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他們都看向了說話的人,只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劍狂歌!

方恆也是身體頓住了,直接轉頭看向了劍狂歌笑道,「劍兄讓我等等?」

「是的。」

劍狂歌一點頭,下一刻就身體一動,直接站在了方恆面前,「風兄實力,驚天動地,說實話,我是想和風兄切磋切磋的。」

「呵呵,我要是說不,劍兄會如何?」

方恆笑道。

「我什麼都不會做,只會讓風兄離開。」

劍狂歌直接笑道,「因為風兄的實力,值得我這麼尊重。」

「是么?」

方恆眉毛一挑,「你這麼說,我倒是有些不好拒絕了。」

「那就不要拒絕。」

劍狂歌認真道,「風兄,你我,來一場吧。」

方恆眼神閃爍起來,片刻后笑道,「一招,我和你就拼一招,之後我就要離開了,因為我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一招么?好!」

劍狂歌也是直接點頭,「我會用我最強的一招對付風兄的。」 嗡!

一股恐怖劍氣從劍狂歌的身上釋放了出來,只是一瞬,這劍氣就沖向了天空,讓無數空間都紛紛撕裂。

感受到了這股劍氣,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這股劍氣的強度,此時此刻已經達到了高階聖武的地步了!

明明是中階聖武,其氣息強度卻達到了高階聖武的地步,如此表現,眾人豈能不震撼!

方恆感受到了這股劍氣也是點點頭,「果然好力量,那麼接下來,我也不能收手了。」

嗡!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上也猛然出現了一股劍氣,同時方恆的手,也一下握在了腰間的劍柄上。

感受到方恆的劍氣,四周的人都是目光變幻起來,和劍狂歌那衝天的劍氣相比,方恆的劍氣是收斂許多了,方恆的劍氣中,只有劍的氣息,不像劍狂歌的劍氣,不光充滿著劍的鋒利之氣,更帶有極其強烈的狂傲之意,充滿壓迫力。

只是這樣的劍氣,沒人是敢小瞧的,包括劍狂歌本人,也是眼神無比凝重。

在他這衝天的劍氣下,方恆這單純的劍氣,卻還能這麼穩定,這就已經證明了方恆對於劍的理解到了何種程度了,根本上,方恆現在就已經變成了劍,劍也變為了方恆的人。

這是真正的人劍合一。

「是我先請風兄切磋的,那自然,這先手我就不讓了。」

看著方恆,劍狂歌這時候說了句,下一刻手掌就猛然從後背一拔,一道橫貫天地的劍光當場從他身上爆發,下一刻就從高高的天際向著下方的方恆砸落過去!

「走!」

「速速後退!」

看到了劍狂歌這一劍的威力,這時候四周的人也都是臉色變了,他們都能感覺到劍狂歌這一劍內所蘊含著的恐怖能量,這種能量,是足以抹殺中階聖武的,那四周的人當然要趕快離開,畢竟他們的實力,有很多是連聖武境都不到。

「好劍道。」

就在同時,方恆也是看著那上空的浩瀚劍光說話了,「你這劍道,大開大合,搶佔先手,理所應當,不過么,這劍道還是壓不住我的,因為一劍在手,我便無敵!」

嗖!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就是一動,下一刻竟向著天空飛去了,單人獨劍,對著那浩瀚劍光就沖了過去!

「我的天!」

「當真是好大的膽!」

看到這一幕,無數的人都是驚呼起來,劍狂歌本人更是眼神凝重,死死的看向了方恆,他就不信,方恆能破了他這浩瀚劍光!

噗嗤!

轟咔咔!

如同入肉一般的聲音最先從那浩瀚劍光上響起,只見方恆的身影直接進入了那浩瀚的劍光內部,在之後,方恆的身影就猛然從這浩瀚劍光內部沖了出來,與此同時,那浩瀚劍光,也是瞬間就爆炸開來!

天空中隆隆聲音不停起伏,無窮空間在此刻都被紛紛撕裂,混亂的亂流和殘餘的劍光混雜在一起形成了無數座能量磁場,只是方恆的身影站在上面,卻是毫髮無傷。

看著方恆,無數的人都身體震動起來,此刻在他們的眼裡,方恆宛如天地之主,威震八方!

當然,對於眾人的震撼,這時候的方恆是沒有注意的,等確認了劍狂歌的這劍光被他破開之後,他的身體一動,猛然從虛空中飛出,站到了劍狂歌的身前。

「如何?」

看著劍狂歌,方恆這時候淡淡道。

「佩服!」

劍狂歌看著方恆,也是認真的一拱手,「一招對拼,我劍道被破,這是我輸了。」

直白的話語吐出,四周的人看著方恆的眼神也都是被崇拜和震撼充斥。

這個劍狂歌一來,就是狂的沒邊,挑釁那個挑釁這個,最終結果,還都是贏了,這讓所有人都無比震撼,他們都知道,劍狂歌的名聲會在今日響亮起來。

只是突然間,這個讓所有人震撼的劍狂歌就敗了,敗給了一個神秘的家族,風家的天才風笑手裡。

就這一個事實,就已經讓眾人對風笑無比崇拜,畢竟劍狂歌,本來就是引起眾人震撼的存在,方恆過扮演的這個風笑,卻是直接把這個震撼給徹底擊潰,這是震撼之上的震撼!不服都不行!

