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來之後,雲邈兒抱着邈雲東看着他,發現他緊閉雙眼,呼吸勻稱,像是……睡着了。

這讓雲邈兒不由的皺起了眉頭,想起了昨晚跟邈雲東夜聊,他說他每次睡着,少則幾十年,多則上百年,但每次醒來的時間也差不多幾十到上百年。

他醒來不過幾天,而且還跟遺留在秦皇陵墓的傀儡屍首的那一絲魂魄融合,醒來的時間應該會更長。

幾十上百年,等同於普通人的一生,雲邈兒以爲救出爸爸後還有很多時間去尋找解除他體內力量的辦法,卻沒有想到今天他就又睡了過去。

“怎麼會這樣?主子剛剛醒來不久而已。”邈雲叄有些着急的說道。

雲邈兒立馬握住邈雲東的手,想要探測他的靈魂,卻發現還是被那層膜阻擋,根本沒辦法探測,而邈雲東又不是醒來時候的模樣,也沒辦法去掉那層膜。

“現在不是着急的時候,那封印留着都是個禍害,必須要去掉。”邈雲貳冷靜的道。

“可這封印連主子都沒辦法去掉……”邈雲叄還是有些擔憂。

“哪有不試就說放棄的?”雲邈兒皺眉,說道“天下之大,有很多東西我們都不知道,那封印的圖案我都畫下來了,我們四處找找,總能找到一些辦法的。”

“邈兒說的不錯,我們先下去,將主子放在房間裏先躺着,而後再從長計議。”邈雲貳說道。

邈雲叄將邈雲東背下樓,雲邈兒與邈雲貳跟隨下去,跟隨下去之前,雲邈兒朝着家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後收回…… 雲邈兒強壓下心中想要回家的念頭,跟隨者邈雲貳跟邈雲叄將邈雲東放置在牀上。

三人又來到大廳,坐在沙發上,一籌莫展。

“昨日主子還跟我們說笑逛街,沒想到今日又睡了過去,真是世事難料。”邈雲貳說道。

也在這個時候,有人打了邈雲叄的電話,邈雲叄皺眉,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隨後站起,走到角落接電話去了。

雲邈兒也是頭疼,好不容易可以見到媽媽了,卻沒有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說不失落是假的,但相比而來,她更加擔心現在邈雲東的情況。

邈雲叄接完電話,回到位置上,他看向雲邈兒道“邈兒,主子的事情我跟二貨就可以了,你還是先回去看你母親比較好,因爲雲家發現了你跟你媽媽。”

雲邈兒猛地擡頭看他。

邈雲叄因爲答應雲邈兒說在她去東瀛還沒回來的時候讓雲家沒辦法找到沐依雪,便讓人安排了一下,但最近明明什麼事情都沒出差錯,雲家卻似忽然知道沐依雪跟雲邈兒的存在一般,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派人去接沐依雪跟雲邈兒。

他們也阻止過,但每次都是因爲各種奇怪的原因沒有阻止上,不得已,便打電話給了邈雲叄。

雲邈兒皺眉,心裏莫名的有些不安,覺得這事有些蹊蹺,她想要回家的時候,邈雲東出事了,她好不容易打消了回家的念頭,家裏卻又出事了。

不過好歹現在她已經是半神了,即使去雲家也是有保護媽媽的實力,便點頭道“我知道了。”

……

雲邈兒坐着車來到家不遠處,她下了車,並沒有馬上回家,而是藏在一個角落裏,召喚分身過來。

等分身過來之後,雲邈兒便將分身融合,一連串的記憶也在這一瞬間竄入腦海,都是這幾天發生在分身身邊的事情。

雲邈兒借了邊上買衣服的店鋪更衣室,在裏面將分身的衣服換上,瞬間整理了一下思緒,就擡腳朝着家走了過去。

當她站在門前,打開大門,並看到裏面擺設,熟悉的感覺讓她很懷念,她走進家門,便看到在陽臺曬衣服的沐依雪,不由開口道“媽,我回來了。”

“恩,女兒回來啦。”沐依雪習慣性的迴應道,她轉頭看向雲邈兒,在看到雲邈兒的那一瞬間,臉色一白,手中的衣叉碰的一聲掉在了地上,失聲喊道“你怎麼就回來了?!”

雲邈兒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沐依雪,不明白她到底怎麼了,便擔憂道“媽,你怎麼了?”

沐依雪低頭撿起地上的衣叉,道“我不是叫你去買醬油了嗎?怎麼空手回來了?”

