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爺丟給了我們幾支煙,點燃。然後緩緩的說道:“想不到呀,你洪蘇真的是我們李家的人。有了你,我們李家就看到希望了。我老了,兒子又不爭氣,這個時代相傳的擔子以後就會落在你的身上了。現在你肯定還有許多的疑問,還在李如風留下來的東西我都讓人花了很大的力氣給翻譯出來,現在很多事情都有了結果。我們李家死了多少人,總算有了收穫了。?

我們都知道接下來三爺要將的事情肯定是一個曲折離奇的故事,這和我們又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我們都正襟危坐,連猴子都收起了那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開始認真的聽了起來。客廳的一下子就變得安靜了起來,只剩下三爺那嘶啞的嗓音。? 張誠琢磨了一下,感覺諶小冰這話怎麼像深閨怨婦似的,但是對方不依不饒,他也只得應付道:“好好好!這樣吧……等三清道蘊拍賣出去了,我再給你選幾件佛器回來,這樣你總該滿意了吧!”

“真的?”諶小冰瞬間轉怒爲喜,“必須七段光以上的!”

“沒問題……”張誠點點頭,“要是沒開出來,大不了花錢給你買一件就是了!”

將諶小冰打發走了之後,張誠突然想起了殭屍牙的事。

這東西一幫天師長老合力才鎮壓了下來,在沒有十足把握之前,他也不敢解除封印。

他想了想,只能讓侯淨山先收好,等到葉小曼研究透了九轉乾坤鼎之後,再試試看能不能煉成鬼器。

張誠回到後山,原本想跟林婉兒溫存了一番,但是沒想到林婉兒一回去就開始蘊養軟劍,把他趕到了客廳裏。

張誠實在無聊,最後乾脆給夏嵐打了個電話,讓她幫忙查一查山洞的事。

不過他也沒報什麼希望,雖然警察的資源畢竟比自己多,但是想在一大片山裏找到一個山洞,也不是短時間能辦到的事。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放下電話還沒半小時,夏嵐那邊就回話了,說是已經找到了疑似的地方,約定第二天在刑警隊見面細說。

第二天一早,張誠就開車到了刑警隊。

剛一見面,張誠就問夏嵐道:“怎麼這麼快就查出來了,難道你以前去過?”

“那裏荒山野嶺的,誰沒事跑那地方去……”夏嵐讓張誠坐下,從辦公桌上拿起幾頁資料,說道:“昨天接到你電話我就讓人查了一下,那個範圍之內剛好有一個礦場,礦主在工商那邊登記過,所以很快就查到了,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那個。”

“礦場?”張誠愣了愣,既然有礦場,那也肯定有礦洞,不管是不是,總得去看看才能確定。

“礦場在哪兒呢?現在還在開採嗎?”

夏嵐搖了搖頭,“那裏已經廢棄好幾年了,聽說是出了什麼怪事,老闆跑路了。”

“怪事?”張誠好奇的問道,“什麼怪事?”

“資料上都寫着呢。”夏嵐努了努嘴,但還是說道:“據我的人說,那裏原本是一座煤礦,產量還不低,但是挖了一年之後好像是挖通了什麼天然洞穴,然後就無緣無故的死了很多人。死亡原因嘛……資料上寫的是地下瘴氣中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瘴氣哪有這麼厲害。”張誠搖了搖頭,“行吧,等什麼時候有空了我去看看。”

“等等!”夏嵐突然叫住了張誠,“如果你想去的話恐怕得抓緊了,就在一週前,一家公司把那片山給承包下來了。”

“承包了?”張誠眉頭一皺,“那裏荒山野嶺的,以前又死過那麼多人,承包下來能幹什麼?難道還準備繼續開採?”

“我也覺得奇怪,所以才讓你今天過來。”夏嵐接着說道:“前段時間你不是讓我們幫你查日本人嗎?結果我們把所有人員都篩查了一遍,沒發現任何異常。但是昨晚我看了資料才發現,承包那片山的是一家中日合資公司,而且這公司之前的經營項目也不是礦產,現在突然租下一個廢礦,怎麼想都有點不對勁……”

“又是日本人?”張誠疑惑的說道:“日本人租下一個廢礦幹什麼?難道想挖煤回日本賣?這不是吃飽了撐的嗎!”

夏嵐聳了聳肩,“我也不知道,不過那裏已經被收歸成國有資產,想租下了可不容易,日本人既然花了大價錢,肯定是有所企圖,你說……會不會跟前段時間的瘟疫有關係?”

