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聞聲望去,眉頭微挑,淡淡的看著廩人。

緊接著,十一尊主府的眾人,便闖了進來。

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裡面其他人就是一通攻擊。

各大尊主府的人,都懵了。

因為這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啊!

剛才不是說好了聯手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冥御煌挑眉看向加入亂戰的一行人,「你認識?」

三歲點了點頭,摟住冥御煌修長的腿。

「對,他們的尊主是娘親的朋友。」

若兒的朋友?

冥御煌瞭然點頭,緩緩伸手,指向和十一尊府隊長的一行人。

欻欻——

細微的聲響傳出。

連一點預兆丟沒有。

咯吱!

數人被拽入地下。

地面同樣只餘下一攤血漬。

廩人愕然的看著腳邊的一攤血漬,剛一個愣神。

旁邊一個人便出招攻擊過來。

咯吱!

與前者無二。

再次被拽入地下,留下一攤血漬。

咕嘟——

廩人驚慌的往後退了一步。

抬眸四下掃視,剛才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人,怎麼說沒就沒了……

「爹爹,我去跟那個姐姐說說……」三歲話音剛落,身形一閃,消失原地。

冥御煌看著三歲敏捷的伸手,眼底掠過詫異。

這小傢伙倒是有前途。

等級已經逼近僵尊了,不虧是他和若兒的孩子。

「廩人姐姐!」三歲飄然落下,站在廩人身邊。

廩人錯愕的看著三歲,張口結舌,「你怎麼——」

這孩子成精了,居然還能飛……

這時,旁邊的人已經反應過來了。

「大家注意了,十一尊府叛變,把他們全部就地正法!」

就地正法?

十一尊府的人,紛紛一愣。

三歲轉眸掃向說話的人,身形一閃,來到那人身邊。

「就地正法?小爺先正你的!」

說罷,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小手一頂,抓住那人褲襠。

嗤!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小孽種!你敢玩陰——」

他的話還未說完,一道強大的殺氣撲面而來。

本在房頂的冥御煌,已經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面前。

高大的身影,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他冷冽的眼神,如掉冰渣一般,讓他無所適從。

「你,你——你別過來……」

冥御煌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來這裡之後,第一次感到不悅。

「孽-種?」薄唇輕啟,卻帶著毀滅性的威壓。

咕嘟——

雙腿,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他想逃走,但是全身好像被定住一般,動彈不得!

突然,本就鮮血淋淋的褲襠,嘩啦啦流出黃色液體。

居然,直接嚇尿了!

冥御煌結冰的眸子,落在他的臉上。

伸出修長的手指,一把抓住他的臉。

冰寒蝕骨的涼意,進入他的體內,「啊!!!」他驚慌的低吼,卻依然不得動彈。

冥御煌按著他,不費吹飛之力,好似捏死小雞一樣簡單。

只是,他並暫時沒有對他下殺手。

而是抓著他的領口,身形一閃,來到半空中。

「本皇不想麻煩,若是再反抗,下場如此。」冥御煌薄唇微動,聲音好似在眾人耳邊說的一樣,清晰無比。

眾人抬眸看向半空中,眼底帶著篝火,越燒越涌。

冥御煌凝視著被抓進手心的男人,嘴角勾起一彎弧度。

指尖收緊,將他所有的空氣都斷掉。

三歲拽了廩人一把,往走廊的方向快走了幾步。

爹爹的手段,絕不僅僅只是掐死對方而已!

果然,三歲還是了解冥御煌的。

他們剛走進走廊里。

冥御煌抓進手心裡的男人,就好像被灌入流動千年寒冰。

明明血肉之軀,卻偏偏讓人出現是那一塊寒冰的錯覺。

冥御煌指尖,輕輕一摁。

人形冰塊,漸漸生出裂痕。

只是一秒之間。

咔!

嘩啦——

那塊人形冰塊,爆裂炸開,碎冰散落在地。

砸在人身上,冰涼清爽。

眾人,全部不知那是一個活生生人。

但是廩人卻將一切看在眼底,早已震驚的無以復加。

殺一個人簡單,而殺了一個人,卻又讓人無法發現,那就太恐怖了……

「哼,變出一塊冰,就想要嚇唬人,你現在投降還來得及!」

「就算你跪在地上,喊我十聲祖宗,我都不會放過你!」

「快下來,老子饒你不死!」

群眾的叫囂聲,一聲比一聲大。

廩人和十一尊府的一眾人,都忍不住看向三歲。

「小少爺——」

三歲嘴角一勾,抬手打斷他們的問話。

「繼續看。」 「看什麼?」

眾人轉眼望去,突然瞳孔一縮。

只見,方才漫天飄揚的冰渣,已然化為飄灑的鮮血。

原本落在眾人身上的冰渣,也露出原樣。

黏稠的血液和肉末,滿身都是。

地上,大一點的冰塊,那是一根根碎骨頭。

眾人彷彿想起什麼,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什麼冰塊?

剛才那個冰塊,分明就是活生生的人……

只是眨眼之間,居然就成了廢墟,滿地都是。

「啊——」

「不要啊——」

「唔——」

三道慘烈的吼聲。

之前帶頭放話的三個人,不知何時,身上已經全部結冰。

冥御煌冷漠的視線望去,抬起左手,淡淡一指。

「本皇是好說話的人,從來不與人為敵。」

眾人抖如篩糠,僵著身子站在原地。

「可是,本皇的耐心不是太好……」

他指尖彈出一道黑芒。

啪嗒——

砰!砰!砰!

人形冰雕,直接爆開。

這次並沒有冰渣的假象,遍地碎肉橫飛。

內臟,好像是故意沒有凍起一般,就連心臟還在地上跳動。

可見這冰封的速度,以及殺人的速度,都是快到連屍體都無法接受。

饒是見慣殺戮的眾人,也是忍不住胃裡翻騰。

驚慌失措的往後倒退,面色慘白。

這樣的場面,這樣血腥且死無全屍的場面。

他們怕了……

因為他們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別人隨手一點,要的就是你的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