雲邈兒皺了一下眉頭,將分身的那一串記憶翻了一遍,也沒記起沐依雪叫她買醬油的片段。

難道是因爲記憶太近,她融合的時候出現了小問題,把這個片段漏了?

不過不管有沒有漏,買醬油是必須的,便吐了小舌頭,撒嬌道“我剛剛忘了嘛,這就去。”

說完這話,雲邈兒又出了門,當她出門之後,沐依雪擡頭,呆呆的看着雲邈兒離開的方向,臉色煞白,低聲呢喃道“你爲什麼偏偏要這個時候回來?!” 雲邈兒在一家小超市裏面買了一壺醬油,轉身想要回家,卻也在這個時候,看到一輛林肯車從遠方開了過來,看到那林肯車,雲邈兒臉上的笑意一頓,仔細看了一眼林肯車的車牌號,臉色一沉。

那是京都的車,而且還是雲家的車。

要來了嗎?

雲邈兒握緊了醬油,往事歷歷在目,她深吸了一口氣,擡腳向家的方向走去。

等她回到家的時候,便看到一名身穿西裝的男人站在門前,跟沐依雪在說話。

這熟悉的一幕,讓雲邈兒恍然間想起了重生前,她被這個男人接回雲家,迎來了她人生最難以忘懷的轉折點。

這個男人,便是她叔叔雲鴻輝的得力心腹雲鬥,當年也是他在雲鴻輝的命令下,將刀子捅進了媽媽的心口。

“媽,我回來了,這位叔叔是誰啊?”儘管心中已經翻騰,雲邈兒面上卻依舊波瀾不驚,笑着說道。

“這位應該就是大小姐了,長得真漂亮。”雲鬥在看到雲邈兒的時候,眼底閃過一絲驚豔,隨即故作親熱的笑道。

“邈兒,你回來啦?”相對於雲斗的熱情,沐依雪顯得很淡定,她對着雲邈兒招了招手,對着那男子冷淡道“雲軒當年一走十六年都沒個音訊,現在纔想起我們母女是不是有點晚了?”

說着這話,沐依雪一把將雲邈兒拉進去,擡手要關門,也在這個時候,雲鬥伸手抓住了門,道“老爺當初也不是故意丟下你們母女的,他這十六年裏天天想念你們,這不,一知道你們的位置,就派我來接你們了。”

“那他怎麼就不自己來?”沐依雪依舊冷着臉道。

“老爺本來是想來的,可是準備啓程的前一晚他從一樓摔了下來,傷到了。”雲鬥拿出一塊玉佩,好聲好氣的勸道“後來老爺一直想要去,可是他那身體……我們也是勸了很久,老爺纔打消念頭,將這玉佩交給我,讓我帶給夫人您。”

雲邈兒在一旁冷笑,重生前雲鬥也是這麼說的,並拿出了當年的定情玉佩,讓媽媽擔憂放下戒心,好跟他們回去。

不過這一世,她既然知道後續,自然不會讓他們的計劃得逞,不過不管如何,雲家是一定要去的,便也跟着道“媽,是不是爸爸來找我們了?我有爸爸了?”

沐依雪偏頭,看向雲邈兒,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來,也在這個時候,雲鬥說話了。

“是啊夫人,小姐都想老爺了,您不爲自己想想,也要爲女兒想想啊,只有一個完整的家,孩子才能健康的成長。”雲鬥苦口婆心的道,最後看向沐依雪,意味深長道“都是做屬下的,希望您別爲難我,要不然到時候不好交代,上頭怪罪下來我可承擔不起。”

沐依雪在那一瞬間看向雲鬥,眼底似有寒光,雲邈兒皺眉,覺得這後面的話有些怪怪的,不過不管如何,在雲邈兒看來,雲家這趟是必不可少的。

而且她的父親還被雲鴻輝關在地窖,如果早一天前往就早一天解放,便道“媽,我想見爸爸。” “大小姐都說想念老爺了,夫人不爲自己想想,也要爲孩子想想。”雲鬥順勢說道。

沐依雪看着雲邈兒,過了許久,才嘆道“我知道了。”

……

京都距離青市還是有一定距離的,但云鬥卻將什麼都準備好了,早就在青市機場那停了一架雲家的私人飛機,雖然豪華程度比不上邈雲叄的那架,但卻也是雲家的身份的象徵,差不到哪裏去。