“我又不是神仙,我怎麼知道。”張誠撇了撇嘴,“不過那礦洞裏肯定有什麼祕密,怎麼着也不能讓日本人撿了便宜,要不你先派人把他們抓起來?等我進去看看再說。”

夏嵐搖了搖頭,“人家是通過合法手續的,我怎麼可能莫名其妙的就把人抓起來,不過這事我可以找一找工商那邊的朋友,以安全生產檢查爲理由,可以暫時關停幾天。”

“這辦法好,需要多少時間。”

“這個可說不準,我先問問。”夏嵐拿起電話撥了出去,說了好一會兒,掛上電話對着張誠搖了搖頭,“這事不好辦啊,那些人好像早有準備,所有的安全資料都已經上報了,現在根本找不到檢查的藉口。”

張誠皺了皺眉,“算了,既然這樣我就親自去看看。”

那礦洞挖穿過天然洞穴,之後還死了那麼多人,現在連日本人都盯上了那裏,不管後卿的屍骨在不在那裏,裏面肯定也有古怪,張誠決定立刻下去看看。

夏嵐沉聲說道:“這事你最好再考慮一下,說不定會有危險。”

“危險?”張誠笑了起來,“你是說我還是說他們?”

夏嵐撇了撇嘴,“得意什麼……我知道你本事大!但萬一就是那幫人搞出了瘟疫事件,說不定也有辦法對付你!”

“如果真是他們乾的,那我就更得去了!”張誠收起笑容,一本正經的說道:“上次的事純粹是運氣好,要是日本人又想玩什麼幺蛾子,肯定得出大事!”

夏嵐想了想,不去查清楚還真是放心不下,於是點了點頭,“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張誠一愣,“你去幹嘛?”

夏嵐眼睛一瞪,“你這叫什麼話!我好歹也是警察,既然知道這事有古怪了,當然要去看看了!”

張誠撓了撓頭,“那什麼……我一個人方便點,你跟着來礙手礙腳的,我還得分心照顧你。”

一聽這話,夏嵐鼻子都快氣歪了,“我好歹也是特別事務調查處的組長,在警校也是格鬥冠軍,怎麼到你嘴裏就變成拖油瓶了!”

“我不說這個意思……”見夏嵐發飆,張誠硬着頭皮解釋道:“你也知道那下面有危險了,我一個人倒是不怕,但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的,我怎麼跟你父母交代……” 318章 樓蘭古國

三爺緩緩的說道:“要說起這件事情,那已經是相當久遠的事了。我們李家其實祖先並不是漢族人,我們的祖先原來是樓蘭人。”

聽到這裏的時候,我一下子就來了興趣。在回老家的的那段日子裏,因爲陳教授說過那塊令牌上的紋飾是帶有樓蘭的風格,所以無聊的時候,我就專門上網查閱了關於樓蘭的知識。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沒想到這個樓蘭古國居然是大大的有名。它被稱爲“東方沙漠的龐貝古城”。也是中國歷史上神祕消失的三大古國之一。

這個樓蘭古國是中國古代西域的一個大國,佔據了阿爾金山以北,哈密以南的大片區域,是一個國力強盛的大國。當時的樓蘭國境內有孔雀河和塔里木河,然後又有羅布泊這樣的一個水草豐美的大湖泊,很適合人類的居住,而它本身有處在漢代的絲綢之路上,是一個商貿的重鎮,所以相當的繁榮。但那是這個活躍在歷史書中的古國卻在漢代末期到唐初這段時間就像人間蒸發一樣的消失了。原來還人煙密集的古城,從此就消失在歷史的視線中了。到今天,樓蘭古國的神祕消失依然是一個密,衆多的史學家還在爲這個古國的消失而爭論不休。

1900年3月,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沿塔里木河向東,到達孔雀河下游,想尋找行蹤不定的羅布泊。3月27日,探險隊到達了一個土崗。這時,糟糕的事情發生了,斯文?赫定發現他們帶來的水泄漏了許多。在乾旱的沙漠中,沒有水就等於死亡。他們於是去尋找水源,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了,一座古城出現在他們的眼前:有城牆,有街道,有房屋,甚至還有烽火臺。

