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姐停下來,然後甜美一笑道:“那就把人家娶回去嘛,總比你天天對着那個黃臉婆要好得多吧?”

王步忠呵呵笑道:“我會想辦法的,你不用太過着急。來,繼續!”

上官小姐這邊剛剛重新低下頭,不曾想辦公室的門竟被人一把猛地推開。

“王董不好了,你……你忙着呢?”

王步忠猛地睜開雙眼,然後高聲怒道:“你難道不知道敲門嗎?大呼小叫的幹什麼?”

老劉被王步忠一通呵斥,有些無辜的道:“王董,這事真的是十萬火急啊,我們前幾天買的那座翡翠山出事了。現在網絡上,新聞上都在爭相報道呢。”

王步忠一聽此言,猛地起身道:“你說什麼?出了什麼事兒?”

老劉看了看王步忠敞開的大門兒,別過頭道:“王董,有人說那翡翠山的下面有一座唐朝的古墓。而且說面積很大,如果被有關部門介入,只怕……只怕我們的錢就要打水漂了。還有就是,我們的股票估計……估計也要大跌!”

王步忠聽此,頓時全身一顫,腳下一軟,直接踉蹌着跌坐在地。

蹲在辦公桌下的上官小姐一看,趕忙關切的問道:“王董,你沒事兒吧?”

王步忠瞪着雙眼,驚慌失措的道:“不……不可能,不可能!翡翠山只是一座小山,而且周圍一點名勝古蹟都沒有,又豈會藏着一座古墓?這一定是有人在造謠,有人在背後搗鬼。報警,立刻給我報警,一定要查出幕後的指使者,一定要儘快向媒體澄清這件事。”

老劉站在原地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王董,該辦的事,我已經替你辦了。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那翡翠山下沒有古墓,但如果真有的話,我們王氏集團就徹底的完了!”

“噗……”不堪重負的王步忠終於承受不住,一口鮮血當即噴了出來……

另一邊,童言正品着他最愛的咖啡。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現在已經猜到了王步忠此刻的窘境。

但事情遠遠沒有結束,一個更大的局正按着童言的謀劃,悄無聲息的開展開來。

等那時,定叫這王步忠生不如死! “王蒙,你看網上的帖子了嗎?有人說翡翠山下面有一座唐朝的古墓,你說那裏面會不會有糉子啊?咱們放學去轉轉咋樣?”

“我纔不去呢,馬上就高考了,我家的大老虎天天盯着我複習。 回去晚了就得捱揍,我還是好好學習吧!”

“切,你可真沒勁。三班的同學晚上還說去呢,我看回頭我還是跟他們一起去吧!”

……

高倩聽着同學們的議論聲,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也不知道是誰散播的消息,竟然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就路人皆知了。她的心裏稍稍有些不安,只希望事情不會發展的太糟纔好。

夜色漸漸的降臨,整座翡翠山都如同被蒙上了黑布一般,顯得深邃靜謐。

就在這時,幾輛摩托車呼嘯而至,瞬間打破這份原有的祥和。從摩托車上下來的幾人都揹着大大的包裹,並且手裏都拿着刺眼的手電筒。

他們將摩托車藏於樹林之中,便急匆匆的上了山。

“大哥,你說網上的帖子是真的嗎?這翡翠山之下真的會有古墓?”

“有沒有挖過不就知道了?萬一有呢?要是真能挖出一兩件寶貝,那咱們可就發財了。”

“老二說的對,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今晚咱們大幹一場,保不齊這後半輩子就榮華富貴了。”

“大師,你不是懂風水嗎?你給定個位唄?”

“嗯,容老夫掐指算算!幾位稍安勿躁!”

原來這匆匆來此的一夥人正是看了網上的帖子後,專門過來挖寶的盜墓賊。正所謂人爲財死,鳥爲食亡。這些人明明知道盜墓犯法,可還是抱着僥倖心理過來挖寶。其下場,可想而知。

經過這些人中的那位風水先生推演計算,最後將下鏟之位選擇在了翡翠山上的一塊空地上。

只可惜此次前來的這些盜墓賊實在沒有半點兒專業技能,從揹包裏取出了摺疊鏟,便稀里嘩啦的胡挖了起來。

可有句話叫,瞎貓撞見死耗子。還真別說,他們一通亂挖之後,竟然真的挖通了一條墓道。

幾個人蹲在墓道前用手電筒向裏面照了幾下,終於鼓足勇氣打算進去瞧瞧。

可還未等他們踏入墓道,一個黑色的倩影竟悄無聲息逼近了他們。

只聽到“啪”的一聲響,最後面的盜墓賊立刻發出了一聲慘叫。

“哎呦我艹,誰打我?”