沐依雪本想休息一日再走,但卻架不過雲斗的勸說,最終只是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坐上車去機場,再上私人飛機,前往京都。

雲邈兒坐在私人飛機的窗戶邊上,看着飛機外不斷遠離的城市,再回頭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沐依雪,還有不遠處恭敬的雲鬥,不由得覺得有些古怪。

雲邈兒皺眉,忽然想到昏睡的邈雲東,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想到這裏,雲邈兒又是一驚,她不過是離開了邈雲東一會兒的時間,怎麼又想起他了,不行不行,不能想他,她要多想想去雲家後怎麼救父親。

不過話說回來,邈雲貳跟邈雲叄他們怎麼樣了,有沒有找到辦法,邈雲東的那個封印實在太討厭了,他就醒來幾天又睡下,實在是出乎意料,會不會有人搗鬼?

不由得,雲邈兒的思緒又飄遠了……

青市與京都雖然遠,但坐飛機也不過三個小時的時間,等飛機停下後,便又坐上車前往京都雲家大宅。

雲邈兒看着車窗外飛逝而過的景色發呆,忽然感覺到自己的手被握住,轉頭,她便看到自己的媽媽神情不安的看着她,雲邈兒一想,自己的媽媽不知道真相,以爲等等就會見到他們分別了十六年的父親,緊張不安是正常情緒,便拍了拍沐依雪的手,安慰道“媽,別緊張。”

沐依雪張了張嘴,最後道“怎麼能不緊張呢?”

雲邈兒一笑,繼續安慰道“媽,你還有我呢。”

沐依雪勉強扯了一抹笑,看着雲邈兒想說些什麼,也就在這個時候,坐在副駕駛座的雲鬥轉過頭,笑着對沐依雪道“是啊,大夫人別緊張,不僅僅是你,剛剛我就通知老爺了,他緊張都哆嗦了,高興的說要親自出門接您呢。”

雲斗的話讓沐依雪垂下了眼眸,道“我知道了。”

很快,便到了雲家。

雲家大宅並沒有建在市中心,而是郊區城外一座大山邊上,是一個風景優美的風水寶地,遠離城市的喧鬧,佔地遼闊,裏面什麼東西都有,因爲雲鴻輝喜歡打高爾夫,裏面還有一片高爾夫球場。

當雲邈兒下車,看到眼前的熟悉而痛恨的建築時,她只覺得體內的鮮血都在沸騰,明明事隔多年,當年發生的一切卻能清晰記起,歷歷在目。

這讓她不由的握緊了拳頭,側頭,將目光望向了一處地方。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那裏,關押着自己的父親。

“大夫人,大小姐,這邊請。”雲鬥彎腰伸手,指引雲邈兒跟沐依雪進入大宅。

神醫棄女 沐依雪伸手,牽着雲邈兒的手,朝着雲家大宅走了進去。 走進大門,穿過花園,雲邈兒便看到了站在住宅門口人們,站在最前方的中年男人留着鬍子,輪廓剛毅,五官立體,看起來很帥,但那雙微微眯起的眼睛裏閃着的陰狠的光卻讓人覺得很難受。

“這兩位就是大嫂跟侄女吧。”中年男子上前,跟沐依雪跟雲邈兒笑道“聽我大哥經常提起你們,今日一見果然不同於一般人,也難怪我大哥十六年如一日的想念你們。”

“那你是誰?”雲邈兒伸了伸頭,對着那中年男子道“我爸爸呢?”

“我是你叔叔,你爸爸的弟弟。”中年男子笑眯眯的道,眼睛因爲他的笑眯成了一條縫,但云邈兒卻依舊能察覺到他眼裏的寒光。

“大哥受傷了還在醫院躺着,你們一路舟車勞頓,應該累了吧,吃完晚飯先洗洗睡下,明天我們帶你們看大哥好不好?”也在這個時候,剛剛站在中年男子身邊的中年美婦走了上來,笑着說道。

中年美婦衣着華貴,因身居高位,當了多年的雲家主母,舉止優雅中卻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氣息,給人一種極端的壓迫感。

即使她在笑,也同樣讓人覺得高豔不可侵犯。

喬華蓮。

雲邈兒挺直了腰背,眼底冷光一閃,如果她沒記錯的話,明日他們就開始對她跟媽媽動手了!不過自己現在好歹是半神,十個雲鴻輝都打不過,便有了底氣,微微一笑道“那就麻煩你了。”

之後便是一番客套還有吃飯,吃飯的中途,下人便說有林家人來拜訪喬華蓮,喬華蓮放下筷子,懶散的問道“是林家的誰?”