斯文?赫定在這裏發掘了大量文物,包括錢幣、絲織品、糧食、陶器、36張寫有漢字的紙片、120片竹簡和幾支毛筆……

斯文?赫定回國後,把文物交給德國的希姆萊鑑定。經鑑定,這座古城是赫赫有名的古國樓蘭,整個世界震驚了,隨後,許多國家的探險隊隨之而來……經歷歷史學家和文物學家長期不懈的努力,樓蘭古國神祕的面紗被撩開了一角。

1934年5月,一支探險隊在樓蘭庫姆河邊紮下營地。他們要尋找隱藏在庫姆河流域的一個“有一千口棺材”的古墓地。

兩個月中,羅布“獵駝人”奧爾得克等人一次次搜尋都勞而無功。就連奧爾得克本人都猜測,古墓已讓十幾年間新形成的河湖水域給淹沒了,或者是被某次強烈的黑風暴重新埋葬了。月底,探險隊向更靠近羅布荒原西南的綠洲帶挺進。

不久,他們發現了一條流向東南的河流。它有20米寬,總長約120公里,水流遲滯,一串串小湖沼被蘆葦、紅柳環繞。它是庫姆河復甦後出現的新河,歷史不足10年。在他們沿這條河流進入沙漠前,臨時給它起了一個名字“小河”。

“小河”東岸4-5公里,有一個渾圓的小山丘。遠遠看去山丘頂部有一片密密的枯立木,高4-5米。奇怪的是,枯立木的株距極近,一株連着一株,互相支撐着。山丘上,遍地都是木乃伊、骷髏、被支解的軀體、隨時絆腿的巨大木板和厚毛織物碎片。在一船形木棺中,有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屍。打開棺木,嚴密的裹屍布一碰就風化成粉末了。揭開覆蓋在面部的朽布,一個年輕美麗的姑娘,雙目緊閉,嘴角微翹,就像着了魔法剛剛睡去,臉上浮現着神祕會心的微笑。這就是傳說中的“樓蘭公主”或“羅布女王”。她已在沙漠之下沉睡了2000多年。她長髮披肩,身材嬌小,身高僅5.2英尺。至今還被人們所津津樂道。聽到三爺講訴的是這段歷史,我自然是分外的興奮。

三爺浴室就開始爲我們講訴起這段部位人知的歷史。

由於時代的變遷,李家人只知道自己的祖先是由西域的某個部落遷移過來的,但是具體的信息卻是早已經丟失了,知道我們找到了三絕古墓。據李如風遺留下來的信息來看,當時的樓蘭古國還是相當的強盛和富裕的。但是它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卻引起了當時更爲強盛的兩個大國的爭奪,一個是匈奴,一個就是漢王朝。

當時的樓蘭王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周旋在兩個敵對的大國之間,將自己的兩個兒子先後派到了匈奴和漢王朝作爲人質,這纔得到了了時的安寧。而我們的祖先當時是樓蘭國的第二大部落的首領,我們這個家族也叫做熱拉爾家族。我們家族善於經商,掌握了當時樓蘭國的大量的財富,政治上也擁有相當大的權利。

這時猴子插話道:“看不出來,你家祖上還是一個大人物,難怪你能將生意做得這麼大,原來是有遺傳。”

三爺微微笑了一下,沒有理會猴子,繼續講述了下去。

漢武帝時期,樓蘭國的國王死了,於是從匈奴國迎回了作爲人質的樓蘭國的王子作爲新的國王。這個新國王長期的生活在匈奴,自然是偏向匈奴的,這引起了漢代的統治者的不滿。後來漢朝皇帝派人刺殺了這個國王,然後派兵護送着派到漢朝做人質的那個王子迪拉回樓蘭做新國王。

這個迪拉王子在漢朝大肆的招攬了一批人才回到樓蘭,開始了自己的統治,樓蘭國有重新平靜了下來。在迪拉王子帶回樓蘭的這批人才中有一個叫做班吉的人,他後來成爲了樓蘭的國師。這個人不是漢族人,好像是一個印度的頭陀。他長期生活在漢朝,然後就隨着迪拉王子到了樓蘭。這個班吉據陳是一個法術高強的人,爲國王立下了汗馬功勞,因此稱爲了國王的寵臣。

在迪拉國王統治的後期,班吉國師在樓蘭國南部的阿爾金山中有了驚世駭俗的巨大發現。他在那邊高原的大山裏面找到了一處神祕的地方。這個地方究竟有什麼,誰也不知道,這是當時樓蘭國的最大的機密。 “呸呸呸!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你是我什麼人啊,誰要你跟我父母交代了!”夏嵐臉一紅,“別廢話了,趕緊走……我保證不給你添麻煩!”

