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部落內,白妖月身形一顫,只是稍有遲疑,她體內的力量隨之爆發,竟是直接踏空而起。

「大……大人,您。」

後方,此刻石屋前,胡向陽神情大變,他已然想到了,眼前這位部落神靈想要做些什麼,但他的話語還未說完,眼前之人身形已然消失。

玄靈部落,此刻半空之中,白妖月眼中滿是決然之色,體內的力量開始毫無顧忌的凝聚。

「既認你為主,我白妖月便要護你周全。」

白妖月臉上的執著之意,此刻讓人為之動人。

她的身形閃動,幾乎是在瞬間,便是臨近那道巨大的冰球威勢前,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她便是準備沖入其內。

「小白鼠,你瘋了?」

「北境之力,給本尊鎖……」

右側半空,只見一道火芒閃過,四周的空氣此刻隨之一凝,伴隨著燭火的出現,前方白妖月的身影,隨之被牢牢鎖定在了原地。

「燭火,你放開我,這些天葉飛為你玄靈部落帶來了多少好處,你難道忍心讓他死在此地。」

「你敢擋我,白靈部落便向你宣戰!」

半空之中,白妖月神情決然,她此時體內得到力量不斷攀升,同屬准天階神靈,四周的封鎖之力,顯然無法困住她太久。

前方,燭火聞言,此刻不禁輕輕搖頭。

要說北境之地,與葉飛關係最為親密的,當屬他玄靈部落無疑,此事他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只是如今的情況,似乎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糟糕。

「他還活著,你稍安勿躁,若是冰帝真想要殺他,在北境之地,那小子活不過半刻。」燭火雙目微閃,此刻直言開口道。

白妖月聞言,不禁面色一怔。

「你說什麼……」

她在說完之後,似乎也是明白了什麼,隨即連忙轉頭,向著前方冰球風暴內望去。

不多時,那股恐怖的力量,隨之在半空之中逐漸消散,此刻視線可見,只見那冰球風暴中心,有著一道青光閃動。

那是一隻包裹子在青光屏障內的奇異小舟。

此刻的葉飛,正身處小舟之上,抬頭望向前方遠處,他看上去並未受傷,只是面色略顯蒼白。

「咔,咔擦。」

「砰。」

伴隨著冰球風暴的消散,小舟的青光屏障上,隨之出現了裂痕,最終也是隨之崩潰。

半空之中,葉飛身形踏空而起,他低頭望向下方的御靈舟,心中不禁一陣心疼不已,此寶確實擋住了那冰帝的一擊之力,但其內古印被毀,想要修復那絕非易事。

那位北境之主,一指之下之下,竟是毀去了他防禦力最強的一件仙寶。

「收。」

「冰帝,你方才所言,可還算數。」

半空之中,葉飛收起了御靈舟,隨之望向前方之人緩緩開口道。

這位北境之主的實力,確實要強過他太多,若是此人臨時反悔,不交出清魂古器,接下他無疑那怕是要面臨一場惡戰。

「本帝所言,其能有虛,清魂古器借你百年,百年之後本帝會親自尋你取回。」

遠處半空,冰帝面色沉靜,隨之直言開口道。

只見他說完之後,便是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隨之抬手之下,那件古怪的銅鏡,隨之再度出現在了他的掌中。

幾乎沒有遲疑,冰帝抬手一揮,將此寶送向了前方的葉飛。

「多謝。」葉飛低聲開口,隨即將清魂古器收入儲物戒指之內。

此時,伴隨著空氣中氣息的平息。

這場大戰顯然已經結束,而此刻的結果,無疑是北境部落神靈萬萬沒有想到了。

要知道,方才那道恐怖的冰球風暴,整個北境,就算是那幾位踏入准天階的神靈強者,都是不敢說自己能夠這般輕易接下。

而此時,竟是被一位中原武修硬生生抗下,而且看其模樣似乎並未受什麼重傷。

「此子之強,堪比北境神靈!」

「冰帝竟然真的送出了清魂古器……」

玄靈部落外圍,此刻北境部落的神靈,在望向遠處的半空之中的葉飛之時,眼中均是露出忌憚之色。

有此寶在手,北境部落神靈,無人敢與之一戰。

同樣的,這樣一來,若是他們能夠請動葉飛,那踏入准天階神靈之列,無疑是絕對的。

玄靈部落,此刻山脈半空,關於北境准天階神靈之事,這位北境之主,自然是早有預料,他的目光此刻再次落在了葉飛的身上。

「葉飛,清魂古器,本帝已經給你。」

「北境部落局勢,今後你不可隨意干預。」冰帝目光一閃,此時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嚴肅了幾分。 山脈半空,葉飛將清魂古器收入儲物戒指內,隨即抬頭望向前方之人。

