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如果他是那幾個人的孩子劉少肯定認識,也不敢和他動手。”另一個說出了自己的推論。

“你說的很對!可是不是那幾個人的孩子,他爲什麼敢打劉少?這不是找死嗎?打了劉少,那不是相當於在打劉老嗎?”

這些人的認知並沒有達到一定的高度,根本想不到,在權利之還有道術。

無論在哪個國家,權利更高級的都是道術。

道術可以殺人於無形,無論是誰都怕死,哪怕是手握重權的皇帝。

當然了,如果你的道術很一般,只是一個道尊,並不一定能被手握重權的人看。

因爲各大陰陽世家的天師很多。

這些天師和手握重權的那些人聯繫很密切。

不過當道術達到了秦巖這個地步那不一樣了,秦巖可是天尊,所有的陰陽世家都要仰望他。

秦巖走後三四分鐘,那些被秦巖打倒的保鏢才慢慢從地爬起來。

他們剛剛爬起來,誠惶誠恐地向劉少走去,裝出關切的樣子詢問劉少怎麼樣了?

“問你媽啊!沒有看到老子的腿斷了嗎?趕快給醫院打電話!讓他們的人來接我!”

劉少暴跳如雷地說,恨不能狠狠地踹這幾個保鏢幾下。

只可惜他現在腿斷了,不但不能踹人,即便是稍微動一下,那鑽心的疼痛都能讓他冒出一頭冷汗。

“對了!趕快給我哥打電話,我要弄死那個王八蛋!對了,馬給我查,我要知道他是誰。我不但要弄死他,還要弄死他們全家!”

劉少憤怒地咆哮起來,已經喪失了理智。

他的手下連連點頭,一個個轉過身調查去了。

不到兩分鐘的時候,秦巖的住處以及戰孤城被查出來了。

不過有了剛纔的教訓,劉少的人並不敢對戰孤城出手,他們怕戰孤城也是一個高手。

他們正在等劉少他哥劉雨潤。

五分鐘後,劉雨潤和醫院的救護車同時來了。

當劉雨潤看到自己的弟弟被踢斷了腿,不由氣得暴跳如雷。

雖然劉雨潤看不起自己這個弟弟,覺得他整天遊手好閒不學無術,但是那畢竟是他親弟弟,再怎麼紈絝再怎麼無恥,秦巖也不應該對他弟弟動手。

這相當於在打他們劉家的臉,這種事情堅決不容許發生。

如果他不把秦巖擺平,以後其他人會看不起他們劉家。

“哥,你可要爲我報仇啊!你看看我的腿都被踢斷了!”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劉少哭喪着臉,大聲對劉雨潤說。

劉雨潤點了點頭,轉過頭問大夫:“我弟弟的腿怎麼樣了?”

大夫嘆了口氣說:“較嚴重!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弟弟的腿被踢成了粉碎性骨折!而且不是一般意義的粉碎性,而是像渣子那樣的粉碎性骨折。我估計要截肢!”

原來秦巖剛纔下手的時候,在腳尖使用了魂力。

秦巖之所以這樣做,不是因爲劉少要對他狠下殺手,而是因爲劉少之前禍害過太多人了。

這算是代表其他人懲罰劉少吧!

聽到大夫的話,無論是劉少,還是劉雨潤,他們都驚呆了。

“什麼?你說什麼?”劉少和劉雨潤不約而同地大聲問。

他們兩個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大夫無奈地點了點頭:“我沒有騙你們,一會兒進了醫院拍完片子你們知道了。”

其實秦巖剛纔踢劉少的時候,腳尖的魂力不但震斷了劉少的腿,還震碎了劉少的小傢伙。

從此以後,劉少看到美女後只能乾着急,卻不能直接了。

“啊!”劉少臉如死灰,直接癱在了擔架。

劉雨潤也沒有想到會這樣,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過了好一會兒,劉雨潤才反應過來,他攥緊拳頭咬牙切齒地說:“秦巖,你給我等着,我和你勢不兩立!”

劉雨潤在心暗暗發誓,等他抓住了秦巖,一定不能讓秦巖輕鬆地死去,一定要狠狠地折磨秦巖,讓秦巖死無葬身之地。

這是和他們劉家爲敵的下場。

秦巖開車剛剛來到體育場,慕容雪菡的電話打來了:“主人,出事了,你快回來吧!那個劉少的哥哥來了,他現在將戰孤城圍在了房間裏面!” “那你讓戰孤城動手啊!”