張誠頭都大了,搞不懂夏嵐一個女兒家家的,怎麼一聽到有案子就跟打了雞血似的。

“這大白天的過去人肯定不少,乾脆等到天黑了再去吧,這樣……你下班了再給我打電話。”張誠準備找藉口開溜。

“行。”夏嵐點點頭,隨即說道:“不過話先說清楚,你要是敢丟下我一個人去的話,我這輩子都跟你沒完!”

臥槽……

張誠被戳穿了心思,只得訕笑幾聲。

不愧是當警察的,業務水平就是過硬,居然一下就猜透了自己的想法。

都上升到一輩子的高度了,就算張誠不想帶夏嵐去也沒辦法了。

張誠離開刑警隊,先回了一趟神君觀,換了一身方便行動的衣服。

然後他叫來侯淨山,讓他囑咐下去,所有神君觀弟子都帶上傢伙,一會兒跟他一起出發。

雖然那些古器還需要蘊養一段時間才能發揮威力,但是現在也勉強可以使用了,那些弟子鳥槍換炮,一個個都是手癢到不行,正好帶他們出去發泄一下。

等到晚上七八點鐘,張誠包了一輛大巴,帶着一幫弟子浩浩蕩蕩的下了山,接上夏嵐的時候,夏嵐差點沒坐地上去。

“你瘋了是不是?你這是準備去打羣架啊!”

張誠笑了笑,“防範於未然嘛……要是那些人沒問題,我肯定也不會動手。”

夏嵐一臉的無語,車上那些法師都穿着便裝,不是揹着劍就是挎着刀,就跟黑澀會砍人似的。

“不行!人家畢竟是有正當手續的,你帶這麼多人過去,很容易鬧出國際事件,到時候不光是我,你們神君觀也脫不了干係!”夏嵐義正言辭的說道。

“這個……”張誠猶豫了一下,“那這樣吧,我讓他們在山下等着,萬一有什麼事,也好有個接應。”

“這樣倒是行,不過你得跟他們說好了,千萬別惹事。”夏嵐想了想,終於同意了下來。

“放心吧,我這些弟子都是老實人。”張誠哈哈一笑,調轉車頭就往城外開去。

照着gps導航的指引,張誠開了得有一個多小時,終於開進了山區,天色也徹底黑透,只能看見車燈照亮的一塊地方。

大半夜的跑到深山裏,一般人肯定會心裏發毛,但是車上都不是普通人,就連夏嵐也是見慣了鬼怪,所以都沒覺得有什麼。

在距離廢礦還有幾公里的時候,張誠就停下了車,讓侯淨山給他做了一個傳信符,讓他們在車上等着,然後對着諶小冰招了招手。

“你跟我來。”

“憑什麼啊!”諶小冰頓時不幹了,“他們都不去,爲毛就讓我去!”

張誠一瞪眼,“找準自己的定位,他們都是我手下,你是我花錢僱來的,不找你找誰,還想不想要佛器了,想要就少廢話!”

諶小冰一臉的不爽,但最後還是嘟囔着下了車,跟着張誠和夏嵐朝廢礦的方向走去。

當年開礦的時候老闆修了一條砂石路,廢棄這麼幾年,早已長滿了雜草,不過到了上山的位置卻出現了一條小徑,看來平時有人從這兒經過。

三人沿着小路往上走了半個多小時,路上看到不少煤灰和礦渣,心裏都有點疑惑。

礦場都廢棄好幾年了,那時候落下的礦渣應該早就被泥土掩蓋了,這些應該都是最近落在路上的,難道那些日本人真的在開礦?

又走了一會兒,一堵圍牆攔在了三人面前,正對小路的位置塌了一半,只剩一米高,成年人可以輕易翻進去。

圍牆裏面應該就屬於礦場的範圍,但是周圍黑漆漆的,根本就沒一點燈光,別說是開礦了,連人都沒一個。

張誠蹲在牆角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這纔對着夏嵐和諶小冰使了個眼色,繼續朝裏面走去。

礦場建在山腰上,人爲的削出了一塊平地,往裏面走了一百來米,一個礦洞就出現在巖壁上。

夏嵐拿着電筒看了看,發現礦洞大概三米高,四米寬,地上還鋪設了一條軌道,應該是以前拉煤用的。

礦洞外面的山壁用混凝土做了護坡,洞頂上面用紅漆寫着四個大字。

“出入平安”

