有料到如此!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九天如此之大,範圍如此之廣闊,其內的涅槃者級別的武道修士或者是妖獸修者,還有那龐悍的先天不足的妖獸等,數量極其的繁多,可以說是數不勝數,他們,自然也都是突破規則之道的劫來直接的突破晉陞成功的涅槃者,可是,不管他們衝擊晉陞突破涅槃者的時候,那規則之道的劫是否與我一樣為雙重,既針對著意識靈魂與身體,可是,他們也都沒有這樣的震懾力啊…….」

「到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

蕭北的心中,伴隨著再次的聽到有人議論,其實實質上是自己突破晉陞涅槃者從而引發出來的詭異事情之後,也是再度的翻騰起來了疑惑。

一襲黑袍,無風自動的蕭北,頭突然抬了起來。

隨後,蕭北仰起頭的雙眸,看向了上空。

此時此刻,蕭北所在的地方,是距離著七十七座囚島連成一線的葯鼎形狀開口有著一些位置,距離著海水平面,也是足足有著一萬米的高度。

不過,這個高度,在這個已經經常出現巨大駭人浪花的附近位置之處,顯然,不是很高的。

此刻,有著很多在蕭北的上空飛移著的身影,有的,自然而然的,是看到了蕭北的樣子。

蕭北的臉上,現在,是帶著黑色的面巾。

並且,自然,在囚者之海,甚至是九天的每一處,帶著面巾的人,都是大有人在的,再加上,不管是任何生命,有了靈智之後,都會有著各自的性格的,因此上,像是蕭北這樣的停著身子,詭異的雙眸看向天空的望去的狀態,也是經常有著的。

「大概是又一個想要突破修為境界實力,卻是不得門道,到了瓶頸的傢伙吧……」

上空之中,數個飛移著的身影,如此的想著。

半響后,蕭北,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隨後,蕭北將視線是對準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

自然,首先,蕭北既然已經來到了這一處位置,那翻騰著駭然巨浪的位置,蕭北,也是不能放過的。

海面之上飛行,然後去那處,太過於顯眼了。

所以,蕭北選擇了海面之下。

轉身,下降,蕭北直接奔著如墨般的海水區域墜落了下去。

此時候,是正午時分,太陽的光芒,照耀著這裡的一切。

蕭北,其實,對於自成一界的九天之內發生著的詭異變化,也是在一路之上,因由著自己渡過那規則之道的劫的事情被傳播著,所以大多數武道修士等等在討論著這件事情的時候,清清楚楚的探聽到了九天之中很多的秘聞都是在發生著。

並且,蕭北知道,也正是因為現在九天之中,很多地方都是發生著詭異的變化,所以,九天之中十年一次,留給各個武道修士揚名立萬的機會,也就是九天五郡五十城,爭奪著所有的域主,城主,郡主,這樣的殘酷真正的戰鬥賽事,也是停止了。

一如那自成一界的九天之中,已經禁止了通過五名山的氣池進入到九天一樣。

所有的一切,似乎,神秘一族的族人,都是開始行駛了自己的監管力度,直接不在進行,保持著絕對的安穩。

似乎,神秘一族控制著自成一界的九天,切斷了一切與外界的聯繫,切斷了一些足夠引起強大事端的事情。

當然,蕭北,在心中,也是十分的清楚,九天之中的很詭異事端,都和自己有著一些關係,或者準確的時候,自己都比較了解其中的緣由,比如說,五郡怨嶺之變,是因為自己得到了殘界,還有的,是那月擇之地,因為自己與月獸月羌,發生了爭鬥,奪得了斬念花,還也得到了殘界,而且還在這兩處,還都知道了九天之中上古的秘聞之類的。

還有,便是傳聞是第二人強悍區域之內的地方,等等。

事實上,聽到這些的時候,蕭北也是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心中堅定著信念之下,也是愕然再次回首發現,十年之多的時間之下,自己,經歷了很多,也在九天之中,感悟了很多。

而且,其中的一件件事情,似乎,都將自成一界的九天,推動到了一個十分暴亂的邊緣之上。

就好像,九天,是真的要變了,並且,神秘一族之類的,非但是控制不住九天的暴亂的態勢,也安穩不了,反而,讓九天的變,更加的巨大了起來。

「也不知道,聽到了現在七十七座囚島連成一線的葯鼎形狀當口發生了的變化,和什麼有著關係,還是說,囚島這一處,也是有著一如月擇之地,還有五郡怨嶺一般的……」

看著海平面和自己越來越近,蕭北,周身上下的涅槃者的氣息,完全的收斂了起來。

一層武氣罩子之類的,都是不在用上。

蕭北,要這樣的將身子,融入到冰涼刺骨,有著寒氣與功力亂流暴亂能量的海水之中。

「嘩啦。」

陽光折射之中,蕭北的身子,進入到了海水其中。

黑色的袍服,蕭北已經早就在之前的時候換掉了。

此時,蕭北,還是只有一隻手臂,不過,蕭北的因為奪取斬念花所以損失了的一條右臂,已經是再度的長出來了一截。

本來,之前的時候,蕭北的右臂,已經是完全的損失斷了的,那右臂膀,損失的程度,是直接的到了肩膀處的,

但是現在,以為蕭北在突破了修為境界實力的時候,製造完畢了道源之後的那個瞬間,將剩下的一切功力能量之類的,全部消耗了,仗著星石的補充功力能量,將右臂,重塑了一些。

現在,右臂膀,已經只剩下前半段沒有出現了。

也就是說,蕭北右臂回彎的地方,已經都是長出來了。

照著蕭北的估計,現在,有了發生著詭異變化的異寶星石,當自己下次向著涅槃者中期的修為境界實力衝刺的時候,說不得,自己,便是可以不耗費什麼身體本源功力能量的情況下,可以直接的完全重塑了自己的手臂。

「好涼啊。」

蕭北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

對於現在身體的感受,蕭北反而感覺很舒服。

第十一個年頭,快要來了,自己,不知道又會做出來一些什麼……不過,不管如何,殘界到了自己的手中,肯定是第十一個念頭髮生著的其中的一件事情。

這樣向著,蕭北向著發生著詭異海浪的發生位置而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