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說不一定他和這局長的老婆本來就有地下情,這次只不過是順手幫我而已,對,就是這樣!

我快速的摁了返回鍵,心裏想着這件事就當不知道吧,畢竟他們這些有錢有權的人玩的都是很開。

“你在幹什麼?”

身後突然響起艾良言的聲音,聲音裏竟然還有一絲焦急,我被他這麼一嚇,渾身也是一震,眨眼間手上就是一空。

因爲剛偷看了他的信息,所以有點不知所措,眼神閃爍的站在那裏,尷尬的笑着,心裏希望着別被他看出來。

但是隻是一眼,他的眼神朝我看過來,我就感覺自己像是被看穿了一般,不知道要做什麼。

一副做錯的樣子,低着頭。

“你看到了什麼?”

我慌忙的否認:“沒沒沒,沒什麼,什麼都沒有!”

他只是悶嗯了一聲,也沒有解釋,伸手遞過來一個戒指,我驚訝的愣在當場。

他這是幹什麼?

給我戒指,我就是不想胡思亂想都不能呀!

“別胡思亂想了,這戒指可以保護你的,不想死的話,就拿着!”

說完強硬的扯過我的右手,戴在了我的無名指上,我愣愣的看着在我手上的戒指,這枚戒指的顏色竟然是黑色的!

“好好保護自己吧,再見!”

說完就轉身要走,我想伸手攔住,但是又找不到理由,腦子還沒有從他給我戴戒指的震驚中反應過來。

不過他走了兩步,停了下來,轉身臉色有些異樣的說道:“我,和那個女人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是她糾纏的我!”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他跟我解釋這個做什麼?

不過我這樣的表情立馬被他嫌棄了。

“我還真是神經了,竟然和你這種白癡解釋這種事情,不過你只要相信就好了!再見!”

說完快步的走出了走廊。

我是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這傢伙竟然是在害羞!

我天,這比見鬼還稀奇!

之後,苗玉達真的幫我就把這些事情處理好了,不管是醫院還是學校,都認爲這件事是逃走的艾良言那的錯,我身上的懷疑被苗玉達撇成了艾良言威脅我做人質,至於是怎麼做到的,我也不清楚。

反正之後他就把我送回了學校,學校的領導竟然也沒有找我什麼麻煩。

其中一段時間都是安穩的,除了時不時會見到毛陽的哥哥,剛開始我或許還害怕,最後我發現他竟然是怕我的,好一段時間我才找到原因。

原來他不是怕我,而是我手上的戒指,不過說來這戒指,比那定屍銀釵好了不知道多少。

至少它保護我在沒有遇到過鬼,其中幾天苗玉達的嬸奶奶找了過來,說我肯定吧定屍銀釵給弄壞了。

說什麼她家裏原來被那銀釵定過的屍體都開始出現了變化,跑過來給我要銀釵,我吱吱嗚嗚的說明了在食堂的時候弄丟了。

還一再的跟她保證我之前有去找過,但是沒有找到。

苗玉達的嬸奶奶一聽這個,差點直接把她那包扔在我身上,不過還好被苗玉達給攔住了。

我用手擋的時候,她看見了我手上的戒指後,徹底的瘋了一般,整日跟在我身後要買我的戒指,還說什麼多少錢都可以,不過我沒有同意,我這不是賣戒指,我這是賣命呀!

不過自從艾良言消失之後,我就真的再也沒有見過他了。

只在一些新聞上找到了他的一些影子。

有幾次我在新聞上看到了在去g市的那段高發事件地段的路上,說幾個男子在開車的時候,看見了一個男人坐在馬路邊上,遠的時候還看不見,就那麼突然的出現。

我看的實在是受不住,雖然有些害怕那個地方,但是我還是決定想要去一趟。

艾良言畢竟也是因爲我才落到這種地步的。

因爲心裏還是害怕,就拉着苗玉達一起去。

本來只是僥倖,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到,竟然真的能遇到他,苗玉達開着警車慢慢行駛,我幫他看着前面,以免再次撞在了那個樓上。

但是沒有,我只看到一個人坐在那個牆壁的前面,隨意的坐在地上,單手支撐的時候,還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驚訝的喊着苗玉達停下,他被我嚇了一跳,以爲前面就是牆。

但是我沒有理會受到驚嚇的他,待車子停穩,我就快速的下車,走在那人面前激動的喊了聲艾良言!