「呵呵,你能這麼說話,那證明,我們只是平手。」

方恆這時候卻是笑了,「你要是說你沒輸,那你是真的輸了。」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都是愣住了,劍狂歌也是眉毛一挑,笑道,「為何這麼說?」

「你的劍道,氣息宏大,橫貫天地,如此劍道,越戰越強,越到後面,才能越發揮威力,猛然限制你,讓你一招就爆發出來所有力量,那是不行的,以我估計,你剛才這一劍雖然厲害,但只是你全盛力量的七成而已,而我的這一招無敵,擅長的就是爆發,所以,我是佔了便宜的。」

方恆淡笑道。

「那你直接說我們平手不就行了?」

劍狂歌笑道。

「這種事情我不能主動說的,我若是說了,那是示弱,你我雖然是切磋,但是武道上的問題是不能示弱的,所以我要你來說。」

方恆道,「而你若是說我們是平手,那你就是輸,因為真正的比武沒那麼多有利的條件,你提出比武,我提出只比一招,這對你不利,可你接了,最後你被我擊敗,這是事實,你若是說這些借口,那證明你以後成就有限,不過你沒說這些借口,你直接承認了你輸了,那你,實際上是沒有輸,因為你是一個能接受現實,甚至是接受失敗的人,這樣的你以後成長會更快,這樣的你,值得我尊重,所以我說你沒輸。」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聽到了這話,四周的人也都是愣住了,對他們來說,方恆說的話,有些太過深奧。

當然,有一些高手,卻是完全能聽清楚方恆在說什麼,方恆講的是很現實的東西,接受失敗,能走的更遠,拒絕接受失敗,那麼成就就有限。

「呵呵,看來風兄不光實力驚天動地,就連話語,也是極有道理。」

劍狂歌這時候也是笑了,「這樣的風兄,我是很佩服的,所以,接下來風兄去哪我跟著怎麼樣?放心,我絕不會打擾風兄做事的,我只是想和風兄請教武學問題而已。」

「是么?」

聽到這話,方恆也是眼神閃爍起來,四周的人也都是愣住了,他們都沒有想到,劍狂歌竟會主動提出跟著方恆離開這裡。

片刻后,方恆的目光也是一閃,「呵呵,好,既然你劍兄想要和我談論武學,那我自然也是無比榮幸的,接下來,劍兄就跟著我走吧。」

「哦?可以么!那太好了。」

劍狂歌立刻笑了一聲,下一刻就身體一動,直接到了方恆身邊,方恆此刻也是一笑,隨即身體一動,就直接帶著人破空消失了。

看見方恆和劍狂歌等人消失無蹤,此時此刻的元靈城中人也都是眼神閃爍,他們知道,從今天開始,整個武天域會再次多出兩個傳奇天才。

這兩個傳奇天才,分別就是風笑,還有劍狂歌!

「好了!交流大會到現在也差不多結束了!」

就在這時,皇武派的大長老也是說話了,目光看向了平台上的魔神空間天才古悲,「你是擊敗敵人最多的,的確是厲害,我們皇武派,願意給你一個客卿長老的身份,不知道你願意接受么?」

此話一出,城中的人也都是目光一閃,所有人都知道,皇武派大長老這話,就已經是在明顯的拉攏古悲了。

或者說,這才是這次天才交流大會的真正目的,就是一個拉攏天才的聚會,古悲只要表示同意接受,那意味著魔神空間,和皇武派,以及踏天宗,至道殿站在了一起。

這是新的武天四大組織,眾聖宮,已經被排除在外了。

「我願意接受這個身份。」

聽到了這話,古悲也是淡淡的說話了,這頓時讓皇武派的大長老也是露出了笑容,「好,你能接受,那自然是好事,而且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這一次天才交流大會的第一,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掌門的,同時也會通知踏天宗和至道殿,準備好一份獎勵給你。」

「這就不用了。」

聽到這話,古悲卻是一擺手,淡淡道,「我同意接受皇武派客卿長老身份,但這不代表我同意我是這次天才交流大會的第一,真正的強手,根本就沒有和我交手,不管是剛才那個風笑,還是古悲,他們都走了,所以這個第一,是個笑話。」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都是一愣,對這個古悲的印象一下就高了起來,能在這個時候主動說出這種話,這已經是一種強者的表現了。

「是么?」

皇武派大長老這時候也是眉毛一挑,下一刻他就笑著點頭,「好,到底是魔神空間的天才,你能如此嚴格要求自己,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不過,你終究是在這個平台上勝利次數最多的,我們總是要給你一些表示的,不然這天才交流大會也成了笑話了對吧,你說吧,你想要什麼?不過分,我會儘力給你辦。」