“大半夜的被你拖來鑽山洞,真是夠了!”諶小冰不滿的抱怨道。

張誠沒理他,站在洞口感受了一下,立刻就感覺到了陣陣陰風,說明這礦洞不淺,而且很可能還另有出口,所以空氣纔會流通。

既然這樣,那洞裏有瘴氣的可能性也很小,張誠仔細感受了一會兒,確定沒危險之後,才當先走了進去。

一進洞,周圍就變得伸手不見五指,不過張誠目力過人,加上夏嵐的手電筒的散光,就算不開鬼眼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跟洞口一樣,裏面也很寬敞,起碼能容納五六個人並排走過,洞頂也用混凝土做了支撐,雖然有些漏水,但是看上去還算結實。

身處這種環境,夏嵐難免有點緊張,拉住張誠的袖子說道:“這裏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張誠搖了搖頭,伸手指了指地上,“你仔細看看,地上有很多新鮮的腳印,近期肯定有人來過!”

諶小冰低頭看了一眼,發現果然如張誠所說,地上的確有不少的腳印。

但是看了一會兒之後,他的表情就變得古怪起來,“不對啊,這些腳印爲什麼全是往裏走的,沒有出來的?”

張誠抿了抿嘴脣,“有三種可能,一是這些人還在下面,二是他們從另外的出口出去的……”

諶小冰等了一會兒,見張誠不繼續往下說,忍不住問道:“第三種可能呢?”

“你傻啊!這還需要問我?”張誠沉聲說道:“第三種可能當然是死在下面了。”

夏嵐一愣,“這種時候你可別開玩笑!”

“誰開玩笑了。”張誠翻了個白眼,“這地方沒吃沒喝的,正常人在下面待一天都受不了,如果不是從其他出口離開,那當然就是死了。” 319章 滴血的詛咒?????當時只有少數的幾個國內的重臣才知道那個地方叫地龍谷。後來樓蘭國王就開始調集了國內的大量的勞力進入了阿爾金山的帝龍谷內,修建國王的陵墓。樓蘭國畢竟不是漢王朝這樣的大國。那個陵墓的龐大程度遠遠的超過了歷代樓蘭王陵的規模,這已經超出了樓蘭國的國力所能承受的範圍,國內的生產和生活已經受到了嚴重的影響。爲此身爲樓蘭重臣的熱拉爾家族提出了強烈的抗議,但是樓蘭國王卻不爲所動。熱拉爾家族在樓蘭是一個根基深厚的部落,國王雖然對熱拉爾家族非常的不滿,但是國王一時間也奈何這個家族不得。?

雖然國王對那個地龍谷中的祕密嚴加防範,但是熱拉爾家族還是從一些參與修建陵墓的人的口中得知,國師聲稱在地龍谷裏面有一種神的力量,它將賦予國王超凡的能力。難怪樓蘭國王會這樣固執己見了。?

後來又發生了一件大事,地龍谷中的修建活動引發了大型的山體滑坡,讓一條流往樓蘭王城的大河堵斷,然後改變了流向。結果嚴重影響了下游的樓蘭國的居民的生活,爲此熱拉爾的族長和國王發生了嚴重的分歧。在陵墓的修建完工以後,兩人再一次的爆發了激烈的爭吵,最後再一次宮廷宴請以後,熱拉爾的族長回到家中的一病不起,全身的血都開始往外流,拖了一個多月才死去。從此以後,熱拉爾家族的男性成員就先後出現了同樣的症狀。搞的這個強盛的部落驚恐不已,都說是國師爲了幫助國王利用地龍谷裏面的神一般的神祕力量對熱拉爾家族實施了最殘酷的詛咒。世世代代的熱拉爾家族的男性成員都會因爲血流乾了而死去。?

這個時候由於河流開始乾涸,城裏面的瘟疫開始大流行,老百姓開始大量的死去。國王就帶着軍隊和一部分部族成員逃到了阿爾金山裏躲避。而走投無路的熱拉爾家族已經無法在再樓蘭國立足了,於是開始大逃亡。熱拉爾的男性成員在遷徙的途中相繼被那個可怕的詛咒奪取了生命,整個部族就開始凋零了。?

最後,這個家族的成員發現只要離樓蘭國越遠,詛咒發作的時間就月退後。所以這個部族就乾脆全部遷徙到了中原地區。他們爲了融入當地的社會,讓自己的部族改姓爲漢姓的李姓。而這個時候那個可怕的詛咒發作的時間也基本上穩定在了五十歲。從此這個悲劇的部族就再也沒有回到樓蘭了。?