他也是一愣,轉頭看到是我時,也是一臉的驚訝。

但是又很快的沉下去,聲音低沉冰涼的問:“你來這裏作什麼?”

“來找你呀!”說完我就想蹲在他旁邊,但是被他用手推開。

他冰涼的手觸碰到我時,我又是幾聲刺痛的驚呼。

他也是一愣,低頭看了看他自己的手,快速起身。

眨眼間,我竟然看見在幾十米遠的鬼樓大門口看到他。

我驚呼一聲:“好快!”

但是,我竟然沒有害怕,在起身想要追上他喊道:“

艾良言,你不會是把這裏的鬼全部吃掉了吧!”

【完】 「行了吧!你去能有什麼用?你們的實力還能比我們強不成?墨丫頭是不會有事的!她要我們回來自然有她的道理,你們就好好守著將軍府好了!嗯……還有,不要讓人看出你們知道了什麼……」墨家老祖眼睛一瞪的說道。

說完兩人便回到自己之前住的小院去了!墨九狸交待過他們,讓他們這幾天在外面留意著將軍府的事情……

看著兩個老祖轉身離開的背影,墨辰雲兄弟三人呆愣在原地,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還是墨辰風率先回過神來,眼神看了眼門外,忽然明白了什麼似的說道:「我相信九狸不會有事兒的!我們就聽老祖宗的吧!」

「大哥,難道你就不擔心城兒……」墨辰落剛想說什麼,看到墨辰風投遞過來,別有深意的眼神,也看了一眼門外,忽然明白了什麼,這才緩緩的閉嘴……

於是,兄弟三人又開始每日在將軍府的大廳中,上演著心急如焚的戲碼……

墨家禁地中

因為墨彩雲母女的關係,現在墨家對墨九狸來說唯一安全的地方,大概就是墨家的禁地了……

此刻,禁地的一間密室中,地上躺著兩個男子,正是墨城兄弟兩人。在空間中小書和寶寶已經將墨城兄弟兩人的外傷,處理的差不多了……

不過,現在兩人依舊是昏迷不醒!寶寶皺著眉頭看著地上的兩人道:「娘親,表舅舅他們身上的毒有些奇怪,有點不好解呢!」

「寶寶放心好了!雖然有些麻煩,不過你要相信娘親!」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墨城兄弟兩人的毒素確實麻煩,因為他們中的毒是很奇怪的,是一種專門針對他們丹田的毒藥。毒源就在兩人的丹田,想要解毒最直接的辦法,大概就是徹底廢掉兩人的丹田……

可是,如果那樣的話,這兩個人以後可就真正徹底的成為廢物了……

本來兩人的丹田就被人強行用外力廢掉了!如果再徹底廢除丹田的話,就算治好了兩人,估計他們連日常的生活都難自理了……

寶寶實在想不出什麼更好的辦法去解毒了!所有的解藥對於兩個表舅舅來說,似乎都沒有什麼用……

她也很好奇娘親究竟要怎麼解毒呢……

看著寶寶好奇的眼神,墨九狸只是笑了笑。然後直接將兩個墨家老祖當夥計使喚了。一會兒讓他們去準備兩張床,一會兒讓他們去準備開水,白布……

兩個老頭兒不但沒有因此而生氣,反而是因為好奇墨九狸要如何解毒,而幹勁十足,不一會兒就將墨九狸想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看到墨九狸要的東西,寶寶和林月立即就知道墨九狸要幹嘛了。輕車熟路的開始幫忙墨九狸打下手……

不多時,一間密室就被幾人利落的布置成了一間簡單的手術室,看著變了個樣子的密室,墨家兩個老頭兒更加的好奇了。心裡就跟住了只貓似的,撓的他們心癢無比,卻又不敢去問墨九狸這是要幹什麼……

