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家主還想拉攏他呢,此時得站起來啊。

且,這傢伙前腳還在哈爾濱幫過忙呢。

什麼?!

在場衆位大妖齊刷刷一驚。

天師聯盟的真龍天驕令比賽,妖界並不關注。

但上一次的比賽,即便是妖界也有所耳聞。

畢竟,一個天師單挑上萬天師,還打了個團滅,逼得掌教風長卿親自出手才收拾了場子。

這在陰陽界,可是大新聞了。

“哼哼哼……怪不得你敢如此狂妄,原來是你!”

灰家家主身上的殺意減弱了幾分,獰笑着看着白小鳳:“既然是風長卿的人,那本座,今日看在風長卿的面子上,可以饒你一命。”

聞言。

在場的大妖們也紛紛默然。

顯然,對灰家家主的決定,沒有絲毫異議。

更,談不上鄙夷灰家家主的地步。

風長卿的大名,在整個陰陽界,都如雷貫耳呢。

然而。

白小鳳笑着看向了諸葛青兒,癟癟嘴:“坐下,這事,與你無關。”

諸葛青兒神情一窒。

我的天!

這傢伙,今天瘋了吧?

他知道本姑娘冒了多大的風險才站出來的?

就這麼,不領情了?

緊跟着,白小鳳緩緩扭頭,看向灰家家主:“抱歉,你看在我大師兄面子,饒我一命,但我,可不給我大師兄面子,所以,不打算饒你一命。” “……”灰家家主的眼角抽搐了起來。

混賬啊!

本座都已經看在風長卿的面子上,饒你一命了。

還特麼敢對本座這麼狂?

當本座不要面子的啊?

此生唯你終老 在場的大妖們也全都瞠目結舌起來。

一個個瞪圓了眼睛,彷彿看稀世珍寶似的朝白小鳳看來。

這傢伙,真的不要命了麼?

諸葛青兒銀牙都快咬碎了,氣的真的牙癢癢啊。

她美目狠狠地瞪着白小鳳,心道:這傢伙,難道真以爲今天能在這裏,殺掉灰家家主嗎?

今日,可是妖界盛會呢!

當今妖界的大妖幾乎全都在場。

如此盛會,若是有人類天師敢殺在場的任意一位大妖,那無異於是在挑釁整個妖界。

大妖們,絕對不會眼睜睜看着同類被殺的!

哪怕是有大仇的大妖,這種場面,也絕對會摒棄前嫌。

畢竟,妖是妖他媽生的,人是人他媽生的,妖和妖纔是同類。

轟!

也就在這時,驟然間,一道磅礴的妖氣轟然席捲了整個大廳。

幾乎同時,白小鳳就看到眼前的妖氣一陣扭曲,一個穿着黑袍的中年人便站在了他不遠處。

這中年人一現身,雙瞳便迸射青光,怒視白小鳳:“混賬東西,敢殺我大哥?你找死,也不看看在什麼地方。”

“咦!”

白小鳳驚喜了一下,眯着眼睛看着中年人,笑了起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呢。”

出現的黑袍中年人,赫然是慧孃的三叔!

什麼?!

黑袍中年人一怔。

緊跟着,白小鳳淡然地說道:“對了,今天,本大爺也要殺你。”

譁!

這話一出口,大廳內頓時一片譁然。

“嘶!這小子到底哪來的底氣?又要殺灰大爺,又要殺灰三爺,他是想挑釁整個灰家麼?”

“確定了,這小子就是來找死的,當今妖界,還沒人敢如此挑釁灰家的。”

“灰家大爺和三爺,都敢殺,簡直是癡人說夢,他真以爲得了個真龍天驕令第一名,就能無法無天了麼?”

……

慧娘和灰鎮天站在一起,此時都默然不語。

幾百年的時光,確實能改變很多。

以至於到現在,連灰家兩位爺都沒發現,站在眼前的是他們的侄女和父親。

或許,也和白小鳳的一言一行實在太過驚世駭俗,完全成爲了全場焦點,讓大妖們無暇顧及其他。

慧娘感激地看着白小鳳,早已經熱淚盈眶。

積攢幾百年的恨意,此刻在白小鳳的幫助下,肆無忌憚的宣泄了出來。

而灰鎮天,則是駭然地瞪圓了眼睛,緊盯着白小鳳,以他的閱歷,也從未見過如此虎比之人,嗯,就是虎比。

聽到大妖們的譁然,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抱歉,本大爺,就是這麼,無法無天。”

轟!

話音未落,恐怖的陰力轟然從白小鳳身體裏爆發出來,化作漆黑的龍捲颶風沖天而起。

磅礴如獄的陰力威壓,如同巨浪,悍然拍擊向全場。

原本譁然的衆位大妖感受到恐怖的陰力威壓的瞬間,全都臉色大變,同時安靜了下來。

不給人半點反應時間。

砰嚨!

白小鳳腳下的地板炸裂,人已經如同離弦之箭,衝向了對面的灰三爺。

同時,陰力包裹下,他的右手橫伸向空中:“劍來!”

“嗷吼!”