可是當他回頭看了幾眼後,竟然什麼都沒有,但是後腦勺的疼痛感仍舊沒有消失,他漸漸的有些害怕了起來。

“大……大哥,好像……好像有……有鬼!”

此言一出,前面的幾個傢伙都不由得渾身一緊。

“三子,你是不是開玩笑呢?這裏哪有鬼啊?”

被稱爲三子的盜墓賊聽此,哭喪着臉道:“大哥,剛纔……剛纔有人揍我。你摸摸我後腦勺的大包,這他孃的還有假嗎?”

前面的盜墓賊聽此,果然伸手過來摸,可他的手還沒有靠近那三子的後腦勺,他的腦袋上也結結實實的捱了一下。

“哎呀媽呀,咋整的啊。誰打我?啊?誰打我?”

他回頭看向身後的幾個弟兄,那幾個人都瞪着眼睛,面露驚恐的注視着他的側面。他漸漸的意識到了不對,隨即猛地扭頭去看。

這一看之下,他差點兒直接嚇死過去。

“媽呀,鬼呀!快走啊!”他也來不及管那麼多,撒腿便向山下跑去。其他人一看老大都跑了,隨即連吃奶的勁兒都使了出來,一溜風的全部跑下了山,並一邊跑,一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他們離開之後,這才發現,剛纔老大看到的人竟然披頭散髮,長得青面獠牙。那狠毒的眼神,就好像是地獄的惡鬼一般,直叫人內心膽寒。

但他真的是鬼嗎?鬼難道只是嚇嚇人而已?

就在這時,出乎所有人預料的事情發生了。這所謂的“鬼”竟伸手抓住了自己的頭髮,然後用力的向下一扯,接着……接着他的頭髮和臉竟全部被他自己拽了下來。

可是仔細一瞧,好傢伙,這張惡鬼之臉的背後竟是一張俏麗的臉蛋兒。而更讓人倍感意外的是,這個戴着惡鬼面具的人竟然……竟然是童言的同學,高倩!

高倩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她又爲什麼要扮鬼嚇人呢?

一切的一切都跟她的另一重身份有關,只因爲她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個繼承了家族使命的守墓人。當然,他們家族的人不這麼稱呼自己,他們有自己的名號,那就是守陵衛!

何謂守陵衛呢?簡單說來,指的就是一支爲了守護陵墓而組建的祕密部隊。守陵衛素來已久,相傳早在三國時期,曹操爲了彌補軍餉的不足,設立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等軍銜,專司盜墓取財,貼補軍餉。可是後來他又擔心自己的陵墓也會遭到後人的挖掘,於是便設立了守陵校尉。而隨着時間的推移,守陵校尉的名稱漸漸發生了改變,最後就變成了守陵衛。

守陵衛並非只守一時,而是生生世世。 狼性總裁:假面誘惑 但人又無法長生不死,於是便有了傳承之說。高倩的祖上就是守陵衛,所以他家世世代代都是守陵衛,只可惜高家人丁單薄,傳到她這一代,也就只有她一個女孩家了。

不過切莫小瞧了守陵衛,每一個守陵衛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能人。一名合格的守陵衛不僅武功高強,還要精通驅鬼鎮屍之術,否則根本無法勝任。之所以武功高強,是爲了防備有人盜墓。而要精通驅鬼鎮屍之術,則是爲了保證墓中太平。

守陵衛在繼任之時,需立下毒誓,不能盜取墓中陪葬之物,不能讓人闖入墓穴,更不能將自己身份告訴非有血緣關係之人,否則必遭五雷轟頂、天誅地滅之罰。

高倩現在雖然也算是個守陵衛,可她卻還沒有真正的接過父親手中的令牌,也沒有立下毒誓。但事實上,從她滿十六歲之後,這座翡翠山便一直由她在守護,只因爲他的父親染上重疾,早已無法下牀了。

網上的那些帖子讓塵囂了一千多年的翡翠山捲入了漩渦之中,而最大的受害者,其實就是這些命不由己的守陵衛。

高倩今天雖然嚇走了那些盜墓賊,可誰又能保證明天、後天甚至大後天,還會不會有新的盜墓賊過來挖寶呢?

她不敢去想這些,因爲她真怕有朝一日這古墓會被人挖掘開來,而到了那時,她該怎麼做呢?她又能怎麼做呢?