原本墨九狸是想將兩個老頭兒轟出去的,但是看到他們那好奇寶寶的眼神,加上需要林月和寶寶在身邊幫忙,想了想就算了,他們想看就看吧……

兩個表哥體內的毒素都聚集在丹田部位,而且解藥無法去毒,她現在要做的就是用現代的手術方法,將他們丹田的毒素清理乾淨。

這手術看似簡單,可是在這個世界來說還是非常不好做的,林月和寶寶對她要的那些東西熟悉,那是因為她們都是跟她親近的人,這幾年偶爾遇到疑難雜症,她是用過一些現代的醫術去救人的……

所以,對於她要做的事情,林月和寶寶們並不覺得陌生。

準備好之後,墨九狸先是讓墨家老祖將墨城兄弟兩人的身體放到了床上。用白布蓋住了他們的上半身,露出了丹田的位置,再用空間的水洗了洗手。

然後,從戒指裡面拿出一個方形的盒子,打開之後裡面放著很多奇形怪狀的東西,墨家兩個老祖看了半天也沒看出是什麼……

而這些東西便是墨九狸在煉器水平熟練以後,為自己煉製的一套手術工具,各種手術刀等等一應俱全……

而且,這套手術工具墨九狸已經多次從新煉製了,每當找到更好的材料,她的煉器水平有所進步時,她就會從新鍛造一次,如今這套手術工具的品級,已經接近半神器了……

墨家兩個老祖看到墨九狸盒子裡面躺著的,各種奇形怪狀的工具,每一個的等級都是極高,不由得更加好奇了,心裡猜測著墨丫頭是煉丹師他們是知道的,會馴獸他們也知道,難道她還是煉器師?這東西難道是她自己煉製的?可是,這應該不可能啊……

她今年才幾歲啊,而且據說以前還是廢物!就這麼幾年的時間,她光是從一個廢物修鍊到現在的實力,已經是逆天了!

要是再會馴獸,會煉器,會煉丹,而且等級都這麼高的話! 總裁:意外寶寶 那簡直比逆天還變態好么……

墨九狸可沒心思管兩個老頭兒在心裡想什麼,她直接來到了墨城的身邊,看著他丹田中漆黑的一片,深深吸了一口氣,拿過手術刀輕輕一劃,鋒利無比的手術刀花開墨城的皮膚,連一點血液都沒有出……

墨九狸又拿過手術鉗,一點點開始清理裡面的毒素,她利用神識控制著三把手術鉗同時清理。墨家老祖兩人只看到墨九狸手中的各種工具不停的飛舞交換著……

墨九狸認真的低著頭,隨著她的動作,他們清楚看到墨城丹田內的黑色毒素,正在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著……

兩個墨家老祖看的是驚嘆不已,他們活了多久,自己都快不記得了。 醫塵不染,寶貝乖乖的 卻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特別的治療方法,如此特別的醫術……

「九狸,難道你就是修羅九醫?」墨辰落不知道何時進來的,此刻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沒有說話,因為現在的她還不能分心……

「舅姥爺,你不要打擾娘親!」寶寶回頭皺著眉頭不滿的說道。

「哦哦,我知道了!」墨辰落這才回過神來吶吶的說道,心裡對墨九狸是修羅九醫的身份,已經確認了八成了。 不算是結局的結局

看到這裏或許會有很多人要罵我了,什麼狗屁結局,你這是在逗我們嗎?

等等,等等,但是我只是看看,心裏難受,不敢回你們的信息,但是還是希望口下留情。

我辛辛苦苦的寫文,不是爲了讓你罵我的!所以請自重!

原因的話我會在羣裏說,所以各位覺得流氓我寫的還不錯,以後還期待我作品的話,不如加我的羣。

下本我開文的話會在羣裏說。

這個結局寫的並不算好,因爲我本來還有很多情節還沒有開始,所以半路結局,總是看着有些不舒服,但是我只能說抱歉了,對不起!