“林妍妍,就是林家林嫣然的女兒。”下人恭敬的說道。

這話讓雲邈兒皺起了眉頭,難道那個司機沒殺林妍妍?

“沒看到我在跟大嫂侄女們吃飯嗎?讓她等着!” 天王巨星從簽到開始 喬華蓮微皺起眉頭,有些高傲的道。

林妍妍不過是林家的一個小輩,喬華蓮這樣身份的人是不屑接見的,這個小插曲一晃而過,誰都沒放在心上,雲邈兒在下人的指引下進入了屬於‘自己’的房間,而沐依雪則住在了隔壁。

雲邈兒站在房間的窗戶前面,看着外面的風景,雲家大宅的地圖在腦海裏回放,她暗自規劃線路,準備今天就將父親救出來,而後再捅破雲鴻輝的陰謀。

……

夜幕降臨,當時鍾指向兩點的時候,雲邈兒散開神識,發現除卻幾個守夜的下人,其餘人都睡着了之後,便從牀上爬了起來。

穿上衣服,雲邈兒按照記憶中的路線,出了主宅,走向了後院。

雲家的後院是一片森林,在建築雲家大宅前就已經存在,當初的雲家家主喜歡自然的風光,在建築大宅的時候沒有將這片樹林砍掉,而是留下來,並在樹林中建一個小屋,有事沒事都會在小屋裏修煉。

後來,那一任的家主逝世,那間小屋便逐漸荒廢,很少有人前往,後來,雲鴻輝廢物利用,在下面建了一個地牢,在十六年前的家主爭奪時,將爭奪失敗的父親關在了裏面。 雲家後院的小森林很遼闊,岔道也很多,夜晚在裏面行走,一不注意就會迷路,在重生前,雲邈兒也就來過一次,不是很熟悉,不過傍着強大的神識依附,雲邈兒還是找到了森林裏的小屋。

小屋從外面看已經很破舊,她打着手電筒,走進小屋,推開大門。

因太久沒養護,大門發出了沉重的吱呀聲,灰塵落在了地上,嗆得雲邈兒忍不住咳嗽了一聲,她用手電筒往屋內一照,便看見屋內陳舊的擺設,都鋪滿了灰塵,感覺很久沒有人來過一般,黑壓壓的讓人感覺難受,雲邈兒皺了一下眉頭,心頭生起了一絲不安。

她總覺得這裏有些古怪,但她神識一掃,發現四周沒任何一樣,地底下還是有人的氣息,初步判斷這下面是有關押着人的。

哪裏不對了?

雲邈兒皺眉的想了一下,還是想不出所以然來。

先救父親再說。

雲邈兒如此想着,走進了小屋,畢竟現在離父親不過只隔了地板那麼厚的距離,只要將父親救回來,就能讓他跟母親重逢,而她就可以有一個真正的家了。

想到這裏,雲邈兒忍不住開始有些激動雀躍,沒有什麼比夢想成真來的更讓人開心。

她走到一個陳舊的書架上,將手放在了書架上的一本書上,輕輕往裏推。

“吱呀……”

陳舊的書架慢慢挪動,露出了後面的隧道,雲邈兒走進隧道,她用燈一照,便看到了一條長長的階梯,階梯上也佈滿了灰塵。

雲邈兒又皺起了眉頭,心中的不安越發的強烈,總覺得有些古怪。

她強行壓下內心的欣喜,冷靜的思考了一下,也在這個時候,她感覺四周的光線又暗了幾分,她回頭,發現書架正在悄無聲息的合攏。

雲邈兒一驚,腦海裏一道閃電劃過,她突然明白這屋子裏爲什麼古怪了!

人離不開五穀,如果雲鴻輝要讓她父親活着,就必須要給他送水送吃,但這裏的灰塵厚厚一層,一看就知道很久沒有人來過,那她的父親一旦斷了吃的,一定會死,可是她用神識感受下方動靜時,那個人的氣息明明就是活着的!

而且書架明明這麼破舊,打開時還發出了聲響,現在要合攏的時候卻沒有聲響!

有古怪!先出去!

雲邈兒想到古怪的時候,書架才合攏了一半,還來得及,她轉身正想踏出去的時候,書架外的卻有一道身影閃過,一道銀白色的亮光帶着駭人的力量化作劍雨射了過來!

“咻咻咻!”