“主人,如果戰孤城出手了,你的身份肯定會暴露!”慕容雪菡在手機另一邊說。

如果不是因爲怕秦巖的身份暴露了,戰孤城早動手了。

現在戰孤城躲在房間裏面,還用櫃子擋住了戶門。

聽完慕容雪菡的話,秦巖“哦”了一聲。

秦巖覺得慕容雪菡他們說的沒錯,他是陰陽師的身份肯定不能讓劉少知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現在馬回去!”秦巖點了點頭。

掛斷電話,秦巖對夏雪尼說:“夏老師,實在不好意思,我現在必須回去一趟!”

剛纔秦巖和慕容雪菡通話的時候,夏雪尼也聽到了。

她也不願意秦巖出事,當即點了點頭:“秦巖,你小心一點!”

秦巖應了一聲,等夏雪尼下車之後,開車直奔天府國際大酒店。

七分鐘後,秦巖回到了天府國際大酒店。

當前臺的服務生看到秦巖大搖大擺地回來後,所有的人都矇住了。

他們沒有想到秦巖膽子這麼大,居然還敢回來,這簡直是在找死。

其一個好心的服務生想勸告秦巖,但是被另外一個服務生拉住了:“你幹什麼去?你不想要命了!”

如果讓劉少知道這個服務生給秦巖通風報信,劉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這個服務生想了想,打消了勸說秦巖的打算。

不一會兒,秦巖坐電梯了三十層。

當秦巖看到戰孤城的門口圍滿了人,並且有人在不停地踹門後,不由翹起嘴角冷笑起來。

“喂!你們幹什麼呢?”秦巖一邊向他們走去,一邊笑眯眯地說。

所有的人都轉過頭向秦巖望去。

當劉少的兩個保鏢看到秦巖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敢回來。

“劉總,這是那個秦巖!”其一個保鏢指着秦巖對劉雨潤說。

重生娛樂圈全能影后 劉雨潤不由眯起了眼睛,滿眼兇悍地看着秦巖。

秦巖毫不畏懼,繼續向劉雨潤走去,同時從兜裏面拿出一根菸送到嘴邊,然後拿出打火機點,最後優哉遊哉地抽起來。

看到秦巖沒有將自己放在眼的樣子,劉雨潤氣不打一處來。

一直以來,無論是誰見到了劉雨潤,那都是客客氣氣、恭恭敬敬的,甚至於都在拍馬屁。

“是你踢斷了我弟弟的腿?”劉雨潤咬牙切齒地問。

“沒錯!是我!怎麼了?”秦巖走到劉雨潤面前,朝他臉吐了一口煙,然後揚起嘴角笑眯眯地說。

反正已經和劉雨潤撕破臉了,秦巖是不會和他客氣的。

“找死!”劉雨潤將煙用手扇走,擡起腿向秦巖的肚子踹去。

一般情況下劉雨潤是不會出手的,他覺得這是手下該做的事情。

可是今天不一樣,他被秦巖氣瘋了。他沒有想到秦巖不但打斷了他弟弟的腿,還敢朝他臉吐菸圈,這絕對沒有將他們劉家放在眼裏,而且是在侮辱他們劉家。

秦巖在心冷笑起來:你還想踢我,真是不自量力。

秦巖一腳踢在劉雨潤的小腿。

“啊”的一聲,劉雨潤摔倒在地,抱住自己的腿大聲慘叫起來。

他的手下立即衝前,將劉雨潤扶起來大聲地詢問:“劉總,你沒事吧!你沒事吧!”

原來秦巖剛纔如法炮製,又踢斷了劉雨潤的腿,而且也是粉碎性骨折。

“給我弄死他!”劉雨潤指着秦巖破口大罵,他現在恨透了秦巖,恨不能將秦巖生吞活剝了。

劉雨潤的手下立即向秦巖衝去。

不過劉少的兩個保鏢卻不敢前,他們之前已經領教過秦巖的厲害了。

面對七八個功夫了得的保鏢,秦巖毫無懼色,伸出右手噼裏啪啦地將他們全部打倒在地,而且只用了十幾秒鐘。

那速度像是打鬥電影在快進一樣。

劉雨潤矇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厲害。

“我告訴你,你以後不要……”秦巖的話剛說到一半,他看到劉雨潤居然從身掏出了槍。

他打開保險,將槍口對準了秦巖。

秦巖眯起了眼睛,眼神在瞬間變得無犀利:“你確定要這樣做?”