如果是進去罵我的,就不要進了,何必呢!

喜歡我的,我歡迎,不喜歡的我只能和你揮手笑着說再見。

畢竟我們應該這本書相遇過。

在這麼多人裏,我和你們相遇也算是一種緣分。

我們下本再見,麼麼,(揮手) 墨辰落怎麼都沒有想到,大陸上傳聞神秘莫測,醫術神乎其神的修羅九醫,就是自家外甥女墨九狸。剛才他也是無意中先去小院找兩位老祖宗的,卻不想剛巧聽到他們談到了,墨九狸在禁地為城兒兄弟兩人治傷的事情。於是,在問清楚了九狸等人將人救回來,正在治療后,他便以自己也是煉丹師,經驗豐富的事情,才讓兩位老祖宗將他送到了禁地……

因為大家都在緊張的看著墨九狸動手術,因此忽略了他的存在,這才讓他看到了墨九狸神奇的醫術……

在看到墨九狸手上那些奇怪的工具,和她特別的手法時,他的腦海中就浮現出一個名字,只是他有些不敢相信罷了,於是才忍不住脫口而出……

墨家兩個老祖看到墨辰落,聽到他說的話有些好奇,不過卻沒有馬上問什麼。仍舊站在一邊好奇的看著……

轉眼,三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 總裁,我跟你沒完! 墨城丹田處的黑色毒素已經完全被清理乾淨了!墨九狸滿意的勾了勾唇角,看著仍舊昏迷不醒的墨城,對著寶寶笑了笑說道:「寶寶,剩下的交給你了!」

墨城之所以昏迷這麼久,那是因為用了寶寶專門煉製的麻醉藥!沒有寶寶的解藥,神仙也別想醒過來……

這可是寶寶專門為墨九狸做手術煉製的……

「我知道了娘親!」寶寶稚嫩的說道。

墨九狸將工具再次清理乾淨之後,來到另外一張床邊,上面躺著的則是墨馳。墨九狸非常淡定,有條不紊的直接看是進行下一場的手術……

林月則站在身邊,按照墨九狸的要求為她打下手……

身後的幾人,看過了一次再次看到的時候,仍舊還是震撼的!此時的墨九狸在他們的眼裡,就如同聖潔的天使……

她舉手投足月間都能輕易帶動人的眼神,讓人隨著她的動作不自覺的緊張,放鬆,驚嘆,甚至是崇拜……

墨辰落身為一名煉丹成痴的煉丹師,對於醫術自然是非常通曉的,卻也被墨九狸的手法震撼住了……

如此醫術,他有生之年是第一次見到,看起來根本是在胡鬧的事情,可是卻又是那麼的合乎常理……

果然就如同外界傳言的一般,修羅九醫,醫術如神,沒有他治不好的病解不了的毒……

剛才他看到墨馳的情況后,自認就算是請來煉丹工會的會長,也是無能為力的……

沒有想到九狸卻輕鬆的解決了……

一晃三個時辰的時間又過去了,墨九狸才終於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墨馳丹田處的毒素也終於清理乾淨了,為他處理了傷口之後,寶寶也立即走了過來。直接拿出一粒丹藥塞進墨馳的嘴裡,小手一掰一合他的下巴,丹藥順著墨馳的喉嚨就滑了進去,然後寶寶的小手貼著他的胸膛,運起玄氣將丹藥幫忙他煉化……

「娘親,搞定了!娘親你累了吧,吃這個!」寶寶做完一切之後,回頭看到墨九狸額頭掛著細汗,心疼的說道。

小手一晃拿出一粒金色丹藥塞進了墨九狸的嘴裡。墨九狸微微一笑抱起女兒吧唧親了親她粉嫩的小臉道:「寶寶乖,娘親沒事!」

服下寶寶塞進她嘴裡的丹藥,瞬間整個人都舒服好多了,剛才消耗的玄氣也直接恢復了過來……

「丫頭啊,他們兩個怎麼還沒有醒來!」墨家老祖好奇的問道。

「明天這個時候就會醒來了!」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寶寶給兩個人服下的丹藥,是溫養他們損壞的經脈的丹藥,醒著的話那痛苦估計難以承受,還不如讓他們繼續昏迷著呢……