雲邈兒側身躲過,與此同時,書架合攏的速度加快,等劍雨消失的時候,書架也徹底關上了,讓雲邈兒想要出去也沒辦法出去。

她皺了一下眉頭,來不及細想,從空間裏拿出破天鞭,灌輸星辰之力,狠狠的朝着面前的書架抽了過去!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書架卻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碎掉,而是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陣法,將那股力量反彈了出去!

雲邈兒躲避不及,身體倒飛了出去。

“咚”的一聲。

砸在了身後的牆上。 雲邈兒悶哼一聲,牆上的灰塵因劇烈的震動灑落下來,弄得雲邈兒滿身都是,她只覺得身體被震的難受,險些吐出一口血來,她大口的喘氣,直接吸入了大量的灰塵。

“啊呸,咳咳咳。”

雲邈兒難受的咳嗽了幾聲,心裏的疑惑頓生,剛剛那劍雨的威力不像是雲家的任何人能夠發出的,而且那威力讓她都忌憚,讓她不由想起了九尾妖狐。

他到底是誰?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雲邈兒站了起來,環繞四周,根本沒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她走到書架,伸手準備推開,卻在觸及到書架的那一瞬間,書架又浮現了那道陣法。

雲邈兒皺眉,走到牆邊上,伸手觸碰牆,牆上也同樣顯現了陣法圖案。

這是局。

雲邈兒在這一瞬間明白了過來。

但她也知道雲家原本的人根本沒辦法設這個局,按照常理來說,雲鴻輝應該不知道她是重生的。

雲邈兒深吸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地面上通向地下牢籠的階梯,想了一下,還是走了下去,她邊走邊思考,慢慢的將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回想一遍,希望能分析出答案來。

在這些天裏,雲邈兒知道重生後的世界不能用正常思維去思考,她覺得那發出劍雨的人少說也是神級的,應該是個神,雖然邈雲東有強大的力量傍身,根本不懼怕那些封印他的神明,一開始就沒打算跟那些神認真的計較這些小把戲,但那些神明對他卻視若大敵。

雖然一開始邈雲東離開的時候神沒有發現,但她記得李斯之前在東瀛便說,衆神用了千年時間製造封印容器,在封印容器完成之際便要將千年前的封印加固,很有可能他的本體就帶着封印容器去極西之地,開啓那層膜後卻發現邈雲東不在了,便驚動了衆神,四處撒網尋找。

而邈雲東一直在找她,衆神知道她對邈雲東的重要性,便想在她身上找到突破口,就盯上了她這一世的父母,並設下陷阱來抓她。

想到這裏,雲邈兒皺眉,又覺得邈雲東沉睡的實在不是時候,會不會也是那些神明的把戲?

可如果他們能動用那封印讓邈雲東提早陷入沉睡,那應該能順着封印的位置找到邈雲東,爲什麼卻沒有?

想到這裏,雲邈兒不由的開始擔心邈雲東,不知道邈雲貳跟邈雲叄現在的情況怎麼樣,想到這裏,雲邈兒不由的想跟邈雲貳接上心靈感應,卻發現心中那一抹聯繫又斷了,她皺起眉頭,覺得這心靈感應太不靠譜了,比手機的信號都差,想到這裏,雲邈兒忽然想起了一個被自己忘記的事情。

Wшw⊕т tκa n⊕c○

手機!

她空間裏還放着手機!拿出手機看看信號,如果能打出去,就可以讓邈雲貳跟邈雲叄詢問情況並來救她了!

想到這裏,雲邈兒眼前一亮,雖然不太飽多大的希望,卻還是想要拿出手機試試。

雲邈兒站在了階梯中央,從空間裏拿出了電話,藉着光亮一看,發現手機上的信號只有兩格,不過打電話應該還是可以的。

她翻了翻電話簿,找到了邈雲貳的名字,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了歌聲,是she的不想長大。

雲邈兒黑線,這歌……

不一會的時間,對方接通了,傳來了邈雲貳的聲音。

“喂?” 在雲邈兒撥打電話的時候,坐在小屋上方一個男人突然皺起了眉頭。

他身着古代鎧甲,手握銀白長槍,古銅色的皮膚,額頭有個眼睛,發出白光看着小屋裏的一切。

而他身邊站着一個身着旗袍女人,眼神裏盡是高傲冷豔,在月光下照耀下依稀能看到她的模樣,竟與喬華蓮長的一模一樣,她雖是站在那男人的身邊,卻跟男人保持了一段距離,像是很厭惡那男人一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