劉雨潤沒有回答秦巖的話,忍住腿的劇痛,指着秦巖咬牙切齒地說:“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傾城妖姬戀上我 我今天不相信弄不死你!”

這一刻,劉雨潤已經失去理智了。

他只想弄死秦巖,至於後果,他沒有去想。

“砰”的一聲,劉雨潤扣下了扳機,子彈從槍膛冒出來,帶着一片火花。

所有的人都覺得秦巖死定了,因爲在子彈面前,再厲害的高手也是渣渣。

秦巖伸出手,用食指和指夾住了子彈。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啊?這怎麼可能?他竟然夾住了子彈!這不會是幻覺吧?

但是這的的確確不是幻覺,因爲子彈在秦巖的雙指,而且子彈此刻還冒着煙。

“好!很好!非常好!”秦巖冷哼了一聲,突然一個箭步躥到劉雨潤面前,“咔嚓咔嚓”將他的兩個胳膊和一條腿全部折斷了。

劉雨潤當即再次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哼!不知死活!”秦巖不屑一顧地說。

“馬給我把他擡走!否則他是你們的下場!”秦巖指着劉雨潤說,不想再看到劉雨潤。

劉雨潤的保鏢們嚇得從地爬起來,擡着劉雨潤向電梯口跑去。

在他們快要進入電梯的時候,秦巖接着說:“記住我的手機號碼,想報仇儘管來!”

劉家肯定不會放過秦巖,既然如此,秦巖怕他們找不到自己,乾脆將手機號報了出去。

總裁的蜜愛新妻 這樣的話,劉家的人再找秦巖的時候好找了,不用再對他身邊的人下手了。

當然了,秦巖身邊的任何一個人,劉家都惹不起。

只不過秦巖不想讓劉家找其他人麻煩。

在這時,戰孤城的房門打開了,他對秦巖畢恭畢敬地說:“將軍!”

秦巖點了點頭:“你收拾一下,咱們一會兒去帝都西面的郊區。”

戰孤城應了一聲,轉過身開始收拾東西。 剛剛來到帝都西郊,秦巖的手機響了。

“喂!你是劉家的人嗎?”秦巖拿起手機,問也不問直接說對方是劉家的人。

秦巖之所以來西郊,不是爲了看這邊的花花草草,而是在等劉家的人找他報仇。

劉家的人知道秦巖將劉少和劉雨潤打殘後,整個家族震怒不已。

他們沒有想到秦巖膽子這麼大,居然敢在太歲頭動土,立即命令人給秦巖打電話,想通過捕捉信號將秦巖的位置鎖定。

可是打電話的人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直接叫出了他的身份。

“我是秦巖,我現在在帝都的西郊。你們如果想來找我,加我微信吧!我把我的位置共享給你們!”

秦巖非常乾脆地說。

劉家的人更加懵圈了,他沒有想到秦巖居然還要把位置共享給他。

他覺得秦巖之所以敢這麼做,肯定在當地設下了埋伏。

不過他們劉家根本不怕,在整個帝都,甚至是整個國家,沒有幾個人敢和他們叫板。

而敢和他們叫板的人根本不是秦巖。

“好小子,有膽識!你的微信號是多少?趕快告訴我!”

“我的微信號是我的手機號!你們趕快來吧!我還等着辦其他事情呢!”秦巖笑眯眯地說。

聽到秦巖的話,劉家人差點被氣死了,他在心憤恨無地想:你居然還想着離開西郊,你難道不知道惹到我們劉家是什麼下場嗎?哼!你等着,我絕對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掛斷電話,劉家人立即搜索秦巖的微信號。

其他劉家人紛紛湊過來,好地問:“劉珙同,怎麼樣了?”

當劉珙同將事情的經過告訴其他劉家人之後,其他的劉家人頓時炸鍋了,紛紛大罵秦巖不自量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