聞言,兩個老祖也沒有多問,誰讓他們不懂醫術呢……

「九狸,你真的是修羅九醫?」墨辰落找到機會,立即再次問道。

墨九狸只是笑了笑沒有否認,卻也間接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我一直以為修羅九醫是個糟老頭子!沒有想到竟然是九狸你……」墨辰落有些意外的說道。

「小子,你說的修羅九醫是怎麼回事?」墨家老祖好奇的問道。為毛這一次出關,他們幾個覺得這世界都變了呢? 總裁哥哥請放手 怎麼什麼事情他們都不知道呢……

青天這傢伙不是說自己把大陸上的事情都告訴他們了嗎,為毛他們還有這麼多不知道的啊……

估計墨青天要是知道兩個老頭兒這麼想,一定會大喊冤枉的!你們幾個一閉關都是幾十年的,修羅九醫也不過是最近五年的事情好么……

墨辰落看了看墨九狸,畢竟這是她的事情,他也不知道方不方便說。墨九狸笑了笑道:「反正都知道,小舅舅說吧,沒事!」

對於墨家人的這幾人,她已經能夠慢慢接受了。所以,自然不在意他們知道一些關於自己的事情……

「回老祖宗,四年前凌天大陸出現了一名神醫,因為醫術如神被人們成為九醫,直到後來落城……」墨辰落將外界傳聞的九醫和修羅九醫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墨辰落的話后,兩個墨家老祖都是驚嘆極了,老大墨春老祖摸著自己沒有鬍子的下吧傲嬌的道:「果然是我墨家女兒,醫術如此的厲害啊!修羅九醫,不錯不錯,這名字夠大氣!哈哈哈哈,好,太好了……」

墨九狸聞言心中一暖,他們沒有在聽完之後,來質問自己落城的事情是不是她所為,反而因為她的名氣而開心,也許這才是身為家人該有的態度吧!不管對錯,不問緣由的支持著你……

就連林月和寶寶看著兩個老頭兒的眼神也變了變。別看寶寶年紀小,可她非常的聰慧,自從兩年前出了落城的事情后,她經常聽到別人提到娘親的名字時,不是害怕就是辱罵,讓她很想一把毒藥伺候他們……

「落城的事情不是我們做的!只是我們到現在都找不到幕後黑手罷了!」林月不等墨九狸吩咐直接開口解釋道。

她不想主子被家人誤會……

「豈有此理,竟然有人敢陷害我們墨家的丫頭,不要被我知道是誰幹的?不然我定然不會放過他們的!不過,丫頭不要擔心,不管外人怎麼看你,我們墨家永遠都是你的後盾!不要怕,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墨家老祖非常自信的說道。 三日後

楚家前廳墨辰風和墨辰雲兩人急的要命,墨辰風的脾氣越發的暴躁,誰敢上前來多說一句話,都會被他狠狠的怒斥一頓,墨辰雲也是冷著一張俊臉,一副閑人勿擾的樣子……

這讓一直沒有聯繫到雪天城的墨九琪,心裡微微舒坦了一些,已經三天過去了,可是雪天城一直沒有跟她聯繫,她心裡非常的著急……

而這三天太子歐陽落熙和三皇子歐陽落塵,總是借著各種理由前往將軍府,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在打探墨九狸的下落……

這讓墨九琪心裡更是嫉妒的發狂!憑什麼一個個的都看上那個女人啊!不就是長了一張狐狸精的面孔嗎?不就是實力比自己高一些嗎?有什麼好的?哼,她發誓不管付出任何代價,不管那個女人是什麼身份,都一定要殺了她……

所以說,有時候女人和女人之間的仇恨來的很簡單。特別是在意容貌的女人,在遇到比自己美麗的女人之後,根本就是恨你不需要理由,殺你不需要借口……

「來人……」墨九琪對著空無一人的半空喊道。話落一個黑衣人鬼魅般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小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