遭此大劫難的樓蘭國從此一蹶不振,在加上水源地的破壞,羅布泊這個水草豐美的湖泊也開始縮小,河流也開始乾涸,曾經美麗的樓蘭國就很快的消失了。而據說,逃到了阿爾金山裏面的那些人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聽到了這裏,我才明白了鬧得沸沸揚揚的樓蘭古國的消失之謎原來是這個樣子的。難怪這個大名鼎鼎的古國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也給世界流下了千古之謎。要不是三絕墓中留下了文字記載,估計讓那些歷史學家再研究一百年也不能平息爭論。而那個迪拉國王和班吉國師連帶着那個神祕的地方從此就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中。?

猴子很是興奮,直嚷着這個故事好聽,比茶館裏面的那些說書先生講的還要好。我和三爺都瞪了他一眼,這個小子怎麼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特別是我和三爺都是這個事件的受害者。猴子被我們一瞪,也就明白了其中的緣由,不由得尷尬的呵呵直笑,然後就不做聲了。而三爺則繼續開始了講訴。?

原來的熱拉爾家族也就是現在的李氏家族就開始悲慘的命運。幾百年過去了,那個可怕的詛咒依然存在,這個曾經興旺的部族在這個詛咒的折磨下開始迅速的凋零。他們也曾經派出族裏的人試圖找到那個地龍谷,想要解開這其中的祕密。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活着回來。?

這時已經到了唐代,李氏家族裏面出現了一個不世出的天才,就是被稱之爲三絕先生的李如風。這個李如風在積累了大量的財富以後,就將生意全部交給了兒子,而自己則隱居在三絕島上,耗盡了畢生的精力研究歷史和各種史料。憑藉着超人的智慧和精湛的醫術,最後還終於然後他發現了其中的原因。那個叫班吉的國師其實是利用了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將來自地龍谷裏面的一種神祕的物質放在了熱拉爾部落的水源裏面。結果就形成了一種可怕的遺傳病。這個遺傳病就伴隨着李氏家族的人一代代的傳了下來,讓他們苦不堪言。?

李如風這個時候耗盡心力,終於配置出來瞭解藥。而這種解藥的配方已經在一代代的傳承中遺失了,而三爺在三絕墓中尋找的就是這個配方的原本。但是令人失望的是,這個配方卻是效果不大,它也僅僅是讓詛咒發作的時間推遲到了五十五歲而已。李如風繼續痛定思痛,苦心研究以後發現他得配方當中少了一樣東西。而這個東西就是當初班吉國師從地龍谷裏面取出來的紫水晶。?

李如風帶着幾個李氏子弟歷盡艱辛找到了那個地龍谷,但是卻是無功而返,功敗垂成。而這個時候他已經是接近五十歲的人了。自知大限將至的他也就放棄了再去地龍谷的想法了。?

講到這裏的時候,李三爺說道:“你還記得你們在蝙蝠洞裏面遇到的那個倒斃在盜洞裏面的那個人嗎?”?

猴子說道:“當然記得,我們還從他的身上找到了幾件好東西呢。”?

三爺說道:“那個人就是李如風的大兒子,李天成。據我們祖上傳下來的資料來看,這個李天成在四十幾歲的時候,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於是帶着家族的信物,率領着李氏子弟再次出發去尋找那個地龍谷,這一去就再也沒有一個人回來了。所以當我在潘家院子看到那塊玉佩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已經死在了半路上。”? 聽他這麼一說,諶小冰的表情頓時緊張起來,從懷裏摸出一個九葉蓮臺似的法器,緊緊的攥在手裏。

三人又往前面走了一段,礦洞的坡度開始變陡,幾百米之後出現了一左一右兩條岔路。

張誠低頭看了看,發現大部分腳印都是往左走的,想了想說道:“咱們不如先去右邊看看,如果沒發現再走左邊。”

夏嵐當然沒意見,直接點點頭,“好。”

諶小冰卻是有點不情願,“腳印都是往左的,你非要往右走,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你要是不來就在這兒等着吧。”張誠哼了一聲,直接拉着夏嵐走進了右邊的礦洞。

“有異性沒人性!小心我回去跟林美女告狀!”諶小冰看了看黑漆漆的礦洞,縮了縮脖子,趕緊跟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