耷拉在他肩膀上的皮皮一聲咆哮,張開龍口,血光咻然飛出。

白小鳳坐飛機來東北,自然不可能攜帶赤梟劍。

但,他也找到了一種能攜帶赤梟劍的辦法。

那就是,讓皮皮將赤梟劍吞進腹中,只要帶着皮皮,赤梟劍,就在自己的手中。

嗡!

血光席捲,赤梟劍飛到了白小鳳的手中,恍若火焰熊熊燃燒着。

“三弟,快躲!”

千鈞一髮,灰家家主面色大變,即便是他,此時感受着白小鳳釋放出的陰力威壓,也渾身發涼。

“晚了!”

白小鳳閃電般逼迫到灰三爺的面前,神情冰冷,渾身被陰力幽光籠罩,恍若地獄走出的殺神,手中赤梟劍燃燒着血色火焰,毫無停頓,當頭悍然豎斬向灰三爺。

噗嗤!

赤梟劍沒入了灰三爺的頭顱中,血水瞬間如同噴泉,直噴了三米多高。

但。

白小鳳手握着赤梟劍沒有絲毫停頓,繼續下壓。

赤梟劍燃燒着血色火焰,不斷地朝着灰三爺的軀幹切下。

最終。

將灰三爺,一分爲二!

砰嚨!

被分成兩片肉屍的灰三爺倒向兩旁,內臟從身體裏流淌了出來,散落一地。

血水,噴灑着,在地面積攢出了血泊,流淌向四周地面。

空氣中,瞬間瀰漫着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爲,爲什麼?”

灰三爺的兩顆眼睛瞪圓,應該是他這輩子瞪得最大的一次。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這個手持長劍的年輕天師,太快了,快到他連反抗都來不及。

隨着話出口,他的生機,快速淡去,兩顆眼睛瞳孔快速擴大,直到灰暗。

嗡!

妖氣開始潰散,灰三爺的肉身變回了老鼠本尊,靜靜地躺在血泊中。

靜。

婚後試愛:老公,請接招 大廳中,靜的落針可聞。

所有大妖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持劍而立的那道身影,血腥味彷彿無數尖針,cì jī着每位大佬的嗅覺。

太快了!

剛纔的一切,快到所有大佬們都反應不過來。

誰都沒料到,這個作死的人類天師,真的敢殺灰三爺。

且,還是,一劍斃命!

再婚蜜愛:帝少請剋制 乾脆。

利落。

穿越后剋死男主七個未婚妻 糯米味湯圓 就彷彿是殺雞屠狗一般,根本不給人半點反抗的餘地。

哪怕有偷襲之嫌,但這份實力,也足夠讓在場的所有大妖,膽寒。

灰家家主眼睛瞪圓到了極限,看着地上被一分爲二的灰三爺,半晌都沒反應過來。

就,就這麼沒了?

堂堂青瞳大妖,被一個小小人類天師。

一劍,斬了?

滴答……

滴答……

滴答……

血水,順着赤梟劍劍劍滴落到血泊中。

在此時死靜的大廳中,聲音顯得格外響亮。

白小鳳昂首挺胸的立在原地,右手握着赤梟劍,渾身被漆黑的陰力幽光籠罩着,緩緩地掃向全場。

冰冷的臉上,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你們看,我,就是這麼,無法無天。” 嘶!

大廳內,響起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

一羣大妖紛紛變了臉色,看白小鳳的眼神除了震驚,又多了幾分驚恐忌憚。

這傢伙,是從地獄走出來的惡魔麼?

在場的大妖們,並不是沒有殺過人。

但,仔細回憶一下,貌似自己在面前這個人類天師的年紀,也絕對做不到這樣殺伐果斷,冷酷無情。

殺人之後,還能當着一衆大妖說出這樣的話,光是這份心性,就足以讓大妖們後背發涼。

且,面前這個人類天師,實力也確實足夠恐怖。

哪怕一劍斬殺灰三爺有偷襲之嫌。

但。

實力不夠,偷襲,也照樣被灰三爺反殺。

剛纔的場面,分明是壓倒性的碾殺!

慧娘熱淚盈眶的看着地上被一分爲二的灰三爺,記憶潮涌而來,她身軀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仇,終於報了!

爹爹,孃親,你們的仇,慧娘終於報了!

那個雨夜,那場兄弟相殘的慘烈畫面,再次呈現在慧孃的腦海中。

她清晰地記得,爹爹的血,流淌了她滿臉。

她也清晰地記得,孃親拼了命,讓她跑。

她更清晰地記得,雨夜在泥濘中狂奔的時候,身後傳來孃親那悽慘痛苦的叫聲。

“謝謝,謝謝主人。”慧娘感激地看向前方那道巍峨冷酷的身影。

然而。

白小鳳緩緩轉身,冰冷的笑容變得柔和起來:“不急,還有一個。”

對!

還有一個!

慧娘咬了咬牙,用力地點點頭。

緊跟着,白小鳳看向震驚得目瞪口呆地灰鎮天:“老爺子,我這報仇的速度,是不是比你的方法,更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