「多謝,葉某今日便離開北境。」

大明新命記 離開中原之地,已有一段時間,如今清魂古器到手,以葉飛如今的實力,想要幫助仲黎,徹底清除體內的魔煞之力,已然並非難事。

魔魂宗之事,是時候了結了。

這北境之地一行,那位紫殿殿主妖風的出現,讓葉飛心中略感不安。

踏入源界之後,他與葉家失去了聯繫,如今東西方武道界,已經那詭異黑門的情況未知,葉飛已經踏入劫境,待回到東西方武道界后,他有信心將那些詭異的黑門徹底封閉。

「如此,甚好。」

「百年後再見……」

前方,北境冰帝在說完之後,身形隨之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北境神靈與尋常武修不同,他們不受千年壽元的限制,百年時間不過彈指間。

玄靈部落,葉飛此時臉上露出淡笑,稍有沉吟他緩緩轉身,目光落在了身後二人的身上。

「燭火,北境部落神靈欠葉某的一戰,歸還之日不遠。」葉飛目光沉靜,此刻緩緩開口道。

半空之中,燭火聞言眼中有微光閃過,以他的心智,自然也是猜到了,眼前之人回到中原之後,便會急需北境之力。

「本尊,坐鎮北境,等你的傳信。」

「北境部落神靈,但凡欠你小子的,若有人敢不出手,玄靈部落誓與之開戰。」燭火沒有猶豫,隨之直言開口道。

若是沒有方才眼前之人與冰帝一戰,他或許不會這般爽快。

但從剛剛的情況來看,那位北境之主,出手之下並沒有施展全力,手下留情不說,還送出了清魂古器,這其內牽扯有些微妙。

連北境之主,都不敢輕易得罪之人,北境的部落神靈相助以他絕無壞處。

「白妖月,隨時恭候。」

白靈部落神靈,此刻沒有多言,隨即抬手開口道。

前方半空,葉飛聞言微微一下,北境之事了結,他本身時間並不充裕,此刻便是不想在過多的停留,一番交談之下,隨即踏空而去。

伴隨著北境冰帝,以及葉飛的離去,北境之地逐漸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祭神征途,還在進行之中,畢竟幫助的北境部落神靈,加起來沒有超過十位,相對於整個北境部落而言,多十位準天階神靈,影響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