「我么?我想要一場能真正體現我實力的戰鬥。」

古悲這時候眼神一閃。

「你想要這個的話,為什麼不在剛才留下風笑和劍狂歌他們?」

皇武派大長老問道。

「這個問題反過來想就知道,他們倆為什麼不主動提出要和我戰鬥?」

古悲這時候道,「他們也都是天才高手,可他們眼裡卻只有彼此,沒有我,這難道是在說我不入他們的眼么?」

「這個當然不是。」

皇武派大長老立刻道,「我雖然不知道你的具體實力,但是你的實力和他們比,不相上下還是有的。」

四周的人這時候也都是暗暗點頭,確實,古悲剛才的戰鬥他們都看見了,聖武中階,全都是一招擊潰,從沒有動用第二招,就這個實力,絕對是能和風笑劍狂歌兩人對抗的,風笑和劍狂歌兩人也一定有所感應,只是他們卻偏偏沒交手。 「他們沒和我動手的原因很簡單,是因為他們那種強度的存在一旦和我動手,那我們必然是不死不休的結局,而這是切磋大會,不是生死戰鬥大會,所以他們沒有理我,所以他們眼裡的對手只有彼此。」

古悲淡淡道。

聽到這話,四周的人也都是明白過來了,皇武派大長老這時候也是一愣,下一刻就點頭,「確實,你的實力和你的手段,都是非常殘暴的,哪怕你刻意壓制,但是一旦和他們那種強度的天才交手,也一定壓不住,最後會演變為生死戰,他們彼此卻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進行有限度的切磋,嗯,這是差異,不過根據這個,你所提出來的要求我很難滿足了,畢竟能讓你真正體現實力的天才,真的不多,如果有,和你切磋,也一定會演變為生死戰鬥,那不管是誰死,損失都太大了。」

「這一點我知道,所以我也沒想著這件事情大長老能給我解決,我只是想要爭取大長老的同意而已。」

古悲淡淡道,「至於人么,我卻是已經有了人選。」

「是么?」

大長老一愣,「你說的是誰?」

四周的人也都是看向了古悲了,他們也想知道,古悲所謂的人選是哪個。

「他。」

古悲說了一句,下一刻手指就指向了一個平台角落盤坐的青年。

這個青年,穿著普通,樣子普通,甚至連面貌,也是十分普通,看起來就是一個最為不起眼的人。

只是偏偏這個不起眼的人,在平台的角落中盤坐著,在平台上所有人都倒下的情況下,他卻是在盤坐著,就這一點,他的普通,就是他的不普通了。

「嗯?」

大長老看到這個青年,眼神也是閃了一下,下一刻好像突地想起來什麼一樣,「葉乘風?你不是踏天宗的葉乘風么?百年前閉關,一直沒你消息,現在居然出關了?」

這話一出,全場的人也都是臉色一變,葉乘風,這個名字,也讓他們想起了百年前的踏天宗傳奇!

現在武天域的天才,是方恆,這是方恆的時代,只是百年前的傳奇天才,就是踏天宗的葉乘風了!

當年的葉乘風,名聲也是大到了極點,就算達不到方恆那種被人稱為無敵的地步,卻也相差無幾了,那時候眾聖宮,至道殿,皇武派,都想暗中除掉葉乘風,踏天宗主看清了這一點,讓葉乘風不在外走動,直接閉關,百年時光過去,葉乘風的名聲漸漸淡了,只是現在葉乘風在體現,自然也讓無數的人都激動起來!

「呵呵,倒是沒想到,皇武派的大長老還記得晚輩。」

就在這時,這個葉乘風也是笑了,下一刻就站起身來,「百年前,我可是沒少被大長老指點的。」

這話一出,皇武派大長老也是露出了尷尬的笑容,「呵…呵呵,乘風,當年的事情,那都是舊事了,沒必要在重提了,關鍵是你居然現在出關了,這很讓我意外。」

「武天域出了方無敵,我當然是坐不住的。」

葉乘風淡淡一笑,「本來我還以為這次天才交流大會,他會過來,沒想到,他卻沒來。」

「他若來了,你又當如何?」

大長老道。

「當然是切磋一下,不過主要目的,還是交個朋友。」

葉乘風笑道,「畢竟他比我當年可是要強的,當年眾聖宮,皇武派,至道殿三大派對付我,師尊讓我回去閉關修鍊,不要再出風頭,我也覺得有些危險,所以就閉關去了,可他遭遇了當年和我一樣的事情,不,或者說,他遭遇的比我當年的事態要嚴重數倍都不止,可他沒有閉關,他依舊在武天域走動,如此人物,我可是很佩服的。」

「是么?那可惜了,你們交不成朋友的。」

就在這時,古悲淡淡說話了,「因為身份決定了立場,當年你被三大派對付,現在他被三大派,再加上我們魔神空間對付,你是踏天宗的人,那你和他自然就是敵人。」

「這個是有道理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