高倩看了看被挖通的墓道,不由得輕嘆一聲,撿起地上盜墓賊遺落的工兵鏟,便打算將土回填回去。

但就在這時,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聲突然響起,高倩聽此不由得心頭一顫。而讓她更加震驚的是,這吼聲竟然……竟然就是從這墓道的深處傳來的。

難道……難道這墓裏藏着什麼可怕的東西嗎?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 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高倩向墓道里看了看,一雙秀眉不禁皺了起來。這吼叫之聲是從墓道里傳出的,這也就意味着墓道之中有什麼東西已被驚醒。身爲守陵衛,她既然遇到了自然不能一走了之。

高倩深呼了一口氣,將手中的摺疊鏟直接扔在了地上,然後從口袋裏抽出兩張道符便徑直的向墓道之中走去。

此刻的墓道里漆黑無比,猶如一張森然大嘴正靜靜等候着獵物的進入。高倩雖然表面上一副乖乖女的形象,可沒想到現在的她竟一臉的鎮定,更像是一個久經沙場的女將軍似的。尤其是她的那一雙眼眸,淡定之中夾雜一絲凌厲。

眼見高倩就要走入墓道,豈料剛剛止息的吼聲竟再次響起。而這一次,吼聲不僅聲音更大,而且距離也更近一分。

高倩直接停下了腳步,雙手捏符嚴陣以待,一雙美目緊緊地盯着面前的墓道。

突然,漆黑的墓道之中亮起了兩個拳頭大的“紅燈籠”,接着一股刺鼻的腐臭味隨之蔓延開來。

婚癮 “咯咯……咯咯……”

聽着這瘮人的咯吱聲,高倩當即向後退了兩步。

而就在這時,兩個“紅燈籠”以極快的速度,猛地衝出墓道,直接向她撲了過來。

高倩一看,不敢遲疑,立刻口中念決,迅速的將手中道符打了出去。因爲她念決的速度實在太快,還未聽清唸的是什麼,道符已經泛起金光直接射向了“紅燈籠”。

“紅燈籠”這邊衝出墓道,這才得以將其看清,只見它高有兩米開外,身着黑色鎧甲,全身被鎧甲包裹的嚴嚴實實,除了一雙閃着紅光的大眼睛露在外面,其他部位基本都藏於鎧甲之中。

而之前所見的那一對紅燈籠,原來就是這怪人的眼睛。

高倩打出的道符猶如流星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打上了怪人的身上。一時間,火星四射,“噌噌”直響。

但令人沒有想到的是,這道符如此威力,竟全被這怪人身上的鎧甲擋下。怪人若無其事,繼續向前,一雙紅目死死的盯在高倩的身上。

高倩一看道符無效,另一張也懶得打出,而是再次伸手入袋,竟抽出了一把只有十多釐米長的匕首來。

這匕首剛剛亮相,頓時泛起綠光,就好像是用翡翠打造,引人注目。高倩手握匕首,嬌喝一聲,身形一閃,直接衝向了怪人。

怪人見高倩上前,當即掄起大手迎面拍去。怎料高倩的身法極其詭異,三步兩步之後竟然就這麼貼着怪人的手臂繞到了怪人的背後,不等怪人反應過來,高倩已經握着匕首奮力的刺了出去。

只聽到“噌”的一聲響,綠色匕首寒光一爍,立刻穿透怪人的鎧甲刺入背中。

怪人背上被高倩刺了一刀,頓時仰天嘶吼起來。這吼聲震耳欲聾,猶如虎嘯又好似龍吟。

高倩那管這麼多,拔出匕首跟着又是一刀。兩刀扎過,怪人還在大吼大叫。高倩見此,冷哼一聲,跟着又來了幾刀。

這幾刀下去,怪人終於安靜了下來,而它的背上早已千瘡百孔,就像是被機關槍掃過了似的。

連續刺出幾刀,高倩的額頭上已經冒出汗珠,可眼前的怪人卻仍能站在原地。

高倩深呼了一口氣,突然高高躍起,反手握住匕首,一刀橫切而過。只見寒光從怪人的脖頸上一閃,這怪人的腦袋就這樣被切了下來。

身首異處,怪人終於站立不住,“撲通”一聲摔倒在地。而讓人頗爲意外的是,高倩刺出了這麼多刀,並且齊刷刷的切掉了怪人的腦袋,但怪人的傷口處竟然沒有流出半滴鮮血,就好像它的體內根本就沒有血液一般。

難道……難道它真的是古墓裏逃出的殭屍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偌大的古墓裏恐怕不會只有它一個吧?