而葉飛這個名字,經過這些天北境的轟動,無疑都是深深烙印在了北境各大部落神靈的心中。

……

北境,守護山脈,此地乃是北境與中原的分界。

半空之中,伴隨著一道流光的劃過,只見一位身穿淡袍,相貌冷峻的青年,在半空之中稍有停頓,但也僅僅只是片刻,隨之很快穿越山脈。

這一次,此地的守山者並未出現。

「下次,再臨北境,或許真的是百年之後。」

葉飛稍有沉吟,瞬移之術隨之施展,向著中原道法門的方向閃身而去。

……

中原之地,趙國邊境,一處原始山脈之內,此刻一聲震耳的悶響,此時從山脈的中心地帶傳來,四周方圓四百里大地,此刻都為之一顫。

十方山脈內,屬於道法門的山門範圍。

伴隨著這一聲悶響,道法門內隱約有低吼聲傳來,空氣魔煞之氣,隨之橫掃天地,那狂暴的靈力波動,讓人聞之心顫。

宗門祖地,一位身形微胖,方臉,小眼的中年男子,此刻身形被極大的力量震退,嘴角溢出了鮮血。

「掌,掌門師兄!」

「您沒事吧……」

祖地後方,道法門師叔劉北,已經門內的精英弟子,此刻都已然趕赴了祖地。

宗門之內,如今大的動靜,已然震懾了整個山門,一些實力不足弟子,都已經被遣散離開,可見這祖地內的黑山封印,已然是支撐不了多久了。

「有事,姓劉的,本尊問候你祖宗。」

「你自己說,此人是不是你被你撿回宗門的,我道法門百年基業,如今就要毀在你手中了。」掌門任行曉大喝一聲,此刻忍不住一陣叫罵。

前方,可見那黑山四周,已然被一股恐怖黑霧完全包裹。

若非是半空之中,有一道五行界脈之力,將其內的魔氣限制在此,如今整個道法門,已然是不復存在。

「這……掌門師兄,您這話說的,當初您要是不答應收留此人,如今也不會弄成這樣。」後方不遠處,宗門師叔劉北,此刻一臉的委屈之色。

只是他此言一出,前方的任行曉頓時被氣得不輕。

「住口!」

「本座當初若是不收留此人,我道法門早就被此人毀了。」

任行曉大聲開口,面色此刻有些發青。

前方黑山內,封印著的,那可是劫境的存在,一旦掙脫封印,滅掉他道法門,無須半刻足矣。

祖地內,後方劉北聞言,此時也是不敢多言,遠處的山門精英弟子,更是一臉的緊張之色,盯著遠處的黑山,此刻屏住了呼吸。

「砰,轟轟!」

驚天的爆響聲,隨之不斷傳來。

黑山封印內,可見一道閃動的身影,正在瘋狂地攻擊封印,眼看封印已然無法支撐太久。

外域魔地,那是連源界的神域仙境都極為忌憚之地,魔氣入體豈會那般容易壓制,葉飛當初離開之時,無疑還是小看了仲黎體內的瘋狂之力。

「該死的,道法門弟子聽命。」

「若是封印崩潰,你等速速逃離此地,絕不可有任何僥倖之心。」任行曉此刻臉上的神情嚴肅,隨之上前一步,他體內的靈力同時爆發。

幾乎是在同一刻,只見其掌中迅速掐訣。

隱藏與前方黑山內,那道清魂古器之意,隨之轟然爆發,在半空之中凝聚虛影。

前方,此刻黑山之巔,只見那清魂古器的虛影,在出現之後,隨之一道金光傾瀉而下,瞬間籠罩了整個岩山,四周的震蕩這才有所減弱。

葉飛當初留下的五行界脈封印,加上清魂古器之力,著實不容小視。

「噗……」祖地之後,任行曉身形一顫,隨之一口鮮血噴出。

他的面色,此刻瞬間變得慘白無比。

強大的封印之力,同樣需要極強的修為輔助,這任行曉雖說身為道法門掌門,實力是宗門中最強的存在,但道法門畢竟只是個小型宗門。

他一個的力量著實有限,這一次勉強穩住,已然是他的極限了。

「劉北,神域仙境使何時能到?」祖地內,任行曉穩住傷勢,隨之緩緩轉過頭來,望向後方的宗門師叔,此刻嚴聲開口問道。

外域魔地之事,任何一個中原武道門派,在無法應對之時,必然會通知神域仙境。

道法門同樣如此,儘管在此之前,任行曉早已知曉了葉飛的身份,他本想去葉門求助,但如今的中原葉門,已然是自身難保。

若不是實在沒有辦法,他絕不會出此下策。

「應,應該很快就到了。」

「三天前,師弟就將消息,傳到了神域仙境,只是葉飛那邊……」後方不遠處,劉北臉上的神情,此刻略顯得有些複雜。

他的內心處,顯然是不願意與神域仙境為伍的。

在知曉了葉飛的身份之後,這位道法門的師叔,心中早已還是升起了一股崇敬之意,若非是如今道法門危在旦夕,他也是會忍不住離開宗門,從而加入中原葉門。

「唉,此事,等葉前輩歸來,本座自當負荊請罪,而如今情況危急,我道法門百年傳承,絕不能毀在我任行曉的手中。」

前方,任行曉暗嘆一聲,臉上露出堅決之色。

他又豈能想不到,請來神域仙境之人,定會因此得罪葉飛,但如今之際已然是別無他法。

而就在二人交談之時,前方遠處半空,原本平息的黑山內部,忽然再次爆出一聲悶響,四周的大地隨之猛然一顫。

「砰,轟隆隆。」

「殺!」

狂暴的魔煞之氣,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爆發。

黑山之內,仲黎的意識,似乎已然被徹底吞噬,那一聲透著無盡殺意的低吼,讓人聞之不禁一陣背後發涼。

「不好,此人陷入暴走了,所有道法門之地,隨時準備撤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