高倩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了,如果繼續在這裏浪費時間,只怕是要耽誤明天上課了。

她雖然很想去古墓裏查看一番,但猶豫再三之後,還是選擇了放棄。匆匆的掩埋了怪人的屍體,然後又將墓道重新填滿,高倩這才拖着疲憊的身體離開了翡翠山。

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她離開的半個小時後,一隻漆黑的大手突然從泥土之中伸了出來……

第二天,南豐市第一人民醫院內,王步忠正躺在病牀上面容慘淡的望着窗外。前一天他還是萬衆矚目的城市代言人,可是現在,他所擁有的一切都很有能離他而去。

有關部門已經決定組織人員對翡翠山進行考古調查,如果真如傳言所說,這翡翠山下真的有一座大型的唐朝古墓,那他所擁有的一切恐怕都要付之東流了。

他還能做什麼呢?除了祈禱翡翠山下什麼都沒有之外,他似乎什麼都不能做了。

這是他這麼多年頭一次如此無力,也如此不安。他漸漸的懷念起以前的生活,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至少有一份自己喜歡的事業,還有一個溫暖的家庭。

可是在慾望的催使下,他漸漸的迷失了自己,他忘記了自己最初的理想,更忘記了做人的根本。

他現在真的有些後悔了,更有一些恐懼,他怕什麼都失去,他更擔心自己永遠的被噩夢纏繞。

但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後悔藥,他已經走上了一條佈滿荊棘的絕路,除了繼續向前,他已無路可走了。

就在這時,病房的房門被人打開,接着就看到老劉一臉凝重的走了進來。

“王董,你醒了啊?現在感覺還好嗎?”

王步忠聽此,冷哼一聲道:“我好得很,想就這樣擊垮我,簡直就是癡心妄想。說,那傳言的散播者到底是誰?不要告訴我,到現在你還沒有查出來!”

老劉聞此,無奈的輕嘆一聲道:“查倒是查出來了,可是咱們怕是招惹不起啊!”

“廢話少說,到底是誰?七星集團嗎?”

老劉輕輕的點頭道:“沒錯兒,就是七星集團的人散播的傳言。但是憑我們現在的實力,又能怎麼樣呢?咱們的股價已經跌到了歷史最低點,如果這個時候七星集團出手收購我們公司,怕是我們很快就要成爲人家的奴才了。”

王步忠狠狠的咬着牙,憤怒的火焰徹底讓他失去了理智。

“想扳倒我王步忠,他們還嫩了點兒。誰敢跟我王步忠作對,我就讓誰萬劫不復。是他們逼我的,是他們逼我的……”

老劉一聽此言,不由得全身一顫,隨即顫聲問道:“王董,你……你該不會想用那夥人吧?他們可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啊?你難道就不怕他們……”

“閉嘴!我已經沒有退路了,七星集團的那兩個小崽子必須死!”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 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老劉見勸說不得,只能無奈的選擇離開。

他這邊剛剛走出病房,王步忠的臉上便露出了歹毒之色,他伸手拿起枕頭邊上的手機,在通訊錄裏翻了好一會兒,最後選擇了一個叫殺的人,這才撥了過去。

……

童言今天難得出門兒,待在房間裏實在太悶了,所以他決定去附近的公園轉轉。富華酒店的旁邊有一個叫寶石的公園,公園的當中有一塊紅色的大石頭,被工匠修成寶石狀,故取名寶石公園。

寶石公園除了這塊最有名的大石頭外,就剩下花花草草了,當然還有成片的園林。

童言喜歡安靜的地方,主要是因爲他雙腿殘廢,即使想去熱鬧的地方玩玩兒,也不免有諸多不便。

他今天特意帶上了一本書,進了公園之後,就在一片花草的邊兒上看起了書。

雖然時不時的會有人從他面前經過,但他仍舊十分專注。

就這樣一直待到了中午,秋日的陽光仍舊很毒,可童言卻因爲看書入了神,而忽略了這一點。

而就在這時,一把傘卻悄無聲息罩在了他的頭頂,替他擋住了陽光。

童言剛一察覺,立刻擡頭去看,這一看之下,他的臉上隨即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怎麼會是你?這個時間,你應該在上課纔對啊?”

來者不是旁人,正是讓童言頗有好感的女同學高倩。

高倩今天穿着一身軍綠色的登山裝,一頭長髮高高的紮起,背上揹着一個鼓鼓的雙肩包,顯得英姿颯爽,很有精神。

她向童言嫣然一笑道:“你能翹課來這裏賞花讀書,我爲什麼不能請假出來轉轉呢?”

童言聽此,微微笑道:“看來我們是同道中人,既然能在這裏碰到,不如我請你吃飯吧?”

高倩聽此,剛要答應,可話到嘴邊卻還是嚥了回去。“不了,我今天還有好多事兒呢,要不改天吧!對了,天氣預報說,今天下午會下雨,這把傘就留給你用吧。記得明天還我,我先走啦!”說着,她把傘把交給童言,轉身就要離開。

童言一看,趕忙說道:“要真是下雨,你怎麼辦?”

高倩將衣服上的帽子往頭上一戴,甜美一笑道:“我有它,不需要雨傘。